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鄭秀文曾抑鬱崩潰 如今在婚姻裡找到安定

鄭秀文曾抑鬱崩潰。

上周六晚,北京雍和宮附近的糖果星光現場人頭攢動。男男女女們一早就在門口排起了長隊,只為進場後能離當晚舞台上的主角─鄭秀文更近一些。時隔七年,鄭秀文終於推出了她的全新國語專輯《裸》。帶著這張新作品來到北京,她本著能與許久未見的歌迷近距離互動的目的,特意選擇了這個小場地舉行首唱會。

根據新華網報導,一直以來,香港都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沒有人不喜歡鄭秀文。因為她太像香港這座城市的縮影─雖然狹小、擁擠,但是夠包容、夠努力,所以散發著光彩

從歌手出道,涉足演戲,到經歷低潮,複出歸來,鄭秀文歷經了演藝圈的高低起伏。而無論是唱歌表演,還是塑身減肥,她總是以對自己的要求嚴苛著稱。「因為我一直都希望自己的表演能夠向觀眾傳遞出能量,就算像我這麼一個平凡的人,靠著努力,也可以做出一點成績。」首唱會結束後,鄭秀文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在採訪中,她講著普通話,時不時因為自己不夠標準的發音咬字哈哈大笑。

舞台上氣場十足,舞台下親切健談。唯有提起許志安,鄭秀文才露出幸福的小女人一面,「他很善良,內心浪漫表面害羞,不是那種很開放的人,比較傳統。所以他跟我在一起很快樂,因為我在家裡比較「瘋」,他屬於正經冷靜的,我們有一種互補的感覺。」

音樂

16歲參加歌唱比賽拿季軍 高中畢業就出專輯

首唱會當晚,鄭秀文一連翻唱了《演員》《我要你》《天黑黑》等多首華語金曲,蘇運瑩作為嘉賓登台與她合唱尬舞,任素汐也偷偷現身,為她獻上了一大捧鮮花。其實,無論是新歌還是老曲,對於悅耳旋律的敏感,是鄭秀文從小就掌握的技能。

鄭秀文的事業開始得很順利。1988年,為了踐行唱歌這個愛好,同時一探歌唱比賽有無黑幕,16歲的她報名參加了新秀歌唱大賽,以一首葉倩文的《幹一杯》拿下季軍。

兩年後,高中畢業的鄭秀文就發行了首張專輯,此後幾乎以一年一張專輯的速度發片。慢慢的,無論是深情的《值得》《捨不得你》《終身美麗》,還是力量十足的《煞科》《眉飛色舞》《信者得愛》,幾乎每首歌都成為了KTV必點歌曲。鄭秀文開始頻頻在香港各大音樂頒獎典禮上出沒,在新聞中,她的名字前多了一個固定的形容詞:「香港樂壇天後」。

「他們批評我唱歌不好,我就去練歌藝;跳舞不行就去學舞步;形象不多變,我就去設計造型……有一天突然不在乎他們說的了,卻發現大街小巷都在播放我的歌。」直到今天,鄭秀文依然在堅持嘗試多樣化的音樂元素:「像這次新專輯我就非常滿意,我覺得我跳出了舒適圈,在音樂上面有了大膽的、不一樣的嘗試,《裸體早餐》這首歌對我來說就是一首非常有型的音樂。」

電影

七次入圍卻遲遲未果 金像獎對她始終是個遺憾

歌唱事業之外,鄭秀文還有個為眾人所熟知的身份─演員。雖然是半路出家,但在初登銀幕時,鄭秀文就已經與張學友、梁朝偉、劉德華等合作了,不僅屢創香港愛情電影票房佳績,更在2002年憑藉三部電影同時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一時間,她成為了香港收入最高的女藝人之一。

但是,就像曾經的萊昂納多與奧斯卡,鄭秀文與金像獎的緣分也一直遲遲未來。自2001年首度被提名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後,鄭秀文便踏上了「不歸路」,《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同居蜜友》《鐘無艷》《長恨歌》《高海拔之戀Ⅱ》六度落敗,到2014年的《盲探》,已是她第七次入圍該獎項,卻再次與桂冠擦肩而過。

「怎麼說呢?看緣分吧。我對獎項一直以來沒那麼咬牙切齒啦。其實每一次感受都不同,有時確實會失落,有時覺得自己只是去陪襯一下,對這些早已有了心理準備。」鄭秀文也會覺得,始終有個遺憾,「可就是有這個遺憾又能怎樣呢?我的生活還不是一樣。不過如果有一天拿到這個獎還是會很高興。」

