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朝核威脅最大的大陸邊境現狀

受朝核威脅最大的大陸邊鎮現狀。

經過連日雨雪,吉林省長白北韓族自治縣在25日迎來晴朗的一天。早上8點,縣第一實驗小學的學生們在操場追逐打鬧,臨街的電信商鋪放著高亢的口水歌開始了一天的生意。距此幾百公里外的防川景區,來自大陸的遊客滿心好奇的用望遠鏡觀望對岸的北韓。

根據鳳凰網報導,4月25日,是北韓人民軍建軍85周年紀念。外界一直猜測,這一天北韓會不會有第六次核試爆的大動作。而邊境線大陸這一側的人們,似乎並不在意鴨綠江和圖們江對岸的國度在這一天是世界關注的焦點。如果北韓真的在25日這一天進行核試驗,大陸邊民的生活還會如此平靜嗎?帶著諸多疑問,《環球時報》記者兵分兩路,分別沿鴨綠江和圖們江走訪,試圖近距離感受極度緊張局勢下中朝邊境居民的生活。

長白縣居民對核爆感受複雜

24日下午剛從長白山機場驅車來到長白縣時,這裡的冷清讓《環球時報》記者感到意外,沿江主幹道長白大街上一分鐘超不過5輛車通過,江邊的觀景台上更是空無一人。司機小張說,現在是長白山旅遊淡季,5月開始遊客才會多起來。

一名路人善意地勸記者用相機拍對岸時要小心,「去年對面有人向江裡開槍,不好惹。」不過,在小張看來,拍照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他們也是人,有時候還跟我們吹口哨呢。旺季江邊到處都是拍照留念的。」

長白縣隔鴨綠江與北韓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兩江道的惠山市相對,由於地處上游,這裡的鴨綠江面不如丹東市的寬闊,最窄處僅有約十幾公尺。江對岸的惠山是北韓兩江道的首府,也是北韓的第三大城市,惠山的樓房和廠房沿江分布,而長白縣只是一座8萬多人口的邊境小縣,所以對比來看,鴨綠江對岸反而顯得比大陸一側更繁華。

江對岸不時有行人慢悠悠地走過,甚至有孩子下水撈魚,即使是身著人民軍軍服的士兵,也並沒有印象中「嚴陣以待」的架勢,而是站在軍營門口跟旁人笑著扯閒篇。這幅景象很難讓人跟咫尺之遙的豐溪裡核試驗場關聯起來。


25日早晨的長白縣街景。

如何直觀理解長白縣是「距離北韓核試驗場最近的大陸縣城」?其實查看地圖就可發現,這個八萬多人的邊境小縣距離最近的長白山機場有130公里,但離北韓豐溪裡核試驗場直線距離卻不足100公里。「去年那次核爆,架子上的貨都撲啦撲啦往下掉!都以為地震了。」在江邊不遠處開小賣鋪的老周說,4月15日北韓「太陽節」前後也傳言可能搞核爆,聽說有幼稚園都停課了,不過他又補了一句:「哎,習慣了,也就不咋怕了。」

並不是所有居民都像老周一樣淡然,在長白縣做小生意的郭師傅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雖然當地有環境監測,但這兩年不少孕婦都去外地養胎生孩子,「其實咱這地方靠著長白山,空氣和水的品質最好了,但年輕人生怕有輻射。」

圖們江畔的圈河口岸因北韓建軍節關閉

與鴨綠江畔的熱鬧不同,沿著圖們江中朝邊界一路走過,偶爾可以看見對岸有扛著槍的北韓士兵在巡邏,但是大部分地區都是空曠無人。一位當地的向導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其實對岸設了很多的暗堡。

位於琿春市圖們江畔的圈河口岸今日關閉,口岸商店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今天是北韓的建軍節,口岸暫時關閉。平日從周一到周六都開放,由大陸的車輛過去運回一些海鮮和野菜。在不遠處的防川景區可以看到,中朝俄三國交界處,朝俄唯一的路上聯通的橋梁在周二也無車輛通過。


圈河口岸25日關閉。

隔著圖們江望去,北韓一處工地正在施工,現場有幾十個工人走動,挖土機在工作。一位在口岸附近擺攤做生意的當地人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在建的是中朝一處商貿市場,建成後「大陸人拿著護照就可以去買東西。」

與鴨綠江畔相同的是,中朝邊境一日游受到很多大陸老百姓的歡迎,很多來自延吉,長春等地的遊客25日來到圈河口岸和防川風景區,用望遠鏡觀望對岸的情況。一位向導說,現在是淡季,每年7月到9月會有更多的遊客來這裡逛。「主要就是看看北韓,老百姓對他們還是很好奇的。」

對於之前傳言說北韓有可能會在25日進行第六次核試驗,兩位來自南韓的遊客表示,不太可能。他們一方面覺得北韓可憐,另一方面又覺得他們反覆進行核試驗和發射導彈等行為不可理喻。一位來自吉林的美國遊客也表示,北韓不太可能在今天進行核試驗,「最近壓力太大,應該不太可能。」


中朝俄三國交界處,朝俄唯一的路上聯通的橋梁在周二無車輛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