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號「草根大V」不主動刪帖 通過中間人拿感謝費

一名草根大V的微博截圖。

他掌握著十餘個微博號,粉絲量高達上百萬,他利用這些微博為企業做推廣,月入可以上萬。他們還有更隱秘的灰色收入:刪帖「感謝費」,自學成才、抱團「吸粉」、收費推廣、拿錢刪帖…等,賺錢背後,呈現的是一群草根大V的生態圈。

資訊傳播與灰色利益糾葛

遊走在互聯網監管的模糊地帶

根據新華網報導,6日下午,綿陽某企業搞活動,知名草根大V阿彪(化名)獲邀參加,主辦方給了600元辛苦費,阿彪在自己的微博上發了條現場消息進行宣傳─這只是阿彪的收入來源之一。他掌握著十餘個微博號,粉絲量高達上百萬,他利用這些微博,為企業做推廣,月入有時可以高達萬元。更隱秘的灰色收入,則來自 「刪帖」,阿彪和他的圈子將其稱為「感謝費」。

這些賺錢手段,背後呈現的是一群草根大V的生態圈:自學成才、抱團「吸粉」、收費推廣、拿錢刪帖……資訊傳播與灰色利益糾葛,游走在互聯網監管的模糊地帶。

群像

學歷從初中到大專不等 

有人是「做好事」起家

今年40歲的阿彪,初中未畢業,連一些較為複雜的字,也認不全。6年前開始,他兼職做自媒體,現在已是綿陽的自媒體達人。

2011年5月,阿彪和幾名朋友合作拍一部微電影,在綿陽人民公園的巨大顯示屏上進行了免費播放。 「從此,我進入了優酷拍客群,當拍客成了我的愛好。」阿彪說。2011年9月,阿彪借了一個卡片機,在人民公園拍了一個拉二胡的老人。4分鐘的影片,在優酷上進入了國慶專欄,阿彪得到了第一筆5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稿費。「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拍的東西還可以在網上大量轉播,還有稿費收入。」阿彪說,隨後,他按揭了一部價值4000多元的單反相機,開始了自己的兼職之路。

第二次,阿彪在網路論壇看到了一個道路中間的釘子戶,於是前往拍攝。該影片發表後,網路影響力很大,除了幾百元稿費,還被省外的電視台使用。阿彪異常興奮。第三個影片,更加快了阿彪往自媒體道路上的發展。一名小女孩患血管瘤,面對巨額手術費一籌莫展。阿彪前去拍攝了影片,發布到了網路, 「反響特別大,很多網友捐款,媒體也介入報導,最後小女孩一家獲捐了20餘萬元,小女孩成功進行了手術。」阿彪說,「雖然我只是一名草根大V,但我同樣可以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幾年前,大V包青(化名)的微博號被盜,被找回時有了1000多個粉絲。本職工作為同城征婚的他,決定利用微博推廣自己公司的業務。 「後來,我開始轉發綿陽本地的資訊,以此來吸引眼球,增加粉絲,到現在為止,我的微博粉絲量達到16萬多了。」包青說。
在綿陽,像阿彪、包青這樣的草根大V約有15人,以大專學歷以上為主,每個人有一至兩個帳號。他們的職業各種各樣,有像阿彪一樣的打工一族,有的開裝修公司、洗車場、賣進口食品,還有自由職業者,甚至企事業單位職工,也有小部分原本是媒體出身,算起點高的。

內容

奇人趣事、突發事件、公益求助 

閱讀量幾十萬是常事

現在的阿彪,不再是一名初中未畢業的拍客,他已於2012年到中國大陸傳媒大學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培訓,並拿到了結業證書。

當時,阿彪的主業是晚上在酒吧當DJ,但他也在不斷學習各種影片編輯軟體,還加入搜狐拍客、騰訊拍客、新浪拍客等,拍的影片也越來越多,影響力也慢慢變大。2012年上半年,搜狐影片在全國組織了30名拍客到中國大陸傳媒大學培訓,阿彪是其中一員。「這一次的培訓讓我學習到了太多的東西,為我以後做自媒體提供了方向。」阿彪說。

圈內的其他草根大V,有的和阿彪一樣會主動參加專業培訓,也有人就走野路子,憑藉自己的「網感」殺出一條血路。

做出一定影響力後,這些草根大V的微博上經常會收到網友的爆料,這些爆料稍後會成為他們的「作品」。操作模式是這樣的:雙方加QQ好友,由網友提供照片或者影片等,大V根據網友的描述,以及照片和影片,第一時間發微博。

