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四川大學最老博士生 74歲迎來論文答辯

美籍華人與年輕人互稱師兄弟。

1943年6月出生在成都,6歲離開家鄉,在台灣地區及揚州開過工廠,將生意做到了俄羅斯、以色列、馬來西亞,在美國修讀碩士課程,2012年申請回故鄉讀博士學位。

根據鳳凰網報導,四川大學文科樓內,博士論文答辯正在進行,黃祖申摘下帽子,彎著腰,走到後排課桌坐下,正對大門的秘書席上,工作人員側過臉,努力收住笑容。剛剛坐下的答辯人員,西裝筆挺、正襟危坐,從外觀上看,年齡比答委席上的評審專家還要大。

今年74歲的黃祖申如願在四川大學度過了四年的博士生求學時光,拿著將近30萬字的論文,走進了答辯現場,這位醉心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歷史文化學院(旅遊學院)美籍華人,成了四川大學「最年長」博士畢業生。

師兄弟相稱

博士讀了四年整個學校都是「忘年交」

提前一個小時,黃祖申早早來到文科樓,整個樓道裡,都是他的師兄師弟,「師兄!」黃祖申拉著一個30多歲的小夥子,親切招呼。「這位是我師弟。」黃祖申拍著對方肩膀,感謝讀博四年來的照顧。大家習慣稱呼他「黃老哥」,這位走過六十多個國家,管理過上千人工廠的老人,和大家呆久了,大家已經淡化了他的年齡。

一起逛青石橋舊書市場、一起在他家「蹭吃蹭喝」,黃祖申一直把自己放在年輕人序列。「除了陰雨天氣可能發點感慨,其他時候都是20多歲。」黃祖申脫下西裝,一身白色襯衣,胸前一條紅色領帶,手指戴著寶石戒指,聊天也把背打得老直,看上去更像是一位老闆。

「平時我們在校門外逛街,他那商人的嗅覺就異常靈敏。」同門師弟小周回憶說,黃老哥以前還讓大家去打聽校門外小吃店的租金,開玩笑說,可以搞個台灣小吃店,幾年之後就做成一家大型連鎖美食店。

等待答辯的間隙,師兄陳符周趕緊拿著他的論文翻看,「一直不給我說他的論題。」陳符周笑著說。黃祖申趕緊「道歉」,「還不是怕沒寫好,被師兄恥笑」。師兄弟坐在一起聊得熱火朝天。

直到幾位同門的博士生導師陳廷湘走進來,黃祖申趕緊起身迎接,「你來了,我就不敢亂扯了。」黃祖申趕緊拉開椅子,讓老師坐下。

導師相助

給學生出謀劃策「把肌肉亮出來」

「可要好好感謝我的恩師,如果不是他,我差點被「斃掉」,來不到這裡。」黃祖申一邊介紹自己入學經歷,一邊和老師合影,還偷偷伸個「剪刀手」,放到老師頭頂。陳廷湘看到學生都在笑,轉過身去,黃祖申笑嘻嘻說,「有蒼蠅、有蒼蠅」。

黃祖申1943年6月出生在成都,6歲那年去了台灣地區,曾做過服裝生意,在台灣、揚州都開過廠,隨後又將生意做到了俄羅斯、以色列、馬來西亞等國家,之後又在美國修讀了碩士課程,並獲得了美國國籍。2010年,他正式退休,將生意交給了子女打理,2012年開始申請回到故鄉讀四川大學博士學位。

70多歲,還能讀出來嗎?陳廷湘看到黃祖申年齡後,給他打上了一個大大的「問號」。不過,在交談之後,他覺得「有戲」。他很開朗,完全不像70多歲的人,思維也很敏捷。68歲的陳廷湘告訴記者,這個比自己還大6歲的學生,精力旺盛。在聊到論文方向時,黃祖申一股腦拋出了85個論題。「老師當時肯定也想這老頭兒還挺會吹牛。」黃祖申回憶說,自己把本子翻開後,老師收回了質疑,並圈出了25個能夠論述的方向。

「他喜歡研究抗戰時中國大陸空軍建設。」陳廷湘告訴記者,黃祖申在中國大陸台灣、美國的經歷,有一定優勢。不過,學校仍然有點不敢接納這位高齡學生,畢竟他還做過心臟手術。

「他喜歡鍛鍊,身體很好。」陳廷湘透露說,他給黃祖申出主意,讓他給留學生辦公室工作人員多發照片,把肌肉都亮出來!這個70多歲的老人,一直堅持鍛鍊,喜歡泡健身房,最多的時候一周有5天都會游泳。最終黃祖申如願入學。

求學之路

到美國遍尋檔案館 晚上看書看到凌晨一點

博士生論文,黃祖申最後選擇了研究抗日戰爭期間,美國軍事援助對中國大陸空軍發展的影響。要查找這些資料,2014年,黃祖申跑到了美國,到各個檔案館尋找資料,最後在美國國家檔案館,找到了大量能夠還原當時歷史的資料,扎根兩個月,最終搜集到了自己想要的資料。

在2015年,他又輾轉回到中國大陸台灣,在那裡尋找關於空軍建設的一些材料。「2013年的時候我就有青光眼。」5月26日,黃祖申戴著一個眼罩,遮住了右眼,大量的閱讀使得右眼病情加重,損壞率達到了97%。「每天晚上看書我都要看到凌晨一點。」黃祖申說,這已經養成習慣了。

陳廷湘翻開學生的論文,足足320多頁,有將近30萬字。「他的題目很少有人從這個角度論述,很多材料都是跑到美國和中國大陸台灣去查找的一手材料。」陳廷湘評價學生說,無論是他的角度、資料還是論述方法,都是比較創新的,提出了很多獨到見解。

不甘落伍

最愛逛數位市場 年輕人的應用軟體都很熟

70多歲,黃祖申一直不服老,保持著旺盛的求知欲,回到台灣老家,最大的愛好就是逛數碼市場,走到店門前,也不買,就喜歡問這些科技產品怎麼使用。馬上要畢業了,他提前就給女兒、女婿打了招呼,「給老爸的畢業禮物要準備好哦!」黃祖申哈哈一笑,「禮物肯定要最好的iPad、iPhone!」黃祖申對現在年輕人所使用的應用軟體,娓娓道來,「這些都用啦。」他一臉自豪,台灣腔也出來了。

碰到老師和同學,他可以自由切換到四川話,碰到老外,他也能一口英語對答如流。「冰糕涼快」。雖然很小就離開了家鄉,老家當時賣雪糕貨郎的叫喊聲,一直保留在他的記憶之中。再次回到成都老家,吃肯定是他的最愛,不過,在眾多美食中,他還是有「碰壁」的時候。

「以前就有同學約我去吃麻辣火鍋,吃了一次就再也不敢赴約了。」黃祖申直言,太辣了,已經有些受不了了。不過,在他闖蕩世界這麼多國家之後,他還是認為,成都是最休閒的城市,也是最讓他眷念的。

「畢業後還是求陳老師收留我,給我謀個差事。」黃祖申一口四川話,對老師笑著說。陳廷湘也哈哈一笑,「他確實是一把管理好手哦」,在他的西南文獻研究中心,之前進去亂糟糟,硬是讓這位學生按照公司管理規範,給打理得乾乾淨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