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美國每年都要查看中俄等國 在美聯儲的保密帳戶

美聯儲充當外國情報監控的工具。

美聯儲有個鮮為人知的功能,就是為其他國家的央行儲存資產。這給美國政府帶來了獨一無二的好處:它能向華府提供其他國家的情報。

根據鳳凰網報導,十多位美聯儲和財政部的現任和前任高官透露,美國財政部和其他政府部門的高級官員每年都要查看幾次這些正常情況下應該保密的帳戶,以分析俄羅斯、中國大陸、伊拉克、土耳其、葉門、利比亞以及其他國家央行持有資產的狀況。

美聯儲對這些帳戶包含的資訊守口如瓶。但根據路透採訪的這些官員,美國當局通常用的是美聯儲與外國央行服務合約中「有必要知道」的保密例外條款。

上述人士表示,這個例外條款允許本來無權查看的財政部、國務院和美聯儲官員收集這些帳戶的資金出入資訊。這些資訊幫助美國政府監控經濟制裁、抗擊恐怖組織籌資和洗錢,以及更全面地了解全球市場的熱點問題。

全球約有250家央行和政府將3.3萬億美元資產存儲在紐約聯儲,這大約是全球官方美元儲備的一半。在2015年的一份演示文檔中,這項服務被稱為「安全保密」。

國際清算銀行、其他主要央行以及部分商業銀行也提供類似服務,而且客戶通常有不止一個帳戶。但只有美聯儲能提供直接進入美國債市以及獲得美元這一全球儲備貨幣的途徑,使得美聯儲成為這種所謂托管銀行業務的主要提供者。

總的來說,路透訪問的人士提到過去15年的七個事例,事例中這些帳戶讓美國當局了解外國央行的動作或市場動向,有些情況引起了美國的特別關注。

在相對較近的一個案例中,2014年3月時這些外國帳戶的資料讓美國當局察覺出了莫斯科的傾向,當時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已經促使美國對其實施經濟制裁。

據兩名美聯儲前官員稱,當時紐約聯儲外資持倉減少約1,150億美元,美國官員確認了其他人只能懷疑的事情:俄羅斯央行撤出了資金。

據一名前官員稱,雖然克里姆林宮官方予以否認,但美聯儲和財政部官員判斷,俄羅斯是擔心美國會凍結俄羅斯資產,即便該帳戶並不包含在有限的制裁範圍內。

這位消息人士還稱,約兩周後,俄羅斯央行把其中多數資金存回聯儲帳戶,但這個小插曲讓當局更密切地監視該帳戶,尋找制裁舉措迫使俄羅斯動用儲備的跡象。制裁效果還不明朗。

俄羅斯央行稱,對於「操作和與對方交往的細節」不予評論。俄羅斯駐華盛頓大使館對詢問電郵未予回應。

沒有承諾

美聯儲承認披露帳戶情報的行為,但沒有就具體客戶發表評論。

「雖然我們的帳戶協定的確規定可以在特定情況下與美國政府共用資訊,但我們要求政府明確闡述對資訊的需求,還要承諾會保密對待資訊,」紐約聯儲一位女發言人稱。「這種例外發生的情況罕見,次數也有限,比如說需要考察對制裁要求和反洗錢原則的遵守狀況等。」

對美聯儲行為展開此番探察之際,正值美國總統川普威脅將針對一些國家實施新的經濟制裁,這些國家可能再次透過外國帳戶被監控。此外,美國的情報搜集活動也遭到公眾嚴密審視,機構正在調查俄羅斯可能幹預去年的美國大選,以及與川普競選陣營可能的共謀。美國參議院本月支援對俄羅斯出台新制裁措施,部分作為對其干預大選的懲罰。與此同時,美國財政部擴大因烏克蘭問題而遭制裁的俄羅斯個人和實體名單。

據紐約聯儲去年在網上公布的帳戶協定草案,財政部或美國政府其他機構,或者聯儲銀行,在獲得帳戶資訊時都需「有必要知道」。
直接了解這種例外情況發生的七位消息人士告訴路透,對於這種「有必要知道」沒有有效定義,紐約聯儲的律師們通常會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美國當局的監察強度,以及「有必要知道」的定義模糊不清,讓一些接受路透採訪的前外國央行人士驚訝不已。

法國央行也有外國帳戶,2003-2015年間擔任該央行總裁的諾亞稱,法國央行保證為客戶「完全保密」,除非刑事調查需要提供相關資訊。諾亞在接受採訪時說:「只有那種情況下(才會提供)…不會只是查看它們和了解它們的資訊。」

他們還說,美國利用美聯儲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足為奇。

「能夠提供這些服務的強大央行…希望以對他們的公共職責有利的方式使用這種權力,」在2009-2015年間擔任愛爾蘭央行總裁的霍諾漢(Patrick Honohan)告訴路透。

