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貴州盲人教師劉芳 大山裡的海倫·凱勒

9月28日,劉芳在心理輔導課上授課。

整整十年,她從光明走向黑暗。她不僅沒有被黑暗吞沒,反而活出了前所未有的光彩。憑著超人的毅力,她教書、寫書、救助貧困兒童,工作得比很多正常人更出色,用一顆熱誠的心照亮了身邊無數人。

根據新華網報導,她叫劉芳,貴州省貴陽市白雲區第三中學一名盲人女教師,人稱『大陸大山裡的海倫·凱勒』。

蘋果臉,身材嬌小,人還沒見先聽到笑聲—劉芳曾是個快樂單純的姑娘,繪畫、寫詩、書法、唱歌、跳舞,樣樣都行。

1997年夏天,她不滿26歲,擔任貴陽市白雲區第三中學語文老師剛好四年,跟相愛的人結了婚,8個月大的兒子在襁褓中咿呀學語……逐漸展開的人生,一切都那麼新鮮美好。

一紙命運判決從天而降—不治之症。

『不久的將來,你就是個盲人。』醫生說,這叫視網膜色素變性,發病率只有百萬分之一。

腿一軟,劉芳險些癱倒。

此後十年,她一直不願接受這個現實。但現實就是現實,她的視野開始變窄,縮成了扁筒狀,只能盯著前方,看不到兩旁,視力一年比一年模糊。

2001年,她讀了最後一本紙質書,是《笑傲江湖》;2006年,她看到最後兩個字,是寫在課本封面上的『語文』;2007年,她完全被黑暗包圍。

各種焦慮纏繞在心頭:父母、丈夫、孩子怎麼辦?學生還會信任我嗎?學校還允許我上課嗎?家長會同意一個盲人當孩子的老師嗎?

『哭也是一天,笑也是一天。』這麼一想,她就釋然了。『生活不能改變的話,就改變生活的態度。』

校領導找她談過話:你是不是可以考慮病退或休息?

她一口回絕:『那樣說明我生命已經終止了。』

對她來說,放棄三尺講台,遠比失明更痛苦。而一個盲人要想留在講台上,無疑要付出超過常人幾倍的努力。

為了教好書,劉芳請同事和學生幫忙,把初中三年的文言文全部背了下來,其他重點、難點也一一記牢,把幾大本厚厚的講義全都裝在了心裡。視力越來越差,課卻講得越來越精彩。

說、學、逗、唱,她幾乎變成了相聲演員,課堂上充滿歡聲笑語。『眼睛不好,上課就一定要生動,才能把幾十雙眼睛吸引到我這兒來。』她說。

她將作文評改從辦公室搬到了教室,讓學生朗讀作文,她和全班同學一起即時點評。這不僅克服了視覺弱點,而且一舉多得,讓每個學生都受到了聽、說、讀、寫多方面的訓練。即時點評,對老師的腦力、心力都是挑戰,劉芳滿面春風的迎接挑戰。

令人稱奇的是,她的班級成績不僅沒有退步,反而教出了兩個語文單科中考狀元,在白雲三中至今無人超越。

從2008年起,校長何代乾交給劉芳一份開創性工作—心理諮詢。那時,貴州農村學校的心理輔導基本是空白。白雲三中地處城鄉接合部,青春期與社會轉型期交織,千餘名學生心理問題叢生。

劉芳把自己的工作概括成四個字—用愛傾聽。在她建立的『成長檔案袋』中,學生塞進了各種各樣的紙條,把不願告訴別人的『秘密』向劉芳傾訴。

如今,初見劉芳的人都感到驚奇,怎麼看她都不像個盲人。在家,她掃地、洗衣服、倒開水衝咖啡、炒菜、在跑步機上鍛煉,動作熟練得幾乎與常人無異。借助盲人軟體,她發簡訊比很多明眼人還快。在學校,她可以獨自下兩層、27級樓梯,轉5個彎,輕鬆找到公廁。

然而在這背後,劉芳不知經歷了多少次絆倒、磕傷、撞牆……現在她小腿上還滿是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

她有一種倔強的自尊。摔倒了,都堅持自己站起來。

劉芳愛讀書。甚至失明之後,她還常去逛書店。打開一本書,把臉埋進去,深深吸一口,當墨香彌漫鼻腔,那字字句句就仿佛飛了出來,螢火蟲般環繞著她,讓她沉醉不已。

電腦裝了盲人軟體後,經常敲點東西就成了她最大的樂趣。令人驚嘆的是,她先後完成了兩部長篇小說,一部17萬字,一部28萬字。其中,《石榴青青》已經出版。

她在小說的前言中寫下一句話:『一條河,在地面奔騰時是一條河,在地下流淌時還是一條河,最後它們都奔向了大海,在那裡它們的靈魂是平等的。』


9月28日,劉芳在心理輔導課上與學生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