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78歲陝西老太赴雲南拜祭抗日犧牲的父親

78歲的渭南老太太鄭東香。

7月6日,78歲的渭南老太太鄭東香出了有生以來最遠的一次遠門。這一天,她和另外5名親屬一起坐了近三個小時飛機,來到了雲南西南部一個叫施甸縣的地方。這也是老人平生第一次坐飛機。

根據鳳凰網報導,她這次之所以跑這麼遠的路,就是為了祭奠70多年來沒有見過面的父親。她的父親是一名抗戰老兵,1943年在滇西會戰中犧牲。但由於資訊不暢等原因,這些年鄭東香只是模模糊糊聽說父親死在了戰場上,至於葬身何處,她和家人一點資訊都沒有。直到今年6月中旬,雲南抗戰研究學者在施甸縣發現了鄭發平的墳塋,在社會各界和熱心志願者的幫助下,鄭東香老人才知道了到父親的歸宿。

7月7日是全面抗戰爆發80周年紀念日。這一天,也是鄭東香有生之年第一次前往父親的墳塋前跪拜祭奠。

施甸縣荒野裡的墓碑

近年來,長期研究滇西抗戰歷史的學者蘇澤錦正著手對散落在施甸縣民間的一些遠征軍墓地進行考證研究。

今年6月中旬的一天,在當地人帶領下,蘇澤錦在施甸縣由旺子街的一處山坡上見到了一處墳塋。墳塋的墓碑上清楚地用繁體字記載著墓主人的資訊:陝西華縣人,八十七師二六零團第一營一等佐軍醫鄭發平,立碑人分別為同鄉趙伯剛等。立碑時間為民國三十二年古歷七月十五日。

蘇澤錦繼續在周圍走訪,當地86歲的村民董接林說這塊墓地所屬的地方屬於他家的山地,他的父親當年告訴他說這裡埋葬的是一位打日本鬼子犧牲的軍人,要求董家人世代要守護好這方墓地。父親去世後,董接林繼承了父親的遺願,每年都要給這位抗日老兵上香祭奠。


荒野里的墓碑。

有孔姓村民告訴蘇澤錦,他的父親孔慶安生前講過,當年抗戰部隊在他們村駐扎時,鄭發平在他們家還住過一段時間。多年前,他們家房子的牆壁上還有鄭發平生前寫的一首詩,很可惜房子前些年拆掉了。但這首詩他們還記得:

人在外面心在家,為了抗日打天下。

夫妻老母難見面,要等何時才團圓。

6月13日,蘇澤錦將鄭發平和另外幾位抗戰老兵尋找親人的資訊發到了網路上,並組織全國各地的抗戰志願者轉發。

55歲的渭南華州區人史紅寶早年在部隊當的是志願兵。史紅寶曾多次問過妻子鄭艾芳和丈母娘鄭東香,他想知道爺爺當年是怎麼死的。但妻子和丈母娘都回答不了他這個問題。丈母娘鄭東香說,父親鄭發平當年去戰場的時候,自己僅有半歲,連張照片都沒有留下。家裡唯一留下的東西,是一張至今還在用的八仙桌和一口父母當年結婚時的木箱。

今年6月15日中午,史紅寶瀏覽微信朋友圈。突然一條資訊讓他的心裡咯登了一下,資訊說有抗戰歷史研究學者在雲南施甸縣發現了一處抗戰老兵德墳塋,墓碑顯示死者為陝西華縣籍軍人鄭發平。

對於史紅寶來說,鄭發平的名字簡直如雷貫耳。因為鄭發平就是妻子鄭艾芳的爺爺。史紅寶立即把這個消息告訴給妻子鄭艾芳。鄭艾芳也很激動,趕緊撥通了資訊裡留的電話。電話另一頭的女士說她叫蘇澤錦,是雲南施甸縣的一位公職人員,這些年一直在研究挖掘滇西抗戰歷史,抗戰老兵鄭發平的墓地是她最近發現的。

6月14日晚,渭南華州區鄭家村78歲的鄭東香又做夢了。夢境和此前多次夢到的情景幾乎一樣:村頭在放打仗鏡頭的露天電影。電影快結束了,一位身材高大、穿舊式軍裝的男子笑瞇瞇地從銀幕中走向她。夢醒,她認為這是父親鄭發平在和她托夢。以前,每次夢醒的第二天,她都會去村子西南的路口燒一些紙錢,儘管她不知道父親的遺骨到底埋在哪裡。嚴格地講,鄭東香是沒有見過父親的。因為父親1940年6月離開陝西時,鄭東香僅是6個月大的襁褓女嬰。77年過去了,父親在鄭東香的腦海裡僅僅是一個符號。因為父親當年離家時,連一張照片都沒有留下。

