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蘇炳添:百米破十我有信心 馬拉松破二難想像

蘇炳添加冕上海站「百米飛人」冠軍。

「很多人說中國大陸人突破不了10秒大關,但最終我們做到了。有些事必須通過自己努力,讓別人啞口無言。」上一個敢在世界短跑賽場上說出這番話的人是劉翔,而現在,這話的主人是蘇炳添。半個月前,在美國尤金,蘇炳添在順風2.4公尺/秒的情況下跑出了9秒92的成績,這是他第4次「破10」,也是職業生涯的最好成績。

根據新華網報導,日前,他現身上海江灣體育場內,在最熟悉的100公尺跑道上和400多名來自全世界的跑者以接力的方式,完成了耐克「Breaking 2」的挑戰。

不同於在正式大賽上神情專注而嚴肅,蘇炳添這次在上海是面帶笑容的輕鬆跑完了100公尺。「我不能跑太快啊,這樣別人會有壓力。」蘇炳添說著自己都笑了起來。

不過,在聊到中國大陸短跑現狀、中日百米對抗以及自己在跑道上的目標和未來時,蘇炳添馬上變得嚴肅認真。「像我這個水平,你叫我要拿到(奧運和世錦賽)100公尺獎牌,肯定是比較遙遠的一個夢想。」

蘇炳添在接受澎湃新聞專訪時說,「2020年東京奧運會,我覺得只要能站在賽場上,就已經贏得了另外一個人生。」

在福地,要向劉翔借點運氣

時間撥回到大半個月前的5月28日,在國際田聯鑽石聯賽尤金站,蘇炳添在他熟悉的第一道上,起跑、加速、衝刺……當他衝過終點後,倒在了賽道邊的緩衝帶裡,然後他坐起來看著大螢幕,上面顯示出了他的成績─9秒92。

這是蘇炳添職業生涯第4次跑進10秒,也是個人最好成績。在那條賽道上,他甚至將裡約奧運會獎牌得主加特林和德格拉塞都甩在了身後。

唯一遺憾的是,比賽的風速和蘇炳添「開了一個小玩笑」,當時的風速超過了比國際標準超過了0.4公尺/秒,最終蘇炳添的成績沒有得到官方認可。

「哪怕是超風速,不算我的紀錄,但是對於我來說,這已經證明我能夠跑出這樣的成績,破紀錄真的有機會。」蘇炳添把這個9秒92比作是自己跑道上的「強心針」,因為在那場比賽之前,他在日本川崎的田徑挑戰賽上只跑出了10秒43。

兩年前的5月31日,在美國尤金的跑道上,同樣是第一道,蘇炳添在正式大賽上第一次跑出了9秒99,成為第一個「破10」的黃種人。
「尤金算是我的福地,而且每次回去那個地方跑,自己的信心都很足。」談起尤金,蘇炳添經常會說起一個他和劉翔在那個賽場的小故事。

「我記得第一次去尤金比賽時,翔哥也去了,然後在進場前,我還問翔哥借點運氣給我,因為曾經那裡也是他的福地。」

或許正因剛剛經歷了職業生涯裡的一次「突破」,當蘇炳添在上海和462名來自全球的跑者一起參加耐克Breaking 2挑戰時,他頗有感觸。

「我之前也關注了在蒙扎的那次馬拉松「破2」挑戰,那些運動員非常偉大,為了自己的夢想,付出了很多。其實換過來想一想,馬拉松要突破2小時等於420個100公尺要突破17秒。對我來說可能跑10個或者20個都已經很難了,他們要跑420個。」


蘇炳添劍指「破十」。

把成績穩定在10秒,然後跑得更快

在亞洲範圍內,能在正式大賽的100公尺跑道上4次跑進10秒的黃種人,如今也就只有蘇炳添一人。

對於在今年8月底就將年滿28歲的蘇炳添而言,這是一份榮譽和動力,同時也是一份壓力─突破,給人們帶來了希望,而觀眾和粉絲也期待著蘇炳添能站上田徑世錦賽或是奧運會的領獎台上。

「不管是動力還是壓力,更多還是要面對現實。」在談到對自己的期待時,蘇炳添說得很直白,「像我這個水平,你叫我要拿到(奧運和世錦賽)100公尺獎牌,肯定是比較遙遠的一個夢想。對我來說,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一點一點突破。」

蘇炳添沒有將獎牌作為自己近期的目標,但並不意味著,他對自己在跑道上沒有更高的要求。相反地,在他的心理,早已有了「突破9秒99」的計劃。

「我很了解我的能力,這麼多年來,我的水平非常穩定,而且都是在一個很穩定的情況下,我才能突破自己。這就好像當年我跑了三四次10秒零幾這個水平,我才能「破10」。而現在,我已經跑了4次10秒以內,可能我就有更多的機會把成績穩定在10秒,然後在跑得更快。」


