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哈托家族可能捲土重來 印尼華人憂排華再起

印尼首都雅加達原省長鐘萬學。

印尼首都雅加達原省長鐘萬學4月19日在選舉中落敗,無緣連任。5月9日,因在任期間『褻瀆』《古蘭經》,鐘萬學被判刑兩年並立即執行。過去一段時間,圍繞這位印尼華裔高官的選舉和官司,被認為是觀察這個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國家政治與社會發展趨勢的一個重要風向標,而施政滿意度超7成的鐘萬學連連遇挫的結局,不僅令其支持者錯愕,國際社會對印尼宗教包容度和政治宗教化的擔憂也在加大。

根據環球時報報導,有人稱,印尼已來到一個十字路口。由於印尼有排華歷史,不少當地華人更是對未來感到憂慮。鐘萬學事件影響究竟有多大?《環球時報》特約記者從雅加達發回他的感受和觀察。

7成滿意度、4成得票率—那3成去哪了?

鐘萬學被判刑後,雅加達政壇總體平靜,圍繞鐘萬學競選連任或是否『褻瀆』《古蘭經》的爭議已經告一段落。目前雅加達政壇比較熱門的話題是,『捍衛伊斯蘭陣線』頭目里齊克因涉嫌在網路上散播他與一名女性的露骨對話,甚至散播該女性的裸照而被警方約談。

『捍衛伊斯蘭陣線』是反鐘萬學的急先鋒,幾次數十萬人反鐘萬學遊行都是該團體發起的。據說里齊克已赴沙烏地阿拉伯避難,並喊冤說佐科政府在對他秋後算帳(鐘萬學被視為佐科的政治盟友)。里齊克還在沙特會見來自印尼的反佐科陣營人士,試圖製造『佐科正在對付穆斯林』的輿論。這也說明反佐科陣營將繼續利用宗教議題進行鬥爭。

回顧過去幾個月發生的事,鐘萬學事件之所以舉世矚目,源於他的『雙重少數』身份(作為華裔的少數族群,和作為基督教徒的少數宗教信徒)、行事風格及印尼的特殊政治環境。,

鐘萬學原本是印尼現任總統佐科的副省長搭檔,佐科2014年參選總統並當選後,鐘萬學自動替補成為省長。任省長期間,鐘萬學實施眾多惠民政策,其中包括為貧困人口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整頓街邊商販、政府預算透明等,最讓雅加達人感受深刻的是幾乎解決了水患問題。數十年來,雅加達多個地區面對雨季來臨時的河水倒灌,歷屆省長都未能解決這個城市弊病,鐘萬學卻做到了。因此,他的施政滿意度長期在7成以上。不過鐘脾氣火爆、口無遮攔,最終在2016年9月的一次公開活動中不當引用一則宗教詩篇,被政敵抓住並指控為『褻瀆』《古蘭經》。

印尼知名民意調查公司德尼(Denny JA)的專家在雅加達大選前曾表示,從歷年經驗看,任何施政滿意度超過7成的現任政治人物都能輕鬆連任。但鐘萬學沒有,他只獲得4成左右選票。剩下的3成哪去了?他們被以種族和宗教差異為核心的選舉宣傳衝走了。

鐘萬學的一名支援者曾在一次小型研討會上說,如果鐘萬學輸掉這次選舉,將意味著反佐科陣營可能研發出一個選舉『標準作業程式』,並在印尼全國實施—意即不論對手施政表現如何優秀,都可以被種族或宗教議題所擊倒;種族和宗教議題有可能成為競選的主要議題,而不是政治人物的政績本身。

這個疑慮不無道理,也是印尼華人最擔心的事。

兩股力量之爭——省長選舉只是一個節點?

印尼第二任總統蘇哈托1998年倒台前,實施了全世界最嚴厲的反共排華政策,導致印尼華人在政治、公務員、軍隊、警察等各個領域受到限制和排擠,僅在經濟和商業領域獲得充分自由。華人的政治權益不受保護,經常被稱為『經濟動物』。

蘇哈托倒台後,印尼改革派領袖瓦希德與梅加瓦蒂相繼擔任總統,並致力於廢除蘇哈托執政30多年所制定的排華政策,讓農歷新年成為國定假日,全印尼的中小學可以接受華文教育,允許華文媒體發行以及允許華人社團成立等。印尼華人因此非常感激他們。兩位改革派領袖也改變蘇哈托向西方『一邊倒』的外交政策,對華友好。

鐘萬學在印尼華人中有極高支持率與此有關,他尋求連任時獲得了來自瓦希德所創立的民族復興黨,及梅加瓦蒂領導的鬥爭民主黨的支持。瓦希德與梅加瓦蒂在印尼華人當中享有崇高威望,而鐘萬學在政壇的崛起,可以被視為印尼民主改革的延伸和持續。

相反,擊敗鐘萬學的參選人阿尼斯的支持者主要是普拉博沃領導的大印尼運動黨,和有激進伊斯蘭傾向的繁榮公正黨。普拉博沃是蘇哈托的女婿並涉嫌策劃印尼1998年排華騷亂,而繁榮公正黨主張印尼國家法律採用更多伊斯蘭法律。這兩個政黨的保守立場,和政治主張多少讓華人感到不安。

