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揭密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 十人操控三百萬用戶

揭密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

「這套35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系統自帶的加粉功能也能解決:通過通信錄的手機QQ號導入,通過挖掘QQ群的群友QQ號、通過爬蟲挖掘行業網站比如阿裡巴巴、工商資訊網獲得用戶手機QQ號,通過隨機生成手機號……李明或許還未感知到他做的事情涉及灰色產業。」

根據快科技報導,上午9:00,李明(化名)准時出現在電腦前。一邊聽著許冠傑的《浪子心聲》,一邊熟練操作電腦上10個微信號在朋友圈裡發布溫馨的早安語錄:「成功在坎坷中孕育,我們既不能掩飾坎坷的痕跡,也不能忽略坎坷的存在」。

也許你已猜到。李明是微商,已經做了多年。他曾跟風賣過爆款酵素果凍,也曾被一些品牌坑過。現在,他看准二胎「風口」,在微信上賣某一品牌紙尿褲。

和以前單槍匹馬「殺熟」的方式不一樣,李明學會了使用技術。去年,他花了3500元(可使用三年)引入一套基於逍遙安卓類比器開發的微信營銷系統,可以在一台電腦上登錄並管理10個微信號。對於以前做微商最頭痛的的事情─客戶拓展,俗稱加粉引流。這套系統自帶的加粉功能也能解決:通過通信錄的手機QQ號導入,通過挖掘QQ群的群友QQ號、通過爬蟲挖掘行業網站比如阿里巴巴、工商資訊網獲得用戶手機QQ號,通過隨機生成手機號。

各種獲取個人手機QQ資訊的渠道應有盡有,無所不用其極。輸入「媽媽」這個關鍵字,系統就會找到不同地區領域的媽媽QQ群,最後析出媽媽群中個人QQ號,導出來形成文本最後用來添加微信。

揭秘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10個人操控300萬用戶

成交量=流量x轉化率,這個公式在今天的微商這裡依然成立。

李明或許還未感知到他做的事情涉及灰色產業。在部署「微信營銷系統」之前,他通過私密渠道購買真實微信號,「30塊一個,養了2個月」。在這之後,通過軟體系統大量獲取他人的資訊。

相比於李明的小成本投入,賣高端保健品的劉老闆想得通透些。

劉老闆引入一套規模達到200台手機的智慧雲控系統,造價大概為二十萬,將來可以換來100萬用戶。這套系統不僅可以篡改GPS把手機定位在全國各個地方,還可以將微信所有操作批量化自動化執行。劉老闆把那些手機的位置分別定位在二線城市的一百多個高級酒店,每個酒店1~2台。在不同時間段,手機便自動執行添加好友任務:通過搖一搖和附近的人。

在劉老闆看來,定位功能已經把高端用戶篩選出來。所以,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把保健品銷售出去。這就涉及到那些微信號的布局。頭像、個性簽名、朋友圈照片動態、日常交流,這些都有可能成為促成一單生意的重要因素。

顯然,基於微信平台進行商業營銷,是目前所有公司無法避開的一環,畢竟這是一個超過9億活躍用戶的平台。5月17日,騰訊公布了2017年一季度財報。資料顯示,微信和WeChat的合並月活躍用戶數達到9.38億,比去年同期增長23%。

在今年兩會期間,馬化騰表示,目前微信綁卡用戶已經數億,總體來說安全度還是值得信賴的;但唯一擔心的是,有一些社交詐騙。事實上,相比於詐騙犯罪行為,游離在邊緣的灰色產業離微信普通用戶更接近。

在上面的案例中,李明和劉老闆在產品方面尚未出現嚴重的偏差。但在很多情況下,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把持住。

比如「色流」(色情流量):通過美女誘惑獲得的關注流量。在色流領域,最常見的變現是被拉入土豪群搶紅包、日常討紅包、黃色影片付費等;灰色金融:通過朋友圈分享「月入一萬」、「今天輕鬆賺取數萬」吸引人們購買期貨股票;變相賣面膜:用1毛錢搶299元面膜,搶到後再支付20塊郵費,主要賺取快遞差價;變賣個人資訊:填寫用戶資訊即可獲得贈品,收集到的資訊在黑市變賣;發展下線:通過很低的門檻發展出等級森嚴的代理機制;誇大效果的養生品、高仿的皮包……這種假冒偽劣產品、傳銷式的營銷一直活躍在朋友圈,微信群,公眾號。

