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外賣騎手甘苦談 爬高樓當運動

北京的夜晚,外賣騎手張天君騎行在送外賣的路上。

戴著頭盔、騎著電動車,馳騁在川流不息的城市交通洪流中,把一份份熱氣騰騰的餐品準時送到客戶手中。

根據新華網報導,如今,在各大城市的街巷樓宇,這樣的場景已經司空見慣。

智慧訂餐軟體和外賣配送業務的迅速發展,催生出新的職業—外賣騎手。資料顯示,中國大陸的外賣騎手數量已經突破1000萬人。

他們中有的『武』藝超群,練就『活地圖』的本領;有的靠『獨門秘笈』,實現賺錢買房的夢想。而當他們與現實生活短兵相接,表現出的勇氣和韌性更讓人刮目相看。

『金牌騎手』

2016年5月至今年5月,送餐騎行累計超過3.4萬公里,幾乎可繞地球一圈。這是美團外賣上海市松江區開元站『金牌騎手』郭超的騎行成績單。

郭超每天要『跑』100公里以上,每月送餐量在1700單左右,去年最瘋狂的一次是上海大暴雨,『當天點外賣的人特別多,從早晨一直跑到夜裡11點。』那一天,他送出了128單,『跑』了200多公里路,這一公司紀錄至今無人超越。

『我一直都是「跑」得最快的那個人。』他自豪的對記者說。而速度的保持正是源於他對時間的精準把握和跑單前的充分準備。

『我3分鐘就能爬19層樓,6層以內都是徒步爬樓,從不坐電梯。』他解釋說,送餐常常趕在中午,正是電梯使用高峰,乘坐一趟要5分鐘左右,而這在他看來『不夠高效』,『相同的時間,爬樓能送完3單,坐電梯可能一趟都送不完。』

郭超在送餐途中還有許多節省時間的小『秘笈』。

『記熟小區和寫字樓,每次送餐都規劃好路線,從不走冤枉路。』很多騎手迷路的時候都會找郭超,他被同事笑稱為『活地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郭超很明白這個道理,他每月花在升級裝備上的錢相當於薪水的四成。

據他介紹,他共有7部手機和7部電瓶車,每部手機都會提前充滿電,輪換使用;每輛車都會重新改裝,配備兩個電瓶和專用輪胎,為節省換車時間,他甚至在站點附近租了個地下車庫。『每輛車的續航能力200多公里,跑遠單特別合適。』

去年郭超的月薪在1.5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左右。

接單達人

2016年5月至今年5月,總單量16328單,日均送單量70單,這是北京市酒仙橋站點的外賣騎手張天君的工作成績單,他被同事封為『單量王』。

『去年我跑單攢了17萬元,實現了在老家買房的夢想。』張天君笑道。

不過,高薪的背後,浸透著的都是汗水。

張天君在公司是出了名的勤奮,每天早晨6點半推車出門,到早晨8點半,大多數騎手還一單都沒送,他就已經送出了7~8單;夏日炎炎,碰上用戶家住高層,電梯壞了,他就生生爬了21層樓把餐送到;去年北京暴雨,電動車意外進水無法騎行,他更是跑了將近2公里,送完訂單。

張天君喜歡極端天氣,喜歡接剩單、遠單,這也是他保持高單量的秘訣。『一天的派單量大概47單左右,多出來的單都是別人嫌遠不要的。遇到極端天氣,剩單會更多。』最遠的一單,他騎行了8公里。

外賣騎手常常遭遇『奇葩』要求或者不理解。比如送餐時,客戶讓騎手順便代買東西;比如,因為天氣或者路況等原因被客戶電話投訴……面對這些,張天君最常做的就是,一遍遍打電話溝通,一次次在樓宇間奔跑。有一次,顧客中途更改送餐位址,為了不超時,張天君只好打車去給顧客送餐,車費20餘元,而他送出一單的收入只有6塊錢。

『祝您用餐愉快。』把餐品交到客戶手中後,張天君總是一邊鞠躬一邊面帶笑容的這樣說。去年春節,張天君送出了1800多單,其中1065單是五星好評。

為愛打拼

外賣騎手的故事不僅由汗水和勤奮寫就,愛情的甜蜜悵惘、家庭的守望期盼,為他們的『江湖故事』增添了更生動的註腳。

昆明火車北站的騎手金玉龍和常鳳是一對情侶。愛情的力量讓金玉龍心生鬥志,通過努力他從騎手做到了副站長。而彼此在工作中的相望、相守,讓他更相信了那句情話: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郭超的情感生活並不如意,30歲的他獨自拉扯著兒子。工作繁忙,他把孩子留在了山東老家,每3個月回去一趟陪兒子。短暫相聚後,離別多在半夜,郭超不忍心看兒子眼中的不捨。發動車子時,發現兒子早已把平時不捨得吃的零食堆滿後座,眼淚忍不住的滾落。『我要拼盡全力給他營造好的環境。』

張天君上個月剛搬了家,為節省開支,他從每月1200元的單間,換到了現在每月500元的平房。『現在是淡季,一個月能掙1萬多元,但平時開銷大,我想多省點錢。』他說,每天吃飯只花20塊錢,一個月工資能攢下7000多元。

省下的錢他想全部留給兩個女兒。『每次她們打電話叫爸爸,我就感覺特別幸福。我想有錢了把她們都送到城裡上學。』他期盼。

深圳的外賣騎手盧錦閱去年在送外賣的路上與凶手互博,成功解救了一名女子。見義勇為後,公司經理曾要提拔他當站長,思索再三,他婉拒了。他坦言,雖然當站長職業前景更明朗,但是站長工資比較固定,沒有騎手多,『我現在照顧家庭需要錢。』前兩天,他剛給老父親匯去了1000元。

『父母經常叮囑我注意安全。我想對他們說,兒子長大了,肩膀硬了,能扛起家了。希望他們能過得好點。』盧錦閱談起了自己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