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新興職業「遛娃師」上線 月薪上萬元

新興職業「遛娃師」上線。

隨著市場需求的增多,「遛娃」行業前景廣闊,而且遛娃師的收入不菲,專門陪著孩子玩,就能月入近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根據新華網報導,新鮮有趣、寓教於樂的親子活動,既是「80後」爸媽們消費的熱點,也是不少商家掘金的視窗,更贏得了諸多資本的青睞。遛娃是個技術活。到哪兒遛?怎麼遛?考驗著年輕爸媽的腦力和體力,也吸引了眾多親子企業的目光,成為不少商家掘金的視窗,「遛娃經濟」應運而生。

「遛娃」成本一算嚇一跳 每年光周末就要上萬

遛娃是每個有孩子的家庭必做的事情。一到周末,小區裡、公園中、商場內、游樂場上隨處可見撒歡兒的小朋友們。要想孩子樂,光「遛」肯定是不行的,食娛購必須跟上,其實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瀋陽市民成先生是一家軟體公司的技術總監,平日加班成了常態,只有周日才能陪孩子出來玩。這個周末,他選擇了帶女兒到一家大型商場的遊樂場。有時一個周末「遛娃」的成本要上千元。「想想還是在家最省錢,可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不能不帶孩子出去玩。」成先生算了一筆帳,一年算52個周末,25個周末帶孩子出來玩,一次按600元的花銷計算,一年就是15000元。

武漢一項調查顯示,65.12%的父母親表示單次遛娃的開支在100元至500元之間。據易觀智庫研究報告顯示,2015年親子產業整體市場規模突破2萬億元,預計2018年親子行業市場規模有望突破3萬億元。

新職業「遛娃師」上線 專門陪玩孩子月薪上萬

隨著「遛娃」的需求越來越高,潛力巨大的遛娃產業正在成為投資熱門。大陸知名親子活動平台「麥淘親子」近日宣布完成7000萬元B輪融資;去年8月份,聚焦親子玩樂主題的互動社群俱樂部─「遛娃團」團隊也完成了由湖南大三湘茶油股份有限公司投資的150萬元種子輪融資……

一種新職業也應運而生─遛娃師。隨著市場需求的增多,「遛娃」行業前景廣闊,而且遛娃師的收入不菲,專門陪著孩子玩,就能月入近萬元。

「遛娃師」其實就是親子活動的帶隊導師,主要任務就是專門組織孩子們玩耍,仿照當下流行的綜藝節目,設計適合孩子們的遊戲橋段,通過帶領、鼓勵、陪伴孩子們完成遊戲任務,鍛鍊其團結協作、與人溝通等能力。「遛娃師」大多是擁有幼教或體育專業背景,具備一定醫護知識的年輕人。

「遛娃師」雖然是個熱門、新鮮的職業名詞,但實質上與傳統的幼兒素質教育培訓師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遛娃師」組織孩子們進行各種遊戲地點大多是在戶外,像公園、廣場,帶領孩子們完成各式各樣的遊戲任務,可以認為是幼兒版戶外素質拓展活動。

「遛娃師可不是帶著孩子傻玩,家長們都有鍛鍊身體、拓展視野等具體要求,所以每次遛娃前,我們必須解決兩個問題:到哪裡遛?怎麼遛?」湖北武漢一名金牌遛娃師鄭煒說道。學前教育專業出身的鄭煒,曾在早教機構工作,從一個孩子媽媽口中聽說了遛娃師這個行當。去年7月份,他成為玩翻天公司武漢總部6個全職遛娃師中的一員,也是整個武漢、甚至大陸最早一批遛娃師。

「遛娃師」並非零門檻 選擇「遛娃」機構要慎重

從越來越多的家長送孩子參加各式各樣的「遛娃」活動來看,他們大多以簽訂合同的方式與組織戶外「遛娃」活動的企業達成合意,報名參加各式「遛娃」活動,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多進行有益的戶外集體活動,鍛鍊溝通交流等各種能力。但這其中的法律風險不容忽視。

從這些「遛娃」活動的內容和性質上來看,組織、經營這些幼兒戶外素質拓展活動的遛娃公司,應當屬於以營利為目的的民辦教育培訓機構,其設立資質、經營範圍、經營活動內容、人員組成情況等均應當符合相關的法律規定,不可任意而為。

按照大陸民辦教育促進法第66條規定,經營性質的民辦培訓機構應當在相應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進行登記註冊,雖然當前法律法規中並沒有關於幼兒素質教育培訓的相關規定,但由於其活動針對的大多是小學低年級兒童或者學前兒童這類特殊群體,經營這類業務的公司也應當對經營業務、相關人員等內容進行備案,嚴格審查其「遛娃師」是否具有基本的身體健康條件、培訓技能(幼教資格證等)及基礎安全護理知識。因此,「遛娃師」並非零門檻,父母在選擇時要弄清該機構資質等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