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碩士失聯超87小時 中國總領館促美加大調查力度

章瑩穎是個愛笑的姑娘。

截至北京時間6月14日零時,章瑩穎在美國芝加哥失蹤,已經87個小時。

根據新華網報導,剛接到消息時,大陸的朋友都覺得這個生活上有些迷糊的姑娘「應該只是迷路了」,過了一夜,開始著急,「很有可能是被綁架了」,第三天,根本不敢細想,「她是生是死?」

這個被朋友們稱為「學霸」的女孩本科就讀於中山大學,碩士畢業於北京大學深圳研究院,在中國大陸科學院客座學習過一年。農歷二〇一七年四月初一,到達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申請到了生態學的博士學位(PHD)。

跨越13個小時的時差,她的朋友們,中國大陸的,美國的,開會討論,建立微信救援群,有人負責在美國蹲守警察局,有人負責組織大家發傳單地毯式搜索,有人負責幫助章瑩穎的家人辦理簽證,有人負責聯繫媒體擴大影響力。

最新的消息是,北京時間6月12日夜晚11點多,伊利諾伊大學警察局查到街道監控影片,章瑩穎於失蹤當日14時左右出現在北古德溫大道附近,一輛深色Saturn Astra汽車停在她身側,和司機短暫交談後,她坐上了副駕駛座位,此後失聯。

6月12日,中國大陸駐芝加哥總領館副總領事餘鵬與相關工作人員一起前往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UIUC),了解該校中國大陸訪問學者章瑩穎失蹤案件情況,促請當地警方和校方加大力度進行搜尋和調查。

據芝加哥警方通報,已將章瑩穎失蹤案作為最重要的案件,正在全力搜索章失蹤前所乘車輛。

失蹤

坐上一輛深色汽車副駕駛後失聯

失蹤當日,芝加哥時間6月9日13時左右,章瑩穎從導師辦公室出發,與one north(當地一個公立仲介機構名稱)的租房辦公室經理約定半小時後到達並簽訂租房合同。

據其男友侯霄霖描述,章瑩穎初到美國,一個人住,公寓租金每月需要700美元,節儉的她想換成四人合租房,每月租金400美元,還能有人做伴。

13時2分,章瑩穎在朋友圈發出了失聯前最後一條回覆,對一位朋友登山的行為表示「服氣」,一連用了兩個感嘆號。

13時35分,據當地公車監控影片顯示,她頭戴黑色帽子,身穿淺色格子上衣,下身穿著藍色牛仔褲,出現在住處附近的公車站,等12路車。按照此前的計劃,這個時候她應該已經到達簽約地點,朋友通過距離推斷,章瑩穎可能先回住處取了東西,才耽誤了行程。
租房經理提供的聊天截圖表明,她在等公車時推後了見面時間,約定在14時10分碰面。

13時52分,公車監控顯示,章瑩穎從12路車下來,並沒有上下一班去one north簽約地的公車。

14時2分,章瑩穎出現在北古德溫大道附近,一輛深色Saturn Astra汽車停在她身側,和司機短暫交談後,她坐上了副駕駛座位。此後,親人朋友都無法與她取得聯繫。

14時30分左右,章瑩穎的手機在長途汽車站有過通訊記錄。

14時38分,租房經理短信詢問章瑩穎是否到達,沒有收到回覆。

16時左右,章瑩穎未歸,師友打電話無人接聽,聯繫租房經理,經理表示沒有見到章瑩穎。

20時左右,師友選擇報警。經警方排查,當地醫院沒有接收發生事故的患者;警察也確定她也沒有通過大巴、火車等交通工具離開當地。

芝加哥進入夜晚,章瑩穎失蹤的消息漸漸傳到大陸。

大學室友房麗莎第一反應是:不相信。她看到微信推送裡「章瑩穎失蹤」這幾個字,以為是同名同姓,點開看到照片後,還是有些不確信,「是不是美國人比較少,迷路了找不到人借電話」。

好友蔡燁記得,章瑩穎有幾次在車上睡覺睡過站了,「這一次是這樣就好了」。

他們都覺得章瑩穎有基本的警惕性和判斷力,出國之前,這是一個「出門都會給大家報備,晚上也會早早回來」的姑娘。

尋人

大陸外網友組成尋人隊伍

女友失蹤後這幾天,侯霄霖沒怎麼合過眼。

他是章瑩穎戀愛近八年的戀人,也是尋人行動的統籌者。北京的宿舍裡,侯霄霖白天號召大陸的朋友幫忙傳播,晚上,芝加哥天亮了,一條條大洋彼岸的消息傳回來,他辨別真假,歸納整理,形成文檔再發給大家。

關注變多,各種各樣的聲音浮現─當地曾有人發帖稱出現過「假警察」蒙騙路人;有網友猜測,是不是章瑩穎研究的領域太敏感,「被美國特工盯上了」。

侯霄霖沒有時間理會這些,他只希望有更多人關注,以推動美國那邊盡快找人,「現在還是太慢了」。

失蹤前一天,章瑩穎入睡前,他們還影片了一個多小時─影片中的女友有著初到異國的慌張,說自己看到有幾個亞洲人總在住處周邊徘徊,有些害怕,侯霄霖安慰她,「他們肯定不是來找你的」。

