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赴美專注造車 10億美元融資生死線

賈躍亭赴美專注造車。

辭去了樂視網的所有職位,賈躍亭第一時間趕赴美國,他的眼裡和心中只有車。這是他最大的夢想,也是他現在唯一的希望。

出局告別上市體系

根據快科技報導,洛杉磯的消息人士向新浪科技確認,賈躍亭在加州時間7月4日晚上(北京時間7月5日中午)抵達美國洛杉磯,次日會見了樂視汽車和Faraday Future(簡稱FF,大陸媒體譯為:法樂第未來)團隊,安排未來的工作規劃。但據透露,賈躍亭此次只是短期出差,下周就會回到北京,不會在美國逗留。

抵達洛杉磯之後,賈躍亭在7月6日通過自己的微博,宣布自己會「承擔全部的責任,盡責到底」。他「懇請大家給樂視一點時間,給樂視汽車一些時間,我們會把金融機構、供應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還上。」

也正是在賈躍亭到底洛杉磯之後,樂視網於7月6日發布公告,宣布賈躍亭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同時辭去董事會提名委員會、審計委員會、戰略委員會、薪酬和考核委員會的全部職位,並退出樂視網董事會,未來不再擔任任何職務。而根據企業工商資訊顯示,6月13日,樂視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賈躍亭變更為吳孟。更在此之前,賈躍亭已經辭去了樂視網CEO一職,由梁軍接任。而他的最新職位,則是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

這意味著,賈躍亭已經告別了自己親手創辦的樂視網,他的身份僅限於控股股東。不過,他和樂視控股在樂視網的幾乎所有持股也已經被上海市高等人民法院凍結。樂視網本周早些時候的公告顯示,賈躍亭及樂視控股累計被凍結的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為99.06%,占樂視網總股本的26.27%。

而在計劃注入樂視網上市公司的樂視影業中,賈躍亭也已經將他所持的99.94%股份全部質抵給孫宏斌旗下的融創房地產公司。換而言之,賈躍亭已經徹底喪失了對樂視上市體系的控制權。未來的樂視網,將不再姓賈。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賈躍亭的汽車夢想。據媒體報導,賈躍亭最初宣布造車時,遭到了樂視的高管團隊的一致反對。但賈躍亭卻異常堅決,「即使萬劫不複,也在所不惜」。一語成讖。孫宏斌所說的,「讓賈躍亭專心去做汽車」,一步步成為了現實。

「其他都是後娘養的」

即便是在那封宣布要負責的公開信中,賈躍亭提到最多的關鍵字依然是汽車。「(辭去所有職務),就是為了全力以赴實現FF91最快量產上市……樂視汽車更會按照既定的戰略展開。再大的擠兌,也擠不垮我們變革汽車產業的夢想。」

過去三年時間,洛杉磯是賈躍亭在美國逗留最多的地方,或許也是賈躍亭砸錢最多的地方。2014年賈躍亭在海外長期逗留期間,規劃了樂視的北洛硅(北京-洛杉磯-硅谷)全球三總部戰略,雄心勃勃地計劃打造一個覆蓋全球的橫跨硬體、軟體、內容、應用的全生態平台。

不過,賈躍亭的夢想並不僅限於此,他還有一個更大的夢想─造車。而且,在汽車夢想面前,其他的夢想似乎都顯得太過平淡,都可以給汽車夢想讓步。在隨後的時間裡,賈躍亭把自己高位套現的現金,把股價幾乎全部抵押貸款,把樂視控股可調配的資金,都優先提供給汽車生態發展,甚至不惜犧牲體育這樣曾經一度勢頭不錯的業務,直接導致了樂視體育先後失去大量版權和合作,淪為無賽事可看的局面。

這種特殊待遇自然引發了其他生態高管的不滿。在去年的樂視控股高管大會上,一位樂視其他生態的高管在做業績報告時情緒激動地公開抱怨,「賈總,我覺得和汽車生態相比,我們都像是後娘養的,要什麼都沒有。」 當著一眾高管,賈躍亭的表情有些尷尬,他沒有責怪或是處分那位「公開犯上」的高管,但造車的想法依然堅決。

去年年底開始,隨著樂視控股陷入資金困境時,非上市體系債台高築時,賈躍亭在資金極度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依然把寶貴的融資資金首先保證給汽車生態,穩定住FF和樂視汽車的研發團隊。而同為海外生態的樂視美國,卻陷入了資金危機,不得不裁員接近八成。

去年11月,在賈躍亭承認樂視陷入資金鏈問題之後,他從長江商學院的數位大佬同學處籌集了6億美元資金,其中首批資金到位3億美元,主要用於樂視汽車生態和LeEco Global(樂視美國母公司)。但據新浪科技獲悉,這筆資金絕大部分都投給了FF和樂視汽車。

而另一方面,樂視的非上市體系幾乎一片狼藉,體育、易到、移動等各項業務損失慘重;美國、俄羅斯、印度等海外部門無奈全面裁員,曾經的全球化夢想成為了一場幻夢。

赴美是為了FF融資

賈躍亭此次赴美,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盡快完成FF的10億美元融資,盡快將此前發布的FF 91投產上市。這也是他眼下的頭等大事。這筆融資能否完成、何時完成,將直接決定賈躍亭的汽車夢想能否推進,也關係到未來能否重新翻身。

賈躍亭是FF的實際控股人,也是這家電動車創業公司的實際資金來源。在他源源不斷的資金供應下,FF招攬了包括特斯拉、寶馬、通用汽車、福特等一大批來自汽車巨頭的資深高管及研發人員,雄心勃勃地要挑戰特斯拉在電動車行業的地位。

