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蓄水池擴大3倍 淡水已能自給

西沙石島守島官兵暢談愛島守島故事。

『在那雲飛浪卷的南海上,有一串明珠閃耀著光芒……』歌聲中描繪的美麗畫面就是中國大陸著名的南海明珠——西沙群島。

根據鳳凰網報導,每一個初登島礁的人,都會由衷的發出『中國大陸太美了』的感嘆:遼闊的藍色海水向天際延伸,島礁猶如銀色的絲帶鑲嵌在碧波之中,透過清澈海水隱約可見珊瑚像花兒一樣在水底綻放。

當然,這只是西沙的一面。待初登島礁時的新鮮感一過,人們便會無一例外的感受到它的另一面:無邊無際的大海幾乎是唯一風景,頭頂的驕陽無情的炙烤著小島,海風裹挾著濃濃濕氣,人們裸露在外的皮膚很快就會被曬黑。

在高溫、髙濕、高鹽的環境中,島上的植物為了生存,進化出一種令人嘆服的本能——斷枝生芽,落地生根。

與這些綠色植物常年相伴的,是駐守在這裡的海軍官兵。幾十年來,海軍駐西沙某水警區官兵發揚『愛國愛島、樂守天涯』的西沙精神,像一顆顆鋼釘牢牢鉚在礁盤上,艱苦奮鬥、開拓創新,譜寫了一曲曲守衛西沙、建設西沙的壯美讚歌。正如官兵們所言:『海島再小也是祖國的領土,堅守在這片國土上,才真正明白什麼叫主權神聖、寸土不讓。』

一日西沙人,一生西沙情。西沙守島兵都是好樣的!他們擁有海洋一樣廣闊的胸懷,擁有礁盤一樣執著的堅守。今天,讓我們走近西沙某水警區駐島部隊3位普通官兵的真實生活,透過他們的故事,近距離感受『西沙魔力』。

——編者


琛航島供水班班長馮學政。

琛航島『淡水總管』——

『即使是一滴水,也要滋養一寸沃土』

西沙群島不缺水,周圍盡是一望無垠的大海,但是,島上缺水,缺淡水。登上琛航島,駐島部隊長田艷博介紹,在這個總面積僅為0.28平方公里的小島上,竟有個『淡水總管』。

在營區的蓄水池邊,記者見到了正在檢測水質的供水班班長馮學政。『島上共有五種水,除了海水、污水、雨水、地下水,還有從大陸運來的淡水。』在琛航島堅守11年,馮學政對島上的水資源情況如數家珍。

多年前,島上的淡水資源十分有限,官兵們的生活用水大多取自地下水。由於當時島上的淨水系統無法過濾珊瑚沙,致使水質渾濁、口感鹹澀,長期使用極易損傷皮膚……。

2015年底,西沙島礁『淡水改造工程』正式啟動。在上級支持下,島上新建了8條雨水收集管道,蓄水池容量擴大了3倍,加之新配發了海水淡化設備,島上的淡水不僅能滿足官兵日常所需,還可為來往艦船提供淡水保障,馮學政這個『淡水總管』總算昂起了頭。

雖說島上供水渠道多了,但有時淡水依舊緊張,過怕了缺水日子的馮學政對於淡水供應問題,總是精打細算、嚴格把關。一次,上級工作組到小島調研,部隊領導特意來找他:『老馮,機關同志來一趟不容易,給他們多供應100方淡水吧。』

不承想,老馮卻是『一根筋』:『那不行,有一段時間沒下雨了,島上幾個單位供水緊缺……』領導說盡了好話,他才根據需要增加了一點。

儘管平時難說話,但為來往艦艇補水,馮學政卻絲毫不含糊。有一年,颱風襲擊西沙,琛航港內一艘防風艦艇淡水告急。『海上不比陸上,絕不能苦了艦艇上的兄弟。』接到保障命令後,馮學政帶領全班人馬火速趕往碼頭補水。

不料,水車剛到碼頭,天空突降大雨。馮學政一個箭步跳下駕駛室,在雨幕中拽住供水管對接蓄水池。正當補水進行到一半時,蓄水池內的管道突然爆裂,水嘩嘩的從4公尺高的豎井內噴射而出。

此時,雨滴又大又急,人在平地上都很難站穩,更別說爬上豎井維修管道了。老馮二話沒說爬上懸梯,半蹲著身體,用膠布一層層的將滲水口纏緊,再用鐵絲固定……半個小時後,管道維修好了,他全身已被大雨淋透。

供水班還有一項重要任務——收集雨水。無論白天黑夜,只要天際響起雷聲,馮學政便會帶領戰士們趕到水庫『開閘收雨』。據統計,十幾年來,供水班收集的雨水多達十幾萬噸,相當於補水船每年少跑十幾趟。

供水管道系統的日常維護任務繁重,數個泵房、幾十台水泵,每天要檢修保養、開關數次;上百個閥門開關,分布在盤根錯節的管路中,有些甚至設置在茂密的樹叢下,馮學政每天要鑽進鑽出好幾回。

有人曾粗略計算,執勤一天下來,老馮要步行近20公里,與管道相伴10餘個小時……可他卻樂在其中:『即使是一滴水,也要滋養一寸沃土。』


珊瑚島某守備營副營長劉超。

珊瑚島『劉百度』——

『新兵種椰樹,老兵種木瓜』

『汪洋萬頃青於靛,小嶼珊瑚列畫屏。』西沙珊瑚島因珊瑚眾多而聞名。登上小島碼頭,莊嚴的主權碑旁,一輛坦克模型引人注目。

珊瑚島某守備營副營長劉超笑著告訴記者,這輛用332枚炮彈殼拼接而成的坦克就是島上的地標,象徵著守礁官兵『寸土必守』的莊嚴承諾。

守島7年的劉超是位『老西沙』——他駐守過3個島礁,對西沙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官兵們都稱呼他為『劉百度』。