章瑩穎在美國的生活很規律,早上七點起床,晨跑,早餐一般會自己做,每周會去一趟超市買夠一周的食材,做了一頓好吃的炒豆角會開心很久。

另一件讓她高興的事情是學新東西,在近十個人的小組裡,她學東西上手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小組成員主要是中國大陸人和南韓人。他們研究遙感,需要用設備去農田裡採集資料,這個月她主要是坐在辦公室看文章,處理實驗資料。

這幾天有空,她想先換房子。侯霄霖心疼她,感覺她去美國之後一直跑東跑西,辦各種手續,「挺辛苦,又能感覺到她樂在其中。」
他不覺得這次失蹤是一次「意外」,女友一向聰明,去哪裡都會跟身邊人說,從來不曾不告而別。

失蹤當天上午,章瑩穎還在辦公室組裝和調試了實驗儀器。她的午飯一般在學校附近的中餐館和食堂解決,如果實驗順利,她會回家做晚飯,根據實驗情況需要,有時晚上9時至10時才回家。

失蹤後不到一天,中山大學、北京大學、中科院、美國伊利諾伊大學的校友們,芝加哥當地的華人們,以及許多不認識的網友們匯集在一起,組成了一支尋人隊伍。

大陸小分隊有人負責發文尋人,有人負責對接媒體,有人負責在微博和微信等平台轉發擴散。國外小分隊有人蹲守在警察局,有人聯繫當地華人組織,有人發傳單進行地毯式搜索,有人在利用谷歌地圖和蘋果手機定位功能找人。

他們曾寄希望於用電子產品定位,有人嘗試聯繫騰訊公司,對方稱需要警察的許可才能查詢定位,即使提供定位,也不一定能夠定位在芝加哥,有人試圖用iCloud定位,章瑩穎的手機已經關機,也失敗了。

章瑩穎其人

做一個培育學生的人

剛到中山大學的章瑩穎,話不密,但是聊天讓人非常舒服。室友們記得,初次見面,便和這個開朗、橢圓臉蛋、雙眼皮的女孩子「熟起來了」。

漸漸的,室友房麗莎發現,這位1990年出生,來自福建的室友是個「學霸」,早上會起來讀英語,臨近期末考試,她總結的筆記會成為大家的複習寶典,「她很單純,有什麼不懂的都可以問她」。

她個頭不高,卻總有很多能量,「皮膚黑黑的,但是總有一種小太陽的感覺。」

大一開始,章瑩穎便加入了中山大學環境保護協會,大二成為了協會會長,大三時,她拿了國家獎學金,並成為了學習委員。當時學校流行玩「三國殺」,大家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主公」,形容她身上的「霸氣」。

在多位朋友的言談中,關於章瑩穎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語是:熱心、開朗、有追求。房麗莎說,失蹤後大家都在「瘋了一樣找她」。

她和男友侯霄霖大一就在一起,後來一個去了北大,一個去了清華,七八年過去,他們是同學們眼中吵吵鬧鬧但是就是分不開的「絕配」。

好友蔡燁和她最近一次見面是去年的11月11日,蔡燁出差北京兩天,晚上九點多到達北京,入住的酒店出了問題,章瑩穎陪她一直折騰到夜裡十二點多。蔡燁記得,那天晚上,章瑩穎說自己是長女,弟弟快要參加工作了,要更加努力,好好照顧家人。

本科畢業時,她曾對朋友提起自己未來規劃,非常明確─大學還是有一些不盡如人意的地方,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把一些不太好的東西稍微彌補一些,讀碩士,讀博士,以後做一個培育學生的人。出國前,房麗莎試圖勸過章瑩穎,要不要考慮現實的問題,比如結婚,但她堅定的要出國,「以後想回高校,做一個好老師」。

她們最後一次聊天是五月底,房麗莎懷孕了,章瑩穎一直嚷著要做幹媽,要從美國給她寄東西。房麗莎問她在美國怎麼樣,章瑩穎笑著說,不錯啊,挺好的。

據侯霄霖稱,章瑩穎的父母正在辦理加急簽證趕赴美國。中國大陸駐芝加哥總領館表示,就家屬申辦來美簽證提供協助。
尋人啟事

章瑩穎,1990年生,福建人。及頸中短髮,微捲,咖啡色,戴圓眼鏡。橢圓臉蛋,雙眼皮。如有章瑩穎的任何線索,請撥打以下電話或在公眾號「新京報」後台留言。

大陸聯繫人:趙女士18201544013 吳女士18001376867

美國聯繫人:管先生609-647-1368 李先生301-256-6247 警官Sergeant Bradley 2173331216


芝加哥時間6月9日14時,章瑩穎乘坐一輛深色汽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