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26歲才脫魯的他 如今做出戀愛神器

他26歲才脫魯,如今做出戀愛神器。

「我26歲才脫魯。」王宇說起來自己的這段「黑歷史」,是為了證明對於普通人來講,找一個認識陌生人並向戀愛發展的渠道有多難。旁邊的同事私下裡補刀:「他當時是個遊戲宅。」

根據快科技報導,這位交友app探探的創始人兼CEO現在早已經過了找女朋友的年紀,他的妻子潘瑩同時也是事業上的親密夥伴。兩人先後共同創業了兩次,第一次是時尚社區P1,第二次就是探探。

我第一次聽到探探的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是,這不是又一個陌陌嗎?同樣是陌生人交友,同樣是解決男女之間的約會問題,同樣都是用一個疊字詞做名字。果然,無論在隨後的第幾輪融資,探探都免不了被媒體和陌陌比較一番。

探探和陌陌,要說挑戰微信,有點言過其實。但是微信作為一款大而全的社交應用,並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所有社交需求。這就給了探探、陌陌等其他社交應用機會。

微信是一個熟人社交網路,於是陌陌從認識興趣相同的陌生人入手,成就了一家市值70億美元的公司,而且還把握住了直播的機會。探探目前針對的用戶需求更加直接,就是認識「約會對象」─你可以說是「約炮」,也可以說是「認真戀愛」。雖然「約炮」不太好聽,但曾經陌陌也被人貼上這個標籤。

陌陌最初緊緊抓住的是地理位置社交,從線上到線下。這一點在探探的產品裡體現的更加明顯,進一步降低了用戶線下見面的門檻。
不過探探在產品形態和內在邏輯上更像是美國的約會工具Tinder,連玩法都類似:打開app,系統主動推薦異性。你拿著手機把推過來的異性照片向左劃開,是不喜歡,向右劃開,是喜歡。劃掉一張照片,系統自動跳出下一張。如果對方同時也「喜歡」你的照片,那你們就配對成功了。成功之後你能和對方聊天,如果不滿意還能繼續左滑右滑,尋找新的「喜歡」。

陌生人交友不講究關係鏈。為了讓用戶能夠盡可能不受到熟人關係的影響,用手機號註冊的探探會讓用戶導入自己的手機聯繫人,然後從系統中將這些人遮罩掉。探探自身也不想做關係鏈。王宇的解釋是,微信已經這麼強大了,大家對熟人社交已經沒有需求了,真正的痛點還是在找戀愛對象上。至於婚戀網站,對年輕人來說,這些網站就像史前生物一般。

王宇不在乎用戶在用探探認識了異性後將聊天陣地轉移到微信上的行為。探探對准的用戶是18-26歲的青少年。他們戀愛的平均周期是3到4個月。他們在分手之後會回到探探認識下一任男/女朋友。這在探探的留存用戶上是有資料支援的:新增用戶的留存率在第6個月和第25個月幾乎沒有什麼差別,都在23%到25%之間,但是後台顯示這兩撥人群並不重疊。「很多人都是分手了又回來了。」另外,用戶也不會和太多人加微信,只有發展到了一定的地步才會這樣做,這對探探的影響也有限。

這也是探探的一大特點:探探不跟隨用戶成長,而只是服務有某一特定需求的用戶群。當你有找戀愛對象的需求的時候,你會用探探;當你在探探找到對象之後,你們做的第一件事可能是相互刪除探探這個應用。

通常的社交應用,都希望把用戶留的越久越好,但探探有點反其道而行之─恨不得你劃一次,就匹配成功,找到對象,然後離開(最佳狀況當然是用戶找到對象,但探探仍然能為其提供某種價值,讓這些用戶保持活躍)。這有點像Google當年做搜索,希望用戶盡快找到需要的資訊,然後前往合適的網站。這讓Google 能專心做好搜索,而不是把用戶留住,以用戶停留時間來賣廣告,做收入。

但在社交領域,追求效率不一定是好事。只有工具類應用,才應該是唯效率論。好在探探解決的用戶需求足夠大,只要它能保證自己是這個領域最好的「工具」,老用戶流失後,新用戶仍然會一批批的來。

泛陌生人社交是一個速生速死的領域。和探探同時期推出的app有100多個,現在查詢應用市場,這個數量甚至到了500個。但是當你點擊進去一個個查看時,許多應用甚至在兩年前就已經停止更新了,比如人人網旗下的app向右,交互方式與探探類似,但在市場上已經銷聲匿跡。

在剛剛宣布的D輪融資中,王宇透露了目前的日活用戶數達到了600萬,有效註冊用戶5800萬。儘管還不能和陌陌8520萬人的月活相比,但在剩餘的交友app中已經名列前茅。

王宇從小移民去瑞典,20多歲才回國創業。由於長期遠離大陸的互聯網環境,此前的投資人老認為他有點不接地氣─北歐的企業總是要做一些高端產品。王宇第一次創業的時候,他的時尚社區P1關注的也是出沒在三裡屯等地方的高端人群,受眾太少,時尚社區也不是像吃飯喝水那樣的必需品,很難做大。

這次不夠成功的創業給了王宇很多經驗教訓。做探探時,他提出要避免三個問題,第一是用戶群體太小,第二是痛點不夠痛,第三個產品功能太多。P1不是剛需,他就增加功能去彌補這一點,但是加入功能越多,每個功能的價值就越低,產品的整體價值就在逐漸走低。這是一個惡性迴圈。

探探通過用戶定位去解決了前兩個問題,然後在產品上去避免第三個問題。這對用戶的影響就是更新緩慢,用了好長時間還是那幾個功能。王宇則解釋說,除非資料上有特別大的價值,否則沒必要去增加新的功能。探探對很多新功能做了內部測試和小額灰度實驗,資料上沒有很大的變化,這些功能就被拋棄了。

「你肯定去想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有時候你會去克制。做互聯網公司,克制是很重要的一部步。克制自己做真正重要的,或者根本不去做。你自己覺得挺好的,但資料上沒有達到目標,就不能上。試十個東西三個成了,就很好。」

王宇現在的重點還是放在用戶上。他想要把日活提高到1600、1700萬,然後再去考慮直播這些問題。在此之前,探探還是要竭力去滿足用戶戀愛的需求。

首先是滿足女用戶的需求,因為她們直接決定了男用戶的數量。女用戶不想去上一個約炮app,探探就要盡量避免「約炮」這樣的詞出現在聊天中─出現了就可以直接舉報。我在體驗的過程中遇到有異性說「約一下」,然後告訴了王宇,他立刻表示要去優化一下這個識別演算法。

然後是男用戶的需求。我們常說「社交軟體都是始於約炮,盛於炫耀,衰於雞湯,亡於電商」,以女性身份註冊的營銷號對於男用戶的體驗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所以探探還要從後台甄別真假用戶,遮罩營銷號。

最後是提升男女配對的成功率。有些用戶的口味是相似的,A喜歡的異性多半B也會喜歡。通過演算法優化,王宇要把配對成功率從現在的60%提升到85%以上。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財報中,陌陌的淨營收達到了2.652億美元,直播貢獻了其中的2.126億美元,佔比約為83.5%。探探則還未開始商業化,接下來的第三季度,探探將會推出VIP會員付費,預估付費用戶達到月活用戶的5%。

王宇當然已經不是探探的目標用戶,當我質疑他對探探的直接體驗時,他反駁我說:「我當時要是有個探探這樣的東西就高興死了。」他這句話,一時之間,讓我啞口無言。

十年前連女朋友都沒有的游戲宅 現在做了一個戀愛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