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院有幾個會議室?

新華門是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的正門。

「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前有一條30公尺的走廊。這是來開國務院重要會議的必經之路。」

根據鳳凰網報導,這是上周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看新聞印象比較深的一句話。關注時政的小夥伴可能都有這樣一個感覺,總是關注國務院開會的新聞,但對會議室卻知之甚少。要說,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務院會議細節披露,總理開會的會議室也逐漸浮出水面。

暫且一說。

會議室有幾個?

從由國務院辦公廳主辦的中國大陸政府網上,至少能找到這幾個會議室的名稱: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國務院第三會議室、國務院第四會議室。其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是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其次是國務院第四會議室。

政知見(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中國大陸政府網多次提及,國務院第一會議室歷來是國務院制定政策的最終決策場所,平日裡是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部署重大政策的地方。根據《國務院工作規則》,國務院常務會議由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秘書長組成,由總理召集和主持,根據需要可安排有關部門、單位負責人列席會議。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1949年10月2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成立當天,在這間會議室,首任總理周恩來主持召開了第一次政務會議。現在,國務院常務會議多在每周三召開,如無特殊情況,每周一次,也因此,國務院第一會議室被提及的頻率更高一些。

有一、三、四會議室,那按照順序肯定是有國務院第二會議室的,沒錯,雖然被提及得不多,但國務院第二會議室是實實在在存在的,看這張圖就很清晰了。


走廊入口的老照片。

這是中國大陸政府網就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前走廊一稿的配圖。可以看到,總理邊走路邊和潘雲鶴院士討論,而走在總理右側的科技部部長萬鋼肩上就是「第二會議室」幾個字。照此來看,第一會議室與第二會議室挨得很近。

除了上述四個會議室,政知君還在公開報導中找到國務院第五會議室的痕跡,不過鑒於其出現頻率太低,就不展開了。

亮相最頻繁的會議室

要說國務院第一會議室是國務院會議室中的「明星」會議室,恐怕很難有人反對。不僅被提及的次數多,關於這間會議室,中國大陸政府網披露的細節也更多,從公開資訊看,這是間可容納百人的會議室,兩次被改做臨時講堂。

最近的這次就是6月22日下午,李克強主持國務院黨組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講座。總理特意邀請了白春禮、潘雲鶴、潘建偉、周琪4位院士分別圍繞世界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總體態勢、人工智慧、量子科學和基因編輯作專題講解。

上一次則要追溯到兩年前了。2015年8月21日下午,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專題講座,中國大陸工程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學教授盧秉恆受邀介紹了中國大陸製造業發展現狀、世界3D列印主流技術和將帶來的科技重大突破,並提出相關建議。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因此變成了一間臨時講座場所。

政知見對那次講座印象深刻的一個細節,就是一句話─「盧院士,您敞開講,沒關係,不用趕時間。」這是李克強說給盧秉恆的。據介紹,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內歷來「惜時如金」。常務會議上,部長們的匯報時間原則上不超過10分鐘。即便召開各類座談會,時間控制不好的發言者經常也會收到工作人員的紙條提示。盧秉恆院士因此有意控制時間,不想被總理發現,特意要他「敞開講」。

變成臨時講座場所的國務院第一會議室什麼樣?看下面這張圖就很清楚了。


第二會議室圖。

橢圓形長桌坐著的是總理、副總理們,ppt展示在總理的正前方位置,從圖上來看,這間坐了百餘人的會議室真是滿滿當當。不過,座無虛席似乎是這間會議室的常態。

公眾最熟悉的會議室

亮相頻繁的國務院第一會議室,要認其實不難,從會議室懸掛的畫作最好辨認。


特別視角的第一會議室。

從前面貼出的那張圖可以看到,第一會議室內有多幅畫作,這幅是橢圓形桌正後方的一幅,一般出現在總理身後,政知見發現,公開報導多稱,這幅《層巒疊翠》由陸亨及其父親陸儼少創作,而陸儼少與李可染素有「南陸北李」之稱。

說完「明星」會議室,再說較為普通人熟悉的國務院第四會議室。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不同於受邀進入國務院第一會議室的多為成功人士、知名人士,受邀走進國務院第四會議室的普通人不少。相比第一會議室,這個會議室小了很多,有媒體報導稱,僅容20餘人。

最近一次是2015年1月13日,中國政府網邀請十位網友走進位於中南海的國務院第四會議室,請他們就自己關心的國務院重要政策發布和解讀談談看法、提提意見。這是中國大陸政府網首次邀請網友走進中南海。

再往前看,2008年9月9日,8位來自基層的中小學教師也曾受邀進入這個會議室。那一次,這些基層教師不僅受邀來談意見,還有幸在總理「導遊」下參觀了中南海。距離第四會議室不遠的西花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總理周恩來曾經居住和辦公的地方,會談開始前,時任總理溫家寶帶著教師們一一參觀了周恩來總理生前的辦公室、臥室、書房、會見廳等處。工作人員向客人仔細講解每一處地方。「教師們認真地傾聽,連走路都放輕腳步。」

同樣的,國務院第四會議室也可以通過畫作辨認,會議室內陳列的畫作最有名的是《山高水長》,就是下面這幅。

最熟悉的第一會議室視角。

會議室裡的故事

作為中南海裡的會議室,顯然,每天都會有諸多決策在這些會議室裡產生。除了被形容是最終決策場所的國務院第一會議室外,其他會議室裡也曾誕生過不少影響深遠的決策。

政知見舉個例子,就說存在感比較低的國務院第三會議室,這裡曾是新一屆政府成立以來的第一次全面督查的匯報場。

2014年6月25日至7月5日,10天時間內,27個中央部委和16個地方省市被督查,規模之大空前,規格之高空前,沒有人敢掉以輕心。結束督查的第二天,7月6日下午3點,第一督查組在國務院第三會議室向6部門反饋督查中發現的問題,每個部門半小時,反饋過程沒有客套,簡短肯定成績,著重說明問題。據中國大陸政府網稱,6部門均高度重視,主要領導班子成員悉數到場,並現場表態,對反饋的問題會重點商議,推動整改落實。很快就見到了成效。

不僅是上演的故事,會議室本身也是有故事的。曾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田紀雲,此前撰文《國務院大院的記憶》,回憶在國務院工作的細節。

他提到了國務院會議室的茶水費,說,從周總理時代就有一個規矩,在國務院會議室開會喝茶收費。八十年代初,與會人員喝一杯茶要放一毛錢,後來物價漲了,放兩毛,喝白開水不收錢。有幾年,上午開會到十八點時可以吃一頓飯,但要收八毛錢,喝酒一杯收四毛。

還有就是,國務院北門與院子不對稱,一九八五年有人建議修一下,但基於節約的考慮,始終未下決心。一九八六年,秘書長們商量,把國務院常務會議室桌子換成了比較時尚的橢圓形會議桌,第一次使用時趙紫陽就批評說,國務院不要帶這個頭。所以當時其他會議室沒有再換會議桌。


國務院第四會議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