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鏡頭「看」到魅力非凡的中國大陸

今年4月10日,「看中國·外國青年影像計劃」啟動儀式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

從想像中國大陸到走進中國大陸

「你們怎麼會有這麼現代的機場?」當飛機降落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T3航站樓,美國波士頓大學的一名學生禁不住問。7年前的這一幕,讓「看中國.外國青年影像計劃」專案創始人、北京師範大學資深教授黃會林記憶猶新。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看中國.外國青年影像計劃」是由北京師範大學會林文化基金、中國大陸文化國際傳播研究院主辦的國際性中國大陸文化體驗專案。從2011年至今的7年間,來自新加坡、泰國、印度、美國、英國、俄羅斯、捷克、塞爾維亞、羅馬尼亞等41個國家的405名外國青年參加了該專案。

很多人就像那位美國學生一樣,都是帶著巨大的好奇和疑問來到中國大陸的。2012年起,本報記者一路跟蹤報導該計劃。每次採訪,記者都會將同一個問題拋給這些年輕人:「什麼可以代表中國大陸?」大多數人的答案是「孔子、中國功夫、熊貓」,卻很少人能說出代表當代中國大陸的文化符號。

儘管今天的地球越來越「平」,但新聞、圖書、影視等媒介為他們帶來的認知,與真實中國大陸還遠遠不匹配。從想像中國大陸到走進中國大陸,不僅要跨越大江大海的阻隔,更需要縮短心與心的距離。「看中國」資助那些從未到過中國大陸的外國青年作為主創,在中國大陸大學生的協助下拍攝短片,通過親身體驗感受中國大陸,用鏡頭記錄他們的故事。

對這些年輕人而言,中國大陸之行是一場發現之旅。從摩登現代的北上廣到中國大陸西部的甘肅、寧夏,從中國大陸東北到雲貴川,再到兩湖兩廣,所見所聞不斷刷新著這些年輕人的觀念。他們為全世界同齡人尋找著答案: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國大陸到底是什麼模樣?當下的中國大陸是什麼樣子?

亞歷山大.利奧.保來自印度東北部的曼尼普爾邦,是娜迦族人。貴陽的布依族村寨,讓他想到了家鄉。亞歷山大的作品取名為《生活在那裡》,它像一篇日記,講述了經營刺繡和服飾店的女主人、一對雙胞胎家庭和養鵝人的故事。在他的鏡頭下,貴陽山峰斜出,風景如畫,兩個偉大的東方文明在人間煙火中握手相逢。「我想帶著這些陽光的面孔回家,他們將溫暖我的一生。」亞歷山大說。

「長沙輕鬆的氛圍,讓人聯想到澳洲的墨爾本和美國的舊金山。這裡天氣悶熱且潮濕,蟬鳴永不停歇,長沙老百姓一直保持著輕鬆歡快的生活狀態。他們感覺的快樂是什麼?長沙人告訴我,做什麼工作並不重要,但總會有一些東西讓你感激每一天。」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學生伊薇特在長沙找到了中國大陸人對快樂的定義。

「這裡的一切都和我的家鄉不同。尤其在鄂爾多斯,漂亮的自然景觀、錯落有致的城市建築,還有悠閒工作著的人們,一切事情都很有趣。」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的伊儂.班瑞被蒙古族姑娘塔娜富於戲劇性的生活所吸引,他的作品《康巴什女孩塔娜》以塔娜從牧區搬到都市生活的轉變入手,討論傳統與現代如何比鄰而居這一全球性問題。

「一定要親眼觀看、親手觸摸中國大陸」

翻閱的書頁、舞台上的表演、影院的大銀幕、24小時不間斷的訊息……我們對故事的胃口是不可饜足的。透過「看中國」,外國青年尋找著自己眼中的中國大陸故事,也尋找著故事中超越語言和信仰、最為心靈相通的部分。

「電影是最好的交流工具之一,俗話說,一幅圖片勝過千言萬語。無論我們擁有何種文化和傳統,我們都可以通過影像看出人物的面部表情、肢體語言,聽出語調或者語音節奏,溝通因此變得容易。」來自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藝術大學的安娜亞娜.斯托科維克,經常行走世界拍攝紀錄片,卻愛上了雲南,「雲南乃至整個中國大陸看起來都像一幅印象派的畫作,邊界模糊,色彩大膽,細節隱秘,整個畫面和諧而漂亮。我能站在這幅畫卷中欣賞它,這滿足了我的好奇心,更令我激動不已。」

