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探訪樂視北美汽車工廠 

探訪樂視北美汽車工廠。

如今,樂視CEO賈躍亭可能是大陸商人中最焦慮的人之一。在大陸,樂視各生態子系統的不利消息不時見諸報端。在海外,樂視的攤子似乎也不能讓他省心。近期有市場傳聞稱,擬投資10億美元的樂視美國汽車工廠專案,如今已在一片質疑聲中停擺。

根據鳳凰網報導,樂視這個位於美大陸華達州沙漠地帶的電動汽車工廠專案,現狀到底如何呢?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深入荒無人煙的沙漠地帶,歷經曲折,終於找到了專案所在地。在現場,記者並沒有發現法拉第未來的辦公人員或者專案施工人員,只有雄鷹在呼嘯的風中盤旋。

「那個地方非常荒涼」

法拉第未來是賈躍亭投資的美國初創電動汽車公司。去年底,法拉第未來與內華達州政府以及北拉斯維加斯市政府簽署協定,擬投資修建電動車生產基地,預計投資額為10億美元。但不久後,樂視公開承認資金出現短缺,法拉第未來工廠更是被曝出拖欠施工方AECOM款項。

記者注意到,今年2月中旬,法拉第未來公司在官網上發布了一則媒體聲明。在聲明中,公司表示,法拉第未來「在APEX工業區專案第一階段的第二期已經進入工程招標程式,公司收到了五個來自美國和全球頂尖承包商的意向書。法拉第未來將在審查討論後,沿著競爭性投標程式繼續推進,並期待第二期建設盡快開工。

眼下,距離上述聲明發布已過去2個月了,專案第二期進度如何呢?對此,法拉第未來公司通過郵件回複《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此前宣布的時間表仍在繼續進行中,我們計劃會很快進入第二期。」

儘管法拉第未來方面給出了樂觀的態度,但也有傳聞稱,這一專案已經處於停擺的階段。那麼,專案現狀究竟如何?帶著問題,記者從拉斯維加斯麥卡倫國際機場出來,搭上一輛計程車,一路駛向了APEX工業區。

「你之前載人去過那個工業區嗎?」記者問司機。

「很少,但也有那麼幾次。我載過去的都是生意人。」司機回答說,「據我所知,那裡有賣切割機、卡車一類的東西。」

「聽說過法拉第未來的工廠嗎?有沒有載客去過那邊?」記者追問道。

「我來拉斯維加斯20年了,從沒聽說過這個工廠,不知道它是幹嘛的。」司機聳聳肩,繼續道,「你知道嗎?你要去的那個地方非常荒涼,幾乎打不到車。」

APEX工業區所在的北拉斯維加斯市,與以「賭博業著稱」的拉斯維加斯市毗鄰,但它們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城市。從機場一路駛出,途經繁華的拉斯維加斯大道,大概再往北開出十幾分鐘,道路兩旁的摩登大廈和高級酒店便消失殆盡,低矮的工廠和牆後一排排的挖掘機、卡車等重型機器次第映入眼簾。

「我們已經在北拉斯維加斯了,工業園應該在市區郊外,估計還要開個五六英裡。」司機提醒稱。

隨著目的地越來越近,道路兩旁的工廠開始變得稀少起來,偶爾能看到遠處零星停放的卡車。除此以外,記者視線所到之處再無人煙,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荒漠。就在此時,記者發現,隨身攜帶的Wi-Fi盒子失去了信號,一時竟有些茫然。

「這裡就是APEX工業區,我們來到了茫茫荒野。說實話,對你要去的那個地方,我毫無頭緒。但我會把你載到有人的地方,你可以去問問看。」司機說道。就這樣,汽車繼續在荒無人煙的大道上行駛,約5分鐘後,記者和司機同時看到了一棟辦公樓。

記者來到前台問道,「請問這附近有沒有一家叫法拉第未來的工廠?」

「抱歉,我沒聽說過。我們是這一帶唯一的一間公司,但我可以幫你查一查。」前台一位女士一面回應,一面打開了搜索引擎。「我查不到法拉第未來的工廠位址,但從網上發布的圖片看,它的位置應該在這附近。」這位女士給記者指了指大概的方向。

隨後記者按照指引前往,但仍舊未能找到法拉第未來的工廠。此時,再向四周望去,一片荒蕪,事情陷入了僵局。

專案所在地一片冷清

一陣微風卷起地上的塵埃,除了司機和記者外,再無他人。「這裡只有一條主路,我們接著往前開吧,只能邊走邊看了。」記者提議道。

汽車繼續前行,直到看到遠處一條岔道上出現了休息站,附近還有一間超市。司機拐進岔道,將車停靠在超市門口。「知道法拉第未來的工廠在哪裡嗎?」記者推門而入,連續問了超市裡好幾個顧客,大家都表示沒聽說過,更不知道是幹什麼的。

就在此時,聽到記者提問的超市出納員主動表示,「我知道在哪裡,距這裡只有不到1英裡了,朝著白色大棚方向開,法拉第未來的工廠就在那附近。」終於,順著指引,在一條岔道口,記者看到了支在路邊寫有「法拉第未來公司現場管理辦公區」的白色提示牌。

