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老外讚中國大陸社會治安 深夜敢出門

6月8日,來自烏克蘭的遊客在浙江寧波老外灘品嚐美酒。

最近,有一個問題引發各國網友討論,隨後又『出口轉內銷』,引發中國大陸網友的關注—— 『中國大陸有多安全?』

根據鳳凰網報導,問題的答案似乎有些一邊倒,很多來過中國大陸旅行,或是在華工作和學習的外國人,都對中國大陸的治安環境豎起大拇指。類似的經歷、相同的感受,看上去很有說服力。

看到老外紛紛點讚中國大陸治安,很多中國網大陸友這才發現,自己頗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當然也有人質疑,這些評價到底靠不靠譜?

中國大陸真的安全嗎?外國人為何覺得中國大陸安全?就此話題,記者採訪了相關專家。

細節之處顯優勢

外國人對中國大陸治安的好印象,大都來自於日常生活體驗,正所謂『沒有比較就沒有鑒別』。記者梳理發現,老外的安全感主要表現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是深夜敢出門。這也是外國人反映最集中、體會最深切的細節。

瑞典演員蒂莫西·皮洛蒂曾在中國大陸學習過兩年京劇,他說,在北京即便是深夜獨自外出或聚會後回家,也不必擔憂人身安全。相比之下,深夜在歐洲城市獨自外出則讓人擔心。

巴西人熱娜伊娜·西爾維婭,曾在華居住和工作6年。她說,巴西很多大城市都存在嚴重的治安問題,尤其對於女性來說,獨自外出時走什麼路線、幾點前回家,都是一門學問。但在中國大陸,這完全不是問題。

美國網友邁克爾·弗里德曼則講了自己的一件『囧事』:『在深圳,我經常在凌晨遛彎,但不會在舊金山和紐約這麼做。有一次凌晨4時,我在公園溜達,聽到樹後有響動,嚇得半死。結果過去一看,是一群老人家在打太極拳。』

第二是安保措施嚴,尤其是地鐵等公共交通設施的安全與便利,讓來華外國人印象深刻。

在上海工作的貝爾蒂說,中國大陸的地鐵站都設有安檢口。即便是深夜在城市公共交通設施裡,也從來沒有不安全的感覺。

美國華人小提琴演奏家夏三多說,芝加哥與北京等中國大陸大城市不可同日而語。在芝加哥坐地鐵,如果在靠近門口的位置看手機,列車進站開門的瞬間手機就可能被搶。她在樂團的許多同事都曾有過被搶劫的經歷。

第三是禁槍有力度。相對於美國等允許普通公民持槍的國家,中國大陸對槍支的嚴格管控讓人放心。

43歲的柯比·馬克西經常往返於上海和約翰尼斯堡兩地。他說,中國大陸政府禁止持有槍械,這一條就足以讓他沒有任何安全上的顧慮。

27歲的非洲裔美國人馬修·貝爾提到了美國槍支泛濫問題,他說,這種問題在中國大陸不存在,甚至令他有些『不適應』。

第四是治安管理細,中國大陸維護公共安全的決心體現在每一處。

法國埃克斯—馬賽大學研究生朱爾·伊扎克說,中國大陸政府在維護公共安全方面的努力有目共睹,比如人流密集的地方都有身穿制服的警察維持公共秩序,有效杜絕了危險品在公共區域的出現。

現居瑞典的華人莎倫·葛(音譯),分享了自己在青藏高原上的一次見聞:在青海和西藏之間的鐵路上,儘管海拔已高至4000公尺,荒無人煙且天氣極端,沿途依然有士兵站崗執勤。

第五是人民熱情高,無論是來中國大陸旅遊、學習、工作、生活,都能找到歸屬感。

生活在貴陽的外國網友法爾贊·薩法維寫道:『在貴陽,我充分體驗了美好、善意和當地居民樂於助人的熱情。中國大陸就是一個讓你永遠不會感覺孤單無助的國家。』

現居泰國清邁的英國人史蒂芬·懷特黑德認為,中國大陸比泰國更加安全,這歸功於中國大陸人更友善、禮貌以及人們不攜帶武器、警方安保得當。


6月15日,民警攜捜爆犬在上海地鐵徐家匯站值勤。

社會治理很中國大陸

中國大陸為何安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國際警務執法學院副院長劉宏斌教授認為,首先在於中華文化和中國大陸社會的包容性,外國人來到中國大陸,不會面臨跨文化的敵意。

