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成都電競培訓班 50名學員3人過關

培訓班每天會安排兩堂理論課,由教練講解具體的遊戲角色和操作戰術技巧。

電競≠游戲

揭密成都電競培訓班 50名學員3人過關

不久前教育部正式宣布增補電子競技專業,對此有網友歡呼:「終於可以名正言順打遊戲了!」然而事實真是這樣嗎?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近日,四川傳媒學院、四川電影電視學院、四川科技職業學院相繼宣布將正式開設電競專業,並將從今年9月1日起開設招生。曾經被斥為「不務正業」的電子競技將一步步走進高校課堂,對於中國大陸電競來講,這無疑是一次重大的變革。6日,成都商報記者走進了位於成都東三環的一家電競培訓機構,探秘這個新興的電競培訓行業。

學員

網癮少年棄學逐夢 升級比拿滿分激動

今年2月,一家上海的電競培訓機構搬到了成都,在成都東門的一棟寫字樓裡,租下了一整層樓作為培訓教室和辦公場地,並在隨後開始了正式的學員招收。每期會有50名學員參與到培訓當中,目前已進行到第二期。

一個多月前,電競培訓班進入成都的消息讓14歲的小李格外興奮,並在父母的帶領下,從廣元趕到成都,報名入訓。而事實上,此時的他本該留在學校,準備著即將到來的初中畢業考試。但顯然,相比於上學,小李更喜歡遊戲。「讀書不是唯一的出路。」他希望通過培訓能夠走上職業的電子競技道路。事實上,從去年開始,他就拒絕到學校上課,輟學在家。

在父親老李看來,小李完全被遊戲毀了,從一個班級前幾名的優秀學生變成了如今的網癮少年,這讓他難以接受。老李在兄弟中排行老四,三個哥哥的孩子都是大學畢業,而自己的孩子卻沉溺於遊戲中,這讓他臉面無光。然而,無論如何勸說,小李都不願意再到學校,在輟學的一年裡,父子倆發生了多次的激烈衝突。老李清楚,指望兒子再進入學校是無望了,可打遊戲有出路嗎?他開始上網了解目前的職業電競發展,並查到了成都的這個電競培訓班,「他要是真的能打,就走這條路,不能打就回來繼續學習。」

於小李經歷相似,今年17歲的小陳也因為愛上遊戲在兩年前選擇了退學。2013年,上初中的他在同學的介紹下,開始玩起了英雄聯盟,蹺課進網吧成了常態,「當時從白銀升到了黃金,那種心情比考試拿了滿分還激動。」如今,小陳則一心想著能經過培訓打進職業聯賽,對於學習早已拋到腦後。

特訓

每天打12小時 教練為退役選手

覃懷兵是這家培訓機構的教務主任,據他介紹,每期學員共有50人,將被分成5個小班,培訓時間為期兩個月,主要針對當下最為流行的英雄聯盟遊戲,培訓會分為兩個階段,前期學員需要各自提升自己的段位,打好自己的位置,後期再組成團隊,進行團隊對抗。

目前,培訓班共有8名教練,除開3名正在為自身戰隊做準備工作的教練外,有5名日常教練負責學員的培訓。「教練都是具有職業實戰經歷的選手,打過不同層次職業比賽的。」覃懷兵介紹,在具體的培訓中,每天會安排兩堂理論課,由教練講解具體的遊戲角色和操作戰術技巧,接下來的時間就基本為學員的自我練習時間,教練會對每個學員的具體實戰情況給予分析指導。另外,每一周會對各個學員進行實戰資料的分析,「主要看學員的勝率,段位的變化,戰術上存在的問題。」

6日,記者在培訓班現場看到,50名學員被分配到5個房間,房間內配置了專門的遊戲電腦和鍵盤,學員們坐在電腦桌前對戰。房間內,還放置有一塊白板,教練會在理論課上對具體的遊戲角色進行分析和講解。

「在這裡的學員從入訓開始,都會進行嚴格的考勤,一天的培訓時間要長上午9點一直持續到晚上9點,一周也只能休息一天。」覃懷兵介紹。

來到培訓班的小李變得勤奮起來。除了按照安排的時間訓練外,他還會約著與他一起的同伴為自己的練習「加餐」,「基本上是一場接著一場,一場大概40分鐘時間,一天下來要打上近20場對抗,一直會玩到大樓拉電閘。」他笑稱,「這裡玩遊戲跟在家不一樣,氛圍和狀態更接近於一種職業的訓練,不再是單純地玩玩。」

