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康熙:讓世界財富流向中國大陸

康熙帝畫像。

人物簡介:康熙帝(1654年—1722年),即愛新覺羅•玄燁,清朝第四位皇帝,8歲即位,除鰲拜,平定三藩,收複台灣,三次親征噶爾丹,組織人力編纂《康熙字典》,是中國大陸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

根據台灣網報導,這幾年,清宮劇不少,許多講的都是發生在康熙朝的故事。觀眾愛看康熙的故事,大抵上是因為這位皇帝在中國大陸歷史上太過傳奇,就連他身邊的很多人都夠格拍上好幾部電視劇:他的父親順治帝與董鄂妃愛得纏綿;他的祖母孝莊太后(即孝莊文皇后)是清朝一代賢後;他的兒子們「奪嫡」故事更被後世反覆戲說。康熙朝的故事,觀眾看著過癮,劇組也賺得盆滿缽滿。

然而,歷史上真實的康熙帝究竟是怎樣的?史書記載,他8歲登基,14歲親政,智除鰲拜,平定三藩,收複台灣,親征噶爾丹,開創康乾盛世。

一生功績如此,想不留青史也難。

出過天花成了優勢

康熙帝名叫玄燁,出生於1654年。當時他的父親順治帝年僅17歲,卻有了3個兒子,玄燁行三,後來順治帝又生了5個兒子,所以從這些兒子中出頭當上皇帝確實不容易。據說玄燁母親佟佳氏懷孕時,肚子周圍就像是有龍在盤繞,等玄燁出生時,「合宮異香,經時不散」,又有五色光氣,「充溢庭戶,與日並耀」。這當然是後人的杜撰,對於類似的祥瑞之兆,康熙帝自己從來都是撇著嘴表示不信的,他曾強調:「我出生時,並沒有什麼靈異之處,等到長大時,也沒有非常之處。」他還特別反感大臣們對祥瑞異象的上奏,認為這些上奏「無益於國計民生」,他會反問大臣:「地方每遇豐登,必歸美於朕,倘遇荒歉,又誰諉乎?」由此可見,康熙帝是一個清明的帝王。

玄燁兩歲的時候,就感染了天花。在清代初期,天花可謂是最可怖的病症之一,一旦感染就必須被隔離。因此,年幼的玄燁被送出宮去養育,最後竟然平安出痘,可謂福大命大。

1661年正月,玄燁才8歲,他的父親順治帝突然病逝。在病重之際,順治帝曾想讓第二子福全繼位,但是孝莊太后不同意,一心想讓玄燁繼位,順治帝一時拿不定主意,就征詢湯若望的意見。

湯若望為何人?他是耶穌會的德國傳教士,是繼利瑪竇之後又一位在中西交流史上留下重要功績的人物。由於他學識淵博,深受順治帝母子信任,孝莊太后稱湯若望為「義父」,順治帝稱他為「瑪法」,即「爺爺」之意。順治帝即位後,經常向湯若望請教天文、歷法等知識,湯若望也趁機向順治帝進言。所以,在臨終選擇繼承者的這件大事上,順治帝也征詢湯若望的意見。湯若望認為,玄燁已經出過天花,再也不會被這種可怕的病症所傷害,所以主張立玄燁為帝。

在孝莊太后和湯若望等人的支援下,順治帝最終下定決心選擇玄燁繼位。1661年,玄燁登基,改年號為康熙。

康熙帝即位時,清朝入關才不到18年,百廢待興,矛盾重重,擺在這位少年天子面前的,並不是一條康莊大道。他父親臨終前為他選了四個輔政大臣:索尼、蘇克薩哈、遏必隆和鰲拜。這裡面野心最大的是鰲拜,沒過幾年,四輔臣或去世,或投入鰲拜集團,鰲拜勢力坐大,即便是在康熙帝面前,也動輒高聲喝問,威脅到了康熙帝的絕對權威。

對付鰲拜,康熙帝自有妙招。他先是不動聲色,假裝示弱,又召集一些與他年齡差不多的少年進宮作「布庫之戲」,就是玩一些摔跤、撲擊等遊戲。鰲拜對此不以為意,還以為康熙帝玩物喪志。1669年5月的一天,康熙帝先給這幫布庫少年做好了擒鰲拜的動員工作,然後宣召鰲拜。鰲拜大搖大擺地進宮,康熙帝馬上指揮眾少年一擁而上,運用人海戰術把他給擒住了。

擒住鰲拜後,康熙帝讓大臣們議罪,大臣們議定鰲拜大罪30條,請求判處其死刑。康熙帝念鰲拜功勞,改死刑為拘禁,不久鰲拜死於禁所,其黨羽數人被處死。另一位長期與鰲拜勾結的,也是僅存的輔政大臣遏必隆,被革職奪爵。就這樣,康熙帝奪回了最高統治權。
從此,一代帝王開啟了他雄大宏偉的一生,拉開了康乾盛世的序幕。