汽車沿著提示牌指示方向駛去,道路兩邊依舊是茫茫荒漠,順著小路往前,大概行駛了1分多鐘後,出現了一塊新的牌子,箭頭指明此處就是法拉第未來的現場辦公場地。記者抵達時,正值工作日上午的忙碌時間。專案現場部分被鐵柵欄圍住,其餘區域則是用低矮的水泥墩子圍起來。

一處柵欄上掛著「施工區域」的黃色警示標識,但在現場,記者卻看不到任何施工跡象。四處都是砂石,人跡罕至,只剩下呼嘯的風和頭頂盤旋的鷹。柵欄內支著一塊木匾,寫著專案相關的一些資訊─「專案名稱:Project Sarah(薩拉專案),許可方:AECOM,到期時間:2018年1月15日。」

記者四處走了一圈,遠遠看到一個工人模樣的人。記者上前,發現他胸前有一個施工方AECOM的標識,於是詢問其是否為法拉第未來專案的員工,他連忙搖頭表示與公司不相幹,並帶記者找到了現場安保人員。在靠近柵欄的一間不足10平方公尺的小屋子內,走出了一位穿著橙色馬甲的安保人員。以下是記者(以下簡稱NBD)和他的對話。

NBD:「請問這裡是什麼專案?」

安保:「法拉第未來專案。」

NBD:「但我沒看到有人工作。」

安保:「這裡沒有人。」

NBD:「這種情況保持多久了?」

安保:「自從我來這裡以後,一直是這副模樣。」

NBD:「你什麼時候來這裡的?」

安保:「1個月以前。」

NBD:「你來這裡就是這樣,沒人來也沒人施工?」

安保:「對。」

NBD:「你有沒有見過法拉第未來的管理人員來過這裡?我看到牌子說這是管理區域。」

安保:「沒見過。沒人在這裡。」

NBD:「AECOM是法拉第未來的工程承包商,你有見過AECOM的人來這裡嗎?」

安保:「對。但沒人來這裡。」

NBD:「什麼時候他們會來呢?」

安保:「坦白講,我不清楚。」

NBD:「那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安保:「我在這裡守護現場財產。」

NBD:「現場有需要守護的財產嗎?」

安保:「沒錯。但我還得守在這裡,這是我在這裡的唯一理由。」

在現場,記者看到有幾個低矮的白色簡易房並排在一起,安保人員告訴記者,那裡不是辦公區,只有拖車,沒有人在裡面。「這裡就是法拉第未來的全部施工區域嗎?」記者進一步問道。安保人員表示,沿著小路出去,還有另外一處。

按照這位安保人員所指,記者又來到了另一處法拉第未來的施工區,這裡的牌子上也寫著「Project Sarah」,但同樣是一片冷清。專案區域被鐵柵欄圍住,大門緊鎖。記者環顧四周未見人影,於是走到柵欄前向內呼喊是否有人。

一個同樣身穿橙色馬甲的小夥子從看門房裡走出來,並自稱是這裡的安保人員,他告訴記者從去年7月中旬就來到這邊,主要是負責現場安保的。當記者詢問現場為何沒有任何施工跡象時,他露出尷尬的笑容,並表示,「的確如此,也許有人可以回答吧。」

隨後一名工程方的代表出現在現場,對記者有關專案的提問三緘其口,也帶走了之前與記者攀談的安保人員,並稱自己只是雇佣來此的人員,並不清楚任何專案細節,也不適合發表評論。

樂視資金問題屢遭質疑

自法拉第未來工廠專案成立以來,內華達州財政部長丹•施瓦澤(Dan Schwartz)就多次質疑樂視缺乏足夠資金,並多次公開抨擊樂視是龐氏騙局。但為了招商引資,內華達州州長布萊恩•桑多瓦(Brian Sandoval)和北拉斯維加斯市長李約翰(John Lee)不僅參加了去年法拉第未來生產基地的奠基儀式,而且還在該專案受到施瓦澤質疑時,發表聯合聲明進行斥責,對這一專案表示了充分支持。

在施瓦澤的個人主頁上,他稱,不願看到內華達州納稅人的錢被用在糟糕的交易和欺詐行為上。長期以來,他都對法拉第未來在北拉斯維加斯建電動車工廠表示質疑。就在本月,施瓦澤還在Facebook上更新道:「看到法拉第未來資金出問題的消息我並不意外。如果一年前,有關方面能夠對他們的財務狀況進行嚴格審核,內華達如今就不會攪進這樣的爛攤子。」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此前通過多個渠道試圖聯繫採訪施瓦澤,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複。此外,對於法拉第未來工廠的進展,在實地考察前,記者還向內華達州州長和北拉斯維加斯市長發去了採訪函。北拉斯維加斯市公開資訊辦公室Goldberg回覆記者稱,法拉第未來公司自身是最適合回答這一問題的,並提供了公司新聞發言人的郵箱位址。而內華達州州長辦公室則無任何回應。

為了解法拉第未來工廠專案拖欠的工程款是否最終結清,記者隨後分別聯繫採訪了法拉第未來和施工方AECOM。AECOM全球對外溝通事務部回應記者稱,「相關問題請直接聯繫法拉第未來公司」。法拉第未來公司在郵件回複中沒有正面回答工程款項的問題,只是表示AECOM是公司在北拉斯維加斯工廠的工程方,並稱法拉第未來和AECOM的關係非常牢固。

