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老飛行員的海外見聞 遇到海盜就像上了戰場

中國大陸海軍艦船停靠珍珠港。

赴法國巴黎學習

1986年11月,我和另外兩名直升機飛行人員到法國巴黎某航空公司學習艦載直升機反潛飛行技術。當時,大陸航空反潛剛剛起步,直升機反潛還處於空白狀態。

根據鳳凰網報導,到了法國巴黎,新鮮勁兒還沒過,就碰到了一大堆難題。教官講課時一會兒說英語,一會兒說法語。簡單的一個飛行術語,也需要教官反覆講好幾遍才能弄懂。為盡快度過難關,我們課餘時間很少外出,以便擠出更多的時間用來學習、「消化」和理解。外文教材看不懂,我們就請教隨隊翻譯;翻譯不在身邊,我們就對照詞典一個詞一個詞地翻譯;有些專業術語不理解,我們就一遍一遍地向人請教。那段日子,我和戰友們排除各種干擾,白天聽課做筆記,晚上查資料背資料,一個月下來,學過、用過的資料堆在一起足有半公尺高。

即便如此,想得到法國教官的認可並不容易。我到現在都還很清晰地記得有一次,理科考試剛結束,我們到類比機上熟悉反潛設備,突然教官鑽進了機艙,「光當」一聲關上艙門,嚴肅地命令我們:「開機,準備類比反潛!」我們毫無準備,連操作手冊都沒帶,看教官臉上的表情一點商量餘地都沒有,我立刻意識到:這是教官想檢驗一下我們理科學習效果。不能給我們中國大陸人丟臉!我和戰友密切配合,開機、搜索、跟蹤、定位,與可疑目標保持接觸,動作準確迅速,出色完成這一突發任務,令教官刮目相看。一個月後,我們都以優異的成績結業,沒有一個人掉隊。回國後,我們經過反潛戰術培訓,隨後成為我軍第一批艦載反潛直升機飛行人員。

在亞丁灣護航

2011年2月21日-8月29日,我們艦載直升機部隊34名官兵、兩架直-9艦載直升機隨海軍526編隊赴亞丁灣執行第八批護航任務。我有幸參加護航並擔任編隊直升機對空指揮員。護航期間,我們多次和海盜相遇,那種感覺就像上了戰場一樣。

在亞丁灣護航,我們的直升機為了查證和驅離海盜,經常在500公尺以下低空飛行才能確定目標。有一次,我指揮直升機前出40千公尺外空域執行巡邏警戒任務。10時48分,機組人員在200公尺高度上突然發現一批「可疑目標」,正在向我編隊集結的香港「傑西卡」商船靠近。

機長邊報告邊進行確認:「一艘母船拖兩條小型快艇、雙掛機、並且攜帶多個油桶。」是海盜船!「打信號彈,警示驅離!不能讓它靠近商船。」我立即向機組人員下達了編隊指揮員的命令。與此同時「傑西卡」商船也向我編隊指揮所發出了救援信號:「中國大陸海軍,海軍軍艦,海盜向我靠近,請求增援」。

「嗒!嗒!」海盜船對我直升機發射的兩枚信號彈警示驅離無動於衷,3名海盜由母船上了快艇,擺出有點像「攔截戰術」的陣形,高速向「傑西卡」商船靠近。機長郭希春迅速將情況報告指揮所,我立即下達了使用爆震彈警示驅離的命令。機長郭希春駕機迅速下降高度,領航員韓帥指揮特戰隊員用槍鎖定目標, 300公尺、200公尺,「開火!」「嗒!嗒!嗒!」 特戰隊員向海面「目標」發射3顆爆震彈。

看到我們直升機動了真格,海盜船調頭開始遠離「傑西卡」商船。為防止海盜折回繼續作案,我指揮直升機繼續在商船周圍上空盤旋進行警戒,直到確定海盜船遠離商船, 直升機才轉向返回母艦。

隨艦出訪感受赤子心

只有遠離故土的人,才會思念家鄉的味道。2013年9月6日上午10時,我隨海軍113出訪編隊抵達美國夏威夷珍珠港,開始對夏威夷進行為期3天的友好訪問。

9月7日,青島艦、臨沂艦對外開放。參觀軍艦的華人、華僑和留學生絡繹不絕。在飛行甲板上,我見到了兩位老華僑,他們扶著軍艦的欄桿,望著自己國家研製生產的軍艦和飛機,高興得合不攏嘴,主動和我們合影留念。其中一位姓張的老華僑激動地對我說:「在美國能見到祖國軍艦來訪,這說明我們國家綜合實力在增強,人民海軍在壯大,對我們這些身居海外的華人是一個極大的鼓舞。」年輕漂亮的女留學生傅媛媛興奮地告訴我:「別說這些老華僑了,就像我們這些剛出來兩年多的年輕人,能在異國他鄉見到祖國的軍艦,聽到家鄉的聲音,同樣有說不出來的激動。我真的想哭了……」說著說著,她的眼圈已經紅了。