中國大陸「接力天團」。

我希望堅持到東京

談到成績的突破,蘇炳添的言語中充滿自信。可很多人不曾想到,在今年年初那些關於「蘇炳添退役」的新聞不脛而走時,流言蜚語中的主人公,真的動了這個念頭。

「說實話,這個問題我確實考慮過。」

如果真的像蘇炳添自己考慮的那樣,在今年9月的天津全運會後退役,其實對他來說,這並不是一個糟糕的結束。

畢竟他創造了黃種人的「破10」紀錄,也曾和博爾特、加特林這些名將在世界舞台上較量過。然而,蘇炳添並不甘心。

「後來我覺得,自己還能在這個跑道上繼續付出,我想要的目標不止這麼多。」蘇炳添這樣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相信自己還有能力在這個跑道上創造出一些成績,甚至能給這個國家的接力隊帶來更多奇蹟,所以他希望能夠堅持到2020年。

「不管2020年,在東京的奧運會能創造什麼樣的成績,我覺得我能在這個運動場上出現,已經贏得了另外一個人生。」

戰勝日本,交接棒依然關鍵

正如蘇炳添所說的,他如今不僅努力希望在個人成績上尋求突破,同時也肩負著一個團隊的突破。

從2015年北京世錦賽摘銀到裡約奧運第四名,再到今年巴哈馬國際田聯接力世錦賽歷史性摘銅,中國大陸男子4×100公尺接力隊成了亞洲跑道上最炙手可熱的「天團」之一。

然而,在4X100公尺專案上的「亞洲速度」現在還屬於日本。

「我們和日本對比,100公尺個人最好成績可能比他們好,但你要說到4X100公尺,現在亞洲紀錄是他們的,我們比他們差了0.3秒。」
在蘇炳添看來,中國大陸每一棒的個人成績相加,其實和日本的差距還比較大,之所以我們能夠如此接近甚至有機會超越日本,正是因為我們的交接棒能力。

「就拿奧運會來比較,我們第一棒已經輸給他們0.3秒左右,但因為每個隊員的銜接,我們的差距沒有被拉開。之前我聽一位日本教練還是教授在清華大學分析過中日接力,他自己也承認,中國大陸的交棒技術是比他們要更好一些。」

不過,拋開交接棒技術,日本男子接力隊的其中一項團隊能力,讓蘇炳添十分佩服。那就是,日本接力隊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有能力承擔從第一棒到第四棒的不同棒次。

「這個真的值得我們去學習,因為很多比賽會遇到危險或者傷病的情況,如果每個人能跑不同的棒次,那麼就是很強的隊伍。」

蘇炳添自己也承認,即便他和謝震業、張培萌有著三四年的交接棒默契,但是如果要他們變更棒次,他們也沒有辦法跑出理想的速度。

「如果你突然間張培萌交棒給我,那麼馬上就亂套了。所以,日本隊在這一點上比我們做得更細緻一些,值得我們學習。不過,要在這個基礎上訓練,我們需要更多人加入。」

「我不可能永遠都跑這麼快」

雖然中國大陸田徑整體發展趨勢越來越好,但後備人才,已經成為回避不了的一個問題。

今年5月初,蘇炳添也來到過上海。在國際田聯鑽石聯賽上海站上,他在100公尺的跑道上以10秒09 的成績奪得冠軍。不過,蘇炳添衝過終點前,跑道上幾名日本小將「圍追」蘇炳添的畫面,像是一個隱喻─

在競爭誰是「亞洲速度」的100公尺跑道上,一群潛力十足的日本選手正在追趕著一個蘇炳添。

在那場比賽後,蘇炳添就曾在接受採訪時說過,「希望有更多後備力量能頂上來,這也是給我們信心。」

而一個月後再次來到上海,再次談起中國大陸田徑後備人才的問題時,蘇炳添又說出了一點擔心。

「我很希望我們也能像日本一樣,有更多接近10秒的100公尺運動員,但是我特別害怕一個情況,那就是可能再出來一個人,之前的另一個已經老了。」蘇炳添自己說,他和張培萌就是類似這樣的情況。

「很有可能再過幾年,我也會成為下一個張培萌,因為這個是不變的事實,可以很坦白的告訴大家,我不可能永遠都跑這麼快。」

不知從何時開始,蘇炳添已經將「老隊員」掛在嘴邊。如今,他也不再像當年「年輕」時那樣,通過加量苦練來提升成績。

「現在隨著年齡增長,還有經驗上的原因,我的訓練和以前有所變化了,訓練量不需要非常大,更多是來源一些經驗。現在更注重訓練的細節和節奏,而且更多動腦子。」

在今年最重要的倫敦世錦賽和天津全運會到來之前,蘇炳添更多是以賽代練。正因如此,在兩場大賽到來前,蘇炳添還有幾場實戰,其中就包括7月份在倫敦的一場鑽石聯賽。

「其實我在日本川崎的比賽跑得非常差,這給我提了醒。6月份到7月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去備戰,我希望在七月的倫敦鑽石聯賽上能夠真真正正的跑一場100公尺。」

蘇炳添說話間停了一停,「目標還是10秒左右,我希望我能做到。」


愛笑的蘇炳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