法拉第未來公司還透露,AECOM此次參與了專案第二期的競標。就雙方合作關係和專案進展,記者再次向AECOM進行求證,截至發稿,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樂視手機代理商銳減線下渠道生存力待考

4月10日,樂視移動高層再次做出重大調整,樂視控股戰略副總裁阿木代替馮幸出任樂視移動CEO。

樂視緊繃的資金鏈條到底有沒有鬆弛一點,仍是個謎。去年11月,樂視首先在手機供應鏈出現資金問題。為緩解供應鏈壓力,樂視開始以「債轉股」方式來挽救手機業務。

樂視的債務方─面板供應商信利電子、組裝供應仁寶電腦、電線模組供應商碩貝德,拿到了樂視網子公司樂視致新的股份,樂視給出的承諾是,在2019年12月31日前,將樂視致新的股權重組進入上市公司並向證監會申報。

依靠向供應鏈企業融資的方式是否能讓樂視手機資金鏈問題得到緩解,仍然存在不確定性。《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調查中了解到,樂視目前還面臨線下渠道的信任考驗。

華強北5家門店只剩1家

零售線上、線下市場份額三七分,已經成為手機行業共識。線上市場的天花板,讓曾經的小公尺、榮耀等互聯網品牌也開始布局線下,樂視亦是。早在2014年8月,樂視就開啟了「LePar超級合伙人」計劃,也就是線下零售店的經銷商模式。

時任樂視智慧終端事業群銷售副總裁張志偉宣布,在與樂視合作期間,LePar有機會獲得樂視相應金額的股權認購權利。未來3年,樂視控股公司將與LePar分享5%的股權。而根據目前樂視控股公司的規劃,預計在2022年,全部LePar所能分享的股票價值將達到850億元人民幣。

樂視給渠道零售系統的加盟商戶畫了一個足夠大的餅。依據此前樂視官網公布的LePar店城市分布圖統計,2016年上半年LePar體驗店數量合計有3500多家。樂視的線下零售店,除了LePar之外,還有樂視移動以及樂視入股的網酒網開設的零售店,樂視曾對外表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其已在全國鋪設了近10000家生態體驗店。

願景誘人,但某些變化悄然到來。

2017年4月初,《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深圳華強北走訪了解到,樂視總裁賈躍亭和富士康總裁郭台銘都曾前來站台的樂視旗艦店,年初已經停業,並開始重新招商。不過,因樂視商城官網LePar店城市分布圖網頁已經無法打開,所以也無從判斷LePar店目前的開業情況。

深圳華強北是手機零售店集中地,此前樂視在華強北有5家零售門店,分別是樂視移動體驗店、LePar體驗店以及樂視入股的網酒網開設的零售店,但目前只剩賽格廣場一家門店。

「就這一家門店還是依靠樂視的補貼才活下來,此前銷售樂視手機的零售商好多都開始銷售航模了,隔壁的韋奇航模此前就是樂視的零售商。」知情人士張強(應採訪者要求化名)告訴記者。

4月12日,樂視移動方面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我們的線下主要通過LePar體系覆蓋,區別於傳統的零售店,其實我們是合伙人制度,與線下零售合作夥伴建立共贏關係,正在穩步拓展中。覆蓋全國的LePar目前規模已達近10000家,成為樂視全生態產品與用戶接觸的重要平台。LePar體系的建設在2016年主要聚焦在三到五線市場。」

線下渠道的信任考驗

2015年11月,張強是樂視手機在深圳的一名代理商。他對記者表示,渠道商和出貨價格始終在倒掛。

比如樂視2手機電商售價是1099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張強作為代理商,每部從上級代理商普天泰利拿到的價格是1045元,按計劃轉給零售商的價格是1090元,每部手機45元利潤。但是因為銷售不好,按照1090元的價格根本轉不出去,所以日常給零售商的價格是1030元,這樣每部需要倒貼15元。

雖然樂視致新對渠道商每部手機補貼從15元到200元不等,但還是難以覆蓋代理商的成本。

「在深圳,據我了解樂視單月出貨最多5000台,這是一個相當小的量。拿完樂視的補貼利潤後月營收2萬元左右,房租、水電、員工成本都無法覆蓋。在去年7月出完最後一批貨就不再做了。我退出的時候還是個高點,現在你看看,樂視之前在深圳有20到30家零售門店,現在10家都不到了,剩下的基本是靠樂視移動的補貼在維持。」張強表示。

另一個讓張強退出的重要原因是,樂視渠道管控經常出現串貨的現象。「溢價能力本來就非常低,這樣一來,根本玩不下去。我代理過不少品牌,客觀地說,樂視對線下渠道的領導能力比較差。我所認識的廣西、湖南、湖北的樂視代理商都已經停了。」

不過,就張強的說法,記者未能從樂視方面獲得證實。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繫到廣西的樂視省包商負責人葉啟朝。葉啟朝從今年4月份開始不再同樂視方面合作。「從去年9月份就已經開始出問題,我撐到這個月放棄的主要原因是,3月份樂視在廣西的地推營銷人員在減員,看不到希望了。」葉啟朝稱。

