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幾十年排演《白毛女》 向大陸人民謝罪

日本人排演《白毛女》,向大陸人謝罪。

從1955年到2017年,一個日本芭蕾舞團一直在堅持講一個中國故事,一講就是60多年!這個故事是發生在抗日戰爭時期,大陸人耳熟能詳的《白毛女》。

根據鳳凰網報導,舞劇編導清水哲太郎說:「用芭蕾舞《白毛女》給中國觀眾帶去感動,這就是我們日本人的贖罪。」

白毛女串起幾代情

5月19日晚,人民大會堂,松山芭蕾舞團主演、69歲的日本「喜兒」森下洋子身穿周恩來總理送的舞蹈服,第一次站在這個舞台上。

這是松山芭蕾舞團的第15次訪華之旅。而森下洋子的婆婆,日本第一代『喜兒』扮演者松山樹子,也早已將衣缽傳承。

白毛女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歌舞劇、影視版《白毛女》感動了幾代人,其中也包括日版《白毛女》的創作者、松山芭蕾舞團創始人清水正夫和松山樹子。


松山芭蕾舞團創始人清水正夫(左)和松山樹子(右)。

1952年,周總理向日本贈送一份電影《白毛女》拷貝,清水、松山夫婦觀看後大受感動,創作出世界上第一部芭蕾舞劇《白毛女》,由松山擔綱出演第一代「喜兒」。

1955年,松山樹子首次訪華,當時周總理對她說:「下次帶著《白毛女》,大家一起來。」正是這句囑托成就了日版《白毛女》首次在華公演。


1958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團《白毛女》在天橋劇場演出時的節目單封底和封面。

3年後,松山芭蕾舞團的《白毛女》先後在北京、重慶、武漢、上海舉行了公演,所到之處均引起巨大反響。70年代,甚至出現過一批不遠萬裡前來、深夜排隊買票的「松山粉」。

時光流轉,由松山樹子、森下洋子婆媳倆傾情演繹的《白毛女》已走過60多個年頭。

在最新改編的芭蕾舞劇《白毛女》中,清水正夫之子、編導清水哲太郎加入多名「白毛女」,與森下洋子共同起舞,以堅定舞姿控訴著舊社會的殘酷不公。


松山芭蕾舞團的《白毛女》一直以來都以強烈的感染力著稱。觀眾看完經常飽含淚水、起立鼓掌。這也是松山芭蕾舞團衝破各種阻力,在日本各地公演《白毛女》的動力。

感染力的秘密

芭蕾舞劇一開場,一群「喜兒」哭喊著湧上舞台,她們的悲慘與痛苦跨越舞台,在觀眾席上蔓延開來,瞬時把人們帶回那個年代。

雖然日本歷史上也有遭遇壓迫的勞苦大眾,具備理解《白毛女》的基礎。可這畢竟是一個發生在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故事。

為此,舞團的成員必須克服重重困難,理解孕育這個故事的中國大陸革命,了解創作這個故事的時代背景,才能真正讀懂喜兒、讀懂大春、讀懂中國大陸老百姓,讀懂中國大陸老百姓的苦難和希望。


松山芭蕾舞團來到延安,尋找《白毛女》的根。

在排練中,清水哲太郎感到演員情緒不到位,衝到飾演老百姓的演員面前高聲嚷到:大春回來了,情緒,情緒!盧溝橋事變已經發生了!日本開始侵略中國大陸了!情緒、情緒!

他也轉向「大春」,指著他的八路軍袖標說:這是什麼,這是責任,責任!


清水哲太郎在排練現場調動演員情緒。

當舞蹈最後,八路軍解救出喜兒,劇情走向最高潮時,伴隨著「太陽就是毛澤東,太陽就是共產黨」的歌聲,台上的演員熱淚盈眶,台下的觀眾也感動不已。

向中國人民謝罪

演出結束後,松山芭蕾舞團的一眾演員,用中文喊出「我們日本人,究竟何時喊出我們的感謝和謝罪」,現場爆發出最為熱烈的掌聲和喝彩聲。

「我們堅信,正因為我們是真正的日本人,在這裡上演芭蕾舞劇新《白毛女》有著巨大意義。」兩名松山芭蕾舞團演員的開場詞語氣堅定。

「一切為了中日友好,這是感謝、謝罪。」森下洋子說。在前輩們工作過的地方表演,她感到無比幸福。


松山樹子(左)和森下洋子(右)扮演的「喜兒」。

松山芭蕾舞團創始人清水正夫曾這樣定義自己,他說:「我是最愛中國大陸的日本人,我也是最愛中國大陸文化的日本人,我更是向中國大陸人民謝罪的日本人。」

1975年,北京藝術團在日本演出時,右翼分子威脅用定時炸彈破壞演出,清水正夫凜然不懼,出資聘請日本少林寺為中國北京藝術團保駕護航。

不僅如此,每當松山芭蕾舞團來華訪問演出時,他們都主動前往抗日戰爭紀念館、延安等大陸抗日聖地,並代表日本懺悔謝罪,與當地的人民交流聯歡。

2008年,清水正夫離世,他的下一代繼承他的遺志,呵護著日中人民的友誼。

如今,松山芭蕾舞團和她的《白毛女》確實如清水正夫所願,已經成為了中日友好的象徵。


電影版《白毛女》飾演者田華與清水哲太郎、森下洋子激情相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