她坦言,拿不到獎項的原因,也許跟劇本的理想程度有關,也許是自己一直沒什麼進步,「大家很容易把我歸到愛情喜劇類,但現在我下定決心要改變。最近找我拍愛情電影的我都推了,之後馬上回去拍的電影,就是一個完全轉變的角色。」

外形

拒絕公司提出的隆胸意見 曾瘋狂減肥餓到暈倒

在首唱會當晚,鄭秀文穿著藍色西裝登台,下台接受採訪前,她又更換了一套枚紅色連衣裙。百變,是鄭秀文的另一個著名頭銜─她曾是香港藝人中第一個將頭髮染成金色的人;她曾在演唱會上以玫瑰頭、NIKE眉驚艷亮相……雖然造型大膽,但她卻始終堅持自我,公司曾建議她去隆胸,她毅然拒絕,並寫文章自侃「小胸脯萬歲」;她從不遮掩臉上的小雀斑,在多數場合都不介意將其外露。

回憶起這些過往,鄭秀文說那時候自己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成功。但在她以「百變」造型吸引眾人目光之前,也經歷了艱難的過程─剛出道時,鄭秀文還有些嬰兒肥,由於天生不是瘦削體質,對比起穿同一件衣服的周慧敏,她覺得自己怎麼都不好看,於是開始實行了一陣瘋狂的減肥計劃。「那時候真是瘋了,餓到最後甚至暈倒在家裡,醒來還是不肯吃東西。我媽拿著一碗稀粥讓我吃一口,可我覺得吃一口都會置我於死地。」

回想起當初的自己,她搖了搖頭感慨道,論減肥沒有人能狠得過她,「我幾乎有10年沒有吃飽過,也不喜歡做運動,吃減肥藥、只喝水……什麼方法都試過,除了像《瘦身男女》裡面吃蟲子的橋段外,其他都是真的。」就這樣,鄭秀文一度成為全香港最瘦的女星。

病痛

嚴重抑鬱症導致精神崩潰 停工三年才獲「重生」

長時間的自我施壓,讓鄭秀文「內心一直很緊繃」,她承認,當年的自己不會處理情緒,每天睜開眼就想著怎麼讓自己的事業更加進步。就這樣,工作壓力過大和長期不規律的減肥而導致的卡路里攝入不足,使鄭秀文一直深受體力透支困擾,那時的她開始變得情緒化,尤其會向一些特定的、自己相信的人發脾氣。

2004年底,鄭秀文接了那部《長恨歌》,為演好王琦瑤,她推掉一切工作,認真學國語;冒著哮喘複發的危險,在寒冷的天氣穿著薄衫拍戲。然而,影片上映後不僅票房慘敗,她的演技也受到質疑,這讓鄭秀文的抑鬱症更加嚴重,終於有一天,她徹底崩潰了。

「其實不是因為《長恨歌》得了抑鬱症,而是我帶著抑鬱症去拍的這部電影。」鄭秀文告訴記者,「我不想工作,也沒有正視自己的這個情緒病,反正整個人每天都很不舒服。但是因為要拍攝,我必須努力裝著自己沒事。可是拍完之後我就覺得我要垮掉了,崩潰了。但很奇怪的是,我當時又覺得好爽,因為可以好好地把病發出來了。當時我就覺得雖然病得很嚴重,但是絕對會好起來的。所以「重生」這個詞,在我生命中太重要了。」

這之後,整整三年,鄭秀文都沒有工作,她堅持「自我治療」,每天看書、畫畫、寫字,進行八公裡的跑步運動,「把生命中大大小小的事都託付給上帝。」2007年,她在紅館複出演唱會的舞台上,哭著念出了一封信,她告訴自己:「我清楚地知道你回來了。」

愛情

相識30年牽手許志安 挑來挑去還是挑的他

對於如今的鄭秀文而言,最讓她感到安定的是家庭。和許志安長跑多年後結為夫妻,被譽為香港娛樂圈「最符合民意的喜事」。

1989年,剛剛贏得歌唱比賽加盟華星唱片的鄭秀文,在那裡,遇到了自己的偶像─22歲的許志安。一起出席宴會後,許志安要了鄭秀文的電話,回家之後已經凌晨三點,他仍然忍不住要打給她。兩人在一起後,共同拿下過香港「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的最佳男女歌手,也經歷過分分合合,直到2015年,鄭秀文終於告訴別人:「你可以叫我許太了。」

