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顏值不高找工作被拒 求職遭遇的套路有多少

應屆畢業生表示找工作時受到過不公平對待。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一項調查顯示,75.7%的受訪應屆畢業生表示找工作時受到過不公平對待—下面這些就業歧視,你曾經遭遇過嗎?

根據鳳凰網報導,有企業在招聘員工時曾發布歧視性招聘要求,說明以下五類人不要:簡歷醜的;研究生博士生;開大眾車的;信中醫的;黃泛區及東北人士。消息一出,引發輿論的軒然大波。一些網友指責該企業涉嫌就業歧視。對此,企業方面回應,涉事人員已被辭退,同時對其不當言論表示歉意。

應屆畢業生就業問題,一直飽受社會各界關注。去年11月,在教育部召開的『2017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網路影片會議』中,陳寶生部長強調,2017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預計795萬人。

這樣一齣『鬧劇』再次將就業歧視問題推上風口浪尖。

中國大陸『勞動法』第十二條明確規定:

勞動者就業不因民族、種族、性別、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視。在種種明文禁止的法律條款和規定之下,隱藏的就業歧視依然在行業間盛行,成為畢業生就業面臨的一大挑戰。

對此,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面向來自100餘所高校的605名應屆畢業生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5.7%的受訪者表示曾在找工作時受到過不公平的對待。

女生遭遇就業歧視相對嚴重

柳藝秋是四川大學的一名應屆畢業生,最近,她辦完了畢業手續。因為早早就確定本科畢業後不再讀碩士研究生深造,她從大三下學期開始就不斷向各大公司投遞簡歷,但結果皆不盡如人意。

『我學的是衛生檢驗與檢疫專業,一開始只找專業對口的生物科技公司的工作。但後來沒收到回應,自己也就降低了要求,不對口的公司也會投遞簡歷。』在眾多的意向崗位中,柳藝秋通過了兩家企業的篩選簡歷環節,其中一家,她還進到第三輪面試。她花了大量時間準備那次面試,依然沒有被錄用。反覆修改簡歷的糾結,每次面試前的緊張,一年多找工作的經歷讓柳藝秋感到有些疲憊。

『感覺所有面試官對男生的態度更好一些,當時和我一起面試的那組,3個男生全都被錄用了,其中有一個是我同學。說真的,他各方面都很難說比我好。得知這樣的結果,我特別崩潰。』比起可以擺上台面的『能力不足』這個理由,因為性別原因而被淘汰,柳藝秋難以接受。

我國『勞動法』第十三條規定:

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就業權利。在錄用職工時,除國家規定的不適合婦女的工種或者崗位外,不得以性別為由拒絕錄用婦女或者提高對婦女的錄用標準。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結果中顯示,33.06%的受訪者表示自己遇到過用人單位有性別歧視現象,而這種現象絕大多數發生在女性畢業生身上。

李曉夢在廣東一所高校就讀碩士研究生,她將在今年7月畢業。可是現在,她還沒有找到工作。

『我在廣州的一家媒體實習了很久,寫過一些重要的報導,前輩們對我印象很好,說我一畢業就可以入職。我以為自己可以順利進入這家媒體,可臨近畢業,這家媒體卻沒有與我簽約的意向。』後來,李曉夢從在那里工作的師兄處打聽到,考慮未來可能有夜班,他們就招入了一名男生。

『女生就不能上夜班了嗎?』她表示不理解。

陳寧是浙江一所高校英語專業的應屆畢業生,從小就有一顆教師夢的她早早就把理想單位定在中學,但在應聘時,她發現不少學校都對男女應聘者『區別對待』。有些注明『男性優先』,有些則變相要求『女畢業生學分績點需在全系前10%,男畢業生則只要前30%』。

大一時,陳寧就對『女師範畢業生找工作難』有所耳聞,因為從整個師範類畢業生的性別比例來看,女性數量已經遠遠超過男性。『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足夠優秀,才能得到和男性畢業生同樣的機會。』陳寧也承認,男老師精力、體力和時間更充足,更容易出教學骨幹。可當看到類似就業歧視的消息時,她也深感不公。同時,陳寧也多了一層反思:『很多「歧視」存在有各種各樣的社會原因,他們和我們都有無奈的地方,怎樣用實際行動去破除這些偏見壁壘,才是我們這些即將步入職場的大學生需要考慮的。』

985、211成固定標籤

如果說先天條件——性別因素導致的不公平,讓女畢業生耿耿于懷,那麼是否出自名校,更是讓一些畢業生發出『輸在了就業起跑線上』的無奈感慨。

陳偉昊即將從福建一所普通二本院校畢業,他所在的學校目前正在准備著二本升一本的相關工作。他心想如果學校能在他畢業前升成一本院校,他日後找工作或許會順利些。

可現實往往不那麼簡單,招聘單位對於求職者畢業學校的要求遠比陳偉昊想像的高。哪怕是在一些校招活動中,他依然強烈的感受到了擋在部分企業與求職者中堅不可摧的『名校壁壘』。

