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高考釘子戶第21次參考 稱沒念大學不甘心

50歲的梁實昨(7)日參加他人生中的第21次高考。

40年前恢復的高考,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深深影響了中國大陸社會的發展,也讓人們對知識、對人生價值有了新的認識。

根據鳳凰網報導,高考,已經不僅僅是一場考試……。

人物檔案:

梁實,1967年生,四川省仁壽縣人。

高考經歷:

從1983到1991年,梁實連續9年參加高考,均落敗;1992年,因年齡限制,他只能參加成人高考,儘管順利考上南京林業大學成人教育學院,但只想上重點大學的他選擇放棄;2001年,教育部發文取消高考報名的年齡限制,次年開始,梁實先後兩次參加高考,均落榜;後因工作繁忙,他只參加了2006年的高考,再次名落孫山;2010年起,工作和家庭比較穩定的梁實,又連續7年參加高考,然而均以失敗告終。

梁實近況:

6月7日,50歲的梁實即將走進考場,參加他人生中的第21次高考。從1983年第一次參加高考落敗後,考上大學就成了他人生的執念。

早些年,他參加高考時還會被當做學生家長,曾遭到學校保安的阻攔,而這兩年,他『高考最牛釘子戶』的名聲越來越響,走在路上都會被路人認出來:『你是梁實吧,那個最牛考生,考了很多次的那個。』每當這時,他只能報以憨憨一笑。

6月2日,備考中的梁實抽空接受了華商報記者的採訪。他鼻音很重,講話有點含混,他懊惱的解釋,偏偏在最後的衝刺階段感冒了。

幾年前,他的目標一直是四川大學數學系,後來他又多次宣稱非重點大學不上。如今,他鬆了口,『不是非四川大學數學系不可,這只是我的一個比較高的目標。也不是非一本不可,如果有不錯的二本學校也可以考慮,但必須是在四川地區說得起話,能感到榮光的。』

梁實笑言,其實他玩心很大,非常喜歡打麻將、鬥地主,也喜歡去成都附近的農家樂逛逛。然而為了專心備考,這些愛好『都必須堅決放棄,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嘛。』每年高考結束後,他會『暴打』幾天麻將,使勁過過癮,好好放鬆一下,之後再集中處理些生意和生活中的瑣事。9月一過,他就要全心投入來年的高考備考之中,在一家茶館每天『打卡』,每天學習近12個小時,雷打不動。一年之中,他有9個月都在複習備考。

備考、應試、落敗迴圈往覆,年復一年,他愈挫愈勇。可轉眼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他忽然變得有些脆弱了,『不僅是身體,更多的是心累。我50歲了,一直考不上,也開始心慌了。』被問到如果成績一直不理想,還繼續考嗎?他有些猶豫,『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絕望了,就會放棄吧。』

談備考

一年9個月都在備考今年做題量為零

華商報:現在你每天複習多長時間?每年備考期有多長?

梁實:現在我每天早上6點多醒來後聽一會兒英語,7點多起床,8點到茶樓學習,學到中午12點吃飯,躺沙發裡睡一會兒,下午2點半繼續,學到晚上10點半。這段時間一直是這樣,周末也不休,沒辦法,快考試了嘛。每年高考結束後我都會放鬆一下,也處理些生意和生活中的瑣事。要是考得不理想就繼續備考,不過一般要到9月才能真正進入複習狀態。每年9月到第二年6月都在複習,差不多一年9個月在備考吧。

華商報:去年你曾去上補習學校,今年怎麼不去了?

梁實:學校的日子不好過。每天6點20起床,吃早飯後馬上早讀、上課,中午12點40分下課,下午2點繼續上課,晚上吃過飯就上晚自習,晚上10點了還在學習,周末晚上也要上課,太難受了。而且學校規定不讓用手機,雖然不用上交,但上課時我也要關機呀,那我有事情了就不好處理,況且那麼多人,我也不好意思違反紀律。

華商報:為什麼選擇在茶館複習?

梁實:我從小就跟著父親喝茶,長大了也習慣在茶館談生意。茶館嘛,幹什麼都方便,要讓我一個人在家裡複習,我根本待不住。前幾年我一直在同一家茶館複習,後來他們生意不好,店倒了,我只能重新找地方。如果他們有幾十個像我這樣的固定客戶,肯定就不會倒了。(笑)現在這家,是我經過一番比較後定下來的,桌子高度大小都合適,沙發是三人座,中午睡覺也方便,花20多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買壺茶就能坐一天。店裡的服務員都知道我每天來,我的位子他們都幫我留著,最近這段時間,老闆還允許我把書本和複習資料放在店裡,每天來複習更方便了。

華商報:你覺得自己今年狀態如何?

梁實:一般吧,談不上好也談不上不好。說不緊張是騙人的,畢竟是高考嘛。

華商報:你哪門課學得好?哪門課是弱項?

梁實:我感覺哪門課都學得不好,每年分都不高,但我又覺得我哪門課學得都不差,我覺得都不難啊,都懂。

華商報:這些年你的成績一直『穩定』在400分左右,有沒有分析過成績提升難的原因?

