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達華人:亞丁灣的大陸軍艦 是華人定心丸

5日,卡達當地超市牛羊肉被一搶而空。

遭遇「塌方式」斷交的卡達究竟做了什麼?當沙特、埃及、阿聯酋等7個國家一天之內都宣布與卡達斷交時,許多人提出此問,國際輿論的目光一下聚焦在這個平時並不太引人注意的國家身上。從國土面積看,卡達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國,1.1萬平方公裡的面積不及北京大。

根據鳳凰網報導,不過,小國有大雄心:卡達是2006年亞運會的舉辦地,即將在2022年承辦世界杯,在世界範圍,它積極地刷存在感;在中東舞台上,卡達則十分「特立獨行」,經常扮演調停角色,時不時與以沙特為首的海灣國家唱反調。不僅如此,它還擁有一家十分具有影響力的「另類」媒體─「半島」電視台,幫助其傳播「獨特」的聲音。這樣的卡達在中東地區經常引發爭議,正因為如此,有外媒專欄作家將此次斷交風波形容為「海灣國家在管教這個不聽話的孩子」。

華人講述斷交風暴下的卡達

超市有搶購,但秩序如常

社交媒體上,人們分兩隊

「亞丁灣的中國大陸軍艦是華人定心丸」

6日,斷交風暴的中心卡達沒有呈現出太多慌亂。「當前阿拉伯國家正值齋月,在這段時間,卡達的本國和外來居民通常會選擇外出休假和探親,因此卡達大陸的人相對較少。」一名在卡達工作的中國大陸人6日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

卡達目前總人口大約260萬,不過本國公民僅31萬,外籍人士構成了卡達服務業、建築和採油業的主要勞動力。卡達居民大多信奉伊斯蘭教,多數屬遜尼派中的瓦哈比教派,什葉派占全國人口的16%。

卡達華人華僑協會常務副會長馮松濤向《環球時報》記者介紹說,目前在卡達的常駐中國大陸人大約為七八千,主要是中資企業人員及家屬、中餐廳等私營業主、在當地公司機構工作和學習的中國大陸人。馮松濤表示,受信仰和生活方式的影響,卡達對華簽證並未放開,尤其是針對女性簽證申請者有較多限制,加上該國市場空間小,投資意義不大,所以中國大陸人不多。

「我並未感覺到什麼緊張氣氛。」馮松濤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雖然對局勢有一定擔憂,但當地華人比較樂觀,「中國大陸海軍軍艦就在亞丁灣,這是我們的定心丸」。說到卡達如今社會整體狀況,馮松濤表示,「當地政府、公司、銀行和學校都照常運作,雖然有不少人開始囤貨,但總體來說,秩序一切都好」。

上述在卡達工作的中國大陸人6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5日,也就是斷交潮發生的第一天,卡達各大超市出現搶購大米、麵粉、肉類、食用油、飲用水等生活必需品現象,麵包和牛奶甚至出現脫銷,但並沒有出現瘋搶等混亂狀況。

卡達位於海灣西南岸的卡達半島上,其西、北、東三面被海灣包圍,南部與沙特接壤,與沙特的陸路邊境成為進口物資的主要通道。據上述在卡達工作的中國大陸人介紹,該國90%的食品和生活物資依靠進口,其中40%來自沙特。所以沙特宣布關閉邊界後,當地人首先去超市囤積物資。在他們看來,卡達之後可能不得不選擇空運、海運等運輸物資的方式,這樣的話隨著成本提高,物價也有上漲的可能。與此同時,卡達的銀行自助取款機前有不少民眾在排隊取錢,一方面是為了購物方便,另一方面是以備不時之需。

卡達斷交風波自然成為當地人關注的焦點。據《環球時報》記者了解,在該國社交媒體上,這兩天出現了兩大熱門話題:一個叫做「我們都是塔米姆.本.哈馬德」,力挺卡達埃米爾的;另一個則是「卡達的統治者不代表人民」,這部分人希望政治與生活應該分開,政治對民眾的生活不應造成太大影響。

