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網紅校長」在近萬人面前公布手機號 

網紅校長在近萬人面前公布手機號。

網紅校長「強哥」又火了:在貴州大學2017屆學生畢業典禮暨學位授予儀式上,曾任該校校長的鄭強公布了自己的手機號,且表示盡力幫助大家的困難。

根據鳳凰網報導,法晚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當時有8939名畢業生參加,且他即將赴浙江大學任職。

鄭強的言論受到不少網友推崇,但同時也伴隨著巨大的爭議。他被稱為「憤青教授」、「最受大學生喜愛的校長」。喜歡他的人,認為他特立獨行,勇於改革;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嘩眾取寵,熱衷炒作。

「有什麼困難,我一定全力幫」

「沒想到,我跟你們同一天畢業。」6月27日,鄭強在學生的歡呼聲中進行了即興演講,「今天我就不念這個稿子了」。

他說,沒有貴州,沒有貴州大學,就沒有「強哥」在中國大陸的榮耀。「是貴大讓我成為登上《開講啦》欄目的第一位中國大陸大學校長。」在短短13分鐘的演講裡,響起了12次熱烈的掌聲。

「今天我把手機號碼告訴你們,在座的幾千兄弟姐妹,強哥不一定管你們的吃住,但是你們有什麼困難我能幫助的,我一定盡全力幫助。但你們別忘了一定要說一聲,「強哥」我們是同學!」

據《貴州都市報》報導,講到深情處,57歲的鄭強緩緩走到主席台前,深深地把腰彎成90度,向大家深鞠了三個躬。

在他任上,27歲能獲評教授

鄭強自己的「畢業」,是指他即將離任貴州大學校長,赴浙江大學任黨委副書記。而4年半年前來貴州大學之前,他正是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換句話講,鄭強像跑了個折返跑。

在貴州大學的4年多,他刮起了一場旋風:大刀闊斧推動改革,讓教師別再指望課時費增收而轉向科研成果,設立大學章程賦予教職工代表大會、學代會、研究生代表大會更換或罷免學校各級領導幹部的建議權利,引進27歲發表過世界高水平論文的博士並直接評為教授。

法晚觀海解局(微信ID:guanhaijiej)記者梳理發現,今年57歲的鄭強生於重慶。1978年,18歲的他在恢復高考的第二年,考入浙江大學化學系。

1982年大學畢業時,班裡的同學有的留校,有的考上了研究生,鄭強被分配到化工部某化工研究院。「單位在四川的一個山溝溝裡,很偏僻。」

1985年,鄭強考入成都科技大學高分子材料系碩士研究生,後留校任教。1992年被選派為中日聯合培養博士生到日本京都大學留學。1995年回國後,作為引進人才回母校浙江大學任教。

2009年2月至2012年11月任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2012年6月起任貴州大學校長,2016年12月至今,任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正廳級)。

離開浙大赴貴州大學時,鄭強給高分子系學生上了「最後一課」。學生們為他精心準備了一份禮物─一本電子相冊,是鄭強從小到大的照片,學生們花了一周時間秘密搜羅來的。

鄭強眼睛瞪得老大:「哇呀!你們哪裡搞來的?」他用高八度的聲音說:「我經常會回來的。」頭一扭又輕嘆,「哎,其實是經常回不來的。」


鄭強在畢業典禮上演講。

多次呼籲加大西部教育投入

這幾年,鄭強一直站在風口浪尖上。他的言論受到不少網友推崇,但同時也伴隨著巨大的爭議。

他被稱為「憤青教授」、「最受大學生喜愛的校長」。喜歡他的人,認為他特立獨行,勇於改革;不喜歡他的人,認為他嘩眾取寵,熱衷炒作。

比如,他一段關於空姐的演講影片被指有歧視嫌疑。鄭強說:「為什麼中國大陸空姐要有研究生專業?」「為什麼在天上倒水的女孩要比地上倒水的長得漂亮。」鄭強有點激動,離開座位,弓著腰身,學空姐推車的動作。

此外,他在貴州大學任校長期間,多次呼籲中央對西部教育投入加大。他在全國兩會上表示,以前擔任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時,他三天兩頭就要去教育部開直屬大學會議,為此常常發愁「開會多」,如今卻要為「沒會開」而發愁了─「到貴州大學兩年了,教育部的會我一次都沒權利參加,我的聲音都傳不到那兒去。」

一個直接的結果是,離部委遠的高校,自己碗裡肉也就少了許多─「貴州大學過去30年得到中央政府支援的總和,頂不上我原來工作浙江大學1年。」鄭強說。他還打了個形象的比方:「教育部直屬的重點大學都是加97號的油,我們不僅加不到93號的,還恨不得油裡加點水,怎麼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