『我參加過在福州大學舉辦的一場校園招聘活動,有很多不同的企業前來招聘。當時,我覺得一家深圳的企業還不錯,只是我人還沒坐下,面試官就問,「你是985、211高校的學生嗎?」』如此直接的提問,讓陳偉昊吃了一碗猝不及防的『閉門羹』。他坦言:『我連簡歷都來不及遞上去,就被無情拒絕了』。

教育部在《關於做好2017屆全國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創業工作的通知》中就明確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就業歧視,凡校園招聘活動嚴禁發布含有限定院校、性別、民族等歧視性資訊。

儘管如此,企業依然將是否名校畢業作為隱含的條件。在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結果中顯示,42.15%的受訪者受到了學校檔次不夠所帶來的阻礙。

其實,非985、211院校不乏有能力的人才,浙江一所高校畢業的顧瑤瑤就是其中之一。她表示,不要說在正式就業上有歧視了,單純想拿到大公司的實習資格都很難。『在挑選實習生時,985、211出身的畢業生就具有天然優勢,而對於我這種沒有名校背景的,篩選條件就很苛刻。』顧瑤瑤曾憑藉全系第一的績點爭取到了紐約投行實習的機會,而在同期的中國大陸學生中,絕大多數都出身名校。『一開始和名校學生一起工作我也有點犯怵,但真正工作起來,我們都是一樣的。』在實習期間,顧瑤瑤和名校的學生同樣面對著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們最後的實習成績不是靠「拼學校」,而是靠我們實打實的努力和實踐得來的。』

顧瑤瑤也承認,名校培養出來的學生確實大部分有『質量保證』,但這不應該成為企業在招聘時區別對待的理由,大公司不能堵死非名校生的就業路,『如果讓我們站在相同的起跑線上,我們不一定就比名校的學生做得差。』顧瑤瑤提起了自己曾出國交換的經歷,和她同班的也有國內名校的交換生,還有國際名校的交換生,但在一門英文課程的期中考試中,顧瑤瑤以98分名列第一。『事實證明,如果有相同的平台,非985、211高校的我們,依然有機會比名校學生做得更好。』

但顧瑤瑤坦言,目前要找到一份讓自己滿意的工作確實較為困難,她也不想在院校出身上『低人一等』,她選擇繼續攻讀碩士研究生學位。

家鄉、屬相、星座等也成被拒因素

林承琦是浙江一所高校的應屆畢業生,他的戶籍地是河北。參加過浙江省內各大招聘會的他總結:『杭州、寧波、溫州等地對戶籍限制比較嚴。』他還發現許多口碑不錯的企業和機構的招聘海報上都寫著『本地戶籍優先』,有些甚至還強調『僅招收當地戶籍或附近地區的畢業生』。

因此,林承琦不得不放棄浙江省內大型事業單位和企業,試著將簡歷投到了杭州當地一所對應聘者要求不算太高的民營學校,但在對方表露出簽約意向時,他還是退卻了。『民辦機構沒有保障,而且員工的壓力也大。我又不是杭州本地人,挺難「摸清」私營機構的底。』林承琦坦言,『如果我在杭州定居,就不得不考慮未來的買房的問題,而現在杭州又出現了購房限制。再加上我是家裡的獨子,也得為父母考慮。』

林承琦周圍的大多數非浙江戶籍的朋友大多選擇了回家鄉工作。『之所以回到家鄉求職,不僅是因為在家鄉也許可以得到更高的待遇,更因為遭遇著沒有當地戶口的無奈。』

中國高校傳媒聯盟的調查結果顯示,應屆畢業生不僅在以上各方面面臨著就業不公平的待遇,更有人表示『顏值』不夠高,導致找工作難,還有4.3%的受訪者遇到過星座、生肖等歧視。這些不可控的因素,竟然也成了一些應屆生就業過程中的阻礙。

『現在立法部門亟須在法律上確定一個可操作化的歧視認定標準,以提高就業歧視的司法救濟能力。』浙江師範大學法學博士溫榮一直在關注就業歧視方面的問題,他帶領的研究小組,以浙江省公務員招錄為例,分析了浙江省從2008年至2017年的招聘要求。研究小組發現,在公務員招聘中,性別歧視的情況仍然存在,但公開歧視已經越來越少。

此外,溫榮認為,凡不符合崗位需求、糾偏需要,因而造成社會隔離的行為均屬非法的就業歧視。『特別是在公務招聘中,歧視行為需從嚴限制。對弱勢群體的傾斜保護政策也需要有期限、範圍、手段及程度限制,否則容易構成逆向歧視。』他說。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柳藝秋、李曉夢、陳寧、陳偉昊、林承琦、顧瑤瑤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