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坐著慢火車長大的涼山孩子

每逢周末,有600多名學生坐著這趟慢火車,在家和學校間往返。

從普雄往返攀枝花的5633/5634次列車,是目前成昆線上四川境內最後兩列慢車之一。這趟綠皮慢車,全程353公里,停靠26個站,票價最高25.5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最低2元。每個周末,這趟慢車,就會成為涼山州最大的『校車』,搭乘著超過600名學生,在學校和家之間往返。

根據新華網報導,在攀西地區,坐著這趟慢車長大,走出大山的孩子,有很多很多。5月18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報導了這趟慢火車的新聞後,多名曾經坐著慢火車,走上求學路的網友致電本報,講述了關於這趟慢車的美好回憶。

這是一列有著夢想的慢火車,它不僅是裝載著大涼山孩子求學夢想的『校車』,還是近年來,在涼山州精準扶貧中,搭乘沿線村民脫貧奔小康夢想的致富列車。

47年間,慢車速度沒變,22年來,價格依舊,當地人關於慢車的那份記憶也一直未變。有變化的是,當地的教育在發展,村民的生活在改善,曾經的夢想,在一個個實現。

觀念之變

坐著慢車考上大學的三兄妹:

『如今,不上學的孩子幾乎找不到了』

『這輛綠皮火車,承載了我們無數攀西少年的夢想,希望你慢慢依舊,將更多追夢赤子帶出大山。』5月18日,在華西都市報官方微博上,網友『追夢赤子心艾』留言說。看到這些評論,30歲的黑日木呷眼眶突然濕潤起來。

在成昆鐵路的路線上,在涼山州喜德縣,有一個叫做新涼的小站。黑日木呷,就在小站附近的波振村長大。

家中,黑日木呷排行老大,兩個妹妹,分別比她小2歲和5歲。

對於慢車的記憶,黑日木呷始於小學三年級。父母將他送到普格縣一所小學讀書,那裡,有當老師的親戚幫忙照顧。

當年,村裡不少人頗為不解:讀書有啥用?還不如回家幫家裡放牛幹農活。

『老師要挨家挨戶去勸家長,請娃娃去上學。』黑日木呷說,10多年前,當地的普遍現象是,孩子撒野滿山跑,讀書的沒幾個。有時候,老師好不容易把娃娃請到學校上課了,沒過兩天,他們又回去放羊了。

但黑日木呷的父母堅信:只有讀書,才能有出息。那時,家中經濟條件困難。在喜德縣中學讀初中時,黑日木呷要背著大米和土豆,到學校煮來吃。

2002年,黑日木呷讀高中了,兩個妹妹也上了初中。面對3個孩子上學的沉重壓力,黑日木呷的父母坐著慢火車,到了鄰近的攀枝花市找活做。黑日木呷三兄妹很懂事,假期,他們會去父母工作的地方幫忙。

如今,黑日木呷是西昌市委宣傳部的一名公務員,二妹在甘洛縣當中學老師,三妹在一家大型集團專案中擔任經營負責人。而父母,也被黑日木呷接到西昌,安享晚年。

黑日木呷說,如今,老鄉對教育越來越重視,不上學的孩子幾乎找不到了。

命運之變

小山村走出的第一個研究生

『每次回家,都會去坐一次慢火車』

31歲的龍天斌,是黑日木呷的高中同學及好友。他的老家,在喜德縣兩河口鎮成昆線旁邊,在家門口就看得到鐵路。

龍天斌的家境,並不比黑日木呷家好多少。父親在家照顧幾畝田地,母親則在當地賣蔬菜。

龍天斌的母親每天從新涼站出發,乘坐慢車抵達瀘沽。在瀘沽菜市場,背著滿滿一背簍菜,上火車運回新涼販賣。賣一斤菜,賺一兩毛錢。

和黑日木呷家一樣,龍天斌的父母,也在努力讓孩子們上學。2004年,龍天斌考上了西華大學,圓了大學夢。那時,姐姐也在上大學,他全靠助學貸款才完成學業。

對於慢車,龍天斌充滿感激。高中時,有很多次從學校回家,生活費已經花光,上火車後,拿不出幾塊錢的車票錢,十分尷尬。而此時,乘務員見他是學生,會微笑著揮揮手,讓他免費坐車。

