16年250名官員 遠渡重洋進理工大學學習

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簽署了《中日聯合聲明》,同年10月11日,日本神戶市市長宮崎辰雄率領一支日本青少年友好訪華團,在北京體育館與中國的青少年舉行了游泳比賽。

今年5月份,又將有一批天津幹部到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培訓了。此前的16年,每年天津都會選一批領導幹部到這裡學習,加在一起有250多人。每一年,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都會請澳洲最優秀的教授學者來為天津學員開研討會,安排他們見包括墨爾本市長在內的當地政府官員,以及私人機構高管、企業家等。

根據鳳凰網報導,政知君每天都要仔細看各地黨報,這不,又發現個話題來和大家說說。

友好城市這個題目,大家當然不陌生。

要知道,從資料上看,大陸對外友好城市(省州)數量已經超過兩千四百對,是世界上擁有友好城市數量最多的國家之一。而另一方面,從具體城市入手,每對友城可說之處又太多太多。政知局的兄弟公號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就曾經談過中澳之間友好城市的話題(關注政知圈並回覆20170330可見)。

政知局這次想說的城市,可是共和國第一對友好城市的誕生之地,海風吹來,連起五洲。

友好之名

1972年9月29日,中日兩國簽署了《中日聯合聲明》,實現了兩國邦交正常化。就在不久之後的10月11日,日本神戶市市長宮崎辰雄率領一支日本青少年友好訪華團,在北京體育館與大陸的青少年舉行了游泳比賽。當晚觀看比賽的周恩來在休息時間會見了宮崎辰雄。宮崎辰雄當時表示出這樣的想法:『把自古以來就作為和大陸進行貿易的神戶與大陸的上海或者天津結為友好城市。這對加深城市之間的相互交流是非常必要的。』

周恩來的答覆是,『上海是一個近1000萬人口的城市,既然東京也有港口的話,上海和東京比較合適吧。50年前,我從神戶乘船回到天津,神戶港也是值得懷念的一個港。天津正在建設新港,是很好的港口。』(政知君注:後來與東京結成友好城市的是北京)

得到這樣的答覆後,10月20日,剛回國的宮崎辰雄馬上致函天津市革委會主任,表示神戶願同天津『結成姐妹的紐帶關係』。周恩來也指示時任中日友協會長廖承志來研究這件事。周恩來還指出,國外一般稱『姐妹城市』,建議這個稱呼改一改,否則涉及誰先誰後問題,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呢?不如稱為『友好城市』,更體現相互平等的國際原則。 

這也就是『友好城市』這一稱呼的來歷了。

9人顧問團

作為當時大陸首個對外結出的『城市對子』,天津方面接受與神戶結成友好城市的喜訊並不是由天津市領導來表態,而是由廖承志訪日時在神戶市舉行的招待會上宣布的。那是1973年的5月。到了當年6月,《天津市和神戶市建立友好城市關係協定書》在天津市人民禮堂簽署。這成為大陸城市對外締結友好關係的開端,堪稱開闢了地方政府對外交流合作的新渠道。

政知局注意到,1983年3月,天津市授予神戶市前市長宮崎辰雄『天津市榮譽市民』稱號,他成為第一位在共和國得到『榮譽市民』稱號的外國友人。

44年的光陰,只在彈指一揮間。在2010年,也就是兩城結成『友好城市』37年的時候,當時天津市對外友協副會長劉鳳松提到在兩城交流中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天津港改造過程中,神戶港港灣局的鳥居幸雄先生,帶領著神戶顧問團,在天津工作了大半年,不辭辛勞地做了大量的工作,對天津港的改造做出了巨大貢獻,在短期內迅速提升了天津港的吞吐能力。

這件事發生在1984年。當時天津港『壓港』現象嚴重,也就是卸貨不及時。時任市長李瑞環邀請神戶港港灣局局長鳥居幸雄帶領顧問團來到天津解決該問題。當時,天津還與神戶簽訂了《關於神戶市協助天津港進行管理和建設協定書》,聘請鳥居幸雄為天津港務局最高顧問。9人的顧問團抵津後,鳥居幸雄針對天津港存在的問題,制定緊急改造方案,並規劃天津港的長遠發展藍圖。經過雙方合作,有效解決了壓港問題。同年,天津港在全國首先實行了『雙重領導,天津為主』的港口管理體制。鳥居幸雄退休以後,又出任神戶市日中友好協會會長,促進兩地交流。