他對記者介紹說,「全國都沒有銷量,我給你舉個例子,我認識有個竄貨販子以前每個月能賣60000到70000部樂視,現在每月只能賣5000部。我在廣西,高峰時能賣1萬部,上個月一共提了500部只賣出去200部,從去年9月到現在虧損了300多萬元。」

葉啟朝表示,最灰心的是在渠道最困難的時候,樂視沒給任何說法來穩定其信心。「有些手機品牌,如果渠道在一款產品上虧錢了,在新產品上來的時候會想辦法補給你,如果樂視給個說法,我虧1000萬元也認了。渠道管控不能一碗水端平、品牌力度、產品競爭力都有問題。」

根據HIS公布的2016年大陸智慧手機出貨量資料排名,華為、OPPO和vivo排在前三,出貨量分別為1.39億部、9500萬部和8200萬部,小公尺出貨量為5800萬台,排第四名,隨後依次是聯想、TCL、金立、魅族和樂視。

HIS分析師王陽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2016年樂視1900萬智慧手機銷量,國產品牌排名第九,所有出貨中線下渠道份額占到40%,從目前了解到的情況看,渠道主要是銷售庫存,並沒有新的貨源進入渠道商。

樂視需要撫平的還有零售門店的信任考驗。

安徽一家綜合品牌的手機渠道商告訴記者,「從今年初開始不再銷售樂視的手機產品。」他介紹主要是因為兩個原因,一是從去年底開始,樂視的售後服務出現問題,消費者購機故障後,樂視沒有零部件供應維修,給出的方案是需要等待兩個月時間更換新機,零售最怕出現這種事情;還有一個最大的擔心是,從去年開始樂視出現資金鏈問題,我們害怕品牌難以支撐而出現大量庫存,不敢再進貨了。

IT資深評論人士孫永傑認為,目前樂視手機陷入出貨量與營收均下滑的窘境。如果說之前樂視手機的策略或者說模式,是以低於手機硬體的成本價來促進自身手機銷量的增長,「化反(化學反應)」成樂視的會員,那麼從目前看,這種模式已經失效,即在營收大幅下滑和虧損的情況下,手機銷量不增反降,這才是問題的根源所在。


2016年中國智慧手機品牌出貨量排名前10(單位:百萬部)。

樂視股權騰挪消化債務手機業務資金鏈緩解

樂視在處理資金鏈問題上,充分展示了騰挪轉移、長袖善舞的本領。

今年1月14日,樂視網公告融資168億元。隨後,在2、3月份,樂視以樂視致新的股權,連續向上游供應鏈企業信利電子和仁寶昆山股權融資,被市場解讀為「債轉股」。這次融資的主要籌碼是樂視致新的股權,樂視給出的承諾是將樂視致新的股權重組進入上市公司。

樂視手機一度扛著軟體補貼硬體的「硬體免費」大旗,但在資金鏈緊繃的時候栽了跟頭。樂視手機所屬的樂視移動部門長期虧損,最終成為樂視資金鏈問題集中爆發的導火索。從樂視一系列融資來看,手機業務的資金鏈得到緩解,樂視面臨的債務問題並未完全解除。

賈躍亭承認資金鏈問題

2016年8月,樂視手機供應鏈開始出現資金問題。據不完全統計,波及的供應商及代理商約有數十家,涉及的貨款金約有數十億元,其中有部分已逾期。2016年11月6日,樂視控股集團創始人、董事長、CEO賈躍亭首次發公開信承認資金鏈問題。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6年底,樂視手機出貨量為2000萬台。樂2、樂2Pro和樂Max2三款產品,售價分別為1099元、1499元以及2099元起。如果按照樂視所言硬體免費補貼政策,樂視手機平均成本價以1000元為標準,1000元×2000萬台= 200億元。過去兩年,樂視手機投入成本在百億元。

今年以來,僅樂視致新已經進行了多輪股權融資,最大一筆來自融創大陸。今年1月13日公告,處於資金鏈斷裂邊緣的樂視通過出讓旗下的樂視網(涉及金額60.41億元)、樂視影業(涉及金額10.5億元)、樂視致新(涉及金額79.5億元)的股權獲得融創大陸旗下嘉睿匯鑫150億元資金。同時,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華夏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股權融資18.3億元。

樂視致新是樂視疏解資金鏈問題最重要的依托。樂視網2016年半年報顯示,2016年上半年,樂視致新資產合計為82.64億元,負債合計達85億元,資產負債率達102.86%,處於「資不抵債」的狀態。而在經營層面,樂視致新2016年1~6月共實現營收74.61億元,淨利潤則虧損5687萬元,不過樂視電視業務被視為樂視現金流最好的一塊業務。

按照投資方案,融創大陸實際上是將資金主要投向了樂視上市體系樂視網,其中包括樂視影片、樂視超級電視,還有未注入的樂視影業,以及包括樂視超級手機、樂視體育等在內的非上市體系。根據公告,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合計將獲得資金約71億元,其餘資金將全部投入樂視生態體系。樂視手機所在的樂視移動業務可以得到多少資金補血不得而知,樂視為獲得更多資金補充,開始通過向供應鏈企業「債轉股」。