10月11日上午10時,113編隊抵達出訪最後一站─紐西蘭奧克蘭港。碼頭上,早已等候在那裡的華人、華僑、留學生打著「熱烈歡迎中國大陸海軍艦隊訪問紐西蘭」的橫幅,手裡不斷地晃動五星紅旗在歡迎著我們。10月12日~13日,青島艦對外開放日,當地市民和華人華僑16700餘人頂風冒雨趕來參觀。華人華僑舉著五星紅旗走上軍艦,對祖國強盛、人民海軍強大的自豪感溢於言表,場面非常感人。
拳拳赤子心,都是中國大陸根。隨艦出訪的日子,處處都讓我感受到了中華兒女的愛國情懷。因為在他們心中,自己的根永遠在中國大陸,無論身居何處,不管走到哪裡,永遠是炎黃子孫,永遠是龍的傳人。

胡寶良與美國海軍艦載機飛行員合影。

「環太軍演」看艦艇

2014年6月、2016年6月我先後兩次跟隨海軍編隊來到夏威夷珍珠港,參加「環太平洋-2014」和「環太平洋-2016」軍演任務。作為當今世界規模最大的多國海上聯合軍演,每次「環太軍演」,艦艇開放日都是值得大家期待的專案之一,而我作為一名老海軍,也同樣期待能通過這樣的活動來進一步了解外國同行們。

在「環太平洋-2016」軍演中,我排了近兩個小時隊,才踏上了「斯坦尼斯」號航艦,近距離觀察和目睹了它的風采。隨著參觀人群我走上了航艦,首先參觀艦載機機庫,裡面只有少量飛機和備件,多數是賣本艦紀念品的攤位和展位,比如艦帽、艦徽和文化衫等。我們乘坐的升降平台6秒鐘就直達了飛行甲板,放眼望去,數十架戰機集結在飛行甲板上,各種型號的「大黃蜂」艦載戰鬥機、 「徘徊者」電子戰飛機、E-2C「鷹眼」預警機、「海鷹」各型艦載直升機,讓人眼花繚亂。比我2014年參觀「雷根」號航艦見到的艦載機要多不少。

隨後參觀的第二艘艦艇是美海軍「聖迭戈」號兩棲攻擊艦,這艘艦也是個「大塊頭」,外形酷似古城堡,滿載排水量近4萬噸,最大航速達24節,運載武裝人員1800多人。外形上,它形如航艦,幹舷高,艦內除直升機庫外,還備有兩棲登陸戰車,可實施立體登陸作戰。我們一行20多人參觀完兩棲戰車通道後,接著轉入頂層飛行甲板。在長200多公尺、寬近40公尺的飛行甲板上,可起降「海鷂」垂直短距飛機或「魚鷹」傾轉旋翼機;能搭載10多架各型艦載直升機。該艦艦載武器裝備、雷達電子設備先進齊全,具有一定的自身防護能力和對外打擊能力。

此外,我還參觀了美海軍「普林斯頓」號導彈巡洋艦。這艘已有10多年艦齡的傳奇艦艇,是美海軍目前在役的提康德羅加級常規動力導彈巡洋艦,攜載2架SH-60B「海鷹」反潛直升機,它既可以編入航艦編隊執行編隊護航任務,也可獨立組成作戰編隊,擔負反潛、反艦、防空和對岸攻擊等多種任務。艙面上密密麻麻地布滿了各式現代化武器裝備和電子設備,尖瘦的艦艏和金色的艦錨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炫目的光澤,說明美國海軍在裝備管理方面做得非常到位。

走在「普林斯頓」艦狹窄的通道裡,我看到裸露在艦艇表面的各種水、電、汽管路光亮如新,管路之間隔著防火板,塗著各種標誌,這樣做是為了便於檢查和維修。在通道的各醒目處,隨處可見圖文並茂的「提示」板,類似於我們海軍艦艇通道內的宣傳板,「提示」板配上圖片主要是提示艦員如何實施艦艇損害管制。這樣的圖板不僅給單調的艦艇通道增添了一些視覺元素,同時又巧妙地提醒艦員,當發生火災時,你應該做什麼。在通道的牆壁上,掛著各式各樣的水龍軟管、消防工具,地面放著整齊的方木,這些都是「損管」所必需的東西,陪同我們的一名海軍軍官不是先介紹艦載武器裝備,而是先介紹「損害」管制,一直在強調「損管」對於一艘艦艇安全的重要性。

通過參觀外艦,開拓了視野,增長了知識,讓我感受很多。通過軍演我們已經看到了外軍很多武器裝備技術確實比我們先進,而中國大陸海軍要強大,必須要靠我們自己。我們時刻要牢記自我創新、勇於拼搏才能走上自強道路這個道理。建設一支強大的人民海軍,需要國家綜合實力支撐,更需要全體海軍將士不斷加倍地努力,認真學習外軍裝備管理經驗,熟練掌握好自己手中武器,才能加快發展步伐,縮小與外軍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