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學霸爸媽如何虐待小朋友

看學霸爸媽如何虐待小朋友。

從小我們就被爸媽各種教育要好好學習,但是你想沒想過,如果你和父母學一個專業會是怎樣的一種感受呢?全文高萌,來看學霸爸媽如何虐待小朋友。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上次過節回家吃飯聊起大學學的專業,我爸突然說『你學的新聞學,畢業是不是得去新聞聯播呀!』

我:……。

突然好羨慕那些跟爸媽學同一個專業的同學,至少能夠相互理解

所以跟爸媽讀同一個專業究竟是什麼感覺?

有一種回家就是到了老師辦公室的感覺。

● ● ●

大一學製圖的時候看見我畫圖,家裡就出現了!七個人指導我畫圖的盛況……。

跟我說根據GBXXXXX-xxxx,這個地方應該這樣 那個地方應該這樣,然後說著說著他們就吵起來了!

● ● ●

吃著吃著飯,會突然被老爹提問專業知識,沒答上來,他會立即放下筷子,先批評,再講解。

所以,通常在家吃飯時候,我都膽戰心驚!

● ● ●

我和媽媽都是學播音主持的,我自己現在在做播客。

前兩天更新了一篇,其中有一處是『第一句話』,我將『一』念成了第二聲。因為一直以來我所認同的發音規則是,在去聲音節(第四聲)之前的『一』都應該變調成陽平(第二聲)。

結果母上大人來華麗麗的捉蟲了。

於是我就被嚴謹的母上大人以這樣一種嚴謹的方式說服了。

無懈可擊,心服口服。

● ● ●

等我上了大學,我爸在講台上上公開課,我在下面老老實實記筆記,不能蹺課的人就是我

● ● ●

我和我媽還有我姥爺全是醫生。任何形式的家庭聚會最終都會被開成疑難病例研討會!

● ● ●

我是學醫的,我爸是法醫,我大一掛了解剖,差點被打斷腿。

● ● ●

就是整天被鄙視智商。

● ● ●

『爸,構造地質學好難啊』

『嗯,是挺難的,我當年學的時候跟著大三的一起考的,考了98』

● ● ●

我爺爺學建築的,我爸爸學建築的,我姐姐學建築的,叔叔學建築的,大爺學建築的哥哥學建築的……我不會告訴你們,現在動不動去個地方,他們就會指著某某某棟樓說:『這個是我設計的』 T T。

當時心裡就一萬隻神獸飄過,這一條街你手指過去一半被我家承包了好不好!

● ● ●

● ● ●

我跟我爸都是學哲學的,我們這種人有一點好,就是撕起來六親不認,且具備祖傳的文人相輕技能,所以平時大家不洗衣服不做飯,六根清淨不沾塵,在家談天說地坐而論道胡扯淡。

——你的馬克思都讀到肚臍眼兒裡了嗎?

——吹牛!我打賭你根本沒看完過三大批判!

——憋給我講羅素!顯得好像你剛入門!

——呵呵提莊子和海德格爾?文普是吧?

——白板說在你身上的演進是停滯的!

——哲學金字塔你懂不懂!侮辱哲學!

——配不配當理性經濟人?!

——刷碗不符合善良意志!!

——那我覺得你需要前進到費希特和謝林了。

● ● ●

學建築,老爸是建築師。

最感人的,大二有一次交圖前五天改了方案,哭著跟我爸打電話說我來不及了怎麼辦,老爸在電話裡回我:把CAD發來我幫你畫吧。

這也太幸福了!!幫我做作業這種事,從小學之後就沒有發生過了好嗎?

我現在轉去跟我爹一樣的專業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