旅居新加坡的印尼華裔學者廖建裕曾在新加坡《海峽時報》上撰文說,鐘萬學案其實是印尼改革派與保守利益集團之間的鬥爭。他認為,佐科和鐘萬學都不屬於印尼政治寡頭集團,兩人均是從基層一步步往上走的政治人物。相反,普拉博沃等人屬於寡頭集團並推出自己屬意的候選人,其更善於利用種族和宗教議題牽制改革派。雅加達省長選舉只是兩股力量相互鬥爭的一個節點。

廖建裕的結論有充分依據。最起勁攻擊鐘萬學的激進團體『捍衛伊斯蘭陣線』不否認其與普拉博沃、阿尼斯和蘇哈托家族的關係。而鐘萬學『褻瀆』案不是單純的宗教或法律案件,更多是反佐科陣營集結激進伊斯蘭勢力積極打擊鐘萬學,並且成功了。

香港《亞洲周刊》4月9日一篇題為『雅加達選舉與蘇哈托家族復辟』的署名文章明確稱,蘇哈托家族及其子女將試圖左右印尼政治並牽制任何改革步伐。目前,反對佐科(也反對鐘萬學)的政治人物有普拉博沃(蘇哈托女婿)、蘇哈托幼子托米以及其他與蘇哈托家族來往密切的政商界名人。

當然,印尼兩位改革派人物瓦希德與梅加瓦蒂已經明確就他們對華人的立場表態。瓦希德擔任全印尼最大的溫和伊斯蘭組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簡稱『伊聯』,是印尼乃至全世界最大溫和穆斯林組織)主席時,明確就1965-1966年參與對印尼左派大屠殺表示道歉,並派『伊聯』基層人員照顧年事已高的左派人士。他表示,當時『伊聯』在蘇哈托誤導與威脅下,被迫參與迫害左派人士。瓦希德這次道歉獲得已故康奈爾大學印尼問題權威專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的讚賞。梅加瓦蒂則是印尼首任總統蘇加諾的女兒,其家族長年同中國大陸各級領導人包括老一代的毛澤東、周恩來和劉少奇等保持密切關係。

一位曾在中國大陸留學的印尼華人學者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蘇哈托家族試圖重返政壇令人擔憂,這股勢力的崛起不但會終止佐科的各項改革舉措,他們甚至可能嘗試重新推出排華法令並渲染各種敵視中國大陸的政治社會議題。

這位華人學者的話代表著部分佐科陣營人士的看法。

『下一代別在印尼』——當地華人討論群為何有此言論?

鐘萬學的崛起或多或少反映出華人對印尼所作貢獻受到肯定,但他的敗選及被判刑則打擊了華人參政的意願,因為只要對手利用種族和宗教議題進行攻擊,再努力、再好的政績都將被否決。在印尼華人使用的即時通信軟體WhatsApp討論群裡,甚至出現倡議移民國外的言論,希望『下一代別在印尼』,大家擔心未來印尼會出現嚴重的排華浪潮。

從印尼當地網路討論群看,絕大多數雅加達人認可鐘萬學的工作表現。雅加達外,印尼東部非穆斯林人口區數次舉行大規模遊行,表態支持鐘萬學。這說明鐘萬學雖然被判刑,但仍享有強勁的民眾支持度。國際社會、國際組織以及眾多外國媒體也大幅報道鐘萬學敗選的新聞並多數質疑印尼法院的判決。

雅加達省長選舉已經落幕,但在觀察人士眼中,它只是2019年總統選舉的前哨戰。到時候佐科將面對來自保守利益集團的挑戰,而普拉博沃仍然是挑戰佐科的潛在競爭對手。印尼權威民調機構賽夫姆賈尼研究與諮詢機構(SMRC)6月8日對外公布5月14-20日進行的調查,結果對佐科施政滿意者達67%;如果印尼馬上舉行大選,佐科將以53.7%支持率對抗普拉博沃的37.2%。

但如果鐘萬學以70%以上的滿意度連任失敗,佐科會怎樣?如果反對陣營果真研發出基於種族和宗教議題的『選舉標準作業程式』,佐科會重蹈鐘萬學的覆轍嗎?雖然佐科是原住民、穆斯林,但從2014年的總統選舉就能看出,其對手慣用黑色虛假宣傳,當時佐科就被虛假媒體『人民火炬』指控為『共產黨員的兒子』『華人的私生子』及『異教徒』。

可以預測,印尼大部分華人基於對瓦希德和梅加瓦蒂的感激和支援,將繼續支援佐科並希望以蘇哈托家族為代表的保守利益集團不要『復辟』。少數有右傾思想的華人可能會支持保守利益集團。還有兩年時間,佐科是否會加強其施政以及獲得更多人支持,將決定2019年改革是否會持續進行,也將很大程度上決定大部分印尼華人的處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9年大選前,雅加達將在2018年舉辦亞運會。這是印尼時隔56年再次承辦大型國際運動會,而新省長阿尼斯將擔當重任。但他擊敗鐘萬學是基於其陣營對鐘『雙重少數』身份的攻擊和非議,而未必是民眾的廣泛認可和支援。阿尼斯曾任佐科政府教育與文化部長,他能言善道但在行動力上不被佐科認可,因此被撤換。阿尼斯能否超越鐘萬學的行政效率和工作魄力需要時間來檢驗,但鐘萬學的支持者顯然不看好他,他們甚至發表一些『不懷好意』的言論,認為亞運會或將是阿尼斯遇挫,並連累印尼國家形象的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