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比特幣交易量占全球6成 有人投入有人質疑

中國大陸比特幣交易量占全球6成。

今年5月,勒索病毒「永恆之藍」席卷全球。攻擊者聲稱,要想解鎖被病毒控制的電腦,需要支付等價300美元至600美元的比特幣。因此,這種病毒又被部分媒體稱為「比特幣病毒」。

根據新華網報導,此事再次將比特幣引入人們的視野。「犯罪分子也希望擁有一個非常安全、便捷,且不通過任何國家機構的交易工具」,財經專欄作家肖磊告訴新京報記者,比特幣因其匿名性、難以追溯性獨得黑客「青睞」。

2009年1月3日,世界上第一批比特幣被挖出,這種由一個代號為「中本聰」的人設計的數字貨幣正式誕生。今年年初,比特幣剛剛度過它的八周歲生日。

八年間,比特幣由最初的小眾產品不斷發展,從生產交易到應用,形成了一個頗為完整的產業鏈。有人認為,它能夠解決通貨膨脹等目前社會在諸多領域的缺陷,「能讓人類社會變得更加美好」。

也有人認為,比特幣不具備成為貨幣的本質屬性,有著潛在風險和核心缺陷。法律還未跟得上其「野蠻生長」的步伐,這是個尚未完全建立秩序的「灰色」新世界。

「挖」出比特幣

一年前,30出頭的東北漢子王軍(化名)向相戀多年的女友求婚了。他用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浪漫方式,將求婚詞「Will you marry me?(你願意嫁給我嗎?)」刻進了比特幣區塊鏈裡。

王軍在某比特幣創業公司負責挖礦業務,管理公司位於四川、新疆等地的四五處礦場,保障礦場正常運轉,持續穩定地挖出比特幣。
和大多數貨幣不同,比特幣具有「去中心化」的特質,不依靠央行等貨幣機構發行,任何人都可以通過特定64位的運算獲得。簡單來說,「挖礦」就像是用電腦解答一道複雜的數學題,每得到一個合格答案,比特幣網路會新生成一定量的比特幣作為獎賞。

普通電腦不足以支撐這種高強度的運算,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特制的、計算能力驚人的電腦(即礦機)。誰的計算能力(即算力)強,誰就有可能得到更多的比特幣。

依據中本聰的設計,比特幣的總量被固定在2100萬以內。計算難度會不斷上升,獎勵隨之不斷減少,「就像挖金礦一樣」,王軍說。因此,獲取比特幣的過程被形象地稱為「挖礦」,挖礦的參與者就是「礦工」。

每挖出一枚比特幣,礦工可以把自己想寫的話記錄在比特幣區塊鏈裡。王軍的同事們常玩這種有趣的把戲,他們寫過詩詞歌賦、搞笑段子,甚至《三體》裡的話,「我們度過了幸福的一生」。王軍的求婚,也是因此而完成。

王軍說,目前全世界的礦機每秒鐘可以完成240萬萬億次計算,這個數字相當於一個方圓5公里的小島上沙子數量的總和,並且還在不斷上升。王軍掌管的算力,約占全網算力的6%,也就是說,比特幣網路每新生成100枚比特幣,其中約有6枚是由他們的公司挖到的。

曾有外國記者到他們四川康定的礦場拍攝。影片中,超過一萬台礦機整齊地擺放在層層疊疊的鋼鐵架子上,發出巨大的噪音。隨著機器風扇的轉動,礦場裡光影流轉。當光線暗下來時,機器發出幽幽的綠色光芒,像狼的眼睛。

要維持礦機進行持續的高速計算,需要耗費大量的電力,為了降低成本,礦場主要尋找更便宜的電。

王軍的公司尋到了四川大渡河畔,和當地星羅棋布的小水電站簽約,利用那裡豐富而廉價的水電挖礦。冬天枯水期電價上漲時,公司會將礦機遷到新疆,換成當地便宜的火電,來年豐水期來臨時再搬回四川,「像候鳥一樣」。

