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杭州為外賣小哥發駕照 違規可彈性受罰

取得「專屬駕照」前,需要填寫申領表。

衝鋒衣、電動車,後座綁著泡沫箱,飛馳中的外賣小哥,悄然成為城市景觀的一部分。

根據新京報報導,近日,杭州交警面向外賣平台送餐人員,發放《外賣小哥交通安全手冊》(下稱《手冊》)。手冊與駕照式樣相似,申領人通過專項考試後獲得。持證後,如果送餐人員因交通違章,需要現場接受處理,警方考慮到『趕時間送餐』的實際情況,可要求送餐員在一周時間內自行選擇時間,『彈性受罰』。

杭州濱江交警大隊相關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介紹,《手冊》即為外賣小哥『專屬駕照』,目前已發放1483本。其表示,由於擔心超時被投訴,影響接單,外賣送餐人員超速、逆行的現象較為普遍,已經逐漸成為新生『馬路殺手』。而發放『專屬駕照』,正是對這一行業進行規範的一種探索。

外賣小哥『持上路』

長方形的對開冊頁,翻開後,內頁印有姓名、身份證號碼、所屬公司及聯繫電話,貼著持證人照片,再向後翻,還有『交通違法記錄』欄目,形似『駕照』。

今年4月起,杭州市濱江區的外賣送餐人員,陸續收到這樣一本特殊的『駕照』。這本名為《外賣小哥交通安全手冊》的冊頁,也成為送餐人員的『上路證』。

《手冊》由杭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濱江大隊製作。濱江交警一名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外賣送餐人員申領《手冊》,需本人填寫申領表和安全騎行承諾書,觀看電動車事故《安全警示》影片,並參加專項考試。

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外賣平台送餐人員填寫的《承諾書》顯示,送餐員承諾的事項包括不闖紅燈、不走機動車道、不停車越線、不加裝、不超速、不逆向行駛和不隨意變道。杭州交警濱江大隊一名負責人稱,《承諾書》中出現的內容,即為日常執法中,外賣小哥常出現的違章情形。

上述交警部門負責人向新京報記者提供的考試樣卷顯示,筆試有三種題型,其中判斷題15道共45分、選擇題15道共30分,內容均與交通法規有關。此外,另有一道25分的論述題,需要送餐員說明對電動自行車事故發生原因的看法及認識。送餐人員在取得60分以上的成績後,才可獲得《手冊》。

新京報記者從杭州市交警部門獲悉,目前,《手冊》申領並不具有強制性,正在濱江區試點發放,已經印發1483本。『這樣的手冊,就相當於給外賣小哥定製了一本專屬駕照。』上述負責人介紹。

外賣送餐人員違章現象突出

多名交警向新京報記者透露,在當前道路安全治理中,外賣小哥違章已成為普遍現象。

『為了搶單子、搶時間完成送餐任務,闖紅燈、逆向行駛、騎機動車道等違法現象普遍存在。』杭州一名交警介紹,不少用於送餐的電動自行車經過不同程度的改裝,加之部分車輛制動不良、穩定性差、速度快,帶來了諸多交通安全隱患,由此引發的交通事故也時有發生。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對於交通違章者,杭州交警以往實行『當場發現當場查處』,通常要求其『站崗』體驗半小時,並接受交規學習。而對於外賣送餐人員這一群體,『時間』往往成為『死穴』。

杭州濱江交警部門一名負責人稱,持有『專屬駕照』的外賣小哥,在交通違章被查處後,持有的《手冊》將被暫扣,但可以選擇『彈性受罰』,即在7天時間內,自行到電動自行車現場教育點參加教育學習,並由現場教育點民警在手冊上記錄教育內容,再返還手冊。教育學習的內容,包括站崗、抄寫交規等。

值得注意的是,與『駕照』扣滿12分需重新考取類似,一旦《手冊》記滿5次違法,則送餐人員需要參加為期半天的體驗學習。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目前,杭州濱江區已處罰外賣送餐人員745人次,扣留違法電動自行車92輛。

交通違章不當場處理,而是自由選擇時間,這樣的規則,如何能保證實施效果?杭州交警濱江大隊向新京報記者回應稱,送餐員在申領『專屬駕照』時,會留下個人資訊,如果逃避處理,將受到更嚴厲處罰。

講述

超時被投訴所以違章者眾

系統依據準點率等指標派單,大部分送餐員在搶時間

在城市的街頭巷尾,身穿衝鋒衣,騎著電動車呼嘯而去的外賣小哥,已經成為『街頭一景』。外賣平台送餐員,為何總是顯得行色匆匆,甚至不惜違反交通規則,來爭奪時間?多名外賣小哥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果不能在規定時間內送達,則很有可能因超時而被顧客投訴,並直接影響以後的接單概率。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送餐員與平台的關係,類似於網約車平台與司機的關係。送餐員本身的底薪很低,大部分依賴於平台的配送提成。平台系統在接收到顧客訂單後,會隨機向區域內的送餐員進行派單。在這一過程中,由於系統演算法的原因,準點率越高,投訴率越低的送餐員,接收到新訂單的概率越大。

在美團、餓了麼等多家外賣平台上,顧客每下一單,需要支付的配送費,約在5元至9元之間。一名外賣平台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平台往往會在此基礎上,再補貼一部分配送費。不過,與之相對的是,大部分店面打出的送達時間,在30分鐘左右。也就是說,自顧客下單,訂單生成,到派單,送餐員取餐,再到最終送達,都需要在30分鐘之內完成,逾期則視為超時。

多名外賣平台送餐人員稱,由於訂餐時間往往集中在午間或者晚間,加之城市道路擁堵等客觀原因,為了不至於延誤,大部分送餐員都在『搶時間』,也因此會出現一些交通違章現象,以闖紅燈、逆行等為主。

趙聰(化名)在美團外賣送餐一年多,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城市內送餐距離,通常在2至3公里之間,正常配送時間在20分鐘左右。其表示,自己曾因送達時間長,或者因此產生飯菜變涼等原因,受到顧客投訴。趙聰介紹,如果外賣平台系統認定送餐員配送『嚴重超時』,會自動扣除一部分的配送費,『比如超時1個小時,那一單的配送費6元,就要扣3元。』趙聰表示,如果配送員準時率低,被投訴次數多,系統派單的頻率就會下降,與之相對的是,送餐員的收入也將因此沒有保障。

受雇於外賣平台『達達』的送餐員閆朝鋒,一直在杭州濱江區一帶配送。今年4月21日,他因為交通違章,被濱江交警處理,並在『專屬駕照』上留下了記錄。不過,談起自己的經歷,閆朝鋒也覺得『很委屈』。他告訴新京報記者,按照平台的配送規則,訂單一旦超時,便會被扣掉30%的配送費。『如果規定時間30分鐘送達,即便超時1秒,9塊錢的配送費也會扣掉3塊』,而超時率和投訴率,又會直接影響配送員的接單率。


杭州外賣送餐員拿到手的『專屬駕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