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軍師聯盟》讓道具把故事講的更有趣更深動

《軍師聯盟》讓道具把故事變更有趣。

所有國際級影視獎選評都設有「最佳美術」獎,然而,這些獎項的光芒都掩在影帝、影後以及最佳導演獎之下。原因大抵是「美術」並不是那個真正在給你講故事的人。不過,《軍師聯盟》的美術設計韓忠卻會用道具講故事並塑造人物。上次,他在張藝謀的電影《英雄》中用色彩講了四種故事,這次他用道具將《軍師聯盟》的故事講得更有趣,解讀了司馬懿。

怎樣表現司馬懿與眾不同

根據新華網報導,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上方谷一戰,諸葛亮火燒司馬懿父子,不料天降暴雨,滿谷之火,盡皆澆滅,地雷不震,火器無功。司馬懿僥幸逃脫。按照之前影視和戲劇的演繹,司馬懿父子當時驚得手足無措,都以為將葬身上方谷,甚至已經跪下來念著往生咒,祈禱美好未來,忽然間,「狂風大作,黑氣漫空,一聲霹靂響處,驟雨傾盆」。這個大眾版聽起來很有戲劇性,起承轉合不錯。但是,細品起來就顯得不合邏輯。

眾所周知,諸葛亮善觀氣象。當年他聯手周瑜火燒赤壁、草船借箭是諸葛亮善觀氣象的高妙手段。由此亦可見,上方谷一戰解釋為諸葛亮看走眼,司馬懿撞大運,就把兩人寫得都太簡單了。「火燒司馬懿」的不解之謎,總算在《軍師聯盟》中有了一種新的解說,而這是美術設計韓忠用道具來講的一個更有趣的故事。

「我們《軍師聯盟》劇組創作氛圍特別好,導演、主演和我們總是在開拍前探討一些東西。比如說:我們討論中都認為,像司馬懿這樣在軍事、政治等方面都卓爾不群的人,他在其他感興趣的事情上也能表現出眾。」接受採訪時,韓忠說這場戲的解扣來自一次探討,「有天聊到司馬懿廚藝佳,怎樣才能讓他在這方面表現出與眾不同,單是廚藝展現就太過簡單了,就想到司馬懿專注吃飯的時候,慢慢發現鹽的特性。然後他設計了晴雨娘,就是把鹽放在布包裡,畫成小孩或者女人的樣子,叫晴雨娘,把它掛在門口,要下雨的時候呢,鹽吸收空氣中的潮氣,就把頭耷拉下來,天晴的時候,鹽再度幹燥,它的頭就朝上。」

這個小細節在拍上方谷之戰時派上了用場,劇中司馬懿將晴雨娘送給諸葛亮,上方谷突降大雨時,諸葛亮回頭望見晴雨娘的頭,方知司馬懿早有此算。這一設計令火燒司馬懿更有戲劇反轉,也令諸葛亮和司馬懿都不再是靠天吃飯那樣簡單了。當時吳秀波和導演都為這個設計拍手叫好,韓忠則坦言,晴雨娘的設計本身源自日本民俗,眾所周知的動畫片《一休和尚》中就有過對晴雨娘的記述。

美術設計也能成為劇情的一部分

《軍師聯盟》導演張永新希望,劇中的重要人物都不是歷史事件中的符號,而要讓觀眾感覺到他們是活生生的生活在一個可感可觸的真實環境裡。這其實是給美術設計提出很高的要求,譬如生活場景,生活中所用到的大量器具都不能儉省,且每一樣器具都需要有考究、有出處,才能生出生活質感。

而韓忠則更進一步,他希望美術設計也能成為故事的一部分,他說:「即使是在拍攝歷史劇,我們也不能做文物仿造者,我們應該有服務於戲劇和影視的藝術設計。」劇中司馬懿熱衷飲食文化,韓忠在司馬家廚房的設計上頗費心思,整體場景材質構架以木材和竹子為主,中心爐灶為漢代三眼爐灶,可進行烹飪蒸煮,陳設包含頗多竹器。因為他認為,竹為文人所喜好,古今文人墨客,愛竹詠竹者眾,司馬懿善謀奇策,是古代文人中的典型。

查閱歷史等相關資料,是每一個美術師必須做的功課,實際上這是一個本能。問題主要是往哪個方向查?如何查閱?這就關乎美學原理了。「以前的三國戲都是按秦漢風格做,這是沒問題的。但是我和導演探討後覺得那是「偏懶」的做法,每個時代都有新東西,我們不能一味追求別犯錯誤,也要推陳出新,所以我們將《軍師聯盟》定的風格偏往後,有魏晉遺風,甚至漢唐遺風,這在三國題材劇裡是偏新的。那樣一個大時代的故事與人物,當有更飄逸灑脫的表現。

魏晉遺風在中國大陸古代出現了很多名人,那個時候中國大陸的文人有自我意識了,不在附屬於任何一個權貴,在之前,他們都是跟隨一個宗主或是君王。」韓忠說,這些飄逸灑脫的設計細節,觀眾在司馬懿家中的餐桌上隨處可見,其中不僅有魏晉遺風、漢唐遺風,甚至還有別具一格的日式食具。他透露,在《軍師聯盟》後半部中,觀眾將看到製作精美的司馬府全貌。大到場景,小到背景中一幅畫都一絲不苟。另外,僅諸葛亮居室中的一幅畫,美術組就準備了兩個月之久。

《軍師聯盟》投資不斐,在電視劇中堪稱奢華,其實,這種奢華不只是投資資料,更是精緻製作的展示。一如韓忠所說,「當年拍《英雄》時,全部影片美術製作成本高達一千萬(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當時已經很驚人了。現在製作《軍師聯盟》,僅一個司馬府場景搭建就五百萬,但是年代不同了,比較資料也不太可能說明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