6月15日下午3時許,女兒鄭艾芳突然給母親鄭東香打來電話,很是激動地說爺爺的墓地在雲南找到了,墓碑顯示爺爺是在滇西戰役的松山戰鬥中犧牲的,時間是1943年7月15日,當年28歲。

掛完女兒的電話,鄭東香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兒子鄭中義說,多少年了他從來沒有見母親哭得如此傷心。關於父親鄭發平,鄭東香是開始記事後聽爺爺鄭興財斷斷續續說的。爺爺告訴鄭東香,他的兒子、即鄭東香的父親鄭發平原名叫鄭俊旗,生於1915年。少年時代的鄭發平曾在武功縣求學,後來在渭南學醫。在醫院工作期間認識了鄭東香的母親並結婚。在鄭東香約半歲的時候,鄭發平因為和父親吵架,賭氣離家出走,後來給家人寫信說自己當兵打鬼子去了,等抗戰勝利就回家。根據這個時間分析,鄭東香判斷父親離家參軍的時間應該在1940年6月前左右。

聽說父親死在戰場上

童年的鄭東香是爺爺帶大的。因為父親走了以後長期沒有音訊,母親為此思念成疾,在鄭東香4歲的時候一病不起,不久撒手人寰。

上世紀50年代末爺爺鄭興財去世前,拉著鄭東香的手告訴她說你父親可能已經不在人世了,你要記得逢年過節給他燒紙錢。鄭東香問爺爺聽誰說的這些,爺爺說聽鄰村的人說的,鄰村人說解放前和鄭興財的兒子一起在雲南戰場見過面。再後來,鄭東香也偶爾會從村里一些年紀長的人口中聽到一些關於父親的碎片資訊,比如說父親長得很高大,再比如說父親當年當兵是去打日本鬼子了,死在和日本鬼子打仗的戰場上。當時,鄭東香也曾追問過「父親死在戰場上了」這句話的源頭,老人們說這是鄰村一位老人說的,老人當年曾和鄭東香的父親鄭發平一起去的戰場。鄭東香也曾去鄰村找過這位老人,但被告知已經去世多年。

如今,看到雲南蘇澤錦女士傳來的影片資料和照片,重新喚醒了鄭東香的許多記憶,比如說鄰村東趙村多年前的確有一位叫趙伯剛的老兵,和父親年紀相仿,路上遇到她時經常給她說起你父親當年如何如何。有一年趙老人也的確告訴過她說,你父親死在了雲南某某街,是我親手安葬的。如今一對照,才知道當年老人說的某某街就是今天的施甸縣由旺子街。

帶著陝西黃土、皮影去祭奠

6月中旬,鄭東香陸續給兒女們打電話讓回家,開始商量去雲南給父親掃墓祭拜一事。多年來爺爺一直只是一個傳說,如今突然在雲南找到了墓地。這讓鄭東香的兒女們很是激動,幾個兒女紛紛表示都要去陪母親去雲南給爺爺掃墓。

鄭家人要去雲南的消息傳開後,近年來在大陸致力於抗戰老兵尋親的深圳龍越慈善基金會派人和鄭家人聯繫,表示願意承擔鄭家人往返雲南的全部交通和食宿費用。基金會理事長孫春龍對華商報記者說,讓我們感動的是,施甸老百姓幾代人守護這些墓地,他們最大的期望就是找到這些抗戰老兵的親人。如今親人找到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幫助他們早日完成祭拜。

安葬鄭發平的由旺子街是施甸縣北部的一個壩區街道。據當地縣志記載,1942年5月滇西淪陷後,遠征軍大部隊進駐施甸,當時施甸有9.4萬人,承載了遠征軍軍10萬多人的接待任務。遠征軍第11集團軍的後方指揮部就設在由旺子孫殿。遠征軍後方野戰醫院和美國盟軍醫院就設在由旺子街,很多傷員從松山、龍陵等地運回到這裡醫治,當地百姓給傷員們送雞蛋送公尺,讓出住房,連小學生每天上學都要準備一個熟雞蛋送給傷員吃。

這些年一直為鄭發平守墓的當地老人董接林說,聽他的父親等人說,鄭發平當年先是在松山戰鬥中負的傷,隨後被送到由旺子街的遠征軍後方野戰醫院救治,後因傷勢太重醫治無效死亡。

7日上午,來自陝西渭南的鄭東香和親屬將帶著陝西的黃土、皮影、西鳳酒等地方特產前往父親的墓地為父親掃墓祭拜。