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習中感受真實的大陸 專訪廈門銀行行長洪主民

廈門銀行行長洪主民。

去年7月,228名來自台灣的青年學生分赴大陸7個省市、55家金融機構進行了為期三周的體驗式學習,不僅鍛煉了業務能力,也零距離體驗大陸的風土人情,21天後滿載而歸;時隔一年,大陸440個金融領域的實習崗位再次發出邀請,等待著海峽對岸的青年學子跨海而來。

根據台灣網報導,2016年,為進一步加強兩岸青年的互動交流,在國台辦倡導下,中國銀監會針對台灣青年學生暑期實習專案制定了『銀鷹』計劃。在今年5月25-26日舉行的『銀鷹』計劃總結大會上,廈門銀行獲授『台灣青年學生實習基地』。今年,廈門銀行將為台灣學生提供的實習崗位增至80個。

2008年12月,廈門銀行引進具有台資背景的富邦銀行(香港)作為戰略投資者,成為大陸首家具有台資背景的商業銀行,不斷在兩岸合作創新領域先試先行。2013年初,廈門銀行與台灣輔仁大學簽署戰略合作協定,成為台灣高校在大陸開設的第一個銀行業實習基地。

2014年4月,作為台北富邦金控的高管,洪主民被派駐大陸,擔任廈門銀行行長。來到大陸後的洪主民深刻感受到台灣青年對大陸的認知差距之大,作為台籍幹部,他也身體力行的幫助台灣學生了解並融入大陸。

派駐大陸之初:漂洋過海帶來『柴米油鹽醬醋茶』

出生於1954年的洪主民今年63歲,來參會前,他數了數自己的台胞證,已是第5本了,每本都蓋了滿滿的章。台胞證有效期為5年,他表示自己25年前就來大陸了。

旅遊、開會、回訪客戶……被派駐大陸之前21年半的時間裡,洪主民頻繁往來大陸,卻都沒能真正『認清』大陸,用他的話說就是『過去21年半領會的與目前3年半領會的差距實在太大。』在他看來,開會、旅遊都是走馬看花,『過去21年來,我來了一定是住酒店,吃飯都是在餐廳。』這導致他無法真實感受大陸的整體環境。

洪主民即將被調往大陸工作時,從未來過大陸的女兒剛留美歸來,得知父親要來大陸,她很反對。『你為什麼選擇調去大陸啊?那裡不是很危險嗎?』在女兒眼裡,大陸設施落後、不文明,食物都是『造假』,『地溝油』、『黑心食品』一大堆,非常『可怕』與『恐怖』。

不僅是女兒不了解大陸,洪主民當時也做了件讓他至今都覺得非常可笑的事。被派駐來大陸工作,洪主民從機場托運了十個大紙箱子,裡面裝滿了柴米油鹽醬醋茶等生活用品,『想到這裡的油都是地溝油,嚇死了,當然就會從台灣帶有信心的油品來;這裡的米可能都是過期的,我在台灣吃的那麼好,所以就會帶來!』

然而,在廈門生活了一段時間,去市場轉了一圈之後,洪主民覺得很好笑。他發現自己費很大精力漂洋過海帶來的東西其實大陸都有,『幹嘛要費那麼大力氣帶這些便宜的東西,氣得我要死!枉費了我過去21年來大陸幾百次。』

發生在洪主民和他女兒身上的事情,如今也正發生在許許多多的台灣青年身上。

洪主民表示,台灣大學生90%沒來過大陸,大學期間往往選擇去日本、歐美地區旅遊,只有極少數因為探親才來大陸。大部分台灣青年對大陸都是一知半解、道聽途說、印象模糊。因為不了解所以缺乏認同,甚至產生了畏懼、排斥。

2013年,廈門銀行因為業務發展需要,計劃階梯式招錄台灣高校學生。為了更好的銜接,廈門銀行當年與台灣輔仁大學簽署產學合作協定,計劃招募20位實習生。然而,工作進展地並不順利,只招到8名學生,8人裡還有5人是在台灣學習的大陸學生,『你看訊息不對稱到什麼地步,他們害怕,不敢來。』洪主民說。

洪主民認為,台灣學生經常聽到的都是大陸落後的一面,又沒有親身來過,當然會害怕。到大陸實習正是一個矯正教育的過程,原來的偏差會透過親眼所見、親口所嘗而轉變。

與洪主民一樣,第一期實習的學生中也有因對大陸的認知不足鬧了笑話。有學生擔心大陸都是『地溝油』,不太敢吃飯,就從台灣帶了泡麵。來了之後卻發現根本不需要,因為在大陸也可以買。如今大家說起這個事兒還常常忍俊不禁。

