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營武警「國字號」部隊 瞬間即永恆

禮炮鳴放有一個嚴苛的要求,就是國歌聲起,炮聲響;國歌聲落,炮聲停。

0.6秒、3秒、15秒、時速120公里,對於普通人,不過是稍縱即逝的瞬間,而對於另一群人,卻足以完成一次莊嚴的使命。0.6秒,是「雪豹突擊隊」隊員完成掏槍、上膛、射擊3個動作的時長;3秒,是三名禮炮兵配合完成一次炮彈入膛的時長;15秒,是升旗手完成一套升旗動作的時長。時速120公里,是國賓護衛隊員迎送外賓時駕駛摩托車的速度。每一幀的畫面,他們早已了然於心。

根據新華網報導,近日,記者走進武警部隊中享有「國字號」頭銜的四支部隊,感受這些短暫瞬間背後的故事。

(一)

炮為武器,也是禮器。共和國禮炮部隊擔任迎外司禮任務,禮炮威武挺立,陣陣轟鳴響徹雲霄,每一個神聖慶典時刻,他們一次次驚艷天安門廣場。

訓練場上,禮炮兵們流暢地演示操炮動作:一炮手開閂,二炮手裝填,三炮手遞彈,三個動作3秒內一次性連貫完成。三名炮手天衣無縫的動作銜接和八組炮手統一的動作節奏,最終只化作穿插在每一聲炮響之間整齊劃一的「踢哢踢哢」聲。

在炮兵訓練日志本的夾層裡,嵌著一枚小小的計算機。六班長田威介紹說,每次接到任務後,他們都會用計算機縝密地計算出每一炮的鳴放間隔。原來,「歌起炮響、歌落炮停」是禮炮部隊爭分卡秒的基本要求。但是各國國歌長短不一,長的3分鐘,短的十幾秒,執行每次迎賓任務都要根據來訪國國歌長度嚴格設定鳴放間隔。

每一次完美亮相的演繹,都是禮炮兵軀體與鋼鐵的磨合,膝蓋與地面的碰撞。在短暫的3秒動作中,一炮手要用15公斤的拉力來開閂、二炮手和三炮手要傳遞2.5公斤重的禮炮彈。訓練日志上,記錄著他們每天的訓練情況,為了達到動作的整齊劃一,這些動作每天要持續500次以上。戰士的手上、膝蓋上都已磨出厚厚的老繭。炮兵們常說,禮炮兵的手掌是硬的,膝蓋是平的。長了老繭,反而跪得舒服多了,不會那麼疼。


任務前,禮炮兵都會認真地將禮炮擦拭乾淨。


禮炮需要長時間的定期維護保養,每次實彈鳴放完畢後,一門炮的三名炮手都會齊心協力的一起清洗炮管。 


禮炮兵進行排彈。


新炮手為能進入禮炮分隊,需要從三炮手開始逐級擔任。三炮手的主要任務是將禮炮彈準確無誤的遞放在二炮手的手中。


三炮手順勢將禮炮彈送到二炮手手中。 


用汗浮水印上自己磨練的標記。 


黎明。

(二)

故宮午門東側的東朝房,皇家儀仗的恢弘、朝房的喧囂已成為歷史長河中的浮光掠影。如今,守護「祖國第一旗」的國旗護衛隊住在這裡。

「國旗下面站過哨,長安街上拔過刀,東朝房裡睡過覺」,國旗護衛隊裡流傳著這樣一句牛氣的順口溜。牛氣背後,卻浸透著汗水。

東朝房,不過是故宮一角低矮的欄桿圍起來的營房,這是一支「神秘」卻又毫無「秘密」可言的部隊,他們的生活是「開放」的,與熙熙攘攘的遊客僅數公尺之隔。只要出了房間,他們無時無刻不聚焦在游人的照相機裡。

每天兩次從天安門城樓走出,他們追逐太陽、守護國旗,喚醒了一個國家的清晨。

一名合格的祖國第一旗的升旗手,要在15秒內完成接旗、轉體、安旗、解旗、按鈕、展旗、立正、敬禮一整套升旗動作。這個僅15秒的動作,李明奎練了整整3年。為了達到「人旗合一」的境界,他每天握著5公斤重的啞鈴做向外伸展動作500多次。他依然清晰地記得自己第一次升旗的情形,2014年10月7日,他把國旗撒向空中舒展成一個完美的扇形,精準定位、分毫無差。多年撒旗動作,升旗手的右臂明顯比左臂粗了一圈。


雨天升旗。


雨天降旗。


國旗護衛隊訓練。


刻苦訓練。


雪豹野訓。 

(三)

