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聾啞」主播蕾歐娜:在無聲世界裡努力學說話

蕾歐娜參加比賽獲獎。

打開直播軟體,與所有90後的美女主播一樣,蕾歐娜每日的功課是和螢幕前的觀眾見面問好,聊天說話:敘舊拉家常,賣萌講段子,發起猜歌挑戰繞密碼,或者乾脆甩個真人版表情包,偶爾『一言不合』還會直接來段『尬舞』。

根據鳳凰網報導,她說話的方式和其他主播都不一樣:發音大多只有平音,似乎還有點兒『大舌頭』。第一次聽到蕾歐娜講話,很多觀眾的反應就和在大街上拉到她的計程車司機一樣,下意識地的發問,『你是韓國人嗎?』

『你可以去看一下我的公告』,被問多了,蕾歐娜選擇用關鍵字在簡介裡首先坦白自己—『後天聾啞』『是聽障』『在努力學說話』。這個在鏡頭前,總是梳著兩個丸子頭的年輕女孩,實際上是位後天聾啞人。因為直播時『元氣滿滿』頗具正能量,蕾歐娜被網友稱為主播界的一股『清流』,開播不久粉絲就衝破了10萬+。

嬰兒時期的一場高燒讓她從此喪失聽覺,直到8歲,蕾歐娜都不會說話。小時候,因為對聲音沒有任何概念,她只能花更多的力氣去模仿。一隻手按著自己的脖子,一隻手按著家人或老師的脖子,從漢語拼音第一個字母的四個聲調開始,一邊捕捉喉嚨的振動,一邊努力記下口型。

再長大點兒,每天的晨讀就成了她最煎熬的時刻,語文課文要一個字一個字的大聲念出來;放學回家,家人也會督促,要放棄省力的手語,『時時刻刻不的說話』。

蕾歐娜也曾想鑽進大多數人的軌道,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她被送去普通的幼稚園,別人發言打鬧,她卻總是重複『啊啊啊』,多數時候只能傻笑,結果被小朋友說成啞巴;特殊教育大專畢業後,她也嘗試過財務方面的工作,聽得吃力想讓同事幫忙翻譯,對方卻直接丟過來一句,『這些你不需要知道』。

蕾歐娜曾經很抑鬱。為了避免麻煩,她一度獨來獨往,沒事的時候寧可選擇窩在家裡看電視玩手機。『那時候我很羨慕演員,他們可以這麼隨意就說很多話,而且還演得好。』通過每天不間斷的練習,16歲的時候,蕾歐娜終於可以張口就來一段『很溜兒』的自我介紹。

為了『活得更出彩』,她開始報名表演班學習繞密碼,逐漸改掉了結巴的毛病;想要獲得更多的自信,她又不斷的參加世界級的選美大賽,世界聾人小姐先生大賽大陸區冠軍、世界旅遊形象小姐全國15強等光環隨之而來。

抱著『能流利聊天、有機會多說話鍛鍊自己』的想法,蕾歐娜偶然地踏進了主播的大門,她把這當作是追尋演員夢的開始。『我之前也猶豫過,怕做不好,比如說話肯定沒普通人好;但後來想我可以做好自己,展現真實的一面,「逗逼」「表情帝」「尬歌尬舞」各種各樣。』

開直播前,蕾歐娜沒想過自己能『火』。關注度逐漸增高後,一些不和諧的聲音也冒了出來:你這樣說話是故意的嗎?你是為了炒作嗎?蕾歐娜曬出了殘疾人證,她說自己沒怎麼生氣,反而有些開心—『我已經能很正常的說話了』。

聚光燈下,蕾歐娜的舞台越來越大。她習慣了給大家展示新學的舞蹈,也常常被人誇讚跳得真好。跨入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背後需要的付出可想而知:戴緊助聽器,再把小音箱開到最大,一邊數拍子一邊看視頻『扒動作』,可能10遍,也可能100遍。

走下舞台,生活中的她還是時常會回到之前那個『尷尬的世界』:馬路上掉了手機,後面的行人喊破喉嚨也感受不到,直到發現螢幕已經被碾成碎片;睡覺時摘下助聽器,一切恢復安靜,除了把手機調到最強振動和被家人叫醒,實在太容易直接睡過頭。

變成『網紅』後,蕾歐娜最明顯的感受是一下多了『好多好多好多』朋友。她現在的世界裡,一半是聾啞人,一半是普通人。在直播平台和微博上,她經常回覆和自己經歷相似的網友,鼓勵對方『學說話不難,難就難在堅持不懈』。

從開直播的第一天起,蕾歐娜就一直梳著兩個丸子頭的造型。雖然一直打著『元氣主播』的旗號,但她卻表示並沒有經過太多的考量和策劃,『我本來就是按照自己的性格去直播的啦』。現在,蕾歐娜不介意自己『和別人不一樣』,但她希望能被大家當成一個普通人,『是一個很努力的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