王軍所在公司的礦場現在每天可以挖到比特幣約100枚,截至發稿,一枚比特幣約價值人民幣一萬七千元。王軍說,以人民幣計算,去年他們挖礦的利潤率在200%以上。以前沒有那麼多人挖礦的時候,這個數字會更高。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礦場都能賺錢。一位礦場經營者曾發帖講述他的傷心往事:能否找到便宜的電、能否維持礦機穩定運轉、能否找到租金適宜的場地,都影響著運營一家礦場的成本。如果運氣差趕上幣價下跌,賠錢更成了大概率事件。

根據《2014-2016全球比特幣發展研究報告》,目前全球算力的75%以上集中在中國大陸。此報告由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互聯網金融實驗室和火幣網聯合發布。

資料顯示,全球礦場目前每小時耗電大於60萬度,每年大於52億度。有人質疑礦機常年高速運轉耗費大量電力,卻生產出來「一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是資源浪費。

但王軍否認「費電」一說。王軍說,大陸2015年棄電500億度,礦場在西藏和四川解決了當地很多棄水棄電,「就地解決,轉化成比特幣,連鋪設電網的錢都省了。」

在某比特幣公司創始人李鋼(化名)眼中,比特幣像一場規模宏大的去中心化的社會性試驗。他認為,比特幣能讓整個政府更小、更廉潔,「比特幣系統是透明的、可追溯的,貪官也不敢收錢了」。

比特幣專欄作家李健告訴記者,與世界各國銀行系統或者支付系統轉帳所消耗的成本相比,比特幣的能耗並不算大。

在幣圈,稅務問題也較為敏感。由於沒有法律明文規定,各家礦場挖到大量「昂貴」的比特幣不需要為此納稅。李鋼坦言,目前稅務部門只能在其他生產資料比如礦機、電力上收稅,對生產出來的比特幣並無相關規定。

「中國大陸大媽」接盤

王軍說,現在不用專業礦機幾乎不可能挖到比特幣了。各大專業礦場競相升級硬體,好像曾經超級大國之間的軍備競賽。因此,絕大多數後來者,都只能通過交易獲取比特幣。

資料顯示,目前全球有數十家活躍的比特幣交易平台,而中國大陸的交易量超過了全球總交易量的60%,在某些時段甚至超過90%。某比特幣論壇裡,一位網友自豪地宣稱,比特幣已經掌握在中國大陸人手中。

根據《2014-2016全球比特幣發展研究報告》,目前大陸三家主要交易所OKCoin、火幣網、BTCC,正形成三足鼎立的態勢。

登錄比特幣交易平台,用戶可以像買賣股票一樣買賣比特幣,但過程可能更讓人血脈賁張。這是一個365天不休市、24小時不停歇、沒有漲跌停限制的世界。

除了通過交易所,還有一部分人通過場外交易購買比特幣,類似於找人「代購」比特幣。

在央行進行規範前,許多比特幣交易平台還提供倍數不等的杠桿交易,大陸火幣網最高是5倍杠桿,而BTCC(比特幣中國大陸)則達到過20倍。

2013年11月,商人楊平(化名)在BTCC買了第一枚比特幣,價格接近7000元。彼時正是比特幣上一輪暴漲,媒體暗諷「中國大陸大媽」入場接盤,交易市場如火如荼。

財經專欄作家肖磊告訴記者,由於外匯市場管制、中國大陸股市疲弱、房地產市場限購,實際上供投資者選擇的品種和渠道並不是很多,這種情況下,比特幣這種可以網上買賣、價格漲幅非常誘人的新興投資品種,就具有了一定吸引力。

肖磊說,比特幣的整個流通環節,不需要中央銀行,也不需要商業銀行或第三方支付機構,而且整個發行數量有限,不會帶來通貨膨脹,這些概念對於很多投資者來說是非常具有誘惑力的。

每逢暴漲,各大交易平台就會迎來一副繁榮景象。某比特幣交易平台市場總監吳興告訴記者,僅去年11月份,比特幣單枚價格上漲將近1000元,新用戶數量就同比增長10倍。

就在楊平第一次購買比特幣後的第3個月,2013年12月份,中國大陸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布《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明確了比特幣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貨幣,並對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提供比特幣相關服務進行了嚴格限制。