向供應鏈企業置換股權

首先對外披露的是樂視代工廠仁寶昆山和手機面板供應商信利電子。3月28日晚間,樂視網發布公告稱,樂視致新增資擴股引進的股東,仁寶昆山以7億元出資,持有增資後樂視致新總股本的2.15%,其中703.59萬元計入注冊資本的方式,成為公司第六大股東。同時,雙方約定這筆交易在今年6月21日前完成交割。

去年仁寶昆山公告顯示,截至2016年9月底,仁寶對樂視應收帳款為82.9億元新台幣(約合17.94億元人民幣),其中逾期1~180天的金額為42.5億元新台幣(約合9.19億元人民幣),已在去年第三季提列備抵呆帳1.16億元新台幣。

而與樂視有業務往來的供應商中,信利電子已率先入股樂視,從「債主」變身「金主」。樂視網2月14日發布的公告稱,引入汕尾信利電子7.2億元資金。增資完成後,汕尾信利電子將成為樂視致新第五大股東,持有股份佔比為2.3438%。

有知情行業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樂視在資金鏈問題曝出之前就有向供應鏈企業置換股權的動作。

記者注意到,在仁寶昆山增資之前,樂視致新的股東名單中還出現了碩貝德科技公司,在仁寶昆山增資前占股約0.05%,具體出資額並不清楚。碩貝德是多家手機品牌的天線供應商。從樂視致新股權披露來看,碩貝德科技應是在信利之後、仁寶之前入股樂視致新。記者致電碩貝德董秘辦諮詢,負責人回應稱碩貝德為樂視提供的手機天線和指紋識別類零部件,目前入股這一事項以公告為准。

上述融資完成後,賈躍亭實際持有樂視網總股本26.45%。樂視致新方面,上市公司樂視網持股佔比38.501%,樂視控股持股佔比17.5548%,樂視網旗下鑫樂資產管理合伙企業持股佔比1.8889%,寧波杭州灣新區樂然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佔比3.8617%,樂視網仍然保持對樂視致新的控股。

樂視致新承諾應於2019年12月31日前,將樂視致新的股權重組進入上市公司而向證監會申報。可以說,其債務最終疏導向二級市場。
樂視手機還有多少債主?

除了仁寶和信利之外,樂視手機的債主還有多家,如果資金鏈問題不能得到解決,這些債主有可能繼續轉變成樂視的「股東」。

2016年底,台灣半導體貿易商文曄科技的公告顯示,其對樂視的應收帳款總金額為2265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56億元);其中,逾期帳款金額為1874萬美元。今年2月7日,台灣另外一家半導體零元件貿易商龍頭大聯大公布了2016年第四季財報,承認客戶樂視給其帶來的逾期壞帳已高達15.5億元新台幣(約合3.5億元人民幣),而這也使得大聯大單季每股稅後純益降到0.22元,季減八成。

除了拖欠供應鏈資金,2015年,樂視移動還曾有一筆5.3億美元的可轉債。2015年11月,賈躍亭曾在樂視分享一封「內部信」,「今天,我還要跟同學們分享一件大事:樂視移動智慧完成首輪融資5.3億美元,成為樂視7大子生態中首輪融資額最高的公司。」事實上,這是一筆可轉債。

據悉,當時出資方主要有東方匯富、三胞集團等公司。《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繫到上述出資機構中的其中一家確認到,當初的融資主要是以可轉債的形式,等於是樂視手機向投資方借債,當樂視手機業績向好時可選擇轉為股權。

「按照當時的合約,債券期限是3年,2018年5月份到期可以選擇收回資金,也可以轉成樂視的股份,但是合同沒有詳細注明轉股是樂視哪塊業務的股份。老實說我們現在也很頭疼,希望樂視能走出困境吧。」該公司一位不願具名的高層表示。

供應鏈資金問題已緩解

截至目前,從部分供應鏈企業的態度看,樂視手機資金鏈緊張可能稍有緩解。 欣旺達是樂視手機主要電池供應商之一。欣旺達董秘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樂視在去年稍有欠款,因為手機電池單價較低,3、4個月的應收帳款幾百萬數額,對財務沒有影響,目前來看與樂視的合作逐漸正常。

今年3月,樂視某負責供應鏈的高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樂視手機和電視的供應商群體還是分得比較開的。關於樂視手機的資金鏈問題,該高管表示手機的欠款問題確實存在,目前有好轉,但還沒有完全解決,手機產品的生產處於非常緊張的恢複過程。此前由於樂視硬體產品負利定價的銷售方式給企業資金帶來了一定的壓力,接下來產品會從負利定價提升到經營成本之上定價。