說到卡達,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油氣資源豐富、有錢。美國能源資訊署資料顯示,2016年,卡達天然氣儲量約24.5萬億立方公尺,居世界第3位。已探明石油儲量約25億噸,居世界第13位。石油輸出國組織資料顯示,2016年,石油和天然氣占該國大陸生產總值的比重達55%,石油和天然氣收入占該國政府收入的70%。

依靠油氣資源,卡達在美國《全球金融》雜誌的排名中被列為最富裕的國家,人均GDP高達12.97萬美元。不過60年前,這裡還是赤貧之地。英國倫敦國王學院卡達外交政策專家大衛•羅伯茨撰文稱,上世紀50年代,卡達人口大約2.5萬,當時這個國家的核心產業─採珠業和漁業在競爭中遭重挫,經濟陷入衰退。不過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石油收入漸漸「滲入」這個國家。

如今的卡達不僅銷售能源,而且在全球投資,它的主權財富基金規模達3300億美金。卡達投資局的持股包括好萊塢、紐約帝國大廈、大眾汽車集團等。

油氣經濟的高速發展同時衝擊著卡達的傳統社會,因此這裡會出現一些看似矛盾的現象:婦女出門大多穿黑袍,但離婚率高達37%,多數是女性提出的;卡達不允許在公共場所飲酒,不過在周末,飯店派對依然存在。華黎明曾經擔任中國大陸駐伊朗大使、中國大陸駐阿聯酋大使。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卡達與其他海灣國家有一點不同的是,這個國家思想非常開放。比如,2006年亞運會是在杜哈舉行的,亞運會包含游泳、跳水等專案,但在其他傳統的海灣國家,甚至是不允許女性參加此類比賽的。

中東眼中的「外交異類」

追求影響力,調解介入多國紛爭

想當調停者,庇護眾多反對力量

愛搞大外交,挑戰沙特霸主地位

除了相對開放,卡達在社會層面與其他海灣國家並沒有太大差異,但是說到外交政策,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田文林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用了「標新立異」一詞。他說,雖然是個小國,但卡達想搞大外交,一直試圖發揮地區大國的影響力。比如,卡達專門成立了蘇丹援助委員會等對外援助機構,為調解蘇丹、黎巴嫩、葉門等國的衝突投入巨資;在阿拉伯國家中,它第一個派出戰機參加推翻卡扎菲政權的軍事行動,第一個公開支援阿拉伯軍隊進入敘利亞。

田文林表示,卡達「總想扮演橋梁角色,誰也不得罪。正因為如此,塔利班、哈馬斯等一些很難被中東其他國家接受的組織在卡達首都杜哈被允許開設辦事處,與此同時,它也能容納什葉派占多數的伊朗。這種態度在中東地區實在是比較出位」。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曾報導稱,敘利亞2011年出現騷亂後,杜哈成為敘武裝反對派的主要金主和外交支援者,歡迎敘叛逃者和異見人士進入其境內。敘反對派人員在當地豪華酒店會面,反叛武裝指揮員經常乘飛機前來要求卡達提供資金。英國《衛報》5日稱,卡達還是哈馬斯控制的加沙地帶的關鍵金主,並從2012年起一直是哈馬斯流亡官員哈立德•馬沙爾的庇護所。

「財富充足的卡達始終不認為自己是個小國,覺得自己能夠挑戰沙特在海灣地區的霸主地位。」華黎明表示,這次風波看似是好幾個國家和卡達斷交,實際就是卡達和沙特的關係引起的,「雙方的矛盾由來已久,早在1995年我當中國大陸駐阿聯酋大使時,他們就鬧得相當厲害了」。而卡達和沙特最為突出的矛盾便是對遜尼派穆斯林兄弟會(簡稱穆兄會)和伊朗的態度。