比特幣聞聲暴跌,從8000元高位跌至2000多元,楊平就此套牢。但他並沒有拋售,而是不斷補倉,陸陸續續補了幾十萬進去。目前,他持幣500多枚,按當前市值,盈利超過600萬。

不是所有人都有楊平這樣的實力和運氣。中學物理老師陳盛(化名)把自己的比特幣交易史稱為「倒楣一日遊」。

2017年1月5日凌晨,比特幣突破歷史高位8000元。陳盛下定決心買入3枚。不料,第二天比特幣迅速跌破6000元。

陳盛迅速止損,把3枚全部賣出,損失超過6000元:「就當花錢買個教訓吧,以後再也不會嘗試不懂的投資渠道了。」陳盛遭遇的這次價格下跌,源於央行公告稱,已約見有關比特幣平台負責人。目前,比特幣價格漲跌沒有什麼規律可言,受國家政策及政府態度影響很大。

肖磊告訴記者,比特幣價格的大起大落難以避免,因為目前全球市場對比特幣發展還非常不確定,有人堅信比特幣會成為非常保值和稀缺的一種資產,也有人認為比特幣僅僅是一輪炒作,最終將是一個擊鼓傳花的遊戲,「這導致比特幣很容易受到市場信心的影響,一遇到利好消息就迅速上漲,一出現利空消息就大幅下跌。」

有人投入有人質疑

區塊鏈資料查詢網站Qukuai.com的創始人張健將比特幣產業鏈做了一個大致的總結,除了挖礦和交易,還有礦機生產、比特幣錢包、支付、媒體等。

他的書中提到,中國大陸的「南瓜張」是專業礦機時代的開創者。這個本名張楠賡的工科男在2011年下半年推出了第一代FPGA礦機;2013年1月,又推出了首台算力更為強大的ASIC礦機阿瓦隆。

現在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的是螞蟻礦機,它的製造商「比特大陸」同樣是一家中國大陸公司。

在比特幣誕生之初,許多持幣者沒有預料到未來的價值,丟幣的故事比比皆是。挖幣很容易時,李鋼在筆記本電腦裡囤了大約8000個幣。後來電腦丟了,按照當前市價,這筆損失高達一億。

用來儲存比特幣的錢包服務應運而生。目前市場上有網頁錢包、桌面錢包、硬體錢包等多種錢包軟體,成為產業鏈中的重要一環。
層出不窮的還有比特幣領域的媒體。這些媒體專注於報導行業資訊、普及比特幣相關知識,成立於2011年的中文網站「巴比特」是目前大陸最有影響力的比特幣媒體,其收入來源是各業內公司投放廣告。

雲幣網CTO老貓曾在一場在線直播中說,比特幣行業中,所有有一技之長的人都可能找到致富的機會─就好像19世紀中期,美國西部興起淘金熱後,「賣水的、做牛仔褲的、開飯店的、蓋房子的、製造帆布的,都賺錢了」。

他提到了一種門檻更低的行當─「搬磚」,即跨市場的對衝套利。由於市場熱度、買賣狀態不同,大陸外各個市場幣價可能不同。搬磚就是在低價的市場買入比特幣,再到高價的市場賣出,賺取價差。

老貓透露,大陸某搬磚團隊一年能有數千萬的營收。

在直播中,一些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向老貓詢問前途。這位「導師」一口氣歷數了多處「掘金之地」─比特幣量化交易工具、套利工具、交易平台自動交易工具、顯卡及礦機優化程式、用戶對接工具、爬蟲工具……

楊平擁有一家遊戲研發公司,他告訴記者,他正準備開發一款比特幣相關遊戲,以挖礦原理為基礎,展現挖礦發展史、礦機的更新換代,還原挖礦過程。如果可以,他還希望用戶能夠使用比特幣購買這款遊戲。