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有市場。灰色產業在微信平台基業長青的原因除了平台紅利驅動,還有與時俱進的技術支持。

揭秘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10個人操控300萬用戶

應運而生的微信營銷技術

時下,有很多小團隊在微信運營時採用人工運營一機一號的方式。但對於以流量為生意的團隊而言,人工運營成本太高。為了以更低的成本大規模獲取用戶,將營銷號批量化操作,降低人工成本。市面便誕生了多種服務於此的技術。從主流來說,有三種技術方案可以實現:多開類比器、群控以及雲控。

多開類比器:業內也稱為雲控或者多開,這種技術可以將一台越獄的iPhone/一台電腦類比出數十台蘋果/安卓系統。舉一個例子,一台手機上跑了三個微信。但在微信看來,它的三個APP分別裝在三個不同的手機中,一個電信版Phone 4s,一個是聯通版iPhone 5,還有一個移動版的iPhone 4。一般情況下,這種類比器技術能讓一台手機類比出50個系統。

群控:一台電腦通過USB Hub同時操控多台手機。電腦與手機需要線連接,也因此,所有任務執行都是同時進行。目前USB協定最多支援127個端口,但為了穩定一般會控制100台左右。

雲控:為了與類比器的雲控區別開,雲控又稱為智慧雲控。通過無線連接,電腦/平板/手機通過後台發送指令到雲端,雲端的指令再發到手機群,繼而執行任務。理論上,一台電腦可以控制上千台手機。

相比於群控,雲控的好處是不同時執行任務,靈活度高,但成本高。不管是類比器、群控還是雲控,這些技術的目標都是批量化操作,通過布局微信低成本獲得用戶和流量,進而實現推廣銷售以及其他活動。

一個具有多年互聯網經驗的從業者「巫哥」向獵雲網介紹道,多開類比器目前已經被封殺的差不多,一般新號活不過2~3天。為了安全起見,多數微信營銷號採用雲控和群控技術,並以一台手機一張SIM卡和一個微信帳號的做法來規避微信的封殺。

揭秘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10個人操控300萬用戶

被封殺絕對是一筆大損失。如果採用群控,所有以前經營的用戶和資料都會丟失,與此同時,手機卡和微信號也被舍棄。但如果是採用雲控,用戶資料會被保存在雲伺服器上。在微信營銷者眼中,類比器、群控和雲控有相應的價值點。「短時間內迅速大規模拉人到群裡,類比器的本也回來了」。

「從去年開始,微信抓得很嚴,90%的群控都被封殺,但會玩的人概率會小一點。今年3月之後,越來越嚴,群裡一遍鬼哭狼嚎」,「巫哥」繼續說:「智慧雲控也沒有逃過,不會玩的,封殺概率達到50%」。

有些諷刺的是,微信公眾號仍然有許多關於如何規避被封號的文章,比如《蘋果雲控微信分身會不會導致封號?》、《為什麼說雲控比群控更不容易封號?》。

微信營銷號批量化操作

針對目前封號的情況,多數微信營銷人士會尋求智慧雲控方案解決問題。但智慧雲控現在只能針對安卓4.0以上的系統開發,iOS系統開發難度大,相應的任務和功能通過部分插件完成。智慧雲控的原理是修改安卓系統底層,獲得各種權限實現操控。由此,一台安卓手機需要經過解鎖(也稱刷機)之後才能安裝雲控系統。

在獵雲網調查過程中發現,不少智慧雲控銷售員是通過這樣的話術來誘惑購買:假設一個員工控制100台手機,平均每天可加100個微信好友,100部手機每天就可加10000個好友,一個月就是30萬個。一個人一個月就能做到30萬微信好友規模。如果你有10個員工,一個月就可以做到300萬規模。「有了這個規模,你做啥都可以」。

