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短片拍客們每天4點起床月入過萬

短片拍客們每天4點起床月入過萬。

微博熱搜上經常出現的那些短片常常是被明碼標價的。

根據科技網報導,比如在梨視頻,一條被選中的影片可以獲得數百元的報酬,如果播放量進入當周排行榜前20,還有額外的獎勵,第一名是1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第二名是5000,第三名是4000,四到十名是3000……當然前提是,這些影片必須是拍客獨家提供給梨視頻的。

算上稿費和獎勵,『時光』(梨視頻專職拍客)每月至少能從梨視頻拿到過萬的報酬,此外,還有其他平台每月或多或少幾千元的分成,這在『時光』所在的平均工資4000元左右的山東省濰坊市,算是相當不錯的收入

拍客的門檻

成為一名專職拍客,獲得這份在三線城市也能保證萬餘元的工作,自然是有門檻的。

2009年的影片行業還未分勝負,愛奇藝還尚未成立,樂視只是一家影片網站,酷6還正風生水起,『時光』就是在8年前成為酷6拍客頻道的兼職拍客。『當時我在外貿服裝公司上班,自己買了個小機器,休班的時候就拍拍,感覺還不錯。』

到2010年,『時光』索性就辭職,成了專職拍客。最多的一年,他拍了900多條片子,粗粗算下來,這些年他已經拍了近萬條片子,多到片子也沒處放,只能留下些有代表性的,機器也跟著換了一代又一代。『時光』說,每年年底他都會看看一年拍的片子,『現在看以前的片子,拍得像垃圾。』

剛入行的『時光』並不太會拍,甚至到現在他也說不太清到底怎麼才能拍出一條好片子,『只能靠經驗。』這也是梨視頻更願意找『時光』這樣的拍客供片的原因—多年的經驗讓他們拿起攝影機便可以習慣性地拍完一條有趣的片子,即便他們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這樣拍鏡頭會顯得更震撼。

能夠保證像『時光』這樣的收入也並不容易,拍客們也是有地界的,比如濰坊、日照、青島等就是『時光』的素材地, 『時光』和他的同行們已經讓各自的地界約定俗成,互不侵占。

見多了人情冷暖

拍客們之間的交流也往往有固定辭匯,比如,今天有沒有『料』,要不要出去『掃街』。『掃街』是個蠻辛苦的事情,特別是在夏天,卻也能收獲些意外之喜。

但更多的時候,『時光』的『料』都是來自網上的故事—39歲的『時光』保持著4點起床,開始去網上找是否有有價值的故事,設法找到故事的主人公拍攝、剪輯、交給平台方精剪並製作。遇到好故事,『時光』往往要跟著拍一天,一點兒細節都不敢落下。今年3月,『時光』一條播放量800萬的片子就是按照這套流程被生產出來。

在這行幹了八年,『時光』見了太多的故事,每天碰到的有好事、也有不好的事—他見過五六個孩子擠在一間小茅房裡;見過一個工資1500卻拿出一大半工資資助貧困學生的環衛工人;見過一個妻子為了讓他保證呼吸每3秒按一下他的漸凍人;見過一個被騙婚到山東,婆婆對她惡語相加,但在丈夫去世後帶著婆婆改嫁的雲南人;見過一個帶著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打工6年的小夥兒,說只要有一口氣就不能放棄母親……按『時光』的話說,這份工作什麼人都能認識,什麼事也都能開始接受,『挺有意思。』帶著些許正能量的故事是『時光』最願意拍的,占去了他六七成的片子,『每次接到電話,聽到人家說「謝謝」都說不出的高興。』

『時光』說,拍客的工作做久了,已經沒有上班的概念了,上班似乎離自己很遙遠。但這份工作也常常面臨壓力,也會有些著急,壓力常發生在月初,『這月要多拍些片子。』39歲的『時光』告訴自己。

拍客背後的行業變遷

在某種程度上,拍客並不是新興職業,2006年的影片元年讓影片網站們紛紛提出新拍客的概念,甚至有報導稱,一些當紅原創拍客們已經混得風生水起,不但年收入過百萬,買房買車,甚至還要開公司了。

他們賺錢的路徑有二:一是通過影片網站,將拍攝的影片上傳到影片網站,影片網站給予一定的分成,二是廣告商會找知名拍客製作植入廣告的網路電影,這些人也就逐漸發展為製作網路短劇和電影的專業從業者。

像『時光』這樣的拍客或許可以將他們理解為是影片行業的見證者,隨著各家影片網站的興衰起落而輾轉遷離。『這些年影片網站變化太大了,有的開始做了,有的不做了。』『時光』說。拍客們的工作方式也發生著變化。早些年,從網上能獲取的故事少,『時光』往往碰到什麼線索都願意跑出去看看,但現在,線索變得更容易獲取,非有代表性的故事也再難以引起拍客們的注意。

他們是對行業最敏感的那群人,資本湧向頭部平台,而他們湧向資本。『哪家平台做得好、收益高,重視我們,我們就去哪家。』短片是各個影片平台們必不可少的戰略,但在發展路徑上卻各不相同,或是類綜藝型的節目打造,或是純生活型的紀實,在今年2月,梨視頻也轉型為關注年輕人生活、思想、感情的內容。

但給拍客等創作者以高額補貼是去年短片行業火熱後各平台紛紛跟進的戰略,2016年9月,今日頭條宣布未來一年將投入不少於10億元扶持短片創作者;今年3月底,從土豆轉型而來的大魚號宣布投入20億現金打造『大魚計劃』;今年2月,梨視頻創始人邱兵在接受《南方周末》採訪時曾提到,在拍客體系中,梨視頻將為此投入至少2億元人民幣。。

而對平台而言,高額的補貼也意味著占領市場後找到合理的商業模式。邱兵在那次採訪中也提到了後續的商業化,一是廣告,會占收入的60%以上;二是個別欄目的付費觀看;三是版權,『只要好好運營,一年拿幾千萬版權費,完全有可能。』

平台商業化的實現也意味著『時光』們將繼續獲得一份收入不錯又有趣的工作,而平台除了像他一樣的專職拍客,更多的是許多兼職拍客。在今年5月,餓了麼300萬名蜂鳥配送員以『餓了麼小哥』的身份,整體加入梨視頻拍客平台。梨視頻說,他們已經擁有15000餘名全球核心拍客,遍布520個城市,核心拍客總數今年年末將達5萬人。

他們在共同記錄這個世界,記錄嚴肅的、鮮活的、平靜的、熱絡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