設置「五十家子」

康熙帝親政後,勵精圖治,經常讀書和批改奏章到深夜而不知疲倦,也漸漸施展出他的才能:平定以吳三桂為首的三藩之亂;取得雅克薩之戰的勝利,與沙俄簽訂《尼布楚條約》;擊敗盤踞在天山南北的蒙古準噶爾部的噶爾丹,並趁機使外蒙古喀爾喀部全部歸附。

清朝特別重視與蒙古諸部的關係,因為滿清之所以能夠入關,主要依靠的就是滿蒙聯盟,康熙帝就曾洋洋自得地說:「歷朝歷代都修長城,但是修了也守不住,我朝對蒙古諸部施恩,這比長城還堅固啊!」隨著清政府在蒙古地區的編旗設佐,驛站也建立起來。驛站系統不但是清政府對蒙古地區權力滲透的主要通道,也是蒙古各旗王公入京朝覲和商旅往來的主要道路。

康熙帝諭令在內蒙古一帶設立五路驛站,即喜峰口外設立15站;古北口外設6站;獨石口外設6站;張家口外設8站;殺虎口外設12站。「每站安丁五十名,量給與馬匹牛羊。」這五路驛站也被稱為「蒙古台站」,或者「草地路」。

由於每個驛站設壯丁50名,因此這個驛站制度又叫「五十家子」制度。這50名壯丁攜家帶口,被賞以房屋田地。50戶人家有的養馬,供給驛站使用;有的種地,以養活驛站的人員。

驛站「均於水泉形勢之處安設」,即都在水草豐美之處設立,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個個小村落,也是來往的販夫走卒歇腳的地方,隨著人煙的繁盛,也就形成了市鎮。

驛路的建立,促進了商旅貿易的發展。後來,在內蒙古五路驛站的基礎上,形成或壯大了很多著名的貿易集鎮和城市,如歸化城(現內蒙古呼和浩特舊城)、多倫等。而旅蒙商人又在清廷官驛的基礎上,以歸化城等重點城市為依托,逐漸開拓出了歸化城至外蒙古庫倫、至烏裡雅蘇台、至新疆的商路,多倫至庫倫、至呼倫貝爾、至俄羅斯恰克圖的商路。在這些路線上,旅蒙商主要以綢緞、布匹、茶葉、大黃等商品交換游牧民的牛羊、毛皮等。

事實上,人們至今仍能在一些地方找到當年康熙帝設置驛站的痕跡。比如,內蒙古林西縣有五十家子鎮,赤峰松山區有好幾個叫五十家子的地方,甚至河北省平泉縣還有北五十家子鎮、南五十家子鎮。在內蒙古,還有許多帶「太本」的地名,如內蒙古科爾沁右翼前旗有太本站鄉,科爾沁右翼中旗有巴仁太本蘇木,而蒙文的「tabin(太本)」也就是「五十」的意思。由此可以推測,這些帶「五十」或者「太本」的地方,都是從康熙帝及其後人設置的驛站發展而來的。

用西方技術畫中國地圖

康熙帝即位不久,明朝將領鄭成功就驅逐在台灣的荷蘭勢力,以台灣為據點,與清朝抗衡。清朝則實行海禁政策,規定寸板不許下水,粒貨不許越疆。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1683年,這一年康熙帝挾平定三藩之餘威,對台灣既撫且剿,促使鄭氏政權投降,至此台灣納入清朝版圖。

清朝統一台灣後,很快就停止海禁政策,海上絲綢之路立刻顯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據記載,停止海禁後,去日本長崎的清朝船只就驟增三四倍以上,與歐洲的貿易額也在持續增長,甚至「全歐洲的貿易量都無法跟巨大的中國大陸貿易量相比」。歐洲人通過黑三角貿易(即奴隸貿易),從美洲和非洲掠奪大量的白銀和黃金,用來購買中國大陸的絲綢、瓷器等商品,再運回歐洲,世界的白銀大量流向中國大陸。

康熙帝對科學技術也特別感興趣,他發現中國大陸傳統的地圖繪製方法相對落後,就用西方先進的科學方法和儀器繪製全國地圖。他委任一些耶穌會的傳教士如雷孝思、白晉等人,在全國各地進行大規模實地測量,於1718年繪製成《康熙皇輿全覽圖》,堪稱當時世界地理學的最高成就。英國著名科技史學家李約瑟就曾評價說,這幅地圖不但是亞洲當時所有地圖中最好的一幅,而且比當時的所有歐洲地圖都更好、更精確。

1722年,69歲的康熙帝走完了他多彩的一生,他在位61年10個月,是中國大陸歷史上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
作為清朝入關後的第二位皇帝,康熙帝勵精圖治,開創盛世,著眼蒙古,收複台灣。他促進了草原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讓全球財富源源不斷地流入中國大陸。在他之後,清朝進入了最繁榮的時代。可以說,康熙王朝,是古代中國大陸的尾聲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