1999年,時任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訪問日本關西地區,在歡迎宴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他起身向坐在另一桌的鳥居衛子和鳥居聰母子二人走去,他們是李瑞環的特邀貴賓。李瑞環說,鳥居先生生前對天津市的港口建設做出了貢獻,我一直很懷念他。他還邀請母子二人訪問大陸。鳥居衛子說:『鳥居生前總是念叨說,他在大陸有許多朋友,最好的朋友就是李市長。』

李瑞環當時訪問大阪時,還想會見宮崎辰雄,但他年事已高因病住院,這一願望未能實現。李瑞環請大陸駐大阪總領事館代表他前往醫院送去花籃,並轉達對宮崎先生的良好祝願。

雙城故事

今年3月,《姐妹城的影像故事——費城天津姐妹城市攝影展》在費城市政廳舉行開幕儀式,包括費城市長在內的200多位嘉賓出席了開幕式。這次展覽共展出200餘幅攝影作品,充分展示了這對友好城市的風土人情。


要知道,天津和費城的友好城市關係已經超過37年。

2012年的時候,費城市長邁克爾·納特來天津訪問,雙方共同簽署了進一步深化友城合作備忘錄,並出席專案簽約儀式。邁克爾·納特當時曾表示,『這是我第一次訪問天津,這座城市的發展活力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天津人非常熱情好客,城市規劃也井然有序』。當時,一行人的行程中就包括訪問天津開發區,雙方也談到了在低碳環保方面的合作意願。

兩年後的2014年,天津開發區的『大陸天津-美國費城清潔技術轉移合作平台及領軍示範專案』成為2014年度6個『中美綠色合作夥伴計劃結對專案』之一。多說一句,『中美綠色合作夥伴計劃』是兩國能源和環境十年合作框架下的交流平台,鼓勵兩國各級地方政府之間、企業之間、學術研究機構之間自願結成綠色合作夥伴關係。

提到費城,喜歡音樂的讀者應該知道費城交響樂團,它成立於1900年,被稱為當代十大世界交響樂團之一,有『費城之聲』美譽。因為友好城市的這層關係,天津成為費城交響樂團合作的重點城市,曾經多次來津演出。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在2013年第二次來津之際,費城交響樂團分成多個室內音樂小組,深入學校、社區、兒童村等地進行音樂普及。其中有三位演奏家來到利順德大飯店為100多位觀眾獻上世界名曲,也為這座比樂團還要古老的飯店獻上150歲生日的禮物。

在利順德大飯店維多利亞花園演奏結束後,三位演奏家還興致勃勃地參觀了大陸現存的最老電梯,這是1924年飯店擴建時安裝的奧的斯電梯第一代產品。它也是一部『明星梯』,梅蘭芳、周恩來等名人都乘坐過。由於1985年後建設了博物館,這部電梯一般不對外開放,需要定期保養。但這次為了迎接遠道而來的演奏家,電梯再次運行。

定點培訓

到過天津的人一定對海河印象深刻,在澳洲墨爾本市有一條雅拉河,其實這兩條河的部分景觀設計頗為神似。這是因為,在海河改造過程中,天津依據自身特點借鑒吸收了雅拉河的整體規劃與堤岸設計中的亮點。

天津與墨爾本,是大陸與澳洲之間的首對友好城市,與前面提到的費城一樣,自1980年就結成了『對子』關係,可謂早有淵源。

說到天津與墨爾本兩座城市之間的人才交流,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堪稱一個重要載體。天津市與這所學校合作的領導幹部培訓專案已經進行了16年,海河改造借鑒雅拉河的亮點就孕育在這一專案中。

今年5月份,又將有一批天津幹部到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培訓了。此前的16年,每年天津都會選一批領導幹部到這裡學習,加在一起有250多人。每一年,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都會請澳洲最優秀的教授學者來為天津學員開研討會,安排他們見包括墨爾本市長在內的當地政府官員,以及私人機構高管、企業家等。

說到學習內容,每一年的課程都會涉及一些非常核心的高層規劃方面的內容,都會對比世界各大機構(包括政府和私有機構)不同管理方式的差異與效果。值得注意的是,培訓之前,學校的相關主管還會飛到天津行政學院,了解今年天津參加培訓的幹部主要關心哪些話題,有針對性地作出準備。

說到天津和墨爾本這兩個都有港口的城市,還有一個有意思的事情。要知道,天津港和墨爾本港在1980年就結為了友好港,不僅開展過很多交流活動,而且墨爾本港辦公大樓的一個會議室就是以『天津港』命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