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結束後「名校筆記」網上熱銷 律師稱涉嫌侵權

一些賣家稱,所賣筆記為被北大錄取的學生所做。

高考『硝煙』散去,一場線上的『營銷戰』接著打響。

根據新京報記者報導,今年高考結束後,各類『學霸筆記』、『名校筆記』在網路平台熱銷。這些筆記類教輔產品,均使用手寫體印刷,形似課堂筆記的複印件,而出售這類筆記的商家,則無一例外宣稱,筆記作者為『名校高分畢業生』。而關於筆記來源,則有『向學校收購』和『複印學生間傳閱版本』兩種,其中不乏河北衡水中學這類名校。

昨日,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衡水中學校長張文茂明確表示,衡中未授權任何單位製作各類『名校筆記』。法律界人士則認為,課堂筆記作為『文字作品』,在未經本人或者校方授權的情況下,以營利為目的傳播並出售,涉嫌侵犯著作權。


淘寶平台上的筆記售賣,有單科,也有全部科目。

熱門『名校筆記』月銷量過萬

在淘寶平台輸入『名校筆記』、『手寫筆記』等關鍵字,可搜索到數百家相關商鋪。其中,不少店鋪以『狀元手寫』為賣點,月銷量普遍達到數千,最高的甚至過萬。『名校筆記』按科目分類,單冊售價普遍在30至5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之間。

記者看到,這些筆記外包裝各不相同,但是內頁印刷卻大同小異。與普通教輔資料不同的是,這類筆記從正文到製圖,均為手寫體,且不同章節之間字體有差異,從外觀來看,並非出自同一人之手。

二手交易平台『閒魚』上,同樣有不少出售『學霸筆記』的賣家。為了增強可信度,部分賣家直接曬出北京大學等名校學生證或者錄取通知書,以表明筆記的出處。此外,一些賣家還將筆記的原件拍照上傳。

一名網店店主介紹,自家店鋪所售筆記,來自包括衡水中學在內的多所高考名校學生,『都是考年級前一百名的學生』,購買者除獲得紙質版複印件筆記外,還贈送一套電子版筆記。

另一名來自安徽阜陽的賣家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出售這類名校筆記已經四年,每年都會根據課綱的變動更新內容。此外,根據不同地方的考試範圍差異,還會印刷不同版本。其介紹,高考之後的一個月,往往是名校筆記的熱銷季節,『新高三馬上要上場,很多學生會來買。』


網上售賣的『高考學霸筆記』,封面包裝精美,裡面內容整齊。

衡水中學稱未授權製作

網售名校筆記,從形式上可分為兩類,一類包裝及印刷相對完整,另一類則裝訂較為粗糙。在交代筆記來源時,前一類賣家宣稱,其在獲得包括衡水中學在內的高考名校授權後製作。

昨日下午,記者向衡水中學校長張文茂求證,其表示,衡水中學並未授權出售學生筆記。網售以衡水中學為賣點的名校筆記,與校方無關。

對於後一類名校筆記來說,其商品介紹大多如出一轍,賣家宣稱筆記來自『學霸學長學姐』,目前在名校就讀,故將當年的課堂筆記出售。不過記者注意到,這些分散在全國各地的賣家,所使用的錄取通知書、學生證件照片卻幾乎一致。

『其實都是編的。』一名賣家向新京報記者坦承,這類筆記實際多來自於學校附近的複印店,學生在複印課堂筆記時,『店裡多留了拷貝件,然後掛到網上賣。』而其是否真如商品描述所說,來自於名校高分考生則不得而知。『那些學生證、錄取通知書,很多都是從網上下載,然後給個人資訊打上馬賽克。』

通過網路出售他人的手寫筆記複印件,是否付給使用費?多位賣家表示『不清楚』,即便有賣家稱已付費,但關於具體付費方式,也以『不方便透露』作答。


網上售賣的『高考學霸筆記』,封面包裝精美,裡面內容整齊。

■ 追訪

律師:未經授權出售筆記違法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認為,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定義,課堂筆記屬於『文字作品』,依法享有著作權。

王常清表示,課堂筆記的著作權人,依據情況不同而有差異。例如,學生照搬教師講義,而著作權人屬於教師;學生在教師講義的基礎上進行整理、歸納,則學生及教師共同享有著作權;而當學生自行梳理課業內容,製作完成的筆記,其著作權人屬於學生本人。

『但是無論哪種情形,在未經授權的情況下,複印他人筆記,並以營利為目的出售,都侵犯了著作權。』對於部分店家宣稱,其筆記以『學長贈送給學弟,學弟授權』的形式,經過實際所有人授權複印製作,王常清稱,店家應當經作者許可,而不是筆記的所有人,此種情形下,著作權人仍是作者。店家可以自行使用,但公開並出售則是侵權行為。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規定,侵犯他人著作權,應當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情節嚴重的,『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還可以沒收主要用於製作侵權複製品的材料、工具、設備等;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 聲音

『名校筆記』流行體現急功近利

數百家店鋪有售,銷量動輒數千,『名校筆記』為何大行其道?江蘇一名曾經通過網路購買過名校筆記的高中生告訴新京報記者,自己平時在課堂上也會記筆記,但是通過查閱高分考生的筆記,可以參考對方的學習思路,節省精力。

而在一些教育界人士看來,名校筆記的光環大於實際效果,對學生的學習起到的負面效果更大。例如,西安一名高中教師認為,學生筆記『是對學習內容的梳理和總結,目的在於即時掌握、反思所學知識』,這一過程需要學生動手完成,而不是花錢購買他人的學習成果能夠獲得。

『名校筆記、狀元筆記的流行,本質上是一部分學生急功近利心態的體現。』教育學者熊丙奇認為,在每個人的接受能力、學習習慣都不同的情況下,名校筆記類商品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而這類筆記的熱銷,是在迷信狀元、名校等,重結果而輕過程的社會環境下,產生的一種希望在學習上『走捷徑』的心態。其表示,部分筆記由多方拼湊而成,來源不明,對學習反而會產生誤導作用。

■ 案例

學生筆記被盜賣事發後全部下架

據媒體報導,2014年高考結束後,北京文科狀元孫一先、理科狀元劉倩瑩的部分科目筆記在網路平台被出售,每個科目單價定為59元。

出售北京兩位狀元筆記的淘寶客服表示,狀元筆記由各地採購而來,『具體途徑並不清楚』,但可以擔保真實性,『不是真的可以退貨』。同時,客服承認,所謂『高考狀元筆記』並非完整版,孫一先的筆記僅有政治科目,劉倩瑩的筆記也僅有數學一個科目,『他倆的筆記我們不全,我們從人大和四中補了(其他科目)』。

兩位狀元對外宣稱,自己確將部分筆記掃描至網路,並以收費下載的方式獲得分成,但未授權網店製作出售。最終,在平台的協調下,以兩位狀元名義出售的筆記全部下架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