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真實版「拆彈專家」驚險一瞬間

劉德華在電影中飾演拆彈專家,現實生活中的拆彈專家更常與危險為伍。

槍聲大作,子彈橫飛,跟死神『對賭』,真實的警察故事比電影更驚心動魄。日前,全國公安系統英雄模範立功集體先進事跡報告團二分團來到廣州,用他們真實的親身經歷,講述來自打擊犯罪一線的故事。

根據新華網報導,他們之中,有參與『湄公河行動』的緝毒英雄,有把『抓賊』當成『嗜好』的便衣警察,還有讀秒聲中剪斷定時炸彈導線的拆彈專家,以及守護社區從『警察姐姐』到『警察奶奶』的社區民警和逆火前行的消防戰士,他們用生命捍衛生命,用生命捍衛平安。

緝毒警察

抓捕糯康骨幹成員

雲南省西雙版納州公安局禁毒支隊,是中國大陸第一支專業緝毒警察隊伍。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這裡成為全國禁毒鬥爭的最前沿和主戰場。

2011年震驚世界的『10·5』湄公河慘案發生,面對凶殘狡詐的對手,中國大陸警方展開較量。2012年7月18日,情報獲悉,糯康骨幹成員吳某悄然潛入緬甸第四特區。他常年跟隨糯康,掌握大量內幕,狡猾凶殘、槍不離身。得知中國大陸警方介入湄公河案件後,他就像驚弓之鳥,東躲西藏。公安部專案組指令,要將他抓捕歸案。

支隊長李正濤和5名戰友立即趕赴緬甸第四特區,到達時卻撲了個空。關係人透露,吳某剛離開不到半個小時。李正濤斷定,他一定逃得不遠,再難再險,必須把他抓住,一行人沿著泥濘的山路,往吳某逃往的佤邦方向追捕。

到了凌晨2時,情報獲悉,吳某在一家賓館落腳。因為在境外不能帶槍,當地軍警抽調1個排的兵力協助抓捕,悄無聲息的包圍了整個賓館。為避免打草驚蛇、傷及無辜,李正濤帶領5名武裝軍警潛入賓館,一間間地聽房內動靜。『發現二樓最右邊的房間還亮著燈,裡面有水流聲。從追擊的時間上判斷,這個時候不休息的,應該就是他。』這個房間位置易守難攻,必須一擊即中。

李正濤一腳踹開房門,衝進屋內,屋內男子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他按倒在地。扭頭一看,正是吳某,旁邊桌上還放著2支上了膛的槍。吳某的歸案,為『10·5』湄公河大案的偵辦打開了突破口,糯康團伙被一網打盡,6名主犯被押解到中國大陸接受正義的審判。

便衣警察

最大追求是天下無賊

42歲的李廣俊,現任廣東省惠東縣公安局便衣偵查大隊大隊長。他把『抓賊』當嗜好,抓獲的『賊』多得數不過來,從警最大的追求就是天下無賊。

2002年7月的一個晚上,像往常一樣,李廣俊便衣上街,尋找『獵物』。當他騎著摩托車來到惠東縣城金光路時,有兩名年輕男子合騎一輛摩托車,走走停停,鬼鬼祟祟,這引起了李廣俊的注意。

很快,『獵物』露出了原形!他們在燈光較暗的地方停下,一人望風,一人走到一輛摩托車旁,猛撬防盜鎖。李廣俊騎車靠近望風男子,上前搭訕,用余光瞥到他們摩托車鏈盤部位藏著一把西瓜刀。有刀,兩個人!

李廣俊立即抽出警用手電筒當槍使,頂住望風男子後背,並低聲嚇道『不許動!我們在搜查殺人犯,周圍還有20多個便衣。』見望風男子被鎮住,李廣俊迅速用隨身攜帶的繩索,將望風者反綁在摩托車上,整個過程只用了不到10秒鐘!這時,望風男子的同伙感到有點不對勁,李廣俊一個箭步上前,將其制服。後經訊問,這兩人曾經作案35起。

2016年2月5日,惠東發生一起持刀搶劫小汽車的惡性案件,犯罪嫌疑人駕駛被搶車輛逃離現場。案發後短短15分鐘,一張天羅地網在惠東全縣範圍內撒開!受到多處卡口堵截的歹徒,在多祝鎮衝卡失敗,又調頭向李廣俊的方向逃竄。李廣俊果斷命令隊員:『衝上去!打方向!逼停他!』歹徒慌亂之中急打方向,被撞停在路邊後,棄車持刀逃跑。李廣俊跳下車,緊追而上,歹徒跳入水塘,朝人群密集的方向跑去。

此時,歹徒離李廣俊還有二十公尺,前方有村民正在進行舞龍訓練,萬一歹徒挾持人質,後果將不堪設想。李廣俊立刻朝天鳴槍示警。眼看歹徒就要逃進居民區時,借著昏黃的路燈,李廣俊果斷朝他腿部開槍射擊,歹徒中槍後繼續逃跑。李廣俊再次射擊,歹徒應聲倒地。

拆彈專家

每次都跟死神對賭

拆彈專家朱建民,現任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特警支隊技術大隊大隊長,他的故事遠比電影演的精彩。從警17年,他的工作就是一次又一次跟死神『對賭』,而每一次都是他贏。

2002年5月,吉林市某寫字樓發現煤氣罐改裝炸彈,樓裡百餘家商企、千餘群眾緊急疏散。朱建民一個人往空蕩蕩的樓裡走。這是個定時炸彈,計時器已經啟動,讀秒聲嘀嗒嘀嗒的響。朱建民當即『哢』的一聲,剪斷計時器導線,指標不動了,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炸彈內部可能還有其他起爆裝置,必須轉移野外處置。朱建民搬起炸彈,用軀體做緩衝和戰友駕車往城外運。『記得我倆走了1個小時的路,這是我人生記憶最長的1個小時,路上的車輛、行人全部被清空了。』朱建民說。到了指定地點,朱建民讓戰友先下車跑遠,自己放下炸彈,一點點拆除計時器、導線、彈內炸藥。

2005年6月,有嫌疑人在家私製炸彈,不慎引爆1枚。可房內還有5枚未爆炸彈,導線燒焦、銅線裸露,導線、電池、彈體混在一起,萬一分離有誤、裸露銅線搭接炸響,樓板都會被掀翻。當時正值酷暑,處置中,朱建民的防爆服排風扇突然失靈,汗水、霧氣模糊了他的視線。5枚炸彈連在一起,眼睛眨一下都是要命的。為了看清導線來路,朱建民索性摘了防爆頭盔,在頭部沒有防護措施的情況下,仔細查找線頭,一點點往下捋,一根根往下拆,經過2個小時,終於將5枚炸彈徹底分解。


在電影中我們感受到的驚心動魄其實是警察們的家常便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