6日晚上,一名草根大V向給成都商報記者展示他近兩年的作品:包括微博和多個拍客平台的影片,他自己總結了所發內容的方向:奇人趣事、突發事件、公益求助。成都商報記者逐一查看其所發微博,轉發量上千是常事,閱讀量數萬次,幾十萬也是常事。由他所發布的影片,點擊量更是高達上百萬次。

阿彪則以速度取勝,阿彪所發的照片和影片,自打浮水印。當地的突發事件,阿彪上網非常快。目前,他已經成為綿陽不少單位搞活動、開發布會邀請的常客。

包青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沒有經過任何培訓,除了推廣業務外,他多發表綿陽本地媒體報導的消息以及公益助人活動。
「經常看消息,我也大概知道哪些該發,哪些不能發。而且正規媒體都報導過的綿陽資訊,我想也是真實的,不會出現謠言,因此就進行大量轉載,當有一定影響力之後,微博後台也會進行推薦。」包青說。

賺錢

幾天前,阿彪辭去了酒吧DJ的工作,準備專職做自媒體。6日下午,阿彪參加了綿陽某企業的一個活動,在自己的微博上進行了現場情況的宣傳,企業給了600元的辛苦費,而他所用時間,不到一個小時。但是,這並不是他收入的主要來源。阿彪告訴記者,現在他自己手上有3個微博認證號,粉絲近20萬,加上圈子內其他幾個人的9個微博號,他手上掌握著上百萬的粉絲。通過這些微博,主要給餐飲、商場、汽車銷售商等做推廣活動,才是主要收入。

「2015年的一天,一位餐飲老闆微博私信我,問我做不做推廣,後來以300元的價格談好,在一個微博號進行推廣。我覺得這是一個生財之道,於是開始做各種商家推廣。」阿彪說。剛開始時,因為在綿陽有影響力的微博號有很多,每個人的收費又不一樣,還出現殺價的情況,這讓阿彪有點擔憂前景。思來想去,他開始聯繫這些微博號,商量抱團發展,即由某個人拉了一個業務後,談好12個微博號一起來推廣,不僅增加商家的宣傳面,也統一了價格,各家都有發展。

另一位草根大V楊唐(化名)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他有自己的工作,做草根大V只是業餘愛好,對於他來說,要靠純粹做微博來當全部收入,是比較困難的,因為不是每個月都有商家來做推廣以及活動。

「這一提議得到了大家的認同,現在,在一個微博號上推廣一篇,收費是300~600元。如果是上了5個,或者是12個號上百萬粉絲一起推廣,就會打折。」另一名草根大V說,「我們微博號主之間也有內部價格,比如我拉了一個業務,跟商家談好價格是500元一篇,我跟其他人結算時就按內部價付費,我要賺取一些差價。」

影響力越大,他們的業務不僅限於綿陽客戶,也有外省客戶找他們做推廣。2015年下半年,綿陽大V小孫在家中休息,一位北京的汽車商通過微博私信找到他,商量汽車推廣業務,雙方談好價格6000元。隨即,小孫根據汽車商提供的材料,編好了文字,交由汽車商審核後,汽車商立即通過支付寶轉帳,小孫也馬上在微博上進行了推廣。整個過程,小孫用時不到兩小時。

還有一次,幾名草根大V到一家餐飲店吃飯,當老闆得知幾人是知名大V後,不僅沒有收他們的飯錢,還每人封了幾百元的紅包,老闆只有一個要求:用他們的微博對飯菜的口味進行一個評價。

阿彪說,現在他的主要收入是通過微博給商家做推廣,然後拍攝一些影片發在網上掙稿費;還有就是參加一些商家活動,別人給辛苦費,「每個月收入高時上萬元,少則也有三四千元,而且花費時間並不多。」

楊唐稱,他的微博推廣收費價格,是根據內容來進行收費的。比如說一個比較好耍、好吃的地方開業,價格就相對便宜,只有100元左右;如果是醫院、企業等進行推廣,價格就是幾百元甚至上千元一條。

潛規則

刪帖費叫「感謝費」

不主動開口 要有中間人

相對於收錢為企業做推廣等,有償發布、拿錢刪帖更成為這些草根大V獲取灰色收入的「潛規則」。

一個月前,綿陽某知名自媒體人在微信公眾號上發帖,然後涉嫌刪帖收錢5000元被曝出。草根大V們對此並不避諱,甚至對成都商報記者坦言:這其實是自媒體行業的潛規則,但刪帖不是收刪帖費,而是叫「感謝費」。