2008年,龍天斌考上了四川大學的研究生,學習電腦專業。畢業後,進入華為公司成都研究所,成了一名工程師。

龍天斌是村裡走出去的第一名研究生。他的姐姐,從宜賓學院畢業後,在鹽源中學當老師。姐弟倆努力讀書的故事,如今在兩河口鎮,仍被人津津樂道。

如今,龍天斌已在成都安家,女兒也有2歲半了。工作忙碌,也只有假期才能回家。每次回家,龍天斌都會去坐一次慢火車,在車上,他會給他的妻子,講述關於這趟火車,以及這座大山的故事。

教育之變

涼山女孩回鄉當幼教老師

『孩子們每天都有免費的營養午餐』

慢火車會從喜德縣拉克鄉經過,在鐵路邊的四合村,23歲的吉克阿支,是村裡的幼兒教學點老師。

吉克阿支的家,在喜德縣兩河口鎮呷多村,交通不便。初中畢業後,她沒有繼續讀高中,因為,家中還有弟弟和妹妹,他們的成績都很好。她選擇到涼山州民族師範校就讀,這樣,可以更早畢業出來工作,減輕家裡的負擔。

2015年10月,為補齊教育短板,涼山州啟動『一村一幼』計劃,在每個建制村都設立一個幼兒教學點。當年12月,吉克阿支回到家鄉,成為了一名幼教老師。

在四合村幼教點,共有58名學生。孩子們每天中午有免費的營養午餐,每餐一葷一素加米飯,下午,還會供應水果。

吉克阿支感言,現在孩子們的生活條件,比她小時候,好了太多。

『現在,幼教點的孩子都能熟練說普通話了。』吉克阿支說,剛開始,孩子們基本啥也聽不懂,也不會說。

她的主要工作,是教孩子們說普通話,教他們衛生、禮儀等方面的知識,帶他們做游戲。如今,一些內向的孩子,性格也變得開朗大方起來。

據涼山州教育局介紹,截至今年3月底,涼山州共開辦村級幼教點3069個,設立教學班3892個,招收幼兒11.52萬人,選聘輔導員7738名。目前,涼山在園(班)幼兒已達24.59萬人,全州學前教育三年毛入園率達83.35%。

生活之變

穿行大涼山的『脫貧列車』

『沒有這趟慢車,花椒就賣不到錢』

5月,沙馬拉達鄉的氣溫逐漸升高,地裡的花椒也飽滿起來。再過2個月,就要收獲了。

火把村村民吉克爾正,是村裡的花椒種植戶,3畝多地的花椒,是一家人主要的經濟來源。烈日下,花椒長勢正好,吉克爾正盤算著今年的收入。去年,他家的4000多斤花椒,賣了3萬多元。此外,家裡的豬和雞,加起來也能有萬把塊錢的收入。

和吉克爾正一樣,靠著種植花椒、核桃等經濟作物,近年來,村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

『沒有這趟慢車,我們的花椒就賣不到錢。』吉克爾正對慢火車十分感激。剛採摘下來的青花椒,從沙馬拉達上火車,吉克爾正一次要運送幾背簍、200多斤的花椒到喜德縣城,單邊票價僅4元錢,運輸成本很低。而如果坐汽車,運輸成本則會高達200多元。

在成昆線上工作了17年的沙馬拉達車站副站長王志剛看來,近年來,車上的學生越來越多,同時,隨著當地脫貧攻堅工作的深入,沿線村民的生活也在改變:外出打工,或者做小生意,以及擴大自家的花椒、核桃等經濟作物的種植面積,正在逐步擺脫貧窮。

隨著成昆鐵路複線的加緊施工,預計到2021年通車後,當地的交通條件也將極大改善。

不過,這是一趟有夢想的慢車。為了村民的生活能跑得更快,讓山裡的孩子走得更遠,它還會以目前的價格,繼續按照它自己的速度,在大山之中,載著夢想和希望前行。


慢火車抵達喜德車站。


列車上歡笑聊天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