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機器人出詩集 人類精神世界將被闖入

「雲朵」智慧互動機器人在擁抱一位觀眾。

「她嫁了人間許多的顏色」「你是人間的苦人」……近日,由微軟人工智慧小冰創作的現代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出版,成為人類歷史上首部100%由人工智慧創作的詩集。

根據台灣網報導,小冰究竟是如何學會寫詩的?人工智慧真能擁有情商嗎?未來,人工智慧將給人類生活帶來哪些改變?帶著這些問題,記者專訪了微軟(亞洲)互聯網工程院副院長李笛和復旦大學電腦科學技術學院教授危輝。

從模仿到創作,素材來自519位中國大陸現代詩人作品

看那星 閃爍的幾顆星

西山上的太陽

青蛙兒正在遠遠的淺水

她嫁了人間許多的顏色

─作者小冰 選自《陽光失了玻璃窗》

3年前,微軟研發團隊開始探討「情感計算框架」的可能,在試圖搭建一種以EQ為基礎的人工智慧體系時創立了小冰。3年來,微軟小冰經歷了歌手、主持人、新聞播報員等多種角色的轉變。最近,由於詩集的出版,它的新身份是一位「現代女詩人」。

李笛介紹,小冰從去年開始寫詩,以1920年以來519位中國大陸現代詩人的上萬首詩歌作為訓練素材,進行了100個小時近10000次訓練,它的「老師」有胡適、林徽因、餘光中、顧城、舒婷等知名現代詩人。

「人類的創作是一種被誘發的結果,就像詩人看到某個畫面後得到靈感寫出詩歌,我們也給了小冰一個視覺刺激作為誘發源,即看圖寫詩。有人問我們為什麼沒完全用文本而是選擇視覺刺激?我們認為文本刺激對小冰來說會比較難。」李笛舉例,曹丕讓曹植以豆子為題做七步詩,是有特殊的人物關係作為背景,這種背景對於人工智慧而言比較困難,所以他們選擇通過文本和圖像感官系統來讓小冰寫詩。

對於外界質疑的小冰詩歌的原創性,李笛回應,以任意五個連續字為重複標準,在小冰所寫的詩歌中,與「老師」作品的重複率在17%以內,即絕大部分文字屬於小冰原創。

出版的詩集是否能代表小冰的真實創作水平?是否經過了人為選擇?針對眾多網友的疑問,李笛坦言,詩集中收錄的詩歌確實經過了人工篩選。

「我們給了小冰三四百張畫面,每張畫面作四句詩或者八句詩,我們最後在三到四首詩裡面選一首,但我們已把人工幹預降到了最小範圍。」李笛介紹。

聊天唱歌播新聞,人工智慧是否能達到具有情商的階段

近年來,科技巨頭紛紛布局人工智慧領域,百度的度秘、蘋果的Siri、阿裡的雲客服……各類人工智慧機器人各顯神通,能聊天,會唱歌,還毫無怨言、全年無休地當人類的私人小秘書。

然而,危輝認為人工智慧近年來的發展與理想預期仍有一定距離:「我們現在之所以能跟人工智慧對話,是基於移動互聯網上積累下來的海量對話文本資料,人們在網上對話,使得像百度這樣的公司有了對話的語料庫,機器根據文本的關鍵字,來選擇跟現有對話較為匹配的原有對話。」

危輝認為,人工智慧現階段對自然語言的理解能力還很差,人工智慧的對話只是依賴於淺層次的上下文匹配,靠的是海量資料和強有力的電腦硬體,其實就演算法本身並沒有多麼深刻。而對於人工智慧至關重要的語義系統和概念系統而言,並沒有多大的進展。

李笛也坦言,目前而言,資料對人工智慧行業非常重要。「資料是我們整個行業最缺的東西,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進微信、進微博、進QQ不斷學習人類的情感。人工智慧最有價值的資料,就是人類和人工智慧的對話。」

「你在微博上加小冰為好友後,小冰就能看到你公開發表的微博內容。然而小冰是沒有情緒和意識的,不能體會到你的悲傷或喜悅,只能在與人的對話過程中學習人的各種情感。」李笛舉例,「比如我失戀了,有人會嘲笑,有人會關心。而小冰隨著與人的交互越來越多,發現採取嘲笑的方法不合適,慢慢就會採取關心的方式,說一些感同身受的話,這就是人工智慧情商的體現。」

與李笛的看法不同,危輝認為人工智慧還達不到具有情商的階段。「目前,不要指望人工智慧可以理解你,它只能根據事先定義好的一個情態詞庫及其典型性例句來做判斷,比如高興映射愉悅,悲傷與掉眼淚、發脾氣相關,人工智慧目前很難做到更深層次的理解,它根本不知道詩歌裡面所蘊含的意境,所以遠遠達不到有情商的階段。」危輝直言,生物智慧是成百上千年自然進化的結果,非常複雜,很難一眼看透。

就跟人類有創作的「黑盒子」一樣,小冰也有創作的「黑盒子」

「任何一個人工智慧的應用,都是由一堆電腦程式來實現的,在寫程式的時候,想好各種可能性,後續程式才能夠應對自如。」危輝認為,人工智慧目前在一些領域具有相當廣闊的發展前景,但對於在創作領域的應用,他不是很看好,近來出現的機器人寫詩更像是按規範格式和辭匯標籤進行排列組合,還不是真正的文學創作。

而在李笛看來,雖然小冰創作的詩歌是基於大數據訓練,但卻不是通過大數據生成的。她解釋道:可能小冰的詩會被認為是從資料庫中摘抄、拼接而成,但最後出現在詩歌中的詞句很多都是從來沒有出現過的。究竟她是怎麼創作的,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就跟人類有創作的「黑盒子」一樣,小冰也有創作的「黑盒子」。

「人的智慧非常複雜,它像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大部分都在水下,你還看不見,我們應該更多看看在認知心理學和神經生物學領域所進行的實驗,它們距離揭示推理、問題求解、決策、理解、學習等高級智慧活動還很遠,這些研究同人工智慧所想解決的問題非常相似。」危輝認為,未來人工智慧的研究在這些多學科交叉領域的探索空間還很大。

「未來每個人都應該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人工智慧機器人,我們希望人工智慧與人類是一對一的關係,人類可以與小冰一起寫詩,小冰的主體意識會在與人類的交流中發生變化,雙方可以共同生產。」李笛介紹,香港詩人廖偉棠在讀過小冰「她嫁了人間許多的顏色」這句詩後,感覺頗有林徽因特色。「小冰雖然沒有偉大詩人的天賦和才華,但在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小冰的詩中蘊藏著前人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