去年年底,新浪科技曾經探訪過FF總部,這家公司總部位於洛杉磯地區的加迪納(Gardena) ,目前擁有1400多名員工,今年年初時宣布已經申請了超過1900項技術專利。在研發實力上,FF或許是最有資格挑戰特斯拉的電動車創業公司。

但由於賈躍亭與樂視的神秘關係,FF從一開始就成為了媒體的關注焦點;在樂視瘋狂擴張和陷入資金困境之後,FF更一直籠罩在外界質疑的陰影中。在FF計劃投資10億美元興建工廠的內華達州,州財政部長更是與州政府和北拉斯維加斯市政府公開交惡,質疑賈躍亭根本沒有財力興建這麼大規模的工廠。

賈躍亭和樂視的資金困境,也直接影響到了FF的生存前景。雖然年初發布了首款量產車FF91,但如何投產則是更為艱巨的挑戰。在前景迷茫的情況下,據外媒報導,FF從今年年初開始已經出現兩波明顯的離職潮。不過,FF公關則對新浪科技否認了這一消息,稱目前團隊依舊保持穩定。

FF的內華達北拉斯維加斯的汽車工廠去年就多次傳出拖欠工程款的消息,更從去年11月開始就全面停工,沙漠裡占地5000畝的巨大廠區只是剛剛平整完土地。而原定今年年初開始的工程招標和廠房興建計劃,也始終杳無音信。或許這一切都要等到新資金注入才能重新啟動。

10億美元融資生死線

和樂視其他生態一樣,FF的最大問題就是資金。賈躍亭已經幾乎抵押了自己的所有股權,如今更是遭到銀行申請凍結,樂視控股其他生態損失慘重,他已經沒有後續資金繼續投入FF。融資成為了FF生存的唯一希望。

今年3月,FF挖來了前寶馬CFO Stefan Krause出任公司CFO。他在汽車行業擁有三十年從業經驗,更曾經擔任過寶馬、德意志銀行和全球頂級私募基金華平資本(Warburg Pincus)的CFO或是高級顧問,擁有超過200多億美元的融資經歷。顯然,克羅斯的最大任務就是為FF融資。

據彭博社今年5月底報導,FF正在積極會見潛在投資者,並聘請金融顧問籌劃融資事宜,計劃在兩個月內完成10億美元融資,主要融資目標是主權財富基金。彭博社透露賈躍亭在FF的投資額約為3億美元。賈躍亭本人將不再參與此次融資,但他可能會出任FF的董事長職位。

一位不願具名的樂視高管對新浪科技表示,「FF有很強的研發團隊和技術實力,也發布了很好的產品。如果老賈盡早進行融資,或許不會遇到這麼嚴重的資金問題。不過,如果可以完成這10億美元融資,那麼FF 91還能夠投產上市。老賈的汽車夢還能繼續做下去。」
他用蔚來汽車來對比。「同樣是2014年創辦的電動車公司,雙方也是相近時間發布的首款量產車,不客氣的說,FF的技術甚至還優於蔚來。但蔚來汽車已經累計完成了10億美元的三輪融資,估值超過了30億美元,而FF卻隨著老賈和樂視一道陷入困境。」

此外,樂視曾經投資的另一家電動車創業公司Lucid也正在融資7億美元,計劃在亞利桑那州開設工廠。但目前並沒有宣布融資成功的消息,也沒有回覆新浪科技的置評請求。此前有消息人士透露,賈躍亭今年年初已經拋售在Lucid的所持股份,為樂視汽車籌措資金。

洛杉磯不是北京

洛杉磯是樂視影片及影業的美國總部所在地,硅谷聖何塞是樂視美國總部所在地。但賈躍亭卻很少出現在硅谷或是洛杉磯的辦公室,他在美國呆的最多的地方是FF的洛杉磯總部。在這裡,樂視汽車與FF一道進行研發。雖然雙方有各自的團隊,但實際上卻是相通的技術。

去年12月,賈躍亭在洛杉磯呆了大半個月,專注於籌備FF在今年1月份CES上的新車發布。沒有英文基礎的賈躍亭,卻執意要在FF發布會上用英語演講。為了準備那短短幾分鐘的演講,賈躍亭請了美國員工一個詞一個詞教他發音和糾正,花了整整三四天時間。

賈躍亭把他在美國的家安在了在洛杉磯南部一個風景秀麗的海邊小鎮。這裡沒有洛杉磯的密集人群和炎熱天氣,眼前是天藍海闊的太平洋海景,常年溫度穩定在20多度。美國總統川普在這裡有一座全美最貴的高爾夫球場。

更為重要的是,這裡距離FF總部只有不到半小時車程,離洛杉磯國際機場不到一小時車程。賈躍亭在這裡陪家人度過了耶誕節,也經常邀請好友一起度假,其中包括了樂視影業的CEO張昭。而隨著抵押全部股權,樂視影業現在也與賈躍亭「暫時」告別了。

可以肯定的是,這裡沒有樂視控股北京總部那每天席地而坐的追債人群。賈躍亭可以集中精力促成FF的10億美元融資,繼續推進自己的汽車夢想。遠離了上市體系,其他生態遭受重創,遭遇重重債務和資產凍結,賈躍亭的身後已經沒有了退路,唯有繼續走上這條單行道。

他有過很多夢想,現在可行的,或許只剩下了汽車。成與敗,在此一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