「之前我從來沒有和男朋友同居過,所以當一下子就要永遠生活在一起了,會有點擔心害怕。」提起結婚之後的感受,鄭秀文分享道,「沒想到我們兩個人在一個房子裡面相處,非常舒服、安定,完全不存在不適應的情況。對於愛情我其實一直沒有想東想西,挑來挑去不還是挑他。」說到這兒,鄭秀文又假裝無奈地聳聳肩,「我們認識差不多30多年,基本上對很多事情80%的看法都一致,可能就是上帝安排這個人來到我身邊吧,最後還是選了他。」

在愛情的話題中,鄭秀文總是帶著甜蜜,也時不時夾雜著「數落」。在曾經的一次採訪裡,許志安向記者抱怨為何自己的經典歌曲只有那首《為什麼你背著我愛別人》,鄭秀文聽聞後一臉嫌棄地笑道:「太失敗了。」

 友情

16年演過8次銀幕情侶 劉德華是一生的摯友

鄭秀文與劉德華在16年前第一次合作,在這16年中,他們飾演了八次情侶,劉德華曾在受訪時公開表示:「如果說有哪個人在電影中一出現,別人就知道她是我老婆,那這個人一定是鄭秀文。」杜琪峰也曾說過:「他倆演戲的時候根本不需要指導。」

不僅事業上默契十足,在生活中,鄭秀文與劉德華也是好友。當年,劉德華聽說鄭秀文身患抑鬱症後,第一時間把她約了出來,聊了整整一下午,鄭秀文回憶說,「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友誼。」

他們會在媒體面前互爆小隱私,帶上各自的愛人去對方家中做客;鄭秀文開演唱會,劉德華會專程從歐洲片場回港助陣;劉德華邀請她參演作品,鄭秀文也二話不說就答應,「和劉德華拍了很多戲,這是合作上的信任,他給我很多空間,真心感謝這位朋友。」當記者問她,如果劉德華邀請你演愛情片該怎麼辦時,她馬上答道,「那就怎麼也推不掉啦,哈哈。」

前段時間劉德華墜馬受傷,作為好友,鄭秀文也經常去探望他,「我看過他幾次,現在狀態非常好,上個月他已經可以走路了,氣色很不錯。」她笑說如果哪天真的得了金像獎,得獎感言裡一定不會漏了華仔,「他是我電影上的伯樂,一生的摯友。」

新鮮問答

新京報:「Touch MI2」演唱會還會繼續巡回嗎?今年有什麼工作計劃?

鄭秀文:今年下半年還有三部電影要拍,巡演可能要到明年。

新京報:不停地忙碌中還是會很渴望放假吧?許志安會陪你去度假嗎?

鄭秀文:勞動是快樂的,我喜歡勞動(笑)。但做完一個大專案我都會放假,比如喜歡去日本一些地方玩一玩。如果他有時間的話,也會陪我一起去,我很享受兩個人一起旅行。

新京報:現在會用什麼方法保持身材?

鄭秀文:其實我現在沒有特別去減肥,只是我自己有一個特定的飲食節奏和運動節奏。

新京報:每天還堅持跑8公里?

鄭秀文:是的,每天都會跑8公里,如果不跑,我會在房間做運動。其實只要有一雙運動鞋,就可以做運動,無論何地都行,每天45分鐘,做完就大汗淋漓。

新京報:現在的你對自己還有什麼新的要求?

鄭秀文:事業上,還是希望能拍到好的戲、唱到好的歌兒(故意兒化音),舞台上要把我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至於家庭方面就要盡力做一個好妻子、好媳婦(笑),一定不會當媽媽,所以不能說……

新京報:真的沒有生小孩的打算?許志安也是?

鄭秀文:我倆在這件事情上都很統一,覺得兩個人生活很好。

新京報:但是你們一定會生一個很漂亮的小孩?

鄭秀文:生出來的女生像他,我會有點擔心,也有點壓抑(笑)

新京報:許志安前陣子在採訪中說在家裡從不讓你做家務,真的?

鄭秀文:我們的分工要看時間,有時我比較忙,有時他比較忙,比如廚房的事情都是我來搞定,一些比較男生的事,例如換燈、廁所漏水什麼的,都是他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