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臨死不忘孩子 爸爸為救2歲兒子溺水身亡

仔仔的爸爸楊興洪為救兒子而溺斃。

『哥哥被打撈上來的時候,我看到他雙眼大睜,盯著上面看,兩隻手還保持著胸前托舉的姿勢……』楊建洪說著說著有些講不下去了,一個抹眼淚的動作,手有點發顫。

根據新華網報導,他的哥哥叫楊興洪,一個父親。


事發地點就在這附近。

7月2日下午2點40分,金華婺城區安地鎮岩頭村,42歲的楊興洪抱著13個半月大的幼子仔仔到家門前的梅溪河邊看人釣魚,由於腳下青苔濕滑不慎落水。

楊興洪水性不錯,但為了救孩子,他在水底雙手托舉仔仔浮出水面堅持了十多分鐘,直到一個路過小夥子跳下水,把仔仔救上岸。

不幸,楊興洪卻因用盡力氣溺亡。

有人落水路過小夥子飛奔救人

汛期剛過,梅溪河水又深又急。

金華市婺城區安地鎮岩頭村附近,有一座1公尺寬的便橋,橋下經常有人釣魚。

金華人41歲的徐培旭先生當時就在現場。

7月2日下午1點左右,徐先生應朋友之約過來釣魚。2點40分光景,徐先生聽到身後傳來『啊』的一聲,他回頭看,卻沒有發現什麼異樣——河面有百公尺多寬,河水奔流不息,深至少2公尺多,不可見底。

過了一會兒,徐先生身邊釣魚的人喊起來,說有人落水,徐先生再看水面,果然水中央有隻手在撲騰。徐先生不會游泳,就馬上叫人。

這時,剛好一個路過的青年發現異常,飛奔到河邊,一句話不說,衣服一脫便跳入水中。

『這個青年體能不錯,水性也好,當時落水的孩子大概在河中央位置,離岸邊約五六十公尺遠,他一下子就游到了,救到人後又馬上拖著往回游,就是明顯比較累了,速度慢不少,快沒力氣爬上岸了,我們過去先把孩子抱上來,再把他也拉上來。』

徐先生回憶,孩子看上去也就一兩歲的樣子,剛被救上岸時,肚子比較鼓,嘴唇發紫,全身不會動,幸而他和救人者以及身邊人懂一點急救常識,馬上對小孩子進行心肺復甦,按壓一兩分鐘後,孩子吐了幾口水,咳嗽了幾聲,最後『哇』一聲哭了出來。

大家這才稍微放心。

徐先生說,從他聽到聲音,到孩子被救上岸,期間至少也過去了10多分鐘,他也不知道這麼小的孩子,明顯不會游泳,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岸邊有人著急的說,落水的應該是兩個人。還有一個人呢?大家焦急的往河中央看,河面已然平靜……。

孩子父親被打撈上來時仍保持托舉姿勢

附近的蘇孟派出所、雅畈派出所民警,以及120救護車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孩子被緊急送往金華市中心醫院接受救治。

落水者身份很快被查清,正是岩頭村楊興洪父子。楊爸爸呢?在現場大家一通苦找,還開來了小船。直到傍晚6點,才找到楊興洪的遺體。

下水救人者叫金歷冰,蘭溪人,今年29歲。他是騎摩托車去找朋友的,剛好路過事發地,看到有人落水,想也沒想就下水了。

金歷冰說水很深,踩不到底,他游到河中央,就看到有個小孩子浮在水面上,臉朝上,不會動,就趕緊拉住往岸邊拖,一開始放在自己肚子上,後來發現孩子會滑下去,又改用手拖著,一手拖一手划水。

7月3日下午,記者找到了楊興洪家裡,這是一幢剛造不久的新房子,距離事發地點直線距離也不過200來公尺。

逐水而居,照理楊興洪的水性應該不錯,這點很快在楊興洪的親弟弟,今年39歲的楊建洪那裡得到了證實。

『我哥哥水性很好,我的游泳都是他教的。』楊建洪說。

楊建洪說,哥哥被打撈上岸,他親眼看到遺體嘴唇發紫,雙眼大睜,往上看,雙手微曲,一手舉過胸前,一手稍微往上抬與肩平,『分明就是抱著人往上舉的姿勢。』

為什麼會保持這個姿勢?

楊建洪分析,應該是哥哥為了托舉孩子浮出水面才這樣做的,『哥哥身高1公尺76,那裡下游有壩子攔起來,水深至少2公尺多,哥哥被水衝了100多公尺遠,在水底,哥哥肯定是拼了命要把仔仔托出水面,自己才會溺水的。』

從現場目擊者描述來看,楊興洪落水托舉仔仔的時間至少超過10分鐘。

這也是仔仔得以生還的原因。

楊建洪說,哥哥楊興洪37歲才結婚,嫂子年紀也跟他差不多,兩人的第一胎不幸流產,最後是借助人工授精的輔助生殖技術才懷上的仔仔。為此,嫂子還辭了職在家安心養胎,仔仔從出生到現在,也就13個半月。

楊興洪平時在杭州一醫藥企業上班,但每周末都會坐火車趕回家見母子倆,對這個唯一的孩子,楊興洪非常疼愛。

目前,仔仔仍在醫院接受救治,暫無生命危險,醫生說仍需進一步住院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