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勇當「帶頭大哥」 欲引領無美國的TPP

美國重回TPP的希望落空後,日本政府轉而勇當「帶頭大哥」,欲引領無美國的「11國版TPP」。

在美國重回TPP的希望落空後,日本政府並沒有『死心』,轉而勇當『帶頭大哥』,欲引領無美國的『11國版TPP』。

根據新華網報導,日本副首相兼財務相麻生太郎近日在紐約發表演講,就美國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表示,『我們將在5月份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上,就(除美國外的)11個成員國的TPP開始談判』。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此前曾表示,TPP在沒有美國的情況下是『無意義的』。

日本政府在TPP的立場上為何來了個180度的轉變?這個轉變能『救活』TPP嗎?

積極『接盤』 日本擬牽頭重啟TPP

美國退出後,TPP剩餘的11個成員國將於5月下旬在越南舉行部長級會議。日本政府將力爭與其他成員國討論沒有美國的TPP生效方法。麻生太郎表示,『如果進行多邊談判,即使日本在日美間談判中有所損失,也還有可能從他國獲利。但如果是雙邊談判的話則無法走到這一步』。言語間對於日美自由貿易協定(FTA)等雙邊協定表現出慎重姿態,對TPP這一多邊協定仍然抱有期待。

4月20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也在記者會上對沒有美國的TPP協定生效表現出積極意願,稱『不排除一切可能性』。按規定,在TPP正式簽署之日起的2年內,如果初始成員國未全部走完國內流程,則TPP要生效必須滿足兩大條件:至少6個初始成員國通過國內審批滿60天,且其2013年國內生產總值合計占全部成員國的85%以上。

然而,經濟總量最大的美國退出後,則意味著TPP這份覆蓋全球40%經濟產出的貿易協定可能將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玩不下去』。

日本為什麼要做TPP的『帶頭大哥』?

日本政府不再堅持要求美國回歸TPP,轉而勇當『帶頭大哥』,引領『11國版TPP』,其背後有著深層次的原因。

首先,是為了謀求日本在亞太地區區域經濟一體化的主導權。主導整個東亞是日本一直以來的願望,而這次『接盤』則是日本實現這一願望的良好機遇。日本欲通過謀求TPP的領導權,在貿易規則制定方面爭得更大影響力和話語權。

其次,TPP對日本經濟和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治生命都至關重要。作為高度依賴貿易的典型外向型經濟體,日本需要更高水平、更廣範圍的自貿協定,TPP可為日本經濟強勁增長打下基礎。更重要的是,TPP還是『安倍經濟學』的基礎,而『安倍經濟學』的效果如何,直接影響安倍的政治前途。

再次,日本還想拿TPP制約美國。川普上台後,日美在匯率、農產品等問題上的矛盾日益突顯。美國放棄TPP的多邊架構,提出與日本進行雙邊FTA談判,實際上是為了逼迫日本在農產品、汽車等問題上做出更大讓步。面對美國的攻勢,日本若能促成無美國版TPP的生效,將反過來對美國形成制約,美國企業和勞動者將會受到巨大影響。

『11國版TPP』有戲嗎?

安倍政府對『沒有美國的TPP』仍抱有幻想,甚至可能『腦補』了作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日本在這個『11國版TPP』中當『帶頭大哥』的場面。那麼,這樣的TPP有戲嗎?

TPP當初之所以受很多亞太經濟體重視,關鍵在於美國不僅是『老大』,也是大市場和大資金輸出國。各成員國之所以願意接受美國主導的自貿規則,是因為美國會讓TPP成員國獲得較非成員國更便利的美國市場准入資格。

大陸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呂耀東表示,美國退出後,TPP的前景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越南等成員國,當初更多的是想搭上美國這艘船。

共同社近日也刊文稱,越南與馬來西亞以打入美國市場為目標,因此非常重視美國的參加。據路透社報導,墨西哥經濟部長伊爾德方索·瓜哈爾多日前也表示,如果改由日本主導TPP,墨西哥和其他成員國可能會評估沒有美國過程。呂耀東指出:『其中,越南等多國也是東盟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的成員國。它們會左右觀望,謀求兩邊都得參與下推動TPP的利弊。目前,墨西哥和加拿大兩國都把與美國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重新談判放在更緊迫的位置,繼續推進TPP也可能得不到他們的回應。此外,圍繞TPP,剩餘11個成員國還將有一個磨合和討價還價的利。』

日本雖然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但人口只有1億多,並不能為世界提供一個巨大的產品消費市場。不難想像,如果TPP的『老大』變成國內市場狹窄、自身還要跟其他成員國搶出口『蛋糕』的日本,這樣的TPP很難讓其他國家接受,缺乏足夠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