劉宏斌說,雖然西方對於人權保護有嚴格的規定,但是文化上的對立仍然很普遍。外國人到了其他的文化環境,往往會面臨主流文化的歧視,但在中國大陸就不存在這一問題。

『從歷史上看,中華文化的形成是多民族文化融合的結果,具有很強的包容性。中國大陸人熱情、友善,外國人來到中國大陸,一般不會存在安全上的焦慮。』

從文化的角度出發,也有觀點認為,中國大陸社會文化崇尚穩定,摒棄暴力。曾在中國大陸工作過10年的加拿大人雷·科莫說,在中國大陸,暴力不被政府和社會等任何一方接受,朋友間相互影響的『同儕壓力』對遏制犯罪非常有利,因此中國大陸的再犯罪率很低。

對於外國網友反映集中的控槍等因素,劉宏斌指出,中國大陸的確不存在西方面臨的槍支、毒品泛濫等問題。他特別提到,『黃賭毒』是誘發各種社會治安問題的隱患。一直以來,中國大陸對於『黃賭毒』的治理比較徹底,再加上對治安的嚴格管控,使涉槍等嚴重暴力犯罪案件減少,社會秩序持續改善。

資料也支援這一論點。2016年,中國大陸全國的命案只有萬余起,命案率僅十萬分之零點六左右,許多地市沒有發生一起重特大案事件,全國嚴重暴力犯罪案件比2012年下降40%以上。而在美國,僅2016年,各州槍擊案就造成15039人死亡、30589人受傷,其中數百名傷亡者都是不足12歲的兒童。

社會治安的狀況與社會治理水平密切相關。劉宏斌說,中國大陸長期開展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如實施社區警務戰略,平安社區、鄉村建設等,織牢了社會治安防控網,不存在比較嚴重的社會治安『亂點』。

『中國大陸政權穩定、社會局勢沒有動蕩,也為社會治安創造了基礎。』劉宏斌說,社會治安也是社會政治的表現。中國大陸嚴格推行社會治安綜合治理領導責任制,各地黨政一把手要負責社會治安,出了問題一票否決。與西方國家相比,中國大陸社會治理的持續性和為民性都是優勢所在。

劉宏斌認為,在中國大陸,每次重大的警務戰略行動,解決的都是群眾關注的社會治安問題。中國大陸大力推行公安執法規範化建設,警民關系更加融洽;一批高科技成果運用到警務工作中,『天網工程』在各地普及,既震懾了犯罪分子,也提高了百姓的安全感;警務工作更加貼近公眾需求,警察對案件處理更規範,群眾對公安機關的滿意度也在提高。

『從小處說,違法犯罪的原因就是小事沒人管。』劉宏斌說。群眾的事兒有人管,社會治安就好辦,這些『一枝一葉』的關情之舉,讓暴力行為得到了有效控制。

警務執法國際化

『真是沒有想到能在羅馬看到中國大陸警察在這裡巡邏。出游之前,我聽說羅馬的治安可能有一點不安全,有團員因此取消了行程。但是通過自己的親身體驗,感覺還安全。特別是看到我們自己的民警在這裡巡邏特別高興。』看到中國大陸警察出現在羅馬街頭,在義大利旅行的遊客激動地說。

今年6月,中國公安部派出8名民警赴義大利,在羅馬、米蘭、佛羅倫薩、那不勒斯等4個中國大陸遊客較多的城市與義大利警方開展聯巡,這已是中國大陸警察第二次赴意參與聯巡。與此同時,今年『五一』前後,4名義大利警員也與中國大陸民警一道,在北京、上海等地的部分旅遊景區進行聯合巡邏。

越來越多地開展跨國警務合作,更重視海外公民安全利益的保護,讓中國大陸人的安全感蔓延到了全球。

劉宏斌說,隨著國際化程度的提高,各國人員、企業交流日益密切,警務工作的深度和廣度也越來越大,對于警務工作者的跨國交流能力、執法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年來,中國大陸實施了一系列警務合作舉措,如獵狐行動、合作打擊跨國電信詐騙、簽訂警務合作條約、外派警務聯絡官等,推動警務執法合作走向國際化。

當然,面對外國人對中國大陸治安的稱讚,欣喜之後同樣應當冷靜思考。在世界進入風險社會、國內各類矛盾複雜程度加深的情況下,如何實現國家的長治久安,是一項大課題。

從社會角度而言,劉宏斌認為,目前由社會矛盾激化引發的治安案件,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政府社會管理能力和科學化程度不強,與社會的需要還有不小差距。因此,政府要提高社會管理能力。在公民道德修養方面,中國治安公民的道德修養與社會發展不同步的問題比較突出,公民社會教育比較薄弱,亟待豐富教育內容和手段,幫助群眾遵紀守法、居安思危。

而從公安工作方面來說,劉宏斌表示,公安機關要根據社會發展,提高執法能力和素養,對社會治安加強預測預警預防,依法嚴懲犯罪,更好的滿足社會對公安工作的需求。


5月2日,中意聯合警務巡邏第二站在上海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