有了第一批學生的『現身說法』,2014年,廈門銀行30個實習名額全部報滿。

台灣青年在大陸:很多『萬萬沒想到』

『金融機構也要講社會責任,也要有家國情懷。』正如中國銀監會國際部主任範文仲講的一樣,廈門銀行也在承擔著這樣一份社會責任與家國情懷。2016年,『銀鷹』計劃正式實施,廈門銀行積極參與,除自辦的50個名額,也額外提供18個實習崗位。

洪主民表示,台灣近年來經濟發展放緩,各方因素導致台灣大學生就業困難,青年人的發展空間比較狹小。大陸此時推出『銀鷹』計劃恰逢其時。

洪主民認為,實習工作接地氣,學生在大陸的所見所聞回去之後會對身邊人產生很大的影響。工作中,他努力調整台灣青年對大陸的認知。

為了加深學生對大陸的第一印象,洪主民特意安排他們通過『小三通』來大陸。從金門到廈門,近在咫尺,卻是一個古樸一個現代,這種落差讓學生們對大陸經濟的發展程度有更深的印象,也從而讓他們對大陸有了全新的認識。

實習中,廈門銀行除了為學生安排實習導師指導業務,每2名學生還配有1位生活導師。生活導師以年輕人為主,協助台灣學生解決生活方面遇到的諸多問題,如在哪裡辦電話卡、怎麼打計程車等。到大陸實習與到大陸旅遊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體驗。旅遊時有遊覽車從頭接到尾,而實習則是到員工食堂用餐,回住所需要坐公交車或者打車,去超市買東西會用到移動支付。他們也會在業餘時間逛街、看電影,與大陸的青年朋友吃飯、交流。銀行還舉辦豐富多彩的party,讓學生更好地融入大陸生活。

除了豐富的party,廈門銀行還組織學生參觀集美學村、鼓浪嶼等歷史古跡,幫助他們了解歷史,端正認識,提升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洪主民表示,等他們回到台灣後就會將在大陸的所見所聞向身邊人傳播,澄清台灣民眾對大陸的誤解,有助於消彌台灣民眾對大陸的偏見。

2017年5月,來自『一帶一路』沿線的20國青年評選出了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支付寶、共用單車和網購。在實習中,台灣青年也在享受著大陸互聯網技術帶來的便利。

『大陸移動支付方便快捷,所有的軟硬體應用台灣學生都嘆為觀止!』洪主民用『全球獨步』四個字稱讚大陸的移動支付,『不只是台灣同胞羨慕,全世界都羨慕。』洪主民說,他在學生報到的第一天就讓他們學習使用移動支付,感受大陸先進的互聯網技術。他希望學生能把大陸這些先進的東西帶回去改變台灣。

在實習過程中,洪主民發現,學生們調整了原來有偏差的錯誤認知,對大陸表現出完全耳目一新的感覺。去年實習結束,有一位女生拉著生活導師大哭,洪主民不解地問:『受委屈啦?』不料該女生卻問他:『行長,為什麼大陸的青年去卡拉OK唱歌都跟我們唱的一樣?』洪主民哭笑不得:『那不唱一樣的,唱啥?』通過這樣一件小事,洪主民相信,他們在大陸的這些新認知,將讓他們回到台灣時不再偏聽偏信,而是會正面宣傳大陸。

大陸實習經驗為台灣青年就業加分

今年,廈門銀行將自辦計劃與『銀鷹』計劃結合,80個實習名額一經放出便被秒殺,甚至因為報名人數過多,學校還要進行考試篩選,『還有學生托關係請托,看能不能給他們擠進名額。』洪主民表示,目前的實習效果非常好。

實習中,不少學生表達了想來大陸就業的想法。因此,除了不斷增加實習名額,廈門銀行今年也首度開放招收台灣應屆生前來工作,就業人選將從實習過的學生中選拔。招生資訊一經發出,報名資訊應接不暇。

不僅如此,洪主民表示,台灣大部分金融機構在大陸都有分支,會提供很多就業崗位,這些青年有在大陸的實習經驗,被錄用的機會就大;大陸的金融機構也有很多對台業務,作為台灣學生,有一定的應聘優勢,『如果未來選擇在金融機構就業,大陸的實習經歷將成為他們的加分項。』

在大陸實習的20多天裡,台灣青年不僅增加了對大陸經濟社會和金融發展的認識,更對大陸有了正確的認知,增強了對中華民族同根同種同文的認同感。

如今,有不少在大陸實習過的學生回到台灣後,又帶著親朋好友來廈門旅遊。對此,洪主民很高興,『這是一個好的變化,通過實習,改變了一批台灣青年,從而也改變了他們身邊的人,我相信這種情況以後還會更多,兩岸人才交流已經開出了燦爛的融合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