「IDC資料,2016年全球智慧手機總銷量增幅為2%,從各個機構的預測資料來看,未來兩三年手機銷量同比增長均會在5%以內。而在全球前五的手機廠商中,也僅有OPPO、vivo、華為和金立這四家國產廠商實現了超過20%的大幅增長。到2017年,不僅是出貨量大比拼,更多的是產業鏈研發、供應能力、渠道以及品牌生態圈的較量。從手機市場的壓力來看,留給樂視的空間不多了。」手機大陸聯盟秘書長王艷輝表示。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諮詢了樂視移動方面,其負責人回應稱,「樂視手機供應鏈資金問題已經得到緩解,此前的供應商問題已經通過多種合作創新的方式進行解決,超級手機研發、生產、銷售等所有環節均良性運轉。樂視控股戰略副總裁阿木出任樂視移動CEO,也代表著樂視將在手機業務上傾注更多的戰略、資源和創新等方面的支援。」

注入再延期樂視影業28個月「上市」未果

 在賈躍亭勾畫的樂視生態三大體系中,樂視影業歸屬於以上市公司樂視網(300104)為核心建立起來的互聯網影片生態系統。樂視影業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互聯網生態的影視內容,並升級為IP運營公司,與整個樂視生態協同。從2014年12月6日樂視網公告「擬在未來一年內將樂視影業的控股權轉讓給樂視網」開始,樂視影業的動向就吸引著資本市場的密切關注。然而,樂視網在2016年5月披露並購樂視影業預案後,卻又在半年後宣布重大資產重組無法完成。

2017年4月17日,樂視網並購樂視影業終於有了新進展─公司公告稱,預計新的重組方案將與2016年年報同時披露。然而,4月20日年報披露日,久等的重組預案並未公布,但樂視網卻提到,先前樂視影業98億元的估值預計將下調。

與此同時,樂視影業身處的大陸影視市場發生了明顯變化:2016年電影票房增速明顯放緩,IP市場號召力不再那麼靈驗。樂視影業2016年以71.5%的增幅成為行業增速第一的公司,但其投資的兩部大片《盜墓筆記》《長城》並未達到預期。如此背景下,樂視影業能否實現曾經承諾的2016年扣非淨利潤不低於5.2億元呢?

4月17日,樂視網發布公告稱,公司股票自當日上午開市起停牌,停牌時間不超過5個交易日。並購樂視影業的新的重組方案預計將與公司2016年度報告同時披露。

但到了年報發布的4月20日,新的重組方案再次延期。公司方面透露,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的相關工作尚未全部完成,股票延期複牌。

從2014年12月底推動的樂視影業「上市」再度遭遇擱置,至今已有28個月。樂視網稱,樂視影業的預估值預計將會發生下調,但具體金額尚未最終確定。

影視並購監管趨嚴估值下調在情理之中

2017年初,樂視影業來了位新的戰略投資者─融創大陸旗下的嘉睿匯鑫。賈躍亭的老鄉、融創大陸董事長孫宏斌為資金鏈緊張的樂視「輸血」160億元,其中包括以10.5億元的價格受讓樂視影業15%的股權,旗下嘉睿匯鑫成為樂視影業第二大股東。

按照嘉睿匯鑫受讓股權的價格估算,樂視影業的估值約為70億元,這與2016年5月並入樂視網預案中的估值98億元相比,縮水了大約28.6%。樂視影業CEO張昭表示:「孫宏斌投樂視影業的估值,是樂視影業C輪融資的價格。」

成立於2011年的樂視影業曾進行過三輪融資。2013年8月A輪融資後估值15.5億元,2014年9月B輪融資後估值達48億元。2015年4月樂視網股東大會上,公司宣布樂視影業即將完成C輪融資,但並未披露融資資訊。孫宏斌為樂視「輸血」後,這也是樂視影業方面首次公開提及C輪融資的情況。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70億元的估值接近樂視影業2015年9月29日增資後的估值,當時樂視影業估值約為69.75億元,那次增資樂視影業引入了孫儷、鄧超、黃曉明、孫紅雷等十餘名明星股東。

樂視影業到底價值幾何?賈躍亭在樂視與融創大陸的戰略發布會上是這麼說的:「(上市後)樂視影業最起碼價值300億元以上,並不是98億元,但我們這次(融創大陸注資)不是做IPO,這次只是一輪PE,我們裝入的價格(98億元),相當於一次准IPO。」

不過,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的分析師在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融創大陸注資時樂視影業的估值70億元,其實就相當於在縮水。去年沒能成功,一是監管層對並購監管趨嚴,二是樂視影業做不到2016年的業績承諾,所以自己否定了預案,待時機成熟,樂視影業仍將注入,但估值、業績都可能會下調。」

事實上,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樂視影業估值下調也在情理之中。4月13日,《21世紀經濟報導》稱,南方一家券商投行高管透露,影視、娛樂、文化類的再融資專案將遭到「勸退」,這些行業的並購重組專案也會被「勸退」。

這一消息並未得到監管層的回應。但從2016年5月開始,監管層就對互聯網金融、遊戲、影視、VR行業的跨界定增監管趨嚴。2016年9月修改後的《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實施,影視娛樂類的並購重組遭遇「寒流」。暴風集團、 萬達院線、 唐德影視等多家上市公司未能完成影視資產的並購重組。

目前,監管層對上述監管並未有松動跡象,而且業內研究人士指出,影視傳媒類並購通常具有高估值、高業績承諾的「雙高」特徵,這類並購在監管審核中具有較大不確定性。

基於此,樂視網將要拋出的這份並購案仍處於「風口浪尖」。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分析師告訴每經記者:「現在外界關注的不僅是樂視影業的估值下調,更重要的是預案出來了,能否核審通過。」