《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稱,卡達和沙特都是遜尼派國家,但沙特認為穆兄會的政治模式既威脅其政權合法性又威脅其國家安全,因為這是一種「將宗教信仰與「投票箱」影響力合二為一的政治模式」,因此將該組織打上恐怖主義標籤。不過,卡達選擇支援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尤其是支援穆兄會在埃及執政。

美國卡內基中心訪問學者拉夫爾.里弗沃認為,「卡達通過在阿拉伯獨裁者紛紛垮台時支援穆兄會而成為「阿拉伯之春」浪潮的弄潮兒,杜哈希望以此贏得許多重要朋友」。另一方面,《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說,卡達也有自身大陸因素的考慮。穆兄會已於1999年自願解散在卡達境內的正式組織,在此前提下,卡達接收的這些人並不會像在沙特、阿聯酋等國一樣,在卡達宣揚反對派情緒,因為卡達正在扮演支援他們的角色。

在伊朗問題上,田文林表示,沙特對這個國家既痛恨又恐慌,圍堵伊朗幾乎成為其國策。在此情況下,卡達所謂的中東橋梁作用顯得不識時務。「卡達想對伊朗採取緩和態度已踩到沙特的外交政策紅線。」

小國玩不起大外交

與人為敵的「半島」台或被做交易

與自身不匹配的外交目標需調整

之所以說卡達雄心勃勃,還在於這個國家通過被稱為「中東CNN」的「半島」電視台在世界範圍內發聲,這家幾乎是按照西方模式運營的媒體也成為中東地區的「異類」。「半島」電視台成立於1996年,名義上是非官方性質,實際上由卡達王室成員控制。

據以色列《國土報》報導,目前,「半島」電視台在全世界的80個分支機構雇用了4000多名專業人員,「中東的媒體革命要歸功於它」,因為它改變了大多數政權對資訊的壟斷權,並使反對派勢力得以發聲,將阿拉伯國家媒體往往不願談及的一些話題展現給觀眾。《國土報》將「半島」電視台稱為卡達的一種「戰略武器」。它不僅成為3.5億阿拉伯觀眾的主要資訊來源,而且推出以西方國家為目標市場的英語頻道。

許多阿拉伯政府希望「半島」電視台徹底消失。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海灣和能源政策專案主任亨德森說,作為「全球品牌」的卡達電視台演化為一支在中東地區引發兩極分化的力量。近幾年,它因批評一些阿拉伯政府、報導遭罷黜的埃及前總統穆爾西(穆兄會領袖)並質疑後來上台的埃及現總統塞西引發沙特和埃及不滿。目前,沙特和阿聯酋已封殺「半島」電視台。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分析說,與卡達斷交的國家有可能以要求該國關閉「半島」電視台來換取恢復與其的外交和經貿交往。

卡達近年來採取「出位外交戰略」的深層次原因是什麼?田文林認為,卡達有一些拿破崙情結─身材矮小的人會因為不自信,存有在其他方面要強於他人的補償心理;其次,卡達的外交選擇與中東政治背景的變化也有關係。「埃及和沙特都是中東地區傳統大國,但是埃及因自身問題目前無暇顧及其他,海灣國家地位開始凸顯,這對沙特是一個機會。

但是卡達認為自己在其他國家動蕩之時,也迎來了對這些國家施加影響的杠桿和契機。」華黎明表示,沙特這幾年的地位也在下降。隨著油價下跌,其財力被削弱,敘利亞戰爭一直打不下來,其霸主地位也在不斷受到挑戰。

田文林表示,無論如何,卡達在政體上跟海灣其他國家的相似度很高,相互關係持續殭化下去對雙方都不利,把卡達推向伊朗也是得不償失。另外,美國在卡達建有軍事基地,美國也不允許卡達被孤立,衝突是可控的。對於卡達來說,本來想左右逢源,現在裡外不是人,對它衝擊很大,接下來很可能進行適時調整,「其對外政策目標和自身實力本身存在比較大的錯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