一位不願具名的草根大V稱,不管是他們做微博也好,還是其他做微信公眾號的自媒體也罷,難免會在接收網友爆料時,刊發一些對某人或者某企業有負面影響的文章,而這些文章,恰恰又是粉絲們喜歡看的內容,還能吸引眼球,引起更廣泛的傳播,不僅可以增加微博的影響力,也能增加粉絲。而當一個負面消息擴散開時,被曝光的人或者企業就會找上門來,希望刪帖,消除影響。這就成了自媒體行業的潛規則。

「要求刪帖有一個條件,一般要有一名中間人,通過中間人一起來談事情的處理,如果找不到中間人,除非當事人提供強有力的證據證明我們所發內容是虛構或者不實,否則我們也不會刪。」某草根大V坦言,在整個事情的談話處理中,他們一般不會主動要錢刪帖,但可能會給一些簡單的提示或者暗示,此外還有事後給錢,「之所以要求找中間人,因為大家都懂得起,這就是我們這行的規矩。」

成都商報記者從多個草根大V處獲悉,刪帖沒有一個明確的價格,也不敢明碼標價,通常是2000元、3000元、5000元不等,最多甚至有可能上萬元刪一次,當事人當做「感謝費」給中間人轉交,給多給少要看當事人自己的「想法」。

「也有人找過我刪帖,事後給錢。這雖然是一種潛規則,雖然在我們看來是「感謝費」,但這種事畢竟是少數,如果真要好好做自媒體,不可能完全靠這種方式來賺錢,不僅沒有好名聲,還有違法的風險。」 一名草根大V說。

記者了解到,最高法、最高檢《關於辦理利用資訊網路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幹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中,有償刪帖和發帖行為,不但可能構成非法經營罪,還可能構成誹謗罪、敲詐勒索罪甚至尋釁滋事罪。

相對於收錢為企業做推廣等,有償發布、拿錢刪帖更成為這些草根大V獲取灰色收入的「潛規則」。

法眼透視

草根大V面臨多重法律風險

嚴重者構成刑事犯罪

事實上,草根大V的法律風險遠不止來源於金錢。一名草根大V告訴記者,自媒體畢竟不是正規媒體,對於一些突發事件或者涉及多方的事情,自媒體刊發的內容就可能出現失實的情況,甚至轉變成謠言。

綿陽曾有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公眾號,是一名剛畢業的大學生創辦,他的主要工作也是通過做自媒體來創業。但現在該公眾號已經銷聲匿跡。究其原因,就是謠言太多,完全失去公信力,被「趕出」了綿陽。

該公眾號曾出現過兩次典型的謠言文章。一篇是「一名大學生在芙蓉溪落水死亡」,該公眾號在發該文章時,稱該大學生被剖腹後丟入溪中死亡,並配有一張「開膛剖腹」的照片。事後,經過相關部門調查,該照片為湖南一家醫院在實驗中的圖片。另一篇謠言,也始於一張照片。去年夏天,綿陽發洪水,該公眾號發布了一張照片,顯示洪水快漫過大橋,引起了綿陽市民的恐慌。但事後證實,該照片是舊照。

該公眾號出現的問題,也是阿彪擔心的問題。他表示,自媒體接受報料時,只能憑藉網友的描述,加上照片、影片的內容,進行文字加工,而且還容易加入自己的觀點在裡面,這就會有謠言出現的風險。

「對於這個問題,我們自媒體人必須慎之又慎,盡可能地核實事情的真偽。對網友爆料的突發事件,文中表述我會說是網友爆料,而且我會向民警等部門進行簡單核實,最主要的就是描述現場,不深入追究後面的原因。」阿彪說。經過在中國大陸傳媒大學的培訓,阿彪屬於草根大V中更專業的那一類,對於一些敏感題材拿不准時,他甚至會私下請教網信辦或者網監,「如果他們說慎重,我就會放棄。」

6月1日起,《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管理規定》正式實施,這些草根大V都在觀望這部法規的底線。

綿陽市網信辦相關部門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作為網信部門,更多的是對平台進行監管,再由平台監管帳號,如果發現某帳號有違規、造謠等行為,網信部門會向平台進行投訴、舉報。該負責人提醒,作為自媒體人,首先要多學習法律法規,進行自律,然後在發表一些題材時,要盡可能核實,不要片面,以免形成謠言。

北京盈科(成都)律師事務所律師童偉認為,草根大V進行廣告發布,涉嫌違反廣告法,因為發布廣告需要工商等相關部門審批,如果收費則是變相廣告。如果有償發帖,發布的資訊如果是虛假的,則涉嫌構成侵權,轉發達到500次以上還構成刑事犯罪。

童偉還表示,收費刪帖是不正當的刪除,阻止正常資訊交流平台。如果利用發布的內容進行威脅、收錢,視具體案例可能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甚至是敲詐勒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