曾在美聯儲國際金融部主管的位子上坐了20多年、隨後在1998年進入美國財政部的Edwin Truman稱,美聯儲的客戶不應指望絕對保密。

「沒有向客戶承諾,他們的帳戶資訊不會與美國官方共用,」Truman在接受採訪時說。Truman目前在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任職。
美國財政部的一位發言人說,財政部監控交易,並從所有金融公司那裡搜集資料,這種監控和搜集「不僅是定期的,還出現在調查過程中,並且能夠要求銀行提供超出「有必要知道」規定的資訊。」他未就與紐約聯儲的互動置評。

財政部緊盯不放

路透訪問的美國官員中,包括行政官員和部門主管,還有一些人士直接參與了只有在動用保密例外條款的情況下才可進行的帳戶分析討論,否則這些帳戶原本只有少數美聯儲官員才可實施監視。多數受訪人士要求匿名。

紐約聯儲一個約有12人的分析師小組日複一日地在監視這些帳戶。這個名為中央銀行與國際帳戶服務(CBIAS)的部門原本十分低調,但它在去年卻一下子出現在聚光燈下。當時該部門將8,100萬美元從孟加拉央行的帳戶轉到網路駭客手中,成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網路銀行竊案事件之一。

該部門主要負責管理公債與機構債,此外還有自紐約聯儲一個世紀之前開始為英國和法國開立帳戶以來,就儲存在其地下金庫的金條,現在這些金條已有超過50萬塊。

自從美國於2001年通過愛國者法案以來,對聯儲提供資訊的要求出現得越來越頻繁,其中大多數來自財政部下屬的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fice of Foreign Assets Control)。該部門負責執行制裁行動,並監視恐怖份子融資、洗錢、以及武器和毒品走私等行為。財政部還可要求調閱機密資訊。

三名消息人士稱,自2001年以來被要求提供的資訊主要是有關土耳其、伊拉克、俄羅斯等國家的帳戶情況,這些資訊經常用來幫助確定,是否有政府資金用於資助受到制裁的組織或個人。美國政府高度關注的幾個國家在紐約聯儲僅存有極少資金或根本沒有,其中包括受到制裁的伊朗,以及未受制裁的沙烏地阿拉伯。

土耳其央行一名官員稱,「正根據與紐約聯儲達成的相應銀行協定開展日常業務,這是處理相應銀行業務的標準操作流程。」

在容易受到美國監視的央行中,伊拉克央行的情況尤其突出,因為巴格達與紐約之間的合作程度相當高。本月稍早,根據來自美聯儲外國帳戶團隊的資訊與指示,伊拉克央行將一家疑與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及基地組織(al Qaeda/基地組織)有關聯的貨幣兌換公司列入黑名單。這家位於敘利亞邊境附近城鎮Qaim、名為Al-Kawthar的公司,資產因此遭到凍結。

一名伊拉克央行官員對路透表示,美聯儲官員會透過開會與電話會議,就如何追蹤及凍結疑與恐怖主義份子有關聯、或協助伊朗規避制裁的本地公司的資產,給予伊拉克央行建議。

「我們與美聯儲的外國資產監督辦公室有直接的聯繫,」該名官員表示。這位不願具名的官員也表示,伊拉克央行是依據美聯儲的「核查程式」,凍結了Al-Kawthar的資產。

美國財政部在6月15日宣布對Al-Kawthar的制裁,稱該公司疑似將250萬美元資金轉帳至一家與伊斯蘭國支援者有關的企業。記者未聯繫到Al-Kawthar發表意見。

有時候,只要看一下美聯儲的這些帳戶,就能讓財政部洞悉市場變化。根據一名前CBIAS官員,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高峰期,財政部官員詢問紐約聯儲,其一個客戶是否為抵押貸款巨頭房利美及房貸美(Freddie Mac)短期債務需求暴跌的幕後主使。

這名前官員表示,帳戶分析顯示中國大陸央行在購買方面有所抑制,而這項情報對美國政府在2008年9月接管房利美及房貸美的決策產生了影響。

中國大陸人民銀行未予置評。

兩名前美聯儲官員稱,在某些情況下,負責處理外國帳戶的美聯儲團隊如果發現異常情況,他們會啟動「有必要知道」條款。

其中一位官員稱,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運動發生以來,紐約聯儲已與美國國務院聯手對葉門和利比亞的資產進行了多次調查。

該官員稱,美聯儲團隊按照風險等級對帳戶進行排序,確定是政府還是反對派在控制這些國家的央行。

一名美國國務院官員稱,國務院「保持與美聯儲相關部門的聯絡,以便共用政治和安全進展方面的資訊」,所以他們能夠「更好地評估和了解外國政府結構、領導層以及金融風險。」

利比亞和葉門央行的代表、葉門駐華盛頓使館對置評請求均未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