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手機都怕 澳洲為何患上了「中國大陸恐懼症」

澳洲外交部長畢紹普。

最近一段時間,圍繞『中國大陸』四個字,澳洲國內掀起的紛爭不斷。

根據參考消息網報導,先是澳總理滕博爾被爆出,私下竟用『友敵』一詞稱呼中國大陸,澳媒因此嘩然;

緊接著,因為怕『觸怒』中國大陸,澳洲外長畢紹普在一項涉及中國大陸的提案中『刪除了涉華文字』,但這讓澳國內一些人不高興。

日前,再有澳媒爆料,澳外交部和國防部官員使用的手機不是澳洲本土或者西方品牌,而是『中國大陸製造』,這下,又有政客出來表示『擔憂』……。

畢紹普不同意點名『中國大陸』 要求『放寬指向的物品範圍』

圍繞一項涉及中國大陸的提案,澳州西部的一些政客正將矛頭對準外長畢紹普。

據《西澳洲人報》17日報道,澳洲執政黨自由黨西澳洲委員會近日通過一項提案,其中稱,『鑒於中國大陸海軍在印度洋的活動日益增加』,要求澳國防部加強在西海岸和北部海岸的存在。

提案寫道:『有人擔憂巴基斯坦有可能允許中國大陸艦艇使用其印度洋港口作為海軍基地,這將大大改變印度洋西北部的戰略平衡,可能對澳貿易和石油供給產生嚴重影響』。

該提案原定於本月底交給澳聯邦自由黨委員會討論,但畢紹普外長卻對此進行了『干預』。

澳洲外交部長發言人稱,畢紹普給自由黨西澳洲委員會提出的建議是,『放寬指向的物體範圍』。

最終,修改後的提案刪除了涉及中國大陸的內容。原提案中『以應對中國大陸在印度洋不斷增加的存在』的說法,被修改為『以應對不斷增加的外國海軍活動』。

對於外長的『建議』,西澳洲自由黨多名委員並不贊同,他們在17日重新討論該提案時表示出不滿,稱畢紹普這樣做是出於對惹怒中國大陸的擔憂。

澳媒炒作『中國大陸政治捐款』 被中國大陸駐澳大使嚴正駁斥

另一場由於『中國大陸因素』引發的政治『風波』,也在澳洲的政治中心上演。

上周在首都堪培拉,一場圍繞所謂『中國大陸政治捐款』影響澳洲主要政黨的辯論愈演愈烈。

被澳媒質疑的所為『和中國大陸有關聯』的澳政界人士甚至遍及澳洲朝野各黨。

中國大陸什麼時候這麼『可怕』了?

對澳媒無止境渲染『中國大陸滲透澳政壇』的報導,中國大陸駐澳洲大使成競業日前作出正面回應,嚴正駁斥這些說法。

『這些指責是捕風捉影。』澳洲天空新聞網站引用成競業15日在澳中工商業委員會聯誼日活動上的講話稱。

中國大陸大使表示,有關報導內容大體上是『陳詞濫調』,他到任以來已聽過不止一遍。這背後是出於政治目的,就是要製造『針對中國大陸的恐慌情緒』。

中國大陸製造的手機也成了被『懷疑』物品

在部分澳洲媒體看來,已經深入澳洲社會各個層面的『中國大陸影響』,正在令澳洲政府如『驚弓之鳥』。

澳洲廣播公司網站20日報導稱,在中國大陸財團收購了雪梨一家資料中心的母公司股份之後,澳洲國防部突然終止了與該公司的合作,並將存在該公司的秘密文件轉移到政府所有資料中心。

儘管這家資料公司表示,政府的文件在這裡是絕對安全的,但國防部仍執意要將資料移出,並不惜為此花費200萬澳元(約合1000萬人民幣)。

澳洲政府和輿論對中企在澳正常商業行為的戒備之深,甚至使得中國大陸製造的手機也成了被『懷疑』物品。

兩天前的《雪梨先驅晨報》周日版報導稱,根據澳參議院一個委員會發布的資訊,截至今年3月,至少有40部中國大陸品牌手機被購買,並分發給外交部和國防部官員使用。

一些獨立參議員借此發難,認為給澳官員使用中國大陸手機,『這個決定很奇怪』。

專家:澳洲對華進入『迷茫期』,相信『日久見人心』

從渲染中國大陸軍事威脅到擔憂中國大陸手機,澳洲緣何對中國大陸如此恐慌?

『從民眾到政黨層面,再到政府外交戰略的制定上,當前澳洲都處於一種「迷茫」時期。』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太平洋研究室主任郭春梅告訴參考消息網-銳參考。

在她看來,這體現在澳洲一方面在經濟上依賴中國大陸,另一方面在安全問題上對華依然不信任。『因此澳洲時不時會犯「焦慮症」。』郭春梅說。

對此,澳洲《金融評論報》評論稱,滕博爾上台後,曾被視為自前總理魏德倫以來『最親華的總理』。不過現在,他的對華立場已經大變。這受到了澳洲國家安全建制派人士的歡迎。

不過在郭春梅看來,與其說滕博爾對華態度發生了變化,不如說是從相對『友華』,變得更加回應國內保守的聲音,『從務實的角度上講,滕博爾是願意和中國大陸打交道的,但如果遇到國內反對的聲音,國際上應美國要求「出頭」,可能就會動搖了。』

這位中國大陸學者對參考消息網-銳參考表示,澳洲對華的這些『焦慮』,從一個側面也能看出中國大陸對澳的影響力確實在增強。『短短幾十年來,中國大陸和澳洲建立交往的密度,已經很了不起了。』她說,『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要在民眾往來、社會交往層面更深入一些,建立持久的信任需要時間,日久見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