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曹德旺:要為中國人做玻璃 全家曾退美國綠卡

曹德旺。

據資深媒體人@王志安微博消息,23日在福耀玻璃的總部,他對曹德旺進行了一場長達兩小時的專訪。以下是王志安在其微信公號上提前公布的幾段專訪內容。

曹德旺怒了: 標題黨是臭蟲, 被解雇高管操守有問題

王志安:就是代頓那個公司你解雇了兩個當地的高管,這個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曹德旺:開除一個,解雇一個。

王志安:開除,然後後來他把你告上法庭了。

曹德旺:告有什麼!法院現在還在雙方律師交涉過程當中,我們律師提醒對方律師你告的東西都不成立,不具備到法庭的條件。

王志安:我看當時說訴訟的理由說是因為你歧視他,因為是美國人你就把他……

曹德旺:訴訟你相信嗎?我美國雇了2000多人就都不要了?是你在這裡職業操守有問題被我開除了!

王志安:他什麼操守有問題?

曹德旺:那個多得是,我有一大堆證據證明他職業操守。

王志安:比如說呢?

曹德旺:不要說比如,你不是法官。

王志安:我說具體來講。

曹德旺:也不要,我今天跟你講,你把我今天講的話全部拿回去播,曹德旺說這些造謠的媒體「標題黨」是流氓、地痞、蟲蟻不如。如果說有發生他們講的那個事情,你們去美國考察花多少錢都由我出,你知道嗎!告我有什麼用?你沒有美國政府PPG那麼牛,( PPG)告我反傾銷官司,你知道我跟他打怎麼打。

王志安:怎麼打?

曹德旺:我跟他講打到聯合國去都跟你打。

王志安:你就是要堅持打這個官司?

曹德旺:美國是你的美國,WTO條款是你定的,我沒有違反,不許你胡說八道。你可以叫我不在這裡賣玻璃,但是你不能告我反傾銷,我沒有違反你的條例。後來我贏了,我可以商量的,但是不能告的,我不會做犯規的事情。

王志安:你就是為了爭這一口氣,對吧?

曹德旺:不是爭口氣,為了正義。士可殺不可辱,明白吧,是這個問題。

王志安:那美國這個官司,你覺得這情況有類似,是嗎?

曹德旺:不存在,我跟你講,他告我,他原來說拿10萬塊錢給他行不行,我說不行,他說要告我,我說你去告。

王志安:他私下找你了?

曹德旺:他通過第三者來傳話。那麼去告的時候,怎麼告,因為我們員工有保險,類似這些投訴風險都在他那兒。保險公司說你不要跟他打,協商解決,他賠,因為打輸贏都是他賠。

王志安:就保險公司支付。

曹德旺:保險公司認為那樣做他合算,我說不行,這個人不是錢的問題,你保險公司怕的話,我公司拿回來,我來處理。
王志安:你就是要打這個官司。

曹德旺:讓他去告我,他敢告我,我就揭你的短,我已經放一條路給你,沒有說你職業操守。你現在起訴我,我就說你職業操守有問題,我拿出證據跟你講,明白嗎。豈有此理。

王志安:那他職業操守到底有什麼問題,你方便透露嗎?

曹德旺:我可以跟你舉兩個例子,辦公室裝修買這個隔離的牆,本來這裡過去只要買6個,6段,上面排一個花盆排過(就好了)。他給你買幾十個,而且價格貴的離譜。這裡用不完,排在辦公室怕我看見了,不好看。因為我有很大的廠房,(結果他就)這裡給你塞幾個,那裡給你塞幾個。我後來跟他講,David這是你做的。我跟當初的總經理講要注意這個人,這個人我怕他手不乾淨。我建職工的餐廳預算是100萬美金,4個月完成,他花了8個月時間,給我花了300多萬還沒做完。

王志安:一個餐廳。

曹德旺:對。

王志安:那他有給你解釋嗎,為什麼會這樣?

曹德旺:沒有解釋。為什麼,證據擺在那個地方,我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你職業操守有問題。一個小時可以用500塊(這麼高的價錢)雇工人,你如果沒有拿人家回扣會這樣做嗎!你知道嗎,這個人是什麼人,當地招商局的一個科員,我敢開除他,而且這一次新華社去採訪招商局的時候,招商局一句話都沒有,你說是什麼人。因此,你不去了解這些東西,起哄曹德旺碰到麻煩,麻煩個屁麻煩,你說是不是。

王志安:咱們還沒有聊完,董事長,再休息一會兒,咱們再聊會兒,好吧。

曹德旺: 福耀需要工會, 但不需要美國式的工會

曹德旺:首先《紐約時報》報導的就不實,他是失真的報導。第二個,我形容這些「標題黨」,我把他比喻成是螞蟻、臭蟲。我既為他們感到同情,同時也為他們感到難過。《紐約時報》看清楚下他講什麼!他說工會活動,只是說工會在我們工廠附近一個市的酒店裡面開了一個會。20多個員工參加,我2000名員工,20幾個就(只有)占1%的員工參加他的會議。

王志安:他們是不是想在你們企業裡頭成立工會?