現實

思維和反應要求高 50個學員僅3人留下

「我們希望學員在這裡能接受到真的培訓,而不是換一個地方打打遊戲,希望學員通過培訓能準確的認識自己的水平和能力,也許當初因為愛上網打遊戲,但現在你是準備追求一種職業。」覃懷兵介紹。在很多學員心裡,只要能夠通過培訓就能「打比賽」、「走職業」,但事實上,即便通過兩個月的培訓,他們的職業路仍異常遙遠。

電子競技是電子遊戲比賽達到「競技」層面的活動,需要選手具有出眾的思維能力、反應能力、心眼四肢的協調能力以及團隊精神。以時下最熱門的遊戲之一《英雄聯盟》為例,其段位分為「青銅」「白銀」「黃金」「白金」「鑽石」「大師」和「最強王者」7個,每個段位又各分成5個小段,要上升到「大師」級別才能參加大陸和國際的比賽。但現實是,極少有人能夠留下來。

覃懷兵介紹,要想留下來集訓進入到下一階段的青訓中,需要綜合遊戲段位和個人的綜合競技表現,「在段位上我們要求,英雄聯盟必須達到鑽1的標準,但事實上,從第一期的學員中來看,大部分都沒能達到,最後僅有3名學員留了下來。」

誤區

遊戲比周圍的人打得好 就自以為有天賦

覃懷兵介紹,很多學員可能會自我感覺良好,「也許在他的周圍,在他生活的當地,或者在他所在的區域內已經有一個很不錯的成績了,但是當走到這裡,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後就會發現,身邊的高手還有很多很多,距離真正職業的距離還非常遠。」

這一點教練劉天感受頗深。「有些學員其實只是因為受到了行業裡高收入的誘惑。」劉天說,不少學員能夠拿到一個英雄聯盟的新號從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從「青銅」打到「鑽石」,他們會覺得這就是一種遊戲的天賦,「自己再打下去很快就能再次上升到更高的段位,到時候打職業競技賽是不成問題的,但問題是不少人到了「鑽石」的段位後卻很難再上去了,還有些學員儘管打了上去,但心理素質以及團隊精神等方面又出現了問題,所以並不是他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覃懷兵說,培訓班除了教練外,還有專門的資料分析師,對各個學員的遊戲場次、勝率、段位等各方面通過遊戲影片進行分析,並對平時的競技狀態,操控手速和反應上給出測評,最後加上生活中的日常表現給予綜合評定。如果不適合職業競技,教練會給其本人及家長予以說明,建議回歸學校或者選擇其他的道路。

電競專業不是打遊戲 報考專業要謹慎

「電競」設置專業是否合適?「電競」專業是否是「打電游」?「電競」正式成為專業,是否意味著電子競技行業的春天已經到來?帶著一系列問題,記者採訪了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和申報「電競」專業的湖南體育職業學院專業籌建負責人柳軍。

教育部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該專業主要培養學生掌握電子競技基本理論、工作規律和實踐能力。」其就業主要面向「電競」職業俱樂部、「電競」公司、體育協會、其他「電競」相關機構等,「其目的是培養從事電子競技運動競賽、教練、裁判、主持與主播、賽事(活動)組織與管理等工作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

可見,電子競技不是「打電游」,畢業不會「當網管」,電子競技專業畢業生可從事「電競」運動員、教練員、資料與戰術分析師、裁判員、職業經理人、賽事承辦、場地運營與維護、主持與主播、「電競」商務等系列工作。

培養「電競」運動員只是眾多職業崗位指向中的一種選擇。」柳軍向本報記者介紹,「由於「電競」運動員的職業生涯有限,我們將圍繞「電競」運動員終身教育,整合課程體系,使學生在結束「電競」選手職業生涯走向社會後有一技之長,能立業創業。

在前期的調研中,走訪的「電競」企業負責人幾乎眾口一詞的表示缺人,甚至有些企業表示「到了要到網吧去拉人的地步」但又苦於「沒有合適的人」。談到中國大陸「電競」行業現狀,柳軍指出了行業人才供給矛盾。「大陸的「電競」愛好者雖然數量巨大,但相當部分僅僅是「玩家」,不能很好地滿足「電競」運動與「電競」產業工作崗位的需求。造成一方面市場人才需求旺盛,另一方面有大量人群有進入意願卻不符合市場要求。

「電競」專業不是有些人認為的「遊戲打得好就可以讀」,更不是「網癮戒除所」。面對眾多有意報考「電競」專業的考生和家長,柳軍建議,「要明確「電子競技」的內涵以及其與「電子遊戲」的區別;要充分了解「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培養什麼人,主要從事什麼樣的工作;要認識到該專業對於就讀學生的綜合素質尤其是對數理水平和語言文字表達能力要求較高,有一定門檻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