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他向鄧小平建言恢復高考 稱當年只是說了真話

1977年,參加高考的考生們走進考場時的情景。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青年學子們在今(7)日走進考場。但很多青年學子或許並不清楚40年前的情形:1977年8月7日的一份《科教工作座談會簡報》成為千萬人心目中最珍貴的文件,甚至成為全國思想解放的先導。

根據鳳凰網報導,這份文件意味著,中斷了11年的高考制度正式恢復,也迎來了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春天。

教授大膽建言:『恢復高考!』

小平同志一錘定音

『每到高考季,我就會情不自禁的想到1977年參加高考時的情景。』1977年12月,著名作家韓少功通過考試,被當時的湖南師範學院(湖南師範大學前身)中文系錄取,『我參加過1973年的高考,據說那次被視為「資產階級教育回潮」,所有考試成績事後被宣布作廢……』在那個講究家庭成分的年代,韓少功本來對進大學讀書不再抱有什麼希望,沒想到時隔4年後,他卻有機會再次參加高考,而且『一考即中』。

記者採訪和韓少功一樣參加1977年高考的人,他們會不約而同的提到一個人,那就是被稱為『恢復高考第一人』的查全性。

5月31日,記者的電話打進了住在武漢的中國電化學泰斗、中國科學院院士查全性教授家,他的家人告訴記者,這幾天要求採訪查老的記者特別多,由於查老已是92歲高齡了,家人都會替他婉拒採訪。『查老多次跟我們家人說過,當年他只是說了幾句真話,真正決定恢復高考的人是小平同志!』

1977年8月2日,由鄧小平親自主持的科教座談會在人民大會堂四川廳召開。就在會議即將結束的前一天,最年輕的與會者、武漢大學化學系副教授查全性面對鄧小平慷慨陳詞:『招生是保證大學教育質量的第一關,它的作用,就像工廠原材料的檢驗一樣,不合格的原材料,就不可能生產出合格的產品。當前新生的質量沒有保證,部分原因是中小學的教育質量不高,而主要矛盾還是招生制度。大學不是沒有合格的人才可以招收,而是現行制度招不到合格的人才。如果我們改進招生制度,每年從600多萬高中畢業生和大量的知識青年、青年工人、農民中招收20多萬合格的大學生是完全可能的。現行招生制度的弊端首先是埋沒人才,一些熱愛科學、熱愛文化、有前途的青年選不上來,一些不想讀書、文化程度又不高的人反而占據了招生名額。』

全國1160萬人參加考試,迄今為止世界考試史上人數最多、規模最大

時任教育部黨組成員兼高教司司長、著名教育家劉道玉當時在會議的秘書組,據他回憶, 查全性的話一出,坐在沙發上的鄧小平被查全性的一席發言感動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探出半個身子,示意查全性往下說,『查教授,你說,你繼續說下去……你們大家都注意聽聽他的意見,這個建議很重要哩!』 

查全性越說越激動,痛陳當時的招生制度有四大弊端:一是埋沒了人才;二是卡了工農兵子弟;三是助長了不正之風;四是嚴重影響了中小學學生和教師的積極性。『今年的招生工作還沒有開始,就已經有人在請客、送禮、走後門。甚至小學生都知道,如今上大學不需要學文化,只要有個好爸爸。』這時有人發現鄧小平不時的在筆記本上記錄著。查全性建議:『入學招生名額不要下放到基層,改成由省、市、自治區掌握。按照高中文化程度統一考試,並要嚴防洩露試題。考試要從實際出發,重點考語文和數學,其次是物理,化學和外文則可以暫時要求低一點。從語文和數學的成績,可以看出學生文化程度和抽象思維能力。另外,要真正做到廣大青年有機會報考和自願選擇專業。應屆高中畢業生、社會青年,沒有上過高中但實際達到高中文化水平的人都可以報考。』

查全性一言既出,舉座驚訝。沒想到,鄧小平聽完後,向查全性點點頭,然後環視四座問:『大家對這件事還有什麼意見?』查全性的發言得到了大家的回應,人們開始七嘴八舌的補充著他的發言,心情也越來越激動。

鄧小平又問時任教育部部長的劉西堯,還來不來得及?劉西堯說,還來得及。鄧小平略一沉吟,一錘定音:『既然大家要求,那就改過來,今年就恢復高考!』

查全性的大膽建言,使中國大陸的知識份子,特別是廣大學子們重新感受到了曙光的照耀。數百萬遍布在城鄉各個角落的知識青年,或從報紙或從收音機裡面獲得了準確的資訊,『高考』這個已經陌生了11年的語詞,奔走相告。恢復高考的冬夏兩季,全國有1160萬人參加考試,那也是迄今為止世界考試史上人數最多、規模最大的一次考試。當年全國共需招40.1萬名大學生,實際錄取比例是29比1。


電影《高考1977》劇照。


查全性教授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