臂章上是張嘴怒吼的雪豹頭像,手槍、突擊槍、狙擊步槍,各種武器樣樣在行,他們是中國大陸精銳反恐部隊─中國大陸武警「雪豹突擊隊」。

每名隊員攜帶8種裝具,負重9公斤,通過23組障礙,使用輕重兩種武器完成4個射擊課目,完成時間不超過8分鐘。一趟跑下來,隊員最大心率可達每分鐘150到170次。這是「雪豹突擊隊」隊員在演練自創的挑戰生理極限的訓練課目─800公尺綜合越障。

「雪豹突擊隊」的隊員是精心挑選出來的訓練尖兵,經過初選之後,他們還要參加長達兩年的艱苦集訓,最後通過十幾項嚴格考核後,才能成為這支精銳部隊的正式隊員。

「雪豹」,每一個毛孔和每一根神經都深烙實戰的印記。偵察隊員在跟頭髮絲一樣粗的導線上練連接,突擊隊員在10公分誤差內練目測距離、快速索降飛身穿越60×60平方公分的視窗、在1秒內練快速射擊、在1.5秒內練協同突擊;在離地18公尺高的直升機上,隊員們不設任何防護措施,單憑一根繩索,僅用2秒就能速滑著陸;經過反覆訓練,「雪豹突擊隊」隊員完成掏槍、上膛、射擊這3個動作,最快的只要0.6秒;近距離快速射擊,「雪豹」隊員平時練就了2.2秒發射3發子彈的高超本領。

要加入「雪豹突擊隊」實屬不易,入伍1至2年的優秀武警士兵才有資格報名,然後通過專門審查組的政治審查、體格檢查、文化考試、心理測試等,檢驗合格才能入隊。就算各項指標合格能夠進入突擊隊,也要經受嚴格的體能、意志等各種考驗。

一年365天,他們天天處於等級戰備狀態。讓「雪豹」隊員們記憶最深刻的莫過於「魔鬼周」訓練。「雪豹突擊隊」作戰二隊隊員譚鶴介紹說,每名「雪豹」隊員負重40公斤,一周內徒步奔襲260公里,每天只有4兩大米作為食物,每晚睡眠2小時,不時還有「敵人」襲擾。一周下來,少說要掉5斤肉。有的隊員回到營區脫衣服,內衣褲與血水、汗水黏在身上,脫都脫不下來。


臥冰爬雪練硬功。


中流擊水。


熱血行軍。


雪豹野訓。 


收隊。

(四

白色的頭盔、呈亮的高筒馬靴、橄欖綠色的禮服,國賓護衛隊隊員不僅身材好,而且顏值高。每一次在執行任務中,周圍群眾都投來羨慕與欽佩的目光。

然而,要想圓滿完成護衛任務,展示良好軍人形象,不能光靠身材好、顏值高,必須靠扎紮實實的訓練,練就一身內外兼修的硬功夫。
問起國賓護衛隊隊員們最怕的訓練是什麼,答案竟有些意外─「推車」。一台執勤摩托車的重量是265公斤,一般人推著走上10公尺都氣喘籲籲,可對於護衛隊員來說,推車5公里跑是隊員們每天必練的基礎課目。

這對於當兵前沒有騎過摩托車的隊員來說,真是一種折磨,如何掌握平衡,如何在推車過程中不偏離既定路線,這看似簡單的動作,卻是許多新隊員很長時間都難以掌握的。想要成為一個能推著摩托車輕鬆地向前跑的風一樣的男子,一般要經過一到二周的推車練習。

作為一名「中華第一騎」隊員,要突破快與慢兩個極限。擔負國賓護衛任務時,對車速有嚴格的規定,要求是「又快又穩」。在高速公路行駛,速度要達110公里每小時,市中心道路速度在70公里每小時以上,拐彎速度在40至60公里每小時。

閱兵護衛時,摩托車護衛時速為10公里,前後車距保持在1.5公尺,行駛在公路中心線上的前導車左右偏線不超過5公分。猶如一隻「蝸牛」在爬行,完全沒有想像中的「風馳電掣」。車速10公里更是逼近了摩托車慢速極限,稍不注意,車子就會搖擺和熄火。


為確保執勤中國賓隊員形象,國賓護衛隊隊長為隊員整理著裝。


夕陽下的國賓護衛隊員。


國賓護衛隊隊員訓練。


進行實地演練的國賓護衛隊員。 


雪豹浴火突圍。

(五)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國不會忘記我。

每一聲禮炮鳴放,都奏響最隆重的禮儀。

每一次國旗飄揚,都凝聚億萬愛國丹心。

每一段護衛裡程,都是流動的安全屏障。

每一次走出國門,都展現「愛和平、負責任」的中國大陸軍人風範。

他們用一流的技能、一流的形象、一流的作風征服了世人的目光,也向世人展示著禮儀之邦的尊嚴、大國軍人的威嚴,詮釋了什麼是:瞬間即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