注入為增厚業績2017年樂視影業「上市」最重要

2017年至今,樂視網發布了6次重大資產重組公告,目前新的重組方案還未塵埃落定。算起來,從2014年12月6日樂視網啟動並購樂視影業以來,至今已有28個月。

但「上市」又是必須的。樂視影業CEO張昭在2017年初的投資者交流會上曾表示:「2017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推動樂視影業注入上市公司。」

在賈躍亭勾畫的樂視生態中,樂視影業是以樂視網為核心的互聯網影片生態體系中的重要部分。這個生態體系還包括樂視影片、樂視雲計算、樂視超級電視。樂視影業將與樂視網旗下的花兒影視形成內容互補,通過與整個樂視生態的協同,從「互聯網+影視」的模式升級為「互聯網生態+影視」模式。

當然,樂視影業不僅是生態的內容提供者,更對增厚上市公司利潤至關重要。樂視網2016年年報顯示,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5.55億元,同比減少3.19%,這也是公司淨利潤增長6年來首次回調。

然而,在此前發布的2016年業績快報中,樂視網原本預計利潤總額為4019.36萬元,淨利潤為7.66億元。業績快報與年報公布業績的大幅反差,再次將樂視推向輿論風口。

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分析師告訴每經記者:「這是樂視網營業利潤較差的一年,急需填補利潤降低估值,並入樂視影業最大的作用就是能提高上市公司利潤。」

知名科技文化投資人曹海濤告訴每經記者,「樂視影業也承受著財務投資人的壓力,投資人進去一般都會簽訂對賭或回購,投資樂視影業4~5年還無法退出的話,財務投資人也會受不了。」

但樂視影業對2017年上市公司利潤的貢獻能否達到預期,並不好說。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分析師向每經記者表示:「今年再公布注入方案,接下來還有證監會反饋,時間會比較長。即便順利完成並購,樂視影業的利潤也最多能並入上市公司第四季度財報。從資本市場角度來說,也貢獻不了太多利潤。」

票房「片片過億」難掩失意2017年片單仍未公布

樂視影業擬以98億元整體估值注入樂視網的預案中,樂視影業曾作出業績承諾:2016、2017、2018年度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扣非淨利潤分別不低於5.2億元、7.3億元、10.4億元。

但樂視影業2014年和2015年實現扣非後歸母淨利潤分別只有6445萬元、1.36億元,2016年的淨利潤承諾與2015年相比,能否實現增長2.8倍呢?

儘管樂視影業的估值將下調,新的方案中業績承諾也將從2017年開始計算,但樂視影業2016年的盈利情況仍是估值的重要參照。那麼,樂視影業2016年的經營狀況到底如何呢?

行業增速第一票房未及預期

2017年初樂視網投資者交流會上,樂視影業CEO張昭稱2016年成績「讓所有人矚目」。2016年大陸影視行業表現不及預期,電影票房增長3%,但樂視影業票房增速達71.5%,位居行業第一。據貓眼專業版資料,排第二位的光線傳媒增長率為50.5%, 博納影業增長3.5%,而萬達和華誼增速分別為-75.9%、-58.1%。

張昭說:「拉開更長的時間尺度來看,從2012年到2016年,5年時間,樂視影業每年票房的平均增長率差不多在65%左右。」張昭將樂視影業票房逆勢飛揚歸功於這些年一直在擴張的地網隊伍。

樂視影業從2011年成立之初,就將自己定義為互聯網時代的電影公司,但張昭並不是僅僅發展內容的互聯網營銷,而是同時解決地面服務,將線上目標人群導向電影院。張昭透露:「目前樂視影業地網團隊已有260~270人,覆蓋全國一半以上影院,占75%的票房市場。」

2016年樂視影業是行業投資發行影片數量最多的企業,共發行11部,實現大陸票房39.3億元。在票房市場占有率上,樂視影業排名第二,第一是光線傳媒。

早在樂視影業2014年9月完成B輪融資時,張昭就勾畫過樂視影業的票房生長曲線。當時他表示,樂視影業2015年預計出品發行影片20部,50億元票房目標;2016年預計出品發行影片25部,75億元票房。但事實上,樂視影業並沒有完成這樣的願景。2015年樂視影業影片總票房為22.75億元,2016年總票房也比當時預期的少了35億多元。

按照2016年樂視影業39.3億元的票房規模,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分析師對樂視影業實現5.2億元淨利潤並不樂觀,他告訴每經記者:「估計很難達到,《長城》《爵跡》這兩部投入較大的影片應該都是虧的。」每經記者就此給樂視影業發去了採訪提綱,但樂視影業並未接受採訪。

2017年片單遲遲未能公布

2016年樂視發行的11部影片中,有兩部影片(《盜墓筆記》《長城》)票房過10億元,其他9部票房在1億~3.8億元不等。按1億元左右票房規劃的中小成本影片,張昭認為都取得了不錯的投資回報率。「一部電影,若是3000萬元以下製作成本,加上1500萬元宣發成本,那就是4500萬以下的投入。如果票房1億元,片方能有大概5000萬元收入,500萬元的利潤相對於3000萬元的投資,年回報率16%~17%,是相對良性的。」