梁實:可能與我平常不做作業有關。我不喜歡做題,每次都是直接看書、看題。去年在學校裡和年輕學生們一起學習,他們做題量都很大。知識我都懂,但考試分不高。我覺得我要是做題量能達到他們的1/5,我的分肯定比他們高。

華商報:那你現在達到了嗎?

梁實:今年的做題量等於零。(笑)從複習開始我就給自己說,不行,今年一定要做題,可是每次都有些退縮,想著還是先看題吧,下個月再開始做,就這樣一拖再拖就拖到快高考了,我還是沒做題。之前看一道題還會先想想解題思路,再對照答案,現在時間也來不及了,就直接看答案。

談生活

生意由老婆照看朋友都覺得我一直考試是瘋了

華商報:你之前一直經商,現在每年花這麼多時間備考,生意怎麼兼顧?

梁實:我是做建材的,之前一直是我管工廠,我老婆管店面。由於做得不順,2010年廠子關了,我也得以有充裕的時間備考。現在店面還是我老婆在管,我沒怎麼花心思,而且操作流程都比較固定,有事了就電話聯繫。不過店面沒多大油水,賺不了多少錢,只能維持基本生活。好在我生活上要求不高,只要吃飽穿暖就可以了。不過也想等高考結束後再做點什麼,增加點收入。

華商報:家人對你一直堅持參加高考是什麼態度?

梁實:老婆現在對我參加高考是不支持也不反對。早些年,她是很支持我參加高考的,一方面,考大學一直是我的夢想,她想看到我把夢圓了;另一方面,我把時間用在備考上,總比去打麻將好嘛。可這些年,我生意也不管了,年年考,年年考不上,她看不到希望,想讓我儘快回來做生意。我兒子還在讀書,他很反感我接受採訪的,我每次都考不好,還老被報導出去,他心理也有壓力,畢竟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華商報:你的朋友和生意上的夥伴,怎麼看你年復一年的參加高考?

梁實:『瘋了,肯定是瘋了。』他們都這麼說我,覺得我這根本不是正常人的行為。不過我的朋友中也有幾個能理解我,他們是教師,文化程度較高,明白我費那麼大勁想要實現目標的決心。但做生意的,100%都不理解。

華商報:你怎麼看別人稱你為『高考釘子戶』?會看關於自己的新聞嗎?

梁實:我無所謂。『釘子戶』算是個中性詞吧,應該也沒有惡意。是說我一直以高考為目標不撒手?我覺得這樣解釋可以接受。新聞我看得少,前幾年都不看,現在還翻翻。

談目標

不錯的二本學校可以考慮但得『能感到榮光』

華商報:今年你的第一志願還是四川大學數學系嗎?

梁實:也不是非這個不可,這是我的一個比較高的目標。但以我目前的水平,四川大學比較難,數學系分就更高了。我的目標就是考上比較好的大學,最好是重點大學,專業可以再考慮。

華商報:去年你考了453分已達到二本線,但卻沒有填志願,是非一本不上嗎?

梁實:去年雖達到二本線,但想上好二本還有困難,達不到我的基本要求。我也不是非一本不上,如果有不錯的二本學校也可以考慮,但必須在成都,而且得是在四川地區說得起話,能感到榮光的。

華商報:如果今年成績還不理想,明年還考嗎?

梁實:我是打算高考結束後做些改善生活的事,如果確實沒時間備考,可能明年就不考了,但如果進展順利,還是會繼續考。老實說,我今年50歲了,一直考不上,也開始心慌了。

華商報:有沒有給自己設個期限,如果考多少年還是不成功,就不考了?

梁實:沒有,我不給自己設限。但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不知道以後我的思想會怎麼變。說不定哪天,我就絕望了,放棄了,但也有可能我的慾望更加強烈,會更加瘋狂的備考。

談執念

自認有能力所以不放棄高考能帶來精神愉悅

華商報:參加這麼多年高考,覺得每年的考試有什麼變化?

梁實:其實變化不太大,就是題型有些變化,考查的知識點好像越考越細了—以前都考個大概,現在考察的細節更多。其實題目都不是太難,但題量對我來說確實太大了,而且越來越大。考試的時候,我簡直沒有思考的時間,效率還是比較低。

華商報:今年是你第21年參加高考,為何如此執著?

梁實:沒念過大學,我始終不甘心。我的理想就是想讀大學,讀重點大學。況且高考題真的不難,為什麼我就是考不上?我每年都失敗,每次你們媒體考試前問我,我都說『今年一定能考上』,成績出來了你們再問我,我都說『哎呀,今年沒考好,明年肯定考上』。我真不是信口開河,而是我真的這麼想。我覺得自己是有能力考上的,所以更不願放棄。

華商報:高考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梁實:身心的解放。很多人都說我被高考綁架了,不是的。人除了吃飯穿衣這些基本的生存需要,總還有些重要的事要做,高考能給我帶來精神的愉悅。我就想上大學,想成為知識份子,這是我的精神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