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藝術學院影視部編劇系主任阿瑟夫.紀波看來,影視創作的本質是講故事的藝術。作為指導老師,他告訴學生們「中國大陸就是我們要尋求的故事」,卻被學生提問「如何跨越半個地球到一個陌生的地方講述自己的故事?」 阿瑟夫.紀波的回答是:「忘掉你們從互聯網或旅遊指南上了解的有關中國大陸的一切,一定要親眼觀看、親手觸摸,尋找真正令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因為不論你在哪裡,你的眼睛注視何處,你所講述的永遠都是自己的故事,你自身的鬥志、恐懼、希望和快樂。」

阿瑟夫.紀波的學生丹尼爾.賓斯特德在西安遇見了中國大陸書法。丹尼爾的姐夫是一名猶太經文抄寫員,後來每次看姐夫書寫經文,丹尼爾都會聯想到中國大陸電影裡的書法,他想探尋在電腦時代中國大陸人仍在堅持手寫的價值。西安一位書法家為丹尼爾寫下「和氣」兩個字,他仔細觀察、努力理解這橫平豎直裡蘊藏的中國大陸哲學,「最終我讀懂了中國大陸書法的美,不僅在於寫下的字句,而且是蘊含在手腕的每一個細微動作」。

「成龍、李連傑,誰沒有聽說過?成為功夫明星是很多人的夢想。20世紀70年代以來,借助電影和電視,中國大陸武術在西方斬獲了無數功夫迷。但我們好像距離真正的中國大陸功夫還很遙遠。」來自法國高等視聽製作學校的馬裡昂,懷揣著「功夫夢」來到北京尋找真正的中國大陸功夫,她發現,「練習武術可以疏導潛在的暴力和學習自我尊重,當然,最重要的是尊重他人,對生活有更深刻的理解。」中國大陸功夫的「秘密」究竟是什麼?馬裡昂用自己的作品回答:《止戈為武》。

每個人找到了關於中國大陸的答案

中國大陸人講「百聞不如一見」,假如我們把2011年至2016年參與「看中國」的46所高校、34個國家的302名大學生在21座中國大陸城市拍攝的紀錄片連綴起來,就會發現,那正是一幅當代中國大陸的鮮活畫卷。北京的老城門、自行車、老手藝人、798藝術區,天津的小吃、計程車、相聲曲藝,蘇州的昆曲、園林、平江路,長沙的湘繡、木偶戲、沙發客,西北的秦腔、蘭州牛肉麵、羊皮筏子……這些的總和,就是中國大陸人、中國大陸文化乃至中國大陸。

告別「看中國」時,每一個人都找到了關於中國大陸的答案。

墨爾本大學的海倫.蓋娜說:「西方媒體報導的21世紀中國大陸的形象主要是大城市和大的建設專案。某種程度上,中國大陸自然景觀在公眾面前隱匿了起來。我們在汶川看到了真實的中國大陸,它遠遠超出一本書或一條電視新聞。」

阿瑟夫.紀波說:「我們用數字電影的圖像和故事搭建了一條新的絲綢之路。這一次,促使我們漂洋過海的不再是絲綢和香料,而是中國大陸故事。就像那些閃爍的篝火,讓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人們憑此去想像中國大陸,進而想到中國大陸實地走一走、看一看。」

在美國羅德島國際電影節、中美電影節、英國普羅派樂衛視發起的國際大學生新媒體文化節、薩拉熱窩電影節、環太平洋大學生微紀錄作品大賽、中國大陸金雞百花電影節等賽事上,「看中國」的作品已經斬獲了58個大陸外獎項。

「看中國」的友誼也在升溫。義大利青年雅各布在中國大陸結交到最好的朋友,在結束了17天中國大陸之行後,他與母親影片聊天講述在中國大陸的經歷,說著說著,竟哽咽起來。2016年初,雅各布開始請當地孔子學院的中文教師教他漢語,希望能早日回到中國大陸;用影像記錄了布依族生活的亞歷山大已經畢業,被學校推選到印度國家廣播電視局工作,他選擇了與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對接工作,希望未來能為印中文化交流做出自己的貢獻。

劉韻妮老師三度帶領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青年分別來到湖南、甘肅、四川參加「看中國」,今年,劉韻妮辭去了南洋理工大學的工作,成為一名獨立電影人。前不久,她拿到一筆資金,即將重回貴州黔東南苗族地區繼續拍攝。

要讓世界知道中國大陸,就需要著眼於青年,著眼於視覺。中國大陸文化的國際傳播任重道遠,現在正是中國大陸文化發展的一個關鍵時期,希望更多有志青年加入我們,用你們的智慧和勤勞,讓世界更多「聽到」和「看到」中國大陸文化的自信來源和新生力量。黃會林說。


巴西青年帕維爾在廣西龍脊小寨,給瑤族老人展示拍攝好的畫面。


塞爾維亞的青年電影人米洛什·柯拉蘇佳正在進行訪談拍攝。


匈牙利大學生阿岱勒在拍攝上海街景。


印度青年卡勒普在拍攝古籍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