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卡生意火爆全球 「第一女兒」的商業帝國遭疑

伊凡卡·川普。

『如果川普沒有成功當選,伊凡卡·川普會獲得現在這樣巨大的商業成功嗎?』隨著川普當選為第45任美國總統,美國國內對『第一女兒』的商業帝國質疑不斷。

根據鳳凰網報導,『如果沒有進入白宮,沒有嚴格限制團隊,以極謹慎的態度對待所有的增長和商業擴張,我的生意會做得更好。』在接受CBS的採訪時,伊凡卡稱。

利益衝突:抵制與爭議

3月中旬,以舊金山服飾公司Modern Appeal Clothing為代表的加州女裝零售商發起集體訴訟,起訴伊凡卡·川普的品牌服飾公司Ivanka Trump Marks LLC不公平競爭,『利用白宮的政治力量和聲望為個人謀利』,要求政府限制伊凡卡品牌產品在加州出售。

高端零售商場Nordstrom也於2月宣布不再銷售伊凡卡同名品牌的服飾和鞋,T.J.Maxx和Marshalls等部分商場和零售店開始限制伊凡卡品牌商品。

一部分美國人也開始抵制伊凡卡的同名品牌服飾。28歲的加州女孩艾什莉·金說,她相信伊凡卡的商業行為和其在白宮的角色必然有利益衝突。『這讓我越想越不舒服。』她說,要把衣櫃裡幾年前買的伊凡卡品牌黑色平底鞋和羊毛衫捐出去。

儘管反對和質疑聲不斷,但川普的入主白宮,以及伊凡卡本人逐步深化的白宮角色,無疑都給這個36歲女大亨的商業帝國點燃了一把燎遍全球的火。


伊凡卡將在白宮西翼擁有一間辦公室圖為伊凡卡和美國總統川普。

全球擴張:180多個註冊商標待批

從2016年大選開始,川普就鼓吹『美國第一』,號稱把國家利益放在一切之上。但美國媒體指出,伊凡卡·川普並沒有像他父親說的那樣,倒是把視線集中在她自己的商業帝國擴張上。

伊凡卡一邊在白宮西翼的辦公室裡展開政治生涯,另一邊,她的公司也在以前所未有的馬力發展。

川普當選後,伊凡卡·川普的同名品牌新開發了運動服飾和平價珠寶線,還在全世界範圍內註冊商標。除了在多個國家已經被批準的幾十個商標,該公司目前還有包括美國本土、歐洲、加拿大、中國、印度、日本、墨西哥、土耳其、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共計180多個註冊商標待批。

伊凡卡的品牌發言人稱,他們的商標註冊申請是為了防止假冒和搶註,這並不表示他們會在這些國家開設門店或打開市場。

『當你在政府任職的時候就該暫停商業擴張,停止到處註冊商標。』前總統喬治·布希的白宮職業道德律師理查德·品特說。

川普總統班子跟商業的根深葉錯、密不可分是美國現代政治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利用政府影響力打造品牌嚴格來說也並不違法,但是美國法律禁止聯邦政府官員,參與可能會影響他們本人或伴侶經濟利益的相關事務。

不管伊凡卡同名品牌將來會如何在全球開展業務,但其銷量現已隨著伊凡卡·川普在政治領域的崛起而飛速增長。


伊凡卡·川普同名品牌網站。

『政治巧合』:2月達『史上最好銷量』

根據大型電商平台Lyst資料顯示,伊凡卡品牌的增長跟具體的政治活動多次『巧合』。

川普當選之後,伊凡卡品牌服飾的銷售量比上年同期增長46%。2017年,伊凡卡·川普同名品牌從該平台最受歡迎品牌排名的第550名躍居第11名。

川普上任第一個月,伊凡卡同名品牌香水就成了亞馬遜上的銷量第一。『黑寡婦』—好萊塢女星史嘉蕾·喬韓森還在綜藝節目《周六夜現場》假扮伊凡卡,推出『女幫凶』香水廣告,加以諷刺。

2017年2月,伊凡卡同名品牌達到『史上最好銷量』,同時全球出口量猛增。據Panjiva Inc全球貨運記錄資料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僅大陸進口的伊凡卡品牌產品就增加了40%。

美國當地時間1月20日,川普就職典禮舉行當天,伊凡卡同名品牌網站瀏覽量達到日常瀏覽量的121%。在川普推特上批評Nordstrom對女兒不公平後,網站流量更是達到了日常瀏覽量的814%。

川普的高級顧問凱莉安娜·康韋甚至違背政府官員職業操守,替伊凡卡背書:『趕快去買她的產品,我在這兒免費為她打廣告。今天就去,每個人都買。』

高級顧問的背書隨之而來的是Lyst上伊凡卡品牌產品2月份銷量達到上年同期的771%,3月份稍有下降,但也達到上年同期的262%。


史嘉蕾·喬韓森假扮伊凡卡推出的『女幫凶』香水廣告截圖。

洗不掉的嫌疑與無法匹敵的競爭優勢

為了解決利益衝突的質疑與美國民眾的顧慮,伊凡卡將她的資產交由家族管理的信托基金打理,不再參與同名品牌的設計生意,同時把公司日常運營管理交給了品牌主席阿比蓋爾·克萊姆。她的丈夫傑瑞德·庫許納也從家族生意的管理職位上退下來。

『伊凡卡不會參與商業策略、市場營銷或商業條款的制定。』伊凡卡的律師傑米·戈雷利克在一份聲明中稱,『她就保留了對信托基金中可能造成利益衝突的專案否決權。』

她還稱,伊凡卡夫婦會避開有利益衝突的具體事務,但『並沒有法律責任避開宏觀政策』。比如,她應該回避跟大陸的服裝進出口對話,但不需要回避寬泛的國際政策。『在這些具體事項和宏觀規劃之間的事務,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但據紐約時報報導,伊凡卡的商業帝國結構並不完全透明,本人財務也沒有公開。根據其丈夫傑瑞德·庫許納已公布的財務資訊顯示,他至少有二十多個公司都跟伊凡卡的品牌公司有關。他曾管理十多年的家族生意中有200多個公司,涉及公司眾多,行業廣泛。

伊凡卡夫婦仍舊從價值7.4億美元的房地產及各種投資生意中獲利。此外,伊凡卡還保留了緊鄰白宮的川普國際酒店持有的價值500~2500萬美元股份。

『從管理職位上退下來是很重要的一步,但是只要仍舊從生意上獲利,就代表了潛在的利益衝突。』聯邦選舉委員會首席道德顧問律師拉里·諾貝爾說,考慮到伊凡卡夫婦商業帝國的龐大和在白宮的顯要位置,很難把他們從所有利益相關的事務上分離出來。

而且,伊凡卡夫婦商業合作夥伴的資訊也並未公布。他們很可能跟帶政治目的外國商業夥伴合作,並在相關政策上向總統做有偏向性的建言加以回報。這是一個很難監控的盲區。 

伊凡卡的商業帝國擴張得越大越鼎盛,就越影響他們夫婦在諸如貿易、知識產權等關鍵問題上對總統建言獻策的可信度。

作為美國『第一家庭』裡最具政治影響力的『第一女兒』,『你沒辦法把伊凡卡從她的生意中分離出來。』品牌諮詢公司Brand Simple Consulting創始人艾倫·亞當森指出——

『她的財富、家族資源以及在白宮舉足輕重的位置共同造成了她現在的「明星效應」,而所有這些東西都無可避免的注入了她的產品。而且,這是一種其他品牌無法匹敵的競爭優勢。』


伊凡卡夫婦在白宮都扮演著舉重若輕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