曹德旺:他肯定有這個意思,這是你的心願。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不需要工會。非常明確地告訴你,沒有你的份兒。工會不是救世主,我做生意是做玻璃的生意,他做生意是做保護傘的生意─你們加入我這裡一個月交我多少錢,那麼我雇一幫人跟你老闆打官司,你就可以得到好處。通用(汽車公司)關閉工廠的時候,本來工人可以(通過)直接要求賠償拿到一點錢,結果工會跟他談判(之後的結果是)通用不要賠。

王志安:就是當時通用工廠在關閉的時候。

曹德旺:沒有賠。因此當地工會大多數人有在通用那邊的都恨死這邊的,認為他騙人。

王志安:你們招工的時候會考慮這個因素,比如這個人過去是一個工會的積極分子?

曹德旺:如果我們能夠查到他,肯定不要他。

王志安:就不希望這樣的人進入。

曹德旺:對。

王志安:他們這些人進到工廠以後都做了一些什麼事情?

曹德旺:也是打工,偷偷地發傳單,有的時候製造警報器拉響。

王志安:拉警報器是做什麼呢

曹德旺:偷拉,搗亂,沒有火警,有的時候他會涉及安全隱患,用手工拉。這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亂。後來我們在拉閘的前面裝監視器,你再來偷拉會被我們錄下來,拿到你的證據我把你送上法庭。

王志安:你這麼不希望你們的企業裡頭有工會,是不是跟過去美國這些汽車企業跟工會之間那種緊張的關係有關?

曹德旺:不是我的關係、我的問題,(是)我用戶的問題,我們汽車廠的培訓工人師傅到工廠來培訓,告訴員工:你如果這裡成立工會的話,我撤銷在這裡的訂單。

曹德旺:那麼他撤銷訂單我做什麼,我不是要關閉工廠嗎。

王志安:他為什麼要這樣?

曹德旺:因為你沒有辦法保證我的正常供貨。

王志安:如果要是有工會的話。

曹德旺:對,就很清楚這一點。

王志安:那按照美國的法律,成立工會也是工人的權利,你比如說他湊到足夠的人數他就可以成立了。

曹德旺:沒有錯,也有我(作為)老闆的權利,歐巴馬修改了《工會法》,原來有工廠就需要有工會。現在改成這樣:首先成立工會是需要超過半數的員工動議要求開會,參加會議的員工超過半數才可以成立。那按照這個數字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辦法符合條件。

王志安:你覺得他滿足不了。

曹德旺:現在就大概1%、2%,還早呢。我不怕工會,你去問福建省工會。福建省的外資企業第一家成立工會是我成立的,我現在這裡是模範工會,因為我懂得怎麼做這個工作。

王志安:為什麼你在大陸要建工會,還都建成了模範工會?

曹德旺:當然了。

王志安:那個地方你就不願意建了呢?

曹德旺:那個工會本身不像我中國大陸的工會這樣做,我這裡建的模範工會,(這麼說吧)請問國營企業、央企有沒有把員工的嫡系家屬生病給我管起來,有沒有?福耀這樣做了!誰能夠拿百把200萬元錢去救員工的孩子?曹德旺能。偉大嗎?因此這些「造謠黨」是臭蟲,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工會的事情?因此記者問我這個事情,我說美國沒有風波。他說你是不是有美國的經驗、教訓會拿到中國大陸來推廣。我告訴他不值得推廣,我正在試著把我中國大陸老企業的文化推給美國。你(美國)應該向我學習,而不是我向你學習。

王志安:你是真覺得你們的管理方式比美國的那些企業還要……

曹德旺:事實證明,所謂歐巴馬401k(養老保險)是這樣定的,我企業出70%,員工出30%。比如你是我工廠的員工,那我幫你買了這個險,你的老婆、孩子可以共同享受你這個保險,看病可以治療,(這叫)家庭計劃。我沒有,我不要你買保險,不要(你)出一分錢,就硬性規定員工的嫡系家屬重大病患集團管,報上來我處理。

王志安:你跟美國的員工就是這樣的。

曹德旺:(是)這裡的員工,(至於)美國的,他提出要401k,明白嗎?

