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老演員」關曉彤 小時候對爺爺有嚴重依賴感

關曉彤。

關曉彤自傳式青春隨筆《不知愁滋味》已由長江新世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策劃出版。關曉彤在接受記者專訪時,正在橫店拍攝新戲《鳳求凰》。在電話那頭,這個爽直的北京姑娘顯現出活潑和口齒伶俐的一面,關於網上對她戀愛的傳聞,記者剛提了個頭,她就飛快接話:「反正我談了也不會告訴他們的,誰都不會告訴的,這是我自己的事情啊。」

根據新華網報導,關曉彤母親李君事後也對記者表示,這些事她都是本著順其自然的態度,「我就算知道了也不會阻止她,可能會給她一些建議,她爸爸就比較「老傳統」,要求她上大學的時候不能談戀愛,所以她才說不告訴我們的。」

關曉彤雖然現在還不滿20歲,但已經是15年的「老演員」了。2016年高考時,她取得了北京電影學院藝考和文化課考試雙料第一,又有多部熱門電視劇上映,她也被稱為圈裡「有演技高顏值的學霸」。新書中,關曉彤不僅回憶了自己從小到大的演戲生活、中學時代,更有對未來的憧憬,也有對當下演藝圈各種亂象的感悟。

生活中穿衣搭配全靠自己

在《不知愁滋味》中,關曉彤寫第一次參加真人秀節目被網友們質疑「嬌氣」,自己感到很委屈。「網上的評論很不公平,人們為什麼會這麼說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關曉彤說,「我是那種有事兒就愛自己憋著不說的性格,但是不開心就是不開心,全掛在臉上。這時候媽媽就能看出我的委屈來,安慰我:別在意個別人的看法。」

「現在她也是多年鍛鍊過來了,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心理強大多了,就算看到不好的評論她也淡定多了。」李君說。

「我也會看到自己上「熱搜」,不管什麼樣的新聞,都正常去接受,畢竟微博這個東西離我的生活太遠了,我周圍生活中的人對我都挺好的。」一直「快問快答」的關曉彤慢慢放緩了語速,仔細想了想說,「以前我年紀小,面對那些議論會比較脆弱,現在長大了不少,好多事兒都想開了。」

關曉彤目前的收入和事情都交給父母去打理,李君說,曉彤忙的時候沒時間購物,就用手機在網上買,「海淘」、「代購」大牌,「那些衣服也不便宜,都是她看上了就直接手機下單了,不跟我們商量」。關曉彤也越來越有自己的服裝風格,出機場的街拍被稱讚時尚,但她和許多明星不一樣,沒有私人造型師、化妝師等團隊,生活中穿衣搭配全靠自己。

每天都能接到劇本邀約

書中首次披露了她15年來的拍戲感悟,從一個傳統的配角形象,比如《大丈夫》、《一僕二主》中的「國民閨女」漸漸變成《搭錯車》、《好先生》、《九州天空城》、《鳳求凰》中女一號的心路歷程。演了15年的配角,女一號對於關曉彤來說更像是從零開始。

關曉彤從小到大接戲大多是父母做主,可隨著年齡漸大,在挑戲選戲方面她也越來越有自己的想法,父母也逐漸「放手」,李君告訴記者,「她覺得喜歡的本子就接了,女孩子嘛,小時候沒那麼多想法,越大了越有想法了。」

「她現在每天都能接到劇本的邀約。」李君說,如今電視劇、電影、網劇、真人秀等綜藝,各種邀請紛至沓來,「但是她上學呢,也沒法接太多,只能左推右推。」李君說,以前不是主演,還有休息的時間,如今幾乎部部都挑大梁,工作量更是陡增。

多年都一邊複習功課一邊拍戲的關曉彤倒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但父親關少曾心疼女兒,一邊叫著她的小名說,「雙雙你別學了,及格就行了。」一邊也忍不住說,「我閨女從小就很優秀,我一直引以為豪。」

是明星們看著長大的

關曉彤一路走來和不少明星大腕都合作過,在她看來大家都把她當閨女,對她特別好,也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葛優叔叔開玩笑跟我說,讓我拍戲帶著他,哈哈。」在關曉彤印象中,每次明星們都有助理,就「只有葛優叔叔是一個人來的,反而很親切」。關曉彤在很小的時候就對「葛優叔叔」印象很深,因為很多人把她當小孩子,但「葛優叔叔就不一樣,他會跟我說話,把小時候的我當成大人」。

演《好先生》的時候和孫紅雷有大量對手戲,演之前她以為對方「特嚴肅,有點害怕」,接觸以後沒想到他很幽默親切。「對戲的時候紅雷哥告訴我:不管以後演什麼角色,是過場戲還是重場戲,都要認真、走心地完成。《好先生》是我的一個節點,現代戲比較累心吧,拍完《好先生》感覺自己都要得心臟病了。」

在關曉彤10歲時,拍電視劇《突然心動》,裡面有一場戲,是她和陳小藝演的「媽媽」的一場對戲。「還很小的時候,我就有很多需要說話的戲份。說著說著,陳小藝媽媽就把台詞忘了,然後她就叫助理幫忙把劇本拿來。聽媽媽說,當時我都不帶打磕巴的就一口氣兒,把小藝媽媽的台詞念了出來。」關曉彤說,後來拍攝《糟糠之妻》又在一起演,「所以小藝媽媽也算是看著我長大的,我從小就和她一塊兒演戲。」

小時候對爺爺有嚴重依賴感

關曉彤在書中寫了父母,還寫了她和爺爺關學曾(北京琴書表演藝術家)的珍貴回憶,這個北京生北京長的姑娘給這一章取了個標題:北京小炮。「記得小時候,爺爺很寵我,給我買自行車、布娃娃,帶我出去吃,還教我唱了兩段琴書,打揚琴……」在這篇以北京人都熟悉的「花鳥魚蟲市場」為題的文章中關曉彤回憶,「我喜歡爺爺走在前邊拿著鳥籠子遛鳥,然後一隻手領著我。」

關學曾去世已有十年,這次關曉彤難得將自己與爺爺的故事和大家分享。「小的時候,很難得一家人團聚。爸爸常年在外拍戲,而我一般都在上學,放假的時候偶爾也在拍戲,但是一旦放假,沒事兒的時候最開心的就是爺爺帶著我去公園了。」關曉彤說,小時候的陶然亭公園,就是她心中的遊樂場。

「我從小就對爺爺有一種嚴重的依賴感,習慣了爺爺帶著我遛公園。爺爺不會說太多話,但是卻很踏實。」關曉彤回憶,爺爺也會經常帶她去花鳥蟲魚市場,小的時候她總是對小動物充滿了好奇,而花鳥蟲魚市場是爺爺每次帶她出門必去的「標誌景點」。小時候那些小兔子、烏龜等等全是爺爺給她買的,雖然最後小動物都不在了,但是卻深深留在了她的記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