但張昭也承認,兩部票房破10億元的大片未達預期,「由於大盤的變化,最大的專案如《長城》《盜墓筆記》沒有當時預期的那麼高。」《長城》製作成本達1.5億美元(約合10億元人民幣),萬達收購的傳奇影業、樂視影業、環球影業等均有投資。樂視影業曾披露,截至2015年12月31日,給影片《長城》攝制組的預付款為1.2億元。樂視影業還負責《長城》在大陸市場的發行。

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的分析師告訴每經記者,「樂視影業在《長城》的總投入大概是20%。」對於《長城》有沒有達到預期,張昭在接受騰訊科技採訪時只是說:「學習上的預期一定達到了。」但他未正面回答有沒有達到投資回報上的預期。

截至4月23日,《長城》在北美上映接近尾聲,全球票房3.3億美元,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說:「無論是內容還是票房均未達預期。」而上述互聯網傳媒行業的分析師則向每經記者表示:「《長城》樂視影業很難做到盈利。」

2016年堪稱樂視影業的大年,投資了《盜墓筆記》《爵跡》《長城》三部大片。為此,樂視影業在2015年底舉行了一場以「不服不行」為主題的2016年新片發布。但2017年樂視影業似乎「底氣不足」。每經記者通過樂視影業了解到,2017年尚未發布片單。從現有公開資訊看,今年第一季度,樂視影業上映的電影只有《熊出沒•奇幻空間》,目前排了上映檔期的還有《記憶大師》《奇門遁甲》。

一位互聯網傳媒行業分析師向每經記者表示,2017年第一季度已然結束,樂視影業還沒有今年主要產品的片單,這顯得有些費解。

樂視影業引來「半個娛樂圈」 明星分享機制成效幾何

3月18日,張藝謀的新片《影》在北京舉行了開機儀式,這是張藝謀與樂視影業合作的第三部電影。張藝謀是樂視影業通過資本合作拉來的最大牌的電影導演。

除了張藝謀、郭敬明等導演,樂視影業股東名冊還有一連串閃亮的名字,孫儷工作室、孫紅雷、黃曉明,李小璐,馮威(馮紹峰),此外,劉濤、秦嵐、李晨、倪妮工作室等眾明星通過北京錦陽持有公司股票。

圈下「半個娛樂圈」,讓樂視影業風光無限。

華誼兄弟也曾用相似的方式綁定了知名導演馮小剛,但華誼兄弟與馮小剛的公司簽訂了對賭協定。樂視影業將張藝謀、郭敬明、李力、李蔚然、高曉松5位導演、制片人稱為核心競爭力資源,但並沒有用對賭,張昭表示:「電影的盈利目標不是靠對賭,不是一個人就決定了業績。」

不過,樂視影業用約定合作期限、合作影片數量的合作協定綁定了上述導演、制片人的黃金時期。每經記者注意到,張藝謀、郭敬明、高曉松的協定均與樂視影業的「上市」時間密切相關。

例如,樂視影業對張藝謀自2013年5月17日起至樂視影業成功上市(IPO或被上市公司收購)之日,5年內擔任導演的所有影片擁有獨家優先投資權和獨家發行權。這意味著,如果樂視影業不上市,那麼張藝謀的簽約5年期將顯得遙遙無期。有業內人士向每經記者分析說:「觀影群體越來越年輕化,其實張藝謀的電影不再那麼有票房號召力,只是個人品牌影響力還在。」

而郭敬明則是樂視影業看重的IP電影的擁有者。《小時代》系列電影讓樂視影業以小博大取得很大成功,但2016年上映的《爵跡》口碑不佳,票房僅為3.8億元。張昭說:「哪怕《爵跡》沒有達到大家的票房預期,我們也有不錯的票房回報。」但樂視影業與郭敬明合作,還要製作系列IP電影,光是對《爵跡》系列就規劃了至少5部。然而IP對票房的持續號召力正在衰減,郭敬明未來的IP能否延續《小時代》,還不好說。

除了導演,樂視影業還有十餘名股東是明星演員。影視公司有演員股東並不稀奇,一大目的便是深度介入演員的影視作品。這方面,唐德影視尤為突出,範冰冰是唐德影視的股東,範冰冰的影視大戲唐德影視都是主要出品方,而唐德影視收購範冰冰的公司「愛美神」不成,又換成了成立合資公司的形式。

但目前來看,樂視影業並不像唐德影視那樣操作。樂視影業方面稱:「孫紅雷、黃曉明等明星都是作為財務投資人,以市場化的方式出資入股的。入股價格為入股時的市場公允價格,與其他財務投資人的入股價格相當。」

能夠看得出,樂視影業對導演、明星演員的綁定程度是不同的。知名文化科技投資人曹海濤認為,儘管樂視影業沒有深度介入明星演員們的多部作品,但目前的合作模式仍是非常聰明的,「在融資一線,相似的模式、財務狀況下,有明星的估值更高,可能與沒有明星的公司估值差兩倍。樂視影業有那麼多明星演員,暗示其有很多資源和人脈,還可以發展粉絲經濟等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