一個月,10個人,1000台手機,1000個微信號,300萬用戶,想想確實讓人激動。

但這就是一場貓和老鼠的遊戲。隨著微信團隊監督抓嚴、微信公眾號的打開率降低、微信群淪落成殭屍群,現在很多營銷團隊學會小心翼翼地養號,並注重布局朋友圈。在這個行業內,養號幹貨鋪天蓋地,各種秘笈分享,其基本原則是類比真人操作。比如「不要用170號段的電話卡」、「一天添加好友不要超過30個人」、「完善個人資料」、「前15天不要大規模執行任務」、「把定位設置在各個地方」、「手機不要總是滿電」……最讓獵雲網聽到最哭笑不得的「秘訣」是:不定時遛手機,帶著手機走一圈,獲得運動步數。

在這些防封號的幹貨中,我們彷彿看到營銷團隊與微信之間不露痕跡的較量,但更多是在摸索微信超級平台的邊界。

「水深不見底」的雲控行業

在百度搜索欄鍵入「微信雲控」,彈出487000個結果。大多數結果都是軟體或者方案銷售公司,比如微集控、北辰雲控、微連iOS雲控……他們當中的大多數都號稱技術自主研發,而且可以發展代理商,甚至是代理商發展代理商。

「巫哥」表示,市面上90%的雲控群控銷售公司都是代理商或者代工廠,真正的技術開發商並不多。群控開發商有2~3家,雲控2~3家,類比器有幾家。但具體是哪幾家,每一個人都守口如瓶,諱莫如深。不過,一個與行業接近的匿名人士爆料表示,雲控源頭開發商是輝創,其開發的蟲蟲雲控是源頭,剩餘的眾多廠商均為代理。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輝創成立於2009年,在百度搜索和微博時代推出過相應的工具,比如針對SEO營銷推出的《蟲蟲營銷助手》。獵雲網(微信:ilieyun)通過客服聯繫到輝創,對方表示可以提供「電腦軟體著作權登記證書」證明。

「我們公司是大陸第一家做雲控產品,包括現在市面也沒有幾家獨立研發的 ,大部分都是代理商」,對方繼續說:「我們公司還設有3000台手機(如果每個號都加滿共1500萬用戶)的粉絲工廠演示中心。自己都在用自己的產品做運營。」

儘管這個行業「井水深」,一時間分不清楚代理商和技術開發商,但雲控系統的售價水平基本達成一致。

每台手機安裝雲控軟體的價格是600~800元/年,第二年開始以20~30%計算。而手機部分則有多種選擇。第一,自己購買,但價格要在400元以上、記憶體2G存儲16G的安卓機。第二是,他們根據雲控系統專門訂製的安卓機,售價一般在600元左右。更多的是最後一種,採用性價比高的紅公尺4A。這樣計算下來,10台雲控手機需要花費1.4萬左右。

揭秘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10個人操控300萬用戶

營銷號爭議

雲控模式是否破壞了微信規則?某雲控團隊在與獵雲網交流過程中表示,不認為雲控系統破壞了任何規則。在他們眼裡,雲控系統只是一套工具,可以用來提高微信營銷的效率,把大量人工手動操作的事情變成批量化自動化控制,是「科技進步」的結果,只要銷售的產品是正規的就合理。和廣大消費者一樣,他們不喜歡商家無原則營銷,「把朋友圈、微信群弄得烏煙瘴氣」,最後反噬雲控行業的發展。

微信是否應該大規模存在上述被操縱後的營銷號?就此問題獵雲網向微信團隊詢問。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應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微信平台外,市面上早已出現針對QQ、陌陌、映客、花椒等平台的雲控系統。

與微信和QQ營銷加粉引流變現不同,雲控系統運用於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主要是實現主播關注、點讚、留言,而陌陌則是發動態、點點、自動通過關注、附近打招呼以及自動回覆新消息等功能。

這一場貓和遊戲的鬥爭,或許永遠不會消失。

揭秘微信雲控灰色產業鏈:10個人操控300萬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