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萬象/退休教師夫婦為貧困孩子免費補課23年

彭席勝和丁素梅夫婦。

做好事不難,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在2017年的全國最美家庭名單中,有這樣一對老「雷鋒」,他們從事教育工作50多年。退休23年,推走有償補課的家長,為「窮」孩子開闢社區「免費課堂」。他們自費訂閱報紙雜誌,主動承擔起社區黑板報宣傳。他們說,「我們就是普通教師,趁著還有勁兒,就發揮些餘熱。」

根據暖新聞報導,他們,就是家住太原市郵電雙東小區的彭席勝和丁素梅,大家都喜歡叫他們彭老師和丁老師。兩位老師用自己的行動,詮釋了教師的偉大,展現著家庭的最美。

看到孩子沒錢上補習班 他心疼

6月20日,中考第一天,彭老師本來沒有課,卻依然早早來到社區「免費課堂」。「這是本學期的最後一節課─函數。」彭老師一邊擦著滿黑板的粉筆字,一邊說著。

彭老師的「免費課堂」,就開在社區服務中心的一間辦公室裡,大概10平方公尺。「每次上課,我就把黑板放在這裡,孩子們搬著凳子坐在辦公桌前,因為地方有限,每次上課最多只能放下6個人。」彭老師說。

退休前,彭老師是太原六十三中的一名數學教師,在教育界小有名氣,他在職時,所帶的畢業班數學成績常常在全市排名前三。1995年,彭老師退休後不少家長慕名找上門,想讓彭老師給補習數學,酬勞隨便開,但是彭老師卻把「送上門的錢」拒之門外。

沒過多久,彭老師的「免費課堂」便在家中開設起來。為什麼有錢不掙,偏要免費補課呢?彭老師說,5年前,他們一家都在太原義井居住,周邊很多都是外來的農民工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大人們辛苦工作,月入不過千八百塊錢,很難讓孩子上得起補習班。「我是親眼看見過一個農民工的孩子因為沒錢交補習費,趴在窗戶上聽老師講課,最後被那個老師轟走了,我覺得心疼。」因此,彭老師決定「複出」,為這些孩子免費補課。

「趁我還有勁兒,為小朋友們服務服務。免費補課,我覺得快樂,要是收了錢,快樂就沒有嘍,有的就只是壓力和負擔了。」就這樣,彭老師的免費課堂堅持了23年。

補課不收費 還自費買資料

「我的免費課堂,也並不是一帆風順的。」2013年,彭老師舉家搬到了太原市雙東郵電小區,因為還想將免費輔導班繼續下去,他特意找了社區主任崔朝霞。在得到社區的支援後,彭老師開始在小區內張貼免費輔導班的招生廣告。

「現在很多補習機構,一節課少說都要100多元,要是請老師上門補,都要在200元以上,所以好多家長在看到免費輔導班的廣告後都不相信。只有一兩個家長帶著孩子來試聽。」即便如此,彭老師從未打過退堂鼓,雖然只有兩個學生,他還是認真對待每一節課,一段時間後,試聽的孩子們成績有了明顯進步,來聽課的孩子也越來越多。「前年我這來了一個學生,上初二,數學每次都考不及格。」彭老師回憶,家長把孩子放到「免費課堂」後,僅僅半個月,孩子就對數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2016年的中考中,孩子考取了608分的好成績。

「現在教學對數學的要求和我退休前有了一些改變,每節課前,我都會花兩天備課,上課前一天還要複習一遍,這才能跟得上時代,才能對得起信任我的學生和家長。」在彭老師的「工作台」上,整齊擺放著好多數學參考書,從初一到初三都有。

補課不收費,那這些材料哪來的呀?「我自己買啊。」彭老師每個新學年前都會自費買新的教科書、輔導書和教具。記者翻看了一下標價,每本書最少都是30元左右。「我每個月還有4000多元的退休金,這些錢我還承擔得起。」彭老師笑嘻嘻地說。

主動承擔社區黑板報

從「免費課堂」出來,彭老師拎著一個紅坐墊徑直向社區服務站正對面走去,來到一面牆上的大黑板前停下。仔細看了一番後,把手裡的墊子放在地上,雙腿跪在墊子上,右手從右側褲兜裡掏出一根粉筆,在模糊不清的幾個字上補了起來。

「小區的黑板報也是我負責。」彭老師說,5年前他住進小區後,發現牆上的黑板都快成廣告牆了。於是,他找到社區主任,主動承擔起黑板報的宣傳工作,「黑板報兩周更換一次,這是我出的第58期黑板報。」為了讓黑板報的內容豐富起來,他和老伴還自費訂了6份報紙和兩份雜誌。

跟隨彭老師來到他所居住的那棟樓,進入電梯後,正對面便是一個長30公分、寬20公分的黑板,上面大大的「父親節」三個字甚是醒目,下面還有一段簡短的話。彭老師說,剛開始時,有人經常塗改他的內容。從那以後,他每天出門都要隨身帶根粉筆,只要看見黑板報內容被改,他就再改回來。堅持了5年,反對的人越來越少,贊同的人多了起來,不少鄰居還給彭老師出點子。

彭老師說,樓內兩部電梯,共有6塊同樣大小的黑板,上面的內容他每周都會更換一次,現在已經出了200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