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號潛太平洋深淵區 大型動物之見聞

「蛟龍」號載人潛水器進入水中,進行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

在超過6500公尺的深淵區,大型動物相對稀少,『蛟龍』號載人潛水器十幾次超過6500公尺的下潛所見多是這樣的。帶回的樣品也相對較少,有幾隻大型動物的話就會讓海洋生物學家們高興一陣子。但是,6月13日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卻從太平洋雅浦海溝6600多公尺深淵區帶回了海參、海星、海百合等11隻大型動物。

根據新華網報導,豐富的生物樣品讓人大開眼界,觀看『蛟龍』號拍攝的海底視頻和採訪下潛人員,深淵區裡的動物世界更是令人稱奇。

這次下潛的地方,在雅浦海溝南部東岸,最大下潛深度6684公尺。主駕駛是第70次下潛的潛航員傅文韜,副駕駛為在印度洋、南海和太平洋深潛過的實習潛航員陳雲賽,隨行科學家是以研究海洋動物為主的國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員張東聲。一公里左右的航行旅程,在6600多公尺到6300多公尺的雅浦海溝山坡上爬行。

『這次我們又看到了游動中的獅子魚,而且不止一條。』傅文韜說。

『蛟龍』號5月30日在馬里亞納海溝下潛時,近距離拍攝到了兩條獅子魚在深淵海底游弋的影像,當時也是傅文韜擔任主駕駛,最大潛深6699公尺。

最大潛深6583公尺的雅浦海溝上個潛次,『蛟龍』號也拍攝到了游動中的獅子魚。作為具有深淵特征的生物物種,獅子魚通常生活在6000公尺至8000多公尺的深淵區。

記者在『蛟龍』號拍攝的視頻中看到,10時49分,一隻比較大的獅子魚出現在鏡頭前,不緊不慢地游著,舒展而優雅,有王者之風。12時17分,一條在水中一動不動的魚,遠遠地出現在鏡頭中。不過,直到一分鐘後,隨著鏡頭轉換,才看出又是一條獅子魚。這時,『蛟龍』號的幾個燈照在水裡,獅子魚游動時出現了3個影子,格外漂亮。

除了獅子魚之外,其他不同種類的魚也時有出現:10時31分,一條瘦長的白色魚迅速游過;10時40分,一條有著流線型尾巴的魚,緩緩游動著;12時13分,一條白色的魚出現,被『蛟龍』號跟拍了一段時間後,尾巴一搖,機靈的跑開了。

海參是深淵區引人注目的主角。每次在深淵區下潛,『蛟龍』號幾乎都能看到不同種類的海參。其中一些游泳海參,『舞姿』優美,令人難忘。

白色身體、紫色尾部的游泳海參,是生活在這裡格外漂亮的一種海參,個頭較大、身體圓潤。透過『蛟龍』號的鏡頭,除了疑似海參的動物之外,記者看到了10來隻海參。其中,4隻是身體白色、尾部紫色的游泳海參。

11時17分,一隻白色透明的海參在水中游泳,異常醒目,肚子裡的腸子清晰可見。

13時11分,一隻全身紫紅色的海參漂在水中,肚子裡的腸子同樣清晰可見,但漂亮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12時30分,一隻白紫色海參進入『蛟龍』號的視野。為了給科學家提供研究樣品,主駕駛傅文韜用『蛟龍』號的機械手輕鬆的獲取了這隻海參。不過,3分鐘後,這隻海參從生物筐裡跑出來,機械手在水中再次將其逮住,不一會兒海參還是成功溜走了。

此外,記者看到,至少還有兩種不同的海參生活在這裡,趴在沉積物上。其中,一隻白海參趴在沉積物上,與一隻酒瓶相鄰,不知道外來的闖入者是否影響到了它。

除了採集到的一隻海蛇尾,透過視頻還能看到幾隻。10時33分,『蛟龍』號用插管取沉積物樣品時,一隻海蛇尾出現在眼前。

總體而言,海蛇尾因體型較小,不似同樣是長有幾個腕足的海星那樣醒目。一分鐘後,又一隻5個腕足的海星出現在鏡頭前。

隨後,海星不時出現:

10時57分,一隻海星一動不動的趴在沉積物上。

11時44分,一隻5個腕足的海星出現,『蛟龍』號用機械手成功為科學家取樣。

12時55分,一隻6個腕足的海星出現。

13時16分,一隻海星趴在沉積物上,6個長長的腕足格外引人注目。

在底棲生態系統中,海星屬於肉食動物,或蹲在原地、或在緩慢爬行中吃下遇到的食物。

要說這裡肉眼能看到的動物,3個小時的影片中,要數蝦最多、最活躍。『蛟龍』號此趟航程罕見有岩石,全程皆為厚厚的沉積物。從視頻開始拍攝,就能見到多隻小蝦游動。大致數來,非常引人矚目的蝦至少有20隻。有幾隻尤其引人注目:

10時38分,一隻身體約7公分長的紅色大蝦,及其在『蛟龍』號燈光照射下的黑色背影,格外醒目。『蛟龍』號取沉積物樣品時,這隻紅蝦一直在周圍游著,像是在巡視自己的土地。

11時01分,一隻大白蝦游過,像一架戰鬥機飛過一樣。或許是『蛟龍』號在向前航行,這隻大蝦平行移動的頻率顯得非常快。

11時25分,又一隻大白蝦蹦蹦跳跳的出現在鏡頭前。

『「蛟龍」號的錄影機只是拍了其中的一部分,我所在的右舷視窗還看到了不少蝦,數下來能識別的有七八種之多。』張東聲說。

事實上,即使在更深的海底,數量最多的大型動物依然是蝦。中國大洋38航次第三航段在雅浦海溝投放深海著陸器時,便分別從7000公尺和8000公尺處捕獲了大量的鉤蝦。

深海著陸器觀察和採集的,主要是魚類、蝦類等游泳生物,無法採集海百合等固著生物。此次,『蛟龍』號不僅在12時43分看到了一隻海百合,而且採集帶回給動物學家進行研究。

11時32分出現在鏡頭中的海鞘,同樣鏡頭感十足。

『能在這樣深的海底看到海百合、海鞘,非常讓人有滿足感。在海底3個多小時,像是看了一場動物世界的電影,其中看到最多的除了蝦之外,多毛類動物僅次於蝦。』張東聲說。

深海生物生存在高壓、低溫、黑暗和營養稀缺的極端環境中,是地球上最不為人們所了解的物種。『蛟龍』號拍攝的影片,呈現的只是一些大型動物,更有無數肉眼所看不到的微生物生活在深淵區。

即使是大型動物,深淵區裡有哪些不同的種類,空間分布有什麼不同?是原地生長的獨特物種還是從別處來的?食物來源是什麼……這一切,目前的研究都還無法說清。

人們期望,深海技術的突破和學術研究的深入,能夠對這些深淵區裡的特殊生命有更多了解,關於它們的科學奧秘能夠得到更多揭示。


這是『蛟龍』號在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中拍攝的海星。


這是『蛟龍』號在中國大洋38航次最後一潛中拍攝的獅子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