王志安:你是想把這套方式複製到美國去?

曹德旺:他401k,我們複製的時候是這樣複製的:比如講我們搞尾牙宴(企業為答謝土地公一年來的關照,並犒勞工人一年辛苦而設的酬謝酒宴),美國沒有,美國他企業跟員工矛盾很深。我們現在包了一個棒球場,包一個晚上,全廠員工可以帶著老婆、孩子去棒球場上面。

王志安:打球?

曹德旺:看打球,享受那一些事兒,也有抽獎,也有那個吃喝玩樂,跟我們尾牙宴一樣的。

王志安:他們喜歡嗎?

曹德旺:喜歡,當然喜歡。我們現在大概一年會搞兩三次的派對,燒烤什麼,員工很喜歡。因此,所謂我在美國出問題那是放屁,是造謠。如果不相信,出去訪問的時候,有這個問題去多少人錢我出,(看)有沒有這個事情。我們在那邊風平浪靜,大家鶯歌燕舞。
王志安:像你們這個企業到美國辦廠,有沒有所謂的文化衝突?

曹德旺:文化衝突是肯定的。我雖然不是科班,但是我知道接地氣。你要去美國發展,必須創造條件去適應美國的環境,而不是叫他改變環境來適應你。因此,一出去之前我們就定了這個計劃,明白嗎。在勞資關係上面,我非常自豪地講中國大陸沒有第二個人勝過曹德旺。

曹德旺:我認為天下人就是人,人同此心,沒有什麼區別。

曹德旺:要為中國大陸人做玻璃,全家曾退美國綠卡。

王志安:當時很多媒體都說擔心曹德旺跑了,不是這個意思,是吧。

曹德旺:這我跟你講,他會這樣,他會跑,如果是他,我相信會跑。換成我,不會跑。為什麼?因為我是在做一個非常偉大的事業,不是為了養家糊口的事情。如果為了自己有兩片錢享受日子的話,不(需)要跑,把股票轉讓出去的話,我很多錢。

王志安:算了嗎,大概多少錢?

曹德旺:百把億左右,還有百把億呢。雖然我捐了百把億,還有百把億。

王志安:就足夠了。

曹德旺:什麼時候花完!我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享受。

王志安:那是為了什麼呢?

曹德旺:為了中國大陸靠我們共同去努力能夠強大起來,這是我真實的話。

王志安:那有人會不會說你就是一個企業家,你想的這些好像跟你的企業家的身份並不是特別的相符

曹德旺:錯了,企業家必須有這樣的境界和胸懷,國家會因為有你而強大,社會會因為有你而進步,人民會因為有你而富足,這就是企業家做的事情。一點都不是大話,你所做的事情必須瞄準著國家的需要、社會的需要,你才會做得起來。

王志安:你說你不會走,離開中國大陸。但是你現在進軍海外,在國外投資建廠不也是把自己的工廠建到了其他國家。

曹德旺:請你注意,我是全球知名品牌,我必須跟著汽車廠走。請問,賓士、寶馬、福特、通用、豐田到中國大陸來投資,他就跑到你中國大陸來了。

王志安:那你覺得到底怎麼來算是走還是沒走?

曹德旺:不用聽那些人講。經商經商,哪裡能夠賺錢就去哪裡,你為什麼沒有這麼自信。

王志安:那假如說將來有一天你的工廠都搬到國外去,會不會讓別人覺得……

曹德旺:那中國大陸的市場讓誰做,有這樣的處理方式嗎!

王志安:你覺得不會,是嗎?

曹德旺:你知道中國大陸政府給我多少的恩情嗎,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我,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福耀,這是中國大陸的東西。我1995年移民美國,拿了美國人的綠卡。到2005年我發現福耀兩個字將會是中國大陸汽車玻璃的代名詞。這時候我跟美國人講我把綠卡還給你,不要了,全家撤出一個都不能留,三個孩子,老婆全部撤回去。

王志安:他們沒意見嗎?

曹德旺:有意見,(可以)留在這裡,(但)不能繼承我的財產。

王志安:你跟他們這麼講的?

曹德旺:對,因為我們不能移民,我們曹家移民中國大陸人沒有玻璃。記者採訪我說最近有很多企業家移民海外。我跟他講你不要擔心,選擇移民的都不是企業家,他是小老闆;真正成家的、有抱負的,他不會移民,他是人物他必須向歷史負責。我說我親身經歷過。

曹德旺:我再說一次,我70歲了,幾十年奮鬥的結晶,我不會不守晚節。我的根在中國大陸,做一個真正有理性的人,他必須堅守中國大陸這個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