『這是去年剛建成的水泥環島路,沿途可觀賞全島風貌。』坐在觀光電瓶車上,健談的劉超當起了解說員,『過去島上沒有路,官兵們環島巡邏一圈,頭頂烈日穿越白沙灘、野樹林,一趟下來渾身都被汗水浸濕。』

為了建設綠色島礁,官兵在道路兩旁種下各種抗旱、抗風植物,目前已有300餘棵椰子苗、近4000棵羊角樹在島上安家,全島綠化率達95%以上。『如今小島綠樹成蔭、道路寬敞,守島官兵的執勤效率也提升了。』劉超說。

珊瑚島還有一個不成文的傳統:每名新兵上島之初,都要在『椰樹林』種下一棵椰樹;每名退伍老兵離島之前,都要在『木瓜林』栽下一棵木瓜樹。劉超說:『新兵種椰樹,是希望他們扎根西沙,老兵種木瓜,是寓意他們留下「果實」。』

別看島上風景如畫,可視野中仍會出現一些並不和諧的風景:依然殘存在島上的『法國樓』『日本樓』,無時無刻不在提醒著官兵,忘戰必危。

在和平時期,西沙仍然直面島嶼主權、油氣資源開發等一系列矛盾和問題,周邊一些國家對南海覬覦已久,一有機會就來尋釁滋事,擾亂原本平靜的海面。某國偵察機在上空盤旋、外軍軍艦在眼前遊弋……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在上演。

『堅守西沙,不僅要當敢於亮劍的忠誠衛士,更要樹立人民海軍的專業形象。』劉超在筆記本上記下密密麻麻的筆記,西沙海空情況處置細則、海空邊防情況處置規定等系列法規早已爛熟於心。劉超自信地說:『寸土不丟!必須用過硬本領,踐行對祖國人民的莊嚴承諾!』

聊起家人,劉超語氣中透露出一絲遺憾。一次,正在執行重大演習任務的劉超,突然接到噩耗,父親突發腦溢血急需進行手術。當時,他的妻子有孕在身,母親還要照顧智障的妹妹……因為當時人手緊張,他咬牙堅守戰位。

有人問他:『你都守了3個島了,從沒想過離開?』劉超憨厚一笑:『西沙也是家,我還沒待夠哩!』


金銀島雷達技師陳超。

金銀島『陳大拿』——

在西沙,雷達崗位就是戰位』

聊起金銀島某守備連雷達技師陳超,駐島部隊官兵都會豎起大拇指:『他是敢跟專家「叫板」的技術大拿。』

多年前,島上配裝某新型雷達,陳超負責陪同生產廠家的技術專家安裝調試。當雷達電源接通時,天線開始正常轉動,可螢幕上的掃描線卻沒有任何動靜。

幾位技術專家認為,一定是圖形控制板出了問題。可是,更換新的配件後故障仍未消除,幾番排查始終無法找到症結所在。一籌莫展之際,一直在協助調試設備的陳超,對照說明書反覆查看,『問題會不會出在配件上?』

『怎麼可能!這個配件可是全新的。』面對專家的反駁,愛較真的陳超開始對照設備電路圖,一條條的排查。憑藉過硬的技術和多年的實操經驗,他堅信自己的判斷沒錯。

隨後,陳超在倉庫中翻出一塊舊電路板,熟練的拆下一個元件,並更換到新型雷達設備上。果然,接通電源後雷達運行平穩,掃描線和天線同步轉動,故障順利排除,在場的設計專家紛紛為他鼓掌叫好:『這個小夥子好樣的!』

一次執行任務期間,某島一部雷達出現『無法開機』故障,該島維修人員排查了2天,卻始終無法找到故障原因。隨著過往船隻的增多,導航警戒任務越來越重……上級緊急致電金銀島駐島部隊,要求抽調陳超前去技術支援。

受領任務後,陳超細心地按照『雷達運行流程』展開排查,很快,他將問題鎖定在一塊多達數百個元件的電路板上。『這塊板我們檢查過了,保證沒問題!』陳超卻不信這個邪!他拿起萬用表逐一排查元件……20分鐘後,他發現一個電阻電壓比正常值低了15伏。

由於信號變化微弱,檢查中很容易被忽略,可就是這個不起眼的『15伏』導致了整個模組功能的異常。在更換了新的電阻後,雷達果然順利開機。

陳超過硬的素質,源自十幾年如一日的鑽研。剛到金銀島時,只有初中學歷的他是幾個同年兵中理論功底最差的,幾乎每次專業考試都墊底。

『在西沙島礁,雷達崗位就是戰位。連故障都排除不了,怎麼當技術兵!』為了學出個名堂,陳超暗下決心。他利用休息時間研究電工理論;每次工廠師傅上島,都要跟隨師傅同吃同住,隨時向師傅請教問題。

如今,陳超早已摘掉了『技術落後』的帽子,成了專業裡『第一個放單』的雷達值班員。他還總結出了故障分析、排故流程、檢查方法等數十個方面的經驗做法,並在全區推廣。


東島官兵在樹下休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