閃電是一名職業比特幣推廣者。2016年,他寫比特幣的文章引起了一位圈內人士的關注,對方給了他一筆錢,希望他從事專職推廣工作。

閃電在微博、知乎、豆瓣等平台發布文章,去各地開辦免費講座,在微信群裡直播,公眾號幾乎每天都更新。

至於推廣效果,閃電坦承並不樂觀:「根本沒人需要我推廣。」

他語氣中帶著沮喪,說絕大部分人對比特幣有偏見,認為不是正面的東西,把他也當作一個傳銷騙子,就連家人也覺得他是「怪物」。經過長期的交鋒,他已經「放棄抵抗」,不再解釋了。

這種「偏見」並非毫無緣由。此前多次,比特幣以破壞者形象闖入公眾視野。它曾是購買毒品槍支的非法網站上的通用貨幣,曾是用來洗錢、隱匿財產的地下錢莊新工具,還曾數度引發「龐氏騙局」、「傳銷」的公眾質疑。

王軍說,某次一檔電視節目邀請郎鹹平談論比特幣,郎說這是一場騙局,「白給我也不會要的」。看到電視的家人趕緊給王軍打電話,讓他把比特幣都賣掉。連相伴多年的女朋友也不能完全支援他,最近一直在催他賣幣買房。

不確定的未來

在比特幣行業「野蠻生長」的同時,大陸針對比特幣監管的政策法規寥寥無幾,僅有2013年12月和2014年3月,中國大陸人民銀行等五部委發布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和《關於進一步加強比特幣風險防範工作的通知》。

中國大陸人民銀行廣州分行員工孫方江曾撰文稱,由於大陸對比特幣的監管立法空白,加劇了其投資風險。

他認為,大陸尚未向社會公眾正式發布比特幣交易的風險提示,且比特幣投訴處理機制尚未建立,投資者權益保護不夠,如不採取措施,在互聯網金融大力發展的背景下,比特幣交易風險可能向銀行機構、支付機構等傳統金融領域擴散。

北京郵電大學通信法研究中心婁耀雄教授認為,由於大陸電子證據法的立法滯後,電子證據的採集和真實性證明具有一定難度,比特幣的證據資格和證據效力受到限制。

由於比特幣匿名性的特點,一直被質疑為洗錢提供了方便。美國國土安全部曾查封比特幣交易所Mt.Gox的部分帳戶進行調查。財新網報導,在中國大陸參與股指期貨交易、非法獲利高達20多億元人民幣的伊世頓公司於2015年5月開始接觸比特幣交易平台,考慮使用比特幣將資金轉移出境,但未能成功。

婁耀雄因此指出,比特幣若想進一步發展,必須澄清和洗錢等違法行為的關係。

同大陸相比,其他一些國家的步伐似乎邁得更快一些。2013年,德國財政部聲明,比特幣與「私人貨幣」更接近,可以用來多邊結算;2015年,英國財政部表示將制定數字貨幣行業的「最佳」監管框架;2015年,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局發布了數字貨幣公司監管框架,從19個方面對比特幣監管作了詳細規定。

工銀國際研究部主管,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認為,貨幣需要具備三種本質屬性,即普及性、穩定性和清償性。然而,目前絕大多數人連比特幣是什麼都不知道,且缺乏必要的監管、缺乏對炒作的抑制手段,價格高起高落。此外,比特幣不像金銀那樣有內在價值,也不像紙幣有國家信用背書,因此,「清償可能性幾近於無。」

程實說,現在比特幣還不是貨幣,未來進化為貨幣的可能性也正由於當下的炒作而受到致命打擊。

對於比特幣的未來,李鋼充滿信心。他說,即使不是比特幣,世界一定會需要一個未來貨幣,他會一直為此而奮鬥,「這是更美好的人類未來。」

老貓更看重的,是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區塊鏈的發展。在他看來,區塊鏈將會和人工智慧、基因工程、新材料共同構建未來的人類社會,「這個過程不可逆轉,所以,比特幣如何對我來說甚至是不重要的。」

程實依然肯定比特幣的價值。他說,比特幣帶來了新的思想啟迪。比如,怎樣加強貨幣發行的內在約束、削弱霸權貨幣的體系影響、尊重微觀群體的貨幣權利、滿足資訊時代的貨幣需求、體現平等多元的貨幣